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五章 老御史的黑歷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五章 老御史的黑歷史字體大小: A+
     

    第六十五章老御史的黑歷史

    再次抬眼,看到老舊狹窄的公廳,破損的台階,范弘道忽然覺得自己淺薄了。郜永春御史在都察院受到冷落,並非是自己先前想象的那樣,是因為老邁沒前途。

    而是因為大家都知道,此人要去山西清查張家,很大概率會成為張四維起複過程中的炮灰。與此人走得太近,只怕會被牽連。

    范弘道是一個堅強的人,不會輕易崩潰——穿越都經歷了還有什麼能嚇著他的?他也很善於調整自己的心態,既然處境無可改變,那就只好積極面對現實。

    或許沒那麼糟糕,即便張四維再可怕,也只剩兩三個月壽命了。只要自己想法子耗過這段時間,那就徹底安全了,所以並不是完全無路可走的絕境。

    說到底,對手只是將死之人而已!范弘道是個頂天立地的堂堂男兒,哪能未戰先怯?

    有了點思路,范弘道就從沮喪情緒中擺脫出來,振作精神表態道:「老大人為國不辭艱險,晚生不才願附驥尾,雖千萬人吾往矣!」

    郜永春撫須而笑道:「若你此時自怨自艾灰心喪氣,說明你心性不足,並不適合這趟差事,老夫反而不會讓你跟隨。但是現在看你的態度,老夫更欣賞你了,確實足堪大用!」

    聽到老御史的評價,范弘道有點凌亂。如果時光倒流片刻,那麼他到底是應該裝著意氣消沉滿口怨言,還是打起精神力求振作?

    又回顧今天拜見郜永春的過程,有點處於下風的感覺,范弘道心裡很不服氣,決定也挑逗一下這位老御史,給自己找回點面子。

    「方才說到過秦縣丞之事,仍須老大人費心。」范弘道提醒道。

    郜御史對范弘道很滿意,想收攏人心,就不會拒絕幫點小忙。「此事好說,老夫自當儘力。那秦縣丞身為地方佐貳,不思勤政愛民,卻擾民生事,理當彈劾!」

    范弘道很不好意思的說:「剛才晚生還沒有把話說完,老大人就痛快答應了,叫晚生後面的話都沒機會說出口。」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郜永春奇怪的問道。

    「其實秦縣丞只是個前台爪牙,他背後另有別人。」范弘道故作神秘的透露道:「指使秦縣丞勒逼民眾的,乃是鄭娘娘家的國舅鄭國泰。」

    說出「鄭國泰」這個名字后,范弘道感到一種坑人的愉悅快感。

    不知道當郜永春聽到,小指頭秦縣丞忽然變成了皇親國戚鄭國泰,心裡是什麼滋味?想必跟他剛才的心情差不多吧!最起碼會被嚇一跳吧!

    但是郜永春並沒有半點失色,只冷冷的哼了一聲,滿面不屑道:「你當老夫是無膽鼠輩么?鄭國泰有什麼可怕的?是他做錯了事情,不是我們!

    老夫當年為官時,接連得罪了高新鄭、張江陵、張蒲州,被迫丟官回鄉,也沒怕過什麼!區區一個后妃兄弟,譖稱國舅而已,又何懼之有?」

    我靠!范弘道瞠目結舌,這郜永春竟然還有如此生猛的歷史!

    高新鄭指的是高拱,大明的前首輔;張江陵是張居正,高拱之後的首輔;張蒲州當然就是張四維了,前幾年當過首輔。

    此時范弘道只想問一句,近一二十年的內閣大佬中,有誰是你老人家沒得罪過的?連續得罪三代首輔,實在堪稱是奇葩一朵,難怪十幾年前混到被迫辭官回鄉的程度。

    忽然又聽到老御史鏗鏘有力的說:「鄭國泰因宮妃深受皇恩,安享富貴尊榮,不思報效國家,反而勾結奸臣,欺虐百姓,擾亂京師!

    吾輩生平,最恨這種豪貴仗勢欺人之事!身為御史,肩負糾劾風氣之責,便不能放任不管!待老夫訪明真相,必將具本彈劾!」

    眼瞅著老御史擺出一副要與鄭國舅搏命的架勢,范弘道愕然不已,他根本沒有與鄭國舅戰鬥的意思啊。

    范弘道的立足點是「伸張正義」,能解除楊家屋舍店鋪被強佔的危機就行。在這個基礎上,遭遇的風險越小越好。所以策略就是抓小放大,只針對秦縣丞,不去直接招惹鄭國舅。

    范弘道故意抬出鄭國泰,本意是想嚇一嚇老御史,滿足自己的惡趣味,但沒想到反而把自己嚇了一跳。連續得罪了三任首輔的人,怎麼會害怕鄭國泰?

    必須要攔住他,不能任由他無限制的將戰火擴大!范弘道迅速作出決定,開口勸道:「老大人目前不宜彈劾鄭國泰,因為必須要顧全大局,不可因小失大!

    鹽業收入事關國用,乃是社稷大計!與鹽法混亂、國庫虧損相比,鄭國泰不過疥癬之患而已,老大人必定明白其中大小輕重!

    如今大人被任用巡鹽御史,身擔整頓河東鹽法重任,萬萬不可節外生枝!鄭國泰絕非短期內就可以打倒的人,若與鄭國泰糾纏不休,必將耽誤鹽事,豈不是本末倒置?」

    郜永春沉默片刻,彷彿自言自語道:「十六年前,老夫就發現河東鹽務弊端叢生,可惜未盡全功半途而廢,這也是老夫多年耿耿於懷的心結。

    如今朝廷重召老夫,無論背後有什麼博弈交鋒,老夫都心甘情願的再赴山西,重整鹽法。若能有所匡正,則此生無憾矣!這個目的之外的事情,也只能有所放棄了。」

    范弘道彷彿受到點感染,忍不住問道:「老大人想過嗎?十六年前,張四維只是個普通京官;十六年後,張四維是首輔之尊。十六年前老大人你鎩羽而歸,十六年後,還能更有成功的可能嗎?」

    郜永春反問道:「十六年前與今日能有什麼區別?老夫只奉行問心無愧而已。」

    范弘道漸漸地看出來了,這老御史其實並不是一個優秀的政客,條理性和通盤謀算都有所欠缺,還有點想一出是一出的習性。

    不過這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有執著精神的人,不大會計較利益得失的人,這方面還是值得敬重的。

    如今的大明朝從來不缺政客,甚至庸俗風氣成為流行時尚,但是郜老御史這樣的人卻是永遠不嫌多,什麼時候都緊缺的。

    最後范弘道只能苦笑道:「還好你沒得罪過當今的吳縣申相公,不然真無立足之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