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四十九章 當局者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四十九章 當局者迷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十九章當局者迷

    范弘道這句話說出來,登時各有所思,他的本意是讓楊朝奉趕緊走人,別再打岔搗亂。

    但楊朝奉簡直要懷疑范弘道別有所圖,對他拜託的事情根本沒上心,剛才「頂撞」趙姑娘只是欲擒故縱而已。

    而趙三姐兒覺得范弘道終於開竅了,剛才這范公子表現的像是個道學先生似的,到底是尋花問柳來了還是教自己做人來了?

    酒席尚需要一些時間準備,故而范弘道與趙三姐兒仍要在前堂喝茶等候。楊朝奉也不大甘心這樣離去,同時也不放心范弘道,仍然留在這裡。

    見金主還賴著不走,范弘道也沒法硬行趕人,只能遞給楊朝奉一個警告的眼神,讓楊朝奉老實點不要插嘴。

    趙三姐兒對某才子拋了個媚眼,笑嘻嘻說:「范公子不必擔心銀兩問題,用詩詞代償都是可以的,只要奴家高興了都好說。」

    范弘道重新撿起了剛才的話題,一本正經的與趙笙鸞分析說:「李植李大人近年來靠著議論飈發,在朝堂脫穎而出,屢屢站在風口浪尖上,稱得上是風雲人物!

    所以有無數人在盯著他,他的一舉一動都會有人注意,有些事情,本來算是可大可小的。但是在這種狀況下,納娼為妾之事是多大的把柄?將會引起多大的風波?

    正因為實在無法預料,所以李大人才會遲遲不動。所以在下才說,李大人越飛黃騰達,想收趙姑娘就越困難!這是客觀事實,並不是貶低李大人忘舊!」

    趙笙鸞輕輕「哦」了一聲,接受了范弘道的解釋,然後似笑非笑的說:「奴家明白了,也多謝范先生關心。」

    趙姑娘這意思,分明就是不想在談這個話題了,但范弘道裝作沒聽出來,還在繼續強調:「但出現這種狀況,趙姑娘你的處境就尷尬了!

    要知道,李大人歲數不算太老,聖恩也算穩固,就是退一萬步,至少也能當紅幾年,而趙姑娘你能耽誤得起么?

    現在你正當盛年,幾年後呢?如果到那時,李大人依舊肯收留你還好,還能稱得上守的雲開見月明,皆大歡喜了。但若出現變數,趙姑娘你又當如何自處?」

    見范弘道還在這個話題上面反覆糾纏,趙三姐兒不免有點賭氣,「一定要弔死在一棵樹上?奴家就不會看別人么?范公子你也不比李大人差啊。」

    「沒這麼簡單。」范弘道很認真的分析說:「人人都知道李大人對你屬意,別人一般不會招惹他,又有誰敢來收了你?

    所以在這些年裡,你連選擇別人的機會都沒有多少,只能等待最後的賭博結局。每每想到這裡,在下就覺得甚為可憐!」

    趙三姐兒站了起來,蹙起眉頭都快哭了,沒精打採的說:「范公子少待,奴家去去就來。」

    怎麼又走了?范弘道莫名其妙,難道她不該是被自己的縝密分析所折服,然後納頭便拜,懇請自己出主意嗎?

    當紅的姑娘暫時退了下去,老鴇子就湊了上來陪著說話,總不能叫客人閑著,這也是待客之道。

    只聽這老鴇子絮絮叨叨的說:「我家三姑娘對范公子你有意思,施展了很多小手段給你。例如剛才我家姑娘叫你一聲小冤家,你無動於衷;

    我家姑娘又撒撒嬌,找你求詩,你胡亂應付;後來我家姑娘要與你談論情愛,你卻屢屢扯起別的男人。

    最後我家姑娘主動邀請你酒席,你還沒完沒了的不解風情。老身還真沒見過你這樣的客人,你說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啊?范弘道回憶起來,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自己剛才沉浸於滔滔雄辯和邏輯分析中不能自拔,根本沒意識到美人的細膩心思。

    也難怪趙姑娘氣呼呼的離開了,敢情是自己對她施展的勾人小手段不敏感,毫無回應和互動的緣故,讓姑娘產生了挫敗感。

    當然他不會承認是自己不解風情,那樣太沒面子,只裝楞充傻的反問道:「這有什麼不對么?」

    「我家姑娘不敢說天姿國色,但也是花容玉貌。凡是進了這個門的,沒有不是沖著我家姑娘美色來的,只是我家姑娘挑剔客人,並非誰都接待。眼下老身就想問一句,范公子到底是為什麼來的?」

    范弘道露出暖人的笑容,做溫潤如玉狀:「在下想著與趙姑娘談談人生,再談談理想,正所謂坐而論道也。」

    呃,慣是能說會道、八面玲瓏的老鴇子此時也卡殼了,幾乎脫口而出一句「你沒毛病吧」?跑到這兒談人生談理想,吃多了還是喝多了?

    范弘道繼續說:「怎麼?在下剛才那些話,說的不對?趙姑娘如今面臨的狀況,當真沒有憂患?將那李大人視為終身歸宿,就真的萬事無憂?」

    老鴇子回過神來,猛然拍了拍大腿,「哎喲,范公子真是老實君子,但是就算明知道這樣,又能如何呢?我們做這行的,誰不明白這些道理,早就習慣了而已。

    古人也說過,今朝有酒今朝醉,今天就不要想明天的日子,先抓住今天的快樂才是。再說到這裡的客人也都是來尋歡作樂的,又何必將自己的憂愁帶給客人?

    說一千道一萬,人生有些事情是無解的,最終只能聽天由命,還是先把這些憂愁忘掉好了。所以范公子你屢屢提起這些,與傷口上撒鹽無異。」

    范弘道緊接著又說:「如果在下能解決趙姑娘這個困境呢?」

    老鴇子縱橫歡場數十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可是她還真是第一次見到范弘道這種人,偏偏生得好皮囊,簡直浪費資源。

    忍不住嘆口氣,拍了拍范弘道,敦敦教導說:「小兄弟,你只靠臉就可以了,就算是逢場作戲,若能將她哄得高興,她自然都肯依你的。

    可你偏偏捨近求遠,滔滔不絕長篇大論的,我們又不是朝堂上那些老頭子,誰耐煩聽這些。在我們這種地方,不是這麼玩的。」

    當局者迷,范弘道愣住了,好像是這個道理啊,趙姑娘並不是申府上那些老於世故的政客。

    當然了,心高氣傲、極要臉面的范大秀才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失誤的,他伸出手指頭轉了一圈,牢牢的指向楊朝奉。

    然後又對老鴇子說:「其實都怪他!他別有用心在這裡盯著,在下顧忌到他,實在放不開!心中無可奈何,不免辜負了趙姑娘美意!」

    我靠!楊朝奉愕然,險些上去揪住范弘道質問一番。剛才他插了幾句嘴,范弘道嫌他帶壞節奏,現在他沉默是金,還讓他背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