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四十一章 想罵就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四十一章 想罵就罵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十一章想罵就罵

    不只是申用懋申大公子盯著范弘道,他的父親、當朝首輔申時行此刻也在觀察眼前這陌生的年輕人。

    申用懋又將范弘道引到此處,當然是得到了申首輔的同意,不然申用懋也沒這個膽量。

    當朝首輔申時行是一個性格溫和、寬厚,不喜歡與人爭辯的人,他為人處事講究中庸之道,堪稱八面玲瓏,有時候甚至還有點老好人的感覺。

    但這不代表他心中沒有政治立場,他受張居正知遇,至今仍對張居正仍抱有感激,也不認為張居正變法是罪過。

    只是當前大環境不允許他張揚內心真實觀點,也阻止不了皇帝對張居正的清算。

    大多數時候他只能緘默的做一個旁觀者,同時私底下儘可能回護張家人。張家小姐藏身在楊家,知情人很少,申時行就是其中一個。

    今天張家小姐派了個書生來送書信,申時行便讓自家兒子出面接見一下,那時候申時行並沒有見范弘道的想法。

    剛才申用懋見過范弘道,又把范弘道的「奇葩」言行向父親彙報過後,讓申首輔很是有些皺眉頭。

    其實申首輔並沒有對范弘道聲稱可以「解決張四維起複問題」報什麼期望,只當是小人物無知無畏胡言亂語。

    他之所以讓兒子將范弘道帶過來,主要原因是出於對張家小姐的擔憂。

    有這樣一個看起來夸夸其談的年輕人在張家小姐身邊,若還取得張家小姐的信任,怎能不令人憂慮?

    所以申時行本打算親自告誡或者教訓一下范弘道,盡到對張家小姐的愛護心意。

    當范弘道進來后,申首輔並沒有給范弘道任何臉面,故意將范弘道晾在了角落裡,先讓浮躁的年輕人冷一冷再說。

    但是申首輔未曾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如此不甘寂寞,主動跳出來群嘲眾人,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

    然後更奇特的是,這看起來狂妄自大的年輕人,竟然幾句話就點明了要害,提出了破解難題的思路。

    若再讓申時行評價范弘道的話,四個字就是不同尋常。別人還在位范弘道化解問題而驚訝的時候,心思縝密的申首輔想得更深。

    從范弘道對外朝文臣和宮中太監的議論來看,此人對其中脈絡了解很深,對宮中和朝堂的事務極為熟悉。不然也不會另闢蹊徑,提出「利用太監」這樣的法子。

    但讓申首輔疑惑的是,范弘道此人是個廝混於底層的不得志讀書人,他是從哪來的見識?

    或者說,宮廷朝廷的一些情況細節,甚至包括天子的心態,底層民眾哪裡能弄清楚,而范弘道卻能信手拈來的侃侃而談。

    如果不是今天臨時談起「天子演武」的話題,又恰好讓范弘道聽到,申首輔甚至都要懷疑,是范弘道提前有了準備。

    難道真如他先前所說,張四維也不在話下?申時行不由得冒出了這個聽起來極其荒謬的念頭。

    申首輔越琢磨,越覺得有意思,不知道已經多少年沒看到過這般有趣的年輕人了。

    解決了一個問題,雖然是一個外來不速之客出的主意,在座眾人不太有面子,但畢竟還是解決了,堂中氣氛又重新寬鬆起來。

    天色黑下來,僕役進進出出上了幾道酒菜瓜果,這場小規模聚會就順勢變成了夜宴。

    申用懋上前裝模作樣的服侍,范弘道依舊站在原地,看著別人吃吃喝喝說說笑笑,除了無奈還是無奈。沒延請他入座,他只能和剛才一樣站著。

    江湖傳聞,都說申首輔是待人寬厚的人啊,為什麼還晾著自己啊!剛才申首輔明明對自己態度也不錯,採納了自己的主意還嘉許了兩句,為什麼還讓自己罰站啊?

    范弘道有點飢腸轆轆,百無聊賴之際,只能將注意力重新放在旁聽席間談話上面了,藉此將自己的注意力從食物上面引開。

    聽來聽去都是閑話,范弘道又想,剛才與申用懋會見時,故意用「張四維」刺激到了申用懋,然後才有了被引進到這裡的機會。

    怎的在這裡又不討論「張四維」了?按道理說,既然自己被引了進來,那肯定對自己看法多多少少有點興趣的。

    不過仔細想過後,范弘道也就理解了。在座的只怕都是朝中大臣,分寸感肯定都有,自己只是個突然出現的外人,有些機密的話不方便在自己面前說。

    方才談論「天子演武」的話題,那是因為這個話題本身就是可以公開討論的,無所謂機密不機密,被自己聽去也無所謂。

    但關於前首輔張四維起複的話題就很敏感了,每一句話都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沒人會在陌生人面前毫無顧忌的議論。

    遠在蒲州,就快回來的張四維像是低氣壓似的,盤旋在朝廷上空,讓很多人悶住嗓門不想提及。

    對此穿越客范弘道再次「呵呵呵」,先知先覺的優越感又泛上心頭。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授意,酒過三巡后,有人在席間對范弘道問道:「聽聞小兄弟對蒲州四維相公很了解?」

    然後別人紛紛豎起了耳朵,想聽聽這個囂張的年輕人又有什麼「高見」。

    「張四維就是個背信棄義、品行惡劣、首鼠兩端、翻雲覆雨、卑鄙無恥的小人!」范弘道一口氣將自己暫時能想到的形容詞都拋了出去,還在琢磨是不是再補充幾個更狠的。

    瞬間堂中靜寂了一下,隨即就是一片嘩然。

    正在父親身邊侍候、做孝子狀的申用懋驚愕失神,險些打翻了酒壺。在這裡他算是和范弘道接觸最多的人,對范弘道的直觀感受也最深。

    一開始他覺得范弘道是個奇葩,剛才他又覺得范弘道或許是個奇才。但是聽了范弘道如此大罵張四維,他頓時又感到,范弘道簡直就是個神人。

    就連他貴為閣老公子,也不敢公開如此惡毒的辱罵張四維。因為他父親申時行未必能敵得住張四維,或者說非常有可能根據道義讓出首輔位置。

    如果張四維重新做了首輔,范弘道這樣不是自尋死路么!這張四維可不是以德報怨的謙謙君子,做事也挺狠的,今天的話傳出去,范弘道就死定了!

    在這種狀況下,還敢不計後果的大罵張四維,除了稱一聲神人還能說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