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六章 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六十六章 合作字體大小: A+
     

    第六十六章合作

    老御史聽到這句話,立刻答道:「你以為老夫與申相公有交情嗎?其實並非如此,嚴格說起來,當年還因為政見問題爭論過。」

    范弘道原先確實猜測,郜永春與首輔申時行關係不錯,所以才能起複為河東巡鹽御史這樣的大肥差。

    但是經過今天面談,范弘道算是明白了。只是有人希望找一個不怕事的官員去山西,給想重當首輔的張四維找點麻煩而已。

    郜永春就是因為符合條件,才會被選中的那個官員。當然應該有的默契還是有的,郜永春本人也非常樂意配合,實現自己年輕時候未能完成的抱負。

    看透其中內幕,為拉近兩人心理距離,范弘道便也實話是說了:「其實晚生與申相公也完全沒有任何交情,只是在機緣巧合之下,曾經當著很多人的面大罵張四維小人禍國而已。」

    郜永春瞬間秒懂,甚至有點感同身受,大家原來都是因為「政治可靠」才被推上來的,都是具備一定的炮灰屬性。

    去山西巡鹽確實需要這樣的「人才」,郜老御史原來還猜測范弘道可能是派來監視自己的,看來完全不是這回事。

    要不然,范弘道也就不會想方設法的請自己幫忙對付什麼大興縣丞了。道理很簡單,如果范弘道有足夠背景,能找到更可靠的人幫忙,又何必「貿然」請自己這初見面的人出手?

    想到這裡,老御史作為實在人,忍不住說了句真心話:「無論於公於私,老夫確實可以幫你出手彈劾秦縣丞,但是效果如何不得而知。

    如果僥倖不負所托也就罷了,但也很有可能只是聽個響動,甚至連響動都沒有,然後就沒有結果了,你做好這個心理準備。」

    郜永春的語氣很誠懇,范弘道也聽得出來這不是推脫責任,而是實際情況。

    御史言官這個群體,在當今大明政治體系中勢力很大,主要體現在監察和輿論兩個方面。有人說,朝廷公論多出自言官。

    但是具體到個人,差別還是很大的。同樣是七品御史,有的御史很有能量,幾乎可以呼風喚雨;有的御史卻顯得很平庸,與普通京官沒什麼區別。

    進一步細緻觀察則可以發現,有能量的御史大都具備兩個特點。其一就是此人名聲響亮,登高一呼就能應者雲集;其二就是此人背景或者盟友過硬,只要他掀起了輿論,就有人負責動手。

    而老御史郜永春很明顯是兩點都不沾的,只是有一個監察御史的官銜而已。所以他主導彈劾秦縣丞,就演算法理上沒有任何問題,但實際效果卻是個未知數。

    在郜永春本身不夠強力的情況下,如果秦縣丞真有足夠的手段應對,只怕郜永春的彈劾也就徒勞無功,只能成為紙面文章了。

    郜御史擔心范弘道對自己期望值過高,最後導致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的情況,不得不先打個預防針。

    但范大秀才卻對郜永春的謹慎滿不在乎,拍著胸脯說:「老大人但請放心,這都不叫事兒,只要你肯出手就行!

    況且晚生說過,老大人剛剛起複,也需要三把火立威,這次也算是機會。那麼只要老大人肯合作,晚生自然有主意把事情辦成了!」

    范弘道的話有點輕浮,然郜老御史心裡直犯嘀咕。今天范弘道表現一直還算正常,怎麼說到具體行動上,突然就變得如此浮誇不靠譜?

    這范秀才到底行不行?別是「言過其實不可大用」吧?不知怎的,郜御史想起了三國演義詞話里劉先主評價馬謖的話。

    老御史很想教育范弘道一句「年紀輕輕不要如此輕浮」,但終究是忍住了。今天初次見面,說這種話未免顯得交淺言深。

    范弘道當然不知道老御史心裡對自己的非議,又細細密密的扯了一段。最後眼見耽誤時間不短,自己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便主動提出告辭了。

    時候不早了,再不主動走人,只怕天黑前出不了城門,最後又要被困在內城。然後又要自掏腰包吃飯住店,現如今的范弘道是絕對捨不得的。

    所以范弘道匆匆忙忙的,在宣武門落鎖前趕出內城,這才鬆了一口氣。此後安步當車的向東而去,回到崇文門外如歸客店。

    回顧這一天,秦縣丞白白虛耗光陰,在縣衙里空等一日。另一邊范大秀才雖然放了秦縣丞鴿子,但收穫卻不小。

    他與郜永春談得很愉快,也很成功。因為最後雙方的態度比較像是「合作」,而不是明顯的誰附屬於誰,這點讓不願對人卑躬屈膝的范弘道感到很舒服。

    對范弘道這種落魄到只剩一張臉的書生而言,已經是最理想的結果了。當然主要原因還是郜永春本身也不太得志,自然就顯得「禮賢下士」。

    如歸客店後院,范弘道住處門前,月光下有道人影來回徘徊。當范弘道懶洋洋的走進院落時,這黑影嗖得竄到范弘道目前,叫道:「你可回來了!」

    范弘道被嚇了一跳,細看原來是王傳財,皺著眉頭問道:「王掌柜你大晚上的不回家歇息,在這裝什麼神弄什麼鬼?」

    王掌柜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呲牙咧嘴的問道:「先別說我!是你裝什麼神弄什麼鬼?」

    范弘道嘆口氣,拍了拍王掌柜的肩膀,「不是我說你,每次見到你時,都好像是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模樣。你就不能學會每臨大事有靜氣么,再這樣下去,我看你要未老先衰啊。」

    王傳財十分心塞,自從認識了范弘道以後,這心情就經常忽上忽下的,感覺自己要少活三年。「先不要管我!你今日跑到哪裡去了?為何沒有去縣衙呈交聯名陳情文書?」

    范弘道渾然不在意的反問道:「怎麼了?你又怎麼知道的?」

    王掌柜氣呼呼的答道:「你昨日高張大旗,哄得大家一起簽名上書,誰不關注?今天當然有人去縣衙等消息了,結果你整日都沒現身,簡直就像是放了空炮!

    街區里已經議論紛紛了,甚至還有懷疑你逃走的,所以我才揪心的在這裡等候。天可憐見,你並沒有潛逃,至少讓我保住了一絲顏面。」

    「沒事,明天再去也來得及。」范弘道仍然不慌不忙。

    王掌柜便急了眼:「有人從縣衙那邊探聽了消息,明天衙役就要來封店了!而且很有可能對你不利!」

    「是么?」范弘道陷入深思,不知在想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