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七章 能動手就別吵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七章 能動手就別吵吵字體大小: A+
     

    第六十七章能動手就別吵吵

    等范弘道回過神來,眼見王掌柜焦急到快上吊的模樣,決定還是學會分享,將自己的想法與王掌柜透露一二,免得他今晚又要失眠,對身體不好。

    「我今天雖然沒去縣衙,但是去了都察院,找到一位御史為我等伸張正義。」范弘道透露道。

    王掌柜久在京師,對權力場上一些門道也略小一二,並沒有盲目樂觀。再說范弘道如果真有什麼厲害的背景,那又何至於混到險些流落街頭而且還差點被關進縣牢的地步?

    不過他還是給范弘道面子,只是很隱晦的質疑說:「若是普通御史,只怕也難辦,僅能走個過場而已。」

    「放心,沒問題!」范弘道很有鬥志的說:「看吾輩開創大場面!」

    王掌柜對大場面沒興趣,他想的只是保住綢緞鋪店面和自己的掌柜工作而已,以及范弘道的人身安全。

    次日,楊家綢緞鋪那裡一大早就聚集了很多人。崇文門外大街這片,幾乎一多半的商家都來看熱鬧了,足足有一百多號人圍在楊家綢緞鋪門口這裡。

    聽說今天縣衙要來封店,紮根此地的商家們不能不關心楊家的遭遇,也許楊家的命運就是他們的縮影,至少也是一個警示。

    崇文門外這片商業區,發源於永樂,肇興於成化,起飛於嘉靖,繁盛於隆萬,京師百萬人口的日用都在這裡中轉發賣,連帶崇文門稅關成為天下八大稅關之一。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更別說是巨大豐厚的利益,上層權貴進入這裡強取豪奪,是最讓商家敏感的事情。

    當今萬曆皇帝親政三年,朝廷權貴圈子剛剛經歷了一次大洗牌,然後新興勛戚鄭國舅藉助縣衙權力侵吞店產,是否預示著新一輪的掠奪?

    這是每一個有見識的商家都不能不多想的問題,所以不能不關注楊家店鋪的命運,也許這就代表著最新風向。

    更令人憂心的是,如果楊家最終保不住店鋪,只怕會引得更多貪婪權貴對這片街區產生覬覦之心。真要出現這種世道,那就要收縮一下經營了,多藏點現錢備用,免得血本無歸。

    上午時候,大興縣縣衙的陳文武陳班頭趾高氣揚的出現在楊家綢緞鋪,還帶著三四個手下。

    陳班頭立定在門檻內,環視四周一圈,便對楊朝奉喝道:「縣衙要收回官建屋舍,已經給了你三日時間,但你卻刁頑不從。特奉縣丞老爺之命,今日封店,許進不許出!」

    沒想到縣衙真如此狠絕,楊朝奉頓時慌了神,店鋪屋舍本身不提,店面包括後面倉庫里還有價值數千兩銀子的貨物,怎能就這樣一起沒了?

    他還想上前向陳班頭求情幾句,但如狼似虎的衙役直接將他推開了。此後陳班頭沒有著急封店,反而仔細找了找,疑惑的問道:「范弘道在哪裡?」

    這個問題,周圍別人也想問。前天范弘道信誓旦旦說要為民請願,發動大家聯名上書,然後昨天就沒了人影,今天也沒出現,莫不成這個人是說大話的,吹完就逃走了?

    陳班頭讓手下搬來條凳,直接坐在正對店門地方,對手下吩咐道:「且在這裡等會兒,看看他范弘道究竟出來不出來!」

    他今天有兩個重要任務,一是封店,二是找個借口抓范弘道。封店不著急,早半天完半天無所謂,就在這裡等等好了,說不定過一會兒,范弘道就現身了。

    等陳班頭喝完一壺茶,鋪子門口外面忽然人群騷動,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喊「來了來了」。陳班頭心頭一動,當即放下茶壺站了起來。

    果然就看到一個青衫士子雄赳赳氣昂昂,在萬眾矚目中跨進來,陳班頭心中大喜,獰笑道:「地獄無門你非要闖,想不到你竟然還敢現身。」

    范弘道哂笑道:「你要如何?」陳班頭對左右大喝道:「封店!」

    范弘道是有功名的讀書人,是士農工商里的第一位,而陳班頭是政治地位很低的衙役,身份是賤籍,想抓范弘道必須要有足夠的借口。

    如果范弘道阻止封店,陳班頭便可以用抵抗縣政的名義動手了,這就是陳班頭等待范弘道出現的緣故。

    下令封店之後,陳班頭就緊盯著范弘道,像是獵人盯著獵物一般。他很有把握,既然范秀才現身了,肯定不會無動於衷,多多少少也要有所表示。

    范弘道大罵自己也好,呵斥自己也好,哪怕就是是譴責自己一句,也可以用來當做借口,這次是縣丞大人給了他尚方寶劍!

    可是范弘道並沒有任何阻止封店的行為,反而指著陳班頭身後的條凳說:「這物事放在此地真是礙事,在下將他挪開如何?」

    陳班頭和一干衙役十分莫名其妙,不明白范弘道打什麼啞謎。然後他們看到范弘道走到條凳那裡,輕輕地搬起了條凳,彷彿真的就是為了挪開它。

    里裡外外兩百來隻眼睛盯著范弘道,此刻一起懵了,范秀才這是搞什麼?

    范弘道對著眾人展示出一道燦爛如彩虹的笑容,然後又對陳班頭說:「你看好了。」可是陳班頭沒聽明白,叫自己看什麼?

    隨後范弘道笑容收起,雙手突然舉起條凳,一言不發向前掄圓了掃去,目標就是陳班頭的腦袋!

    而陳班頭完全沒有防備,連下意識躲閃的反應都沒有,就這樣在茫然中,被柳木條凳狠狠地拍在了額頭上。

    他登時眼前一黑,昏昏沉沉什麼也看不清了,耳邊像是被木樁子捶過似的,嗡嗡嗡響著不停。然後才感到頭頂劇痛,「啊呀」的一聲叫了出來,暈暈乎乎的站立不穩。

    還沒等陳班頭回過神,范弘道已經收回條凳,使勁渾身力氣掄圓了又是一下,完全不留手。

    這次陳班頭徹底站不住了,用戲詞形容就是推金山倒玉柱般,在眾人直愣愣的目光里直挺挺的轟然倒地。陳班頭心裡還迴繞著一句話,你他娘的到底還是不是讀書人?

    直到這時候,周圍其他人才反應過來。看熱鬧的人群像是炸了鍋似的,門檻內外沸反盈天,人群拚命地的向前擁擠,爭先恐後的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其餘幾個衙役急了眼,齊刷刷的抽出鐵尺,凶神惡煞的逼向范弘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