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五十八章 言而無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五十八章 言而無信字體大小: A+
     

    第五十八章言而無信

    范弘道是收起了聯名文書,對眾人道:「感謝諸位都列名於上,既然請願是在下發起,明日還是由在下將此呈遞到官府去。」

    對此眾人自然更無反對意見,甚至還一起叫好,還有打算請范弘道喝酒壯行的。

    眾人當然歡迎范弘道如此主動承擔責任了。在大明朝政治生態中,純粹的商人是沒多少政治地位的,與官府打交道總有顧慮,但讀書人不一樣。

    再不起眼的讀書人,那也是有組織、有身份的,政治地位有點類似於二十一世紀的黨員。而普通商家政治面貌只能算是群眾,當然願意有讀書人帶頭找官府談判。

    眼看著今天事情結束,接下來沒有什麼熱鬧可看,陳班頭便離開了楊家鋪子。回到縣衙后,陳班頭將今天的事情當個笑話稟報給了秦縣丞。

    「秦老爺你說好笑不好笑?這范弘道也就有幾分文學才氣,其他方面就是一竅不通,居然還以為能用這種法子出風頭。

    小的還猜測,或許是他知道了是秦老爺針對他,所以他有意將自己與別人抱團。真難為他了,也只能這樣尋找一些安全感了,可惜終歸是無用功。」

    先前陳班頭得了秦縣丞指使,要儘力將范弘道拖進來,如今他自覺任務完成的不錯,甚至比預想的更好,范弘道陷的更深,便得意多說了幾句表功。

    秦縣丞仔細想了想,也沒發現其中有什麼破綻,便獰笑幾聲道:「那就等著明日了,他若真敢來上書,本官就轉告給鄭國舅,有他好果子吃!」

    上次范弘道題詩嘲諷自己,偏偏這首詩詞十分精良雋永,街頭巷尾漸漸擴散起來后,讓他狠狠出了次丑,還壞了自己的名聲,連兒女婚事都險些黃了。

    然後在縣衙里,范弘道在他眼皮底下脫身,又讓他在縣衙內部丟了面子。這些事情加起來,總叫秦縣丞心氣不順。

    但縣丞不是正堂知縣,權力終究有限,若想不動聲色的報復范弘道,難度比較大。特別是還要防著鬧大后,再次敗壞自己名聲。

    如今正好有個機會,秦縣丞不介意借刀殺人,讓鄭國舅去收拾范弘道,這就是他先前指使衙役要將范弘道拖進來的緣故。

    而且秦縣丞還另外有點小心思,他只要對鄭國舅歪歪嘴說:「這個范弘道有王知縣撐腰,本官不好對付」,那可就是一箭雙鵰了!

    常言道一樣米養百樣人,又有人說過,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種風景。對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因為每個人的眼界高低大小都不相同。

    就拿今天范弘道帶領商家聯名上書請願來說,以陳班頭的眼界只能看到,這是白費力氣無用功,是雞蛋碰石頭一般的笑話。

    甚至對秦縣丞這邊,陳班頭嘴上不說,心裡卻覺得秦縣丞也很沒品。面臨這樣難得的巴結鄭國舅的大機緣,還只顧得琢磨與范弘道較勁,顯得有點因小失大。

    不過在范弘道看來,這卻是「奇貨可居」,是自己的「本錢」。至於如何運用這筆「本錢」,更不是區區陳班頭所能想到的,范弘道不覺得有必要當眾說出來。

    同時在秦縣丞的眼中,這是借刀殺人和一箭雙鵰的機會。借的是鄭國舅的刀和箭,雙鵰是范弘道和王知縣。

    誰讓上次王知縣放了范弘道呢,想撇清楚不被連累都難了!如果王知縣被連累,自己又有鄭國舅的助力,有沒有機會更進一步?

    陳班頭這樣的人只能稱作公人,算不上官場中人,沒有任何上進希望更沒有上進心的他,是理解不了秦縣丞和范弘道的。

    及到次日,秦縣丞就滿懷期待的在縣衙判事廳等候著,等的當然就是范弘道前來上書請願了。

    如果范弘道真的將陳情書投到自己這裡,就先以生員胡亂聚眾議事的名義打擊一下范弘道,然後悄悄通知鄭國舅去。如果范弘道直接去王知縣那裡上書請願,就太好了,更加省事了。

    一旦鄭國舅覺得,能號召商家抵制的范弘道和包庇范弘道的王知縣成為阻礙他獲取巨額商業利潤的因素,一切就水到渠成。

    布局如此完美,怎麼看也沒有失敗的可能,秦縣丞不由得陷入了對美好未來的幻想中。

    可惜一直從太陽初升等到日頭西墜,秦縣丞在判事廳坐得腰酸背痛,依舊不見范秀才的人影。

    這姓范的怎麼就不按理出牌?煩躁的秦縣丞將陳班頭喚來,劈頭問道:「你這狗才,昨日稟報可有什麼不盡不實之處?為何范弘道今日沒有過來?」

    陳班頭連忙呼道:「秦老爺明察,昨日稟報都是實情,有其他同去的兄弟為證!那范弘道確實寫了陳情書並帶頭籤押,也確實公開聲稱今日呈送到官府!」

    秦縣丞不由得犯了嘀咕,「那怎的不見人影?」

    陳班頭也琢磨了一下,猜測道:「莫非是范秀才昨日一時衝動,煽動了眾人聯名上書,然後他又後悔,所以今日乾脆就躲起來了?」

    秦縣丞暗想,年輕人心性不穩,確實存在這種可能性。他不由得大怒道:「真是言而無信之徒!公開承諾的事情也不兌現,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白白叫本官在這裡等候一日!」

    陳班頭也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很「盡心」的勸道:「那范秀才鬧了這一出,也是臉面掃地,只怕眾商家都要嫌棄他,如此秦老爺想拾掇他還不簡單?」

    秦縣丞不由得又猜道:「莫非范弘道去了別的衙門?」

    隨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大明一般是不允許軍民隨便越級上告的。再說各家衙門管各家事,都有自己的職權範圍,如果沒有足夠強硬的理由,哪能隨隨便便就伸手管別人的閑事?

    就算范弘道去了別的衙門請願,那些衙門所能做的也就是將陳情書轉到大興縣縣衙,這和范弘道直接到縣衙請願有什麼區別?

    「秦老爺還是將主要心思放在國舅爺那邊,用心幫國舅爺辦事,不要總是為范弘道分心為好。」陳班頭的話,頗有幾分忠言逆耳的味道。

    秦縣丞想了想便道:「鄭國舅的吩咐,確實也耽誤不得了。明日你多帶些人手,去崇文門外大街那裡,將楊家鋪子所用屋舍都封掉!

    如果有人阻攔,那便動手,我看范弘道還敢出面么!如果還敢出來,那就正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