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四章 掉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六十四章 掉坑了字體大小: A+
     

    第六十四章掉坑了

    郜永春收起了簽過字的文書,笑道:「老夫這裡正是用人之際,聽說范小友乃是有膽略的人,而且十分可靠,不要辜負老夫期待。【ㄨ】」

    膽略?可靠?這是什麼鬼?自己能到郜永春這裡當隨員,難道不是張大小姐的情面,還有別的因素在內?

    范弘道心裡疑雲揮之不去,詢問道:「晚生曾聽聞,郜察院要外派巡鹽御史?不知是真是假?」

    郜永春點點頭道:「不錯,確實如此!承蒙朝廷看重,要委派老夫重往河東,專察鹽事,不日吏部即將公布!」

    河東?山西?鹽事?聽到這消息,范弘道腦中立刻冒出兩個人來。一個是前首輔張四維,張家乃是晉南豪族,當年就是以鹽業起家致富的,張家所在的蒲州就緊緊挨著解州鹽池。

    第二個就是背景神秘的朱術芳,昨晚還聽到她囂張跋扈的說手裡有一萬鹽引,要去山西兌支行銷。

    可是范弘道心裡犯嘀咕,始終感到哪裡不對頭?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登時大驚失色,心裡暗叫一聲:大事不好!

    前陣子,他公開大罵過張四維是首鼠兩端的小人,而且還詛(預)咒(言)張四維必將遭天譴,活不過年內了。

    本來他毫無畏懼的,反正張四維丁憂守制,遠在山西老家,而他范弘道人在京師,有什麼可怕的?所謂鞭長莫及,說的就是這種狀況。

    等這消息傳到張四維耳朵里,都不知是多久以後了,而張四維還能活多長時間?按歷史走向,這位雄心勃勃的前首輔最多也只兩三個月性命了,哪還有什麼機會報復他范鴻道。

    等張四維去世后就更不用說了,官場的法則就是樹倒猢猻散,一個死掉的張四維還能有什麼威脅?

    所以范弘道對張四維這將死之人完全不放在心上,當然看在別人眼裡就是蔑視權貴的狂狷個性了。別人不知道歷史走向,誰敢這樣咒罵即將上演「首輔歸來」的張四維?

    不過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在張四維去世之前,范弘道與這位前首輔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然後靜靜的等待陰陽兩隔。

    如果范弘道愚蠢到站在張四維面前挑釁,那就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了。張前首輔或許夠不到遠在千里之外的范弘道,但收拾站在自己面前的范弘道還是綽綽有餘的。

    范弘道發現,如今的情況,就是這樣作死!老御史郜永春是河東巡鹽御史,就要去山西上任了,而自己作為隨從屬員,肯定是要跟隨的。

    巡鹽御史駐所解州鹽池,與蒲州僅有咫尺之隔,而且巡鹽御史專差鹽政,只怕也少不了與山西大鹽商蒲州張家打交道!也就是說,自己很可能會直面張四維所在的張家!

    自己肯定算不上過江猛龍,但張家卻絕對是龐然大物般的地頭蛇,如果張家發力報復,自己豈不是陷入了死地?

    想到這裡,范弘道忍不住額頭上汗出如漿,下意識的問道:「晚生可以不去么?」

    「不行!」郜老御史斬釘截鐵的說:「無人可用,舍你其誰?」

    此時此刻,范弘道很想對老御史說一句,你到底看上了我哪裡,我改掉還不行嗎?

    不過他仍然存著幾分僥倖心裡,也許張家高門大戶,張四維位極人臣,根本看不上自己這不起眼的小人物。

    又加上自己是鹽務欽差隨從身份,最後大人不記小人過了。以鹽業起家的張家肯定不願意得罪欽差,自己也不是完全沒有護身符。

    但是范弘道還有一個更大的謎團揮之不去,這樣的肥差為什麼沒別人來?於是他很疑惑的問道:「郜察院莫不是說笑?怎麼會無人可用?」

    「不是說笑,確實無人可用!」老御史別有感慨的說:「當今天下庸庸碌碌、膽小怕事、畏懼權貴者眾多,彼輩只知道趨利避害,自然就不肯投靠到老夫這裡。」

    范弘道越聽越是感到迷惑不解,他害怕去山西,那是因為張四維的緣故,別人害怕又是怕什麼?

    「沒有人對你講過么?」郜永春很奇怪,「老夫十幾年前曾經巡按山西,因為鹽法敗壞的事情,彈劾過蒲州張家和王家,所以得罪了張四維。

    這次再去山西,還出任鹽務專差,肯定還會直面張家甚至張四維本人。眼下人人都知道,張四維即將服喪期滿,快起複回京重當首輔了,誰又敢跟隨老夫去山西整頓鹽法?」

    真沒有人對我講過這段歷史!范弘道瞬間就可以肯定,八成是別人故意不對他講的!他這才明白,自己跳了一個多大的坑!

    稍有政治嗅覺的人都能看出來,這件事遠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一個與前首輔張四維不對付的老御史,事隔十幾年後,在張四維即將起複的敏感時候,忽然重新當上御史,還偏偏就派到山西張家地盤上,還偏偏管的就是張家的主業。

    這可能是巧合么?范弘道百分之百的可以肯定,絕對是有人在背後運籌。

    這不僅僅是鹽法業務問題,還是最高層的政治博弈。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也許巡鹽御史的真正目的不是鹽務,是張家。

    說不定背後還有現首輔申時行的影子,雖然申時行是個不喜歡與人爭鬥的老好人,口碑里算得上是溫和寬厚的長者,但坐在首輔寶座上的老好人,肯定不會是單純的老好人了。

    就算首輔想當老好人,周圍也會有一大批不讓他當老好人的黨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個人道德品格不完全等同於政治品格。

    難怪巡鹽御史屬員這樣的肥差,本該是大家趨之若鶩的,但卻出現用人荒,敢情原因在這裡!

    別人不想卷進這場現首輔與前首輔的博弈,也不想公然站在張四維對面。因為按照舊例規矩,張四維再過三個月就可以回京,並很可能官復原職當首輔了。

    而郜永春這位老御史突然官復原職發揮餘熱,原來使命就是沖著張家去的,偏偏自己還跳上了這輛車!

    范弘道久久無語,怪不得郜永春也不管自己說些什麼,全都痛痛快快的一口答應,然後催著自己簽字,原來還有這層內幕。

    郜老頭一時間找不到能力過硬、政治可靠的屬員,自己的到來是填補了他身邊的空子,不然他這個巡鹽御史真成了光桿司令了。所以他才急著要自己簽字定局,而自己只顧得利字當頭,又一次忽略了疑點。

    范弘道指著自己簽過字的文書,苦笑著問道:「晚生能將文書拿回來么?」

    「簽字畫押豈能如同兒戲。」郜永春板起臉拒絕,隨後又安撫道:「老夫無人可用,見才心喜,你不必過於憂慮什麼。」

    范弘道先前還覺得,自己去山西可能會不好過,但還有僥倖希望;那現在則可以百分之百的說,自己肯定不會好過!

    自己與張四維算是小仇的話,郜老御史就是張四維的更大的仇敵!

    若自己跟著郜老御史去山西,無論於公於私,張四維和張家都沒理由放過自己,這不但是私人恩怨問題,還是家族政治問題!

    范弘道又想起張大小姐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不必客氣,惟願你記住今日謝我之事,以後別埋怨我就是。」

    難怪張大小姐一再警告自己別後悔,只是當時自己簡直被沖昏了頭,忘了對這些疑點窮追不捨,直到今天掉進坑裡才恍然大悟!

    這也不能怪別人,從頭到尾並沒有人逼著自己做出選擇,完全是因為自己「利欲熏心」,忽略了種種出現的疑點,然後才掉進坑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