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十八章 炫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十八章 炫技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八章炫技

    一般人下意識里,都以為讀書人為了科舉要發奮攻讀四書五經,其實嚴格來說並非如此。

    四書五經里也是有區別的,其中《論語》、《孟子》、《大學》、《中庸》這四書是必修課,所有讀書人都要通學的。

    而詩、書、禮、易、春秋這五經是選修課,打算走科舉道路的讀書人只需要學其中一經就可以了,並不需要五經全學。文天祥有詩云「辛苦遭逢起一經」,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讀書人之間問「治何經典」,往往含義就是問對方學的哪一經,從這裡再引出話題來。

    之所以不問四書問五經,大概是都學四書沒什麼差異,五經互相不同的話,或許容易找話題聊得起來。

    對這個問題,范弘道作為有秀才功名的讀書人,當然知道怎麼回答。還是如實答道:「讀過春秋。」

    申用懋擠出一點和藹的笑容,微微頜首道:「聖人筆削春秋,其中蘊含微言大義,古今賢人甚至能引春秋決獄事,你可要仔細體悟,當有所得。」

    這完全就是老前輩勉勵後進的口吻了,雖然申用懋比范弘道也就大個七八歲。伶俐的人都明白,這次會見談話也就接近尾聲了。

    范弘道越發深深地感受到,這次會面從頭到尾就是一個詞:敷衍了事。換句話說,申用懋完全沒把自己當回事。

    就連他點評《春秋》勉勵自己這幾句,也是聽到耳朵出老繭的套話,一點用心都沒有。

    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反正范弘道覺得自己今天混的挺憋屈的。他想了想回話道:「前輩此解,在下大不以為然。」

    申用懋微微訝異,不想套路演練出了點意外。按道理說,范弘道這末學後進應該唯唯諾諾幾句才是,但實際上的答話卻近乎於頂撞了。

    范弘道繼續答道:「一部春秋,不過是春秋一時的史書而已,與普通史書沒有什麼兩樣,若視為聖人真言而奉為圭臬,與刻舟求劍有何異哉?」

    范弘道的話雖然字面意思簡單,但涉及到一個最深邃的學術問題,就是經史之別。

    所謂經史之別,意思就是到底應該將四書五經視為經書,還是當成普通史書一樣對待?

    這不僅僅是摳字眼而已,正是涉及到學術的根本路線區分。視為經書,那就是真理了;若當成史書對待,那就是批判性閱讀的材料。

    當然在目前大環境下,以經為史的觀點還是偏於非主流的,就連號稱接近聖賢的王陽明也不敢徹底扭轉。

    申用懋只不過是個平常水準的讀書人,算不上什麼精深的學問家,從中舉到登進士第,都離不開父親的影響力。

    此時他猛然聽到范弘道的觀點,竟然一時接不上話,只能含糊道:「你這議論彷彿聽過,前賢王陽明似乎說過,五經亦史也。」

    范弘道察言觀色,便知道申用懋不太擅長經義理論,暗中冷冷一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其實他也不是專家,只是普通的文科生而已,但是好歹後世研究觀點浩如煙海,抄幾句出來壓制下普通讀書人還是可以的。

    於是又趁熱打鐵般的說:「王陽明談五經亦史,未能深闡。在下以為,《春秋》只是春秋之史;《詩經》和《書經》,只是二帝三王以來之史。

    而《易經》則又告訴世人,以經是從何而出,史從何而來。天道屢遷,變易非常,不可以固守成規。故謂五經皆史可也!」

    申用懋愣住了,只覺得這范弘道太叛逆了,他從小學到的完全不是這樣。但是讓他系統性的批判范弘道,一時間又組織不起理論。

    此時申大公子覺得挺沒面子的,心裡頭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今天只是走個過場,打發掉前來混臉熟的閑人而已,怎麼扯到這些瓶瓶罐罐的東西!

    但不吭聲又不行,最後他還是下意識的反問道:「那以你看來,經義又是什麼?」

    范弘道「呵呵」笑了幾聲,不屑的答道:「自趙宋以來,四書五經和朱子註解成了神聖真理,當做萬世經典供奉。

    其實經典只是道學的口實和依據,是一切虛假現象之所以產生的根源。更具體的說,是科舉入仕的敲門磚而已。」

    回答完畢后,范弘道氣勢漸漸抬了起來,做笑而不語狀,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申用懋。

    其實要說學問方面的興趣,范弘道未必有多大。這會兒有意大談特談經史問題,甚至不惜拋出在這年頭略顯激進的觀點,主要目的只是為了炫技而已。

    這幾個回合下來,顯然申用懋露拙了,他的理論水平完全跟不上范弘道的高談闊論,不免有點小小的難堪。

    這個圈子本質上都是以讀書人標榜和自居,無論功名財富權勢地位相差多少,只要在讀書方面技不如人,那絕對不是有面子的事。

    不過申大公子雖然不是精通經義的學者,但在父親耳濡目染之下,情商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他立刻就覺察到了,這是范秀才有意為之,算是對自己怠慢的小小反擊。

    申大公子家學淵源,基本風度還是有的,拱了拱手道:「今日談論,多有受益,來日再請教!」

    這意思就是扯淡完畢,是非成敗轉頭空,現在要送客了!

    范弘道起身負手而立,兩眼望天(這是開間廳堂,坐裡面可以看到外面天空),淡淡的說:「今日拜訪,只因聽說申相國有心病,登門來治心病而已。」

    申用懋覺得范鴻道此時故弄玄虛的模樣,像是詞話小說里的神棍,啞然失笑道:「家父哪有什麼心病,范朋友不要道聽旁說。」

    范弘道冷笑道:「聽說蒲州張相公服喪快滿了,這不是心病?」

    申用懋登時變了臉,微微現出幾分若隱若無的狠色,輕喝道:「這樣的心病,你也敢說能治?」

    所謂蒲州張相公,自然就是前文介紹過的張四維了,在申府這顯然是個敏感人物。

    當年張居正死後,首輔位置沒申時行什麼事兒,由張四維接任了。但是張四維才幹了一年,就回老家服喪,然後才有申時行當首輔的機會。

    如今張四維即將喪滿回京,那麼最大的問題來了,前首輔張四維應該起複為什麼官職?現首輔申時行又該何以自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