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十二章 藉機逼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十二章 藉機逼宮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二章藉機逼宮

    張大小姐聽到僕役的稟報,也是非常頭痛。她雖然打著楊家遠親的旗號寄居在楊家,其實與楊家非親非故,只是因為別人的安排而已。

    楊家家主楊朝奉雖然不知道張小姐的身份,但是對她很尊重和客氣,兩邊相處還算愉快。但楊家這個不成器的大少爺,就實在令張大小姐發愁了。

    在張小姐搬進來時,楊大少爺偶然瞥見一次她的容貌,就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八個字搬了出來。

    這楊大少爺樣貌還算中上,偏偏自我感覺非常良好。之前張小姐已經明確表示過拒絕了,但楊大少爺仍然不肯放棄,像是狗皮膏藥似的粘著不放。

    就拿今天來說,張大小姐吩咐過下人,本可以將楊大少爺拒之門外,但是楊大少爺就敢拉下臉皮在門外不停的喊叫。這樣一來,張家也丟不起這人,只好將他放進來。

    若換成別人,並不是沒法子,一頓亂棒打走就是,打不走就往半死打,但對楊大少爺卻不能這樣干。

    畢竟張小姐目前還是寄居在楊家,對楊家多有攪擾,況且與楊員外相處的還算不錯,不看僧面看佛面,實在不好對楊大少爺動粗。

    如果真將楊大少爺打出個三長兩短,張小姐只怕也沒臉在楊家住下去了。想去再找個既低調又合適的地方住,不免又要大費周章,弄不好會引起別人注意。

    范弘道稍加思索,就明白了這是個什麼情況,對竹簾內笑道:「張小姐若是為此苦惱,在下幫你他打發走?」

    閑話不提,卻說楊大少爺故作瀟洒的走進了院子,手裡提著食盒,步伐輕快,臉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最終他還是進來了。

    屢屢被拒絕也沒什麼關係,被人笑話也沒關係,他完全不在乎!常言道,好女怕纏男,他憑藉著地利之便,對張小姐死纏爛打到底,最後一定可以抱得美人歸!

    又邁步進入花廳,楊大少爺立刻注意到已經久坐多時的范弘道,不免微微訝異,大概他也沒想到還有別人在場。

    隨即楊大少爺認出了范弘道是誰,然後他又掃了眼案几上的茶杯,據此能判斷出,范弘道至少已經在這裡呆了好一會兒了。

    得出這個結論后,楊大少爺心中的妒火頓時熊熊的燒了起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年輕男人在張小姐這裡逗留,而且這個男子比他楊大少爺更加英俊。

    剛才張小姐拒絕見自己,一定也是為了跟這個姓范的勾搭,所以才打算將他楊大少爺拒之門外。

    自從他楊大少爺認識了張小姐以來,還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優厚待遇,這姓范的又憑什麼?

    楊大少爺甚至顧不上去搭訕張小姐了,想著先把范弘道趕走再說,便走到范弘道身前,語氣不善的問道:「你怎的會在這裡?」

    范弘道皺了皺眉頭,這楊大少爺實在是太不成器了。昨天無論如何,是自己充當人質,才將楊大少爺從縣衙班房換了出來。

    按理說,楊大少爺應該對自己存著感激之心才是,但從剛才這表現看,楊大少爺完全是不知好歹。

    想至此處,范弘道故意提醒了一句,答話說:「昨日在縣衙匆匆一晤,大少爺別來無恙乎?」

    其中含義就是提醒楊大少爺回憶下昨天的事情,雖然當時范弘道對楊大少爺的觀感也不太好。

    誰知楊大少爺毫不領情,很強硬的吩咐道:「現在你可以走了!」大概在他意識里,范弘道被他家聘用,和下人僕役也沒差別。

    看到對方這種態度,范弘道不由得氣極反笑,這楊大少爺就是個奇葩啊。反問道:「楊公子憑什麼指使在下行事?」

    楊大少爺故作傲慢姿態,指點著范弘道說:「你別忘了,你是我楊家聘請的坐館先生,我當然有資格指使你做什麼!」

    其實楊大少爺說的也不完全是錯,范弘道受聘於楊家,自然要受到楊家的約束。而楊大少爺是楊家的少主人,吩咐范弘道迴避似乎也說得通。

    范弘道嘴角含著几絲嘲諷,反駁道:「在下已於今日早晨被楊老爺辭退。所以在下並不是你們楊家聘請的人了,楊公子更沒資格指使在下。」

    什麼?楊家大少爺對此也很意外,這個消息先前只有范弘道和楊朝奉兩個人知道,別人無論誰聽到了都要吃一驚。

    如果范弘道不再受聘於楊家,那從道義上當然不必再聽從楊家大少爺的命令了。

    不過楊家大少爺看著逗留在張小姐面前的范弘道,感覺很礙眼,心中也已經將范弘道列為了必須驅逐的人,顯然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雖然你已經與楊家沒有關係,但是你現在所處之地還是我楊家的地方!我讓你滾出去,也是理所當然吧?」楊大少爺很快找到了新的託詞,冷笑著說。

    范弘道依舊氣定神閑,「你說的不大準確,這裡是張小姐的住處,此地主人自然是張家,你也能越殂代皰?」

    楊大少爺一時有些語塞,也意識到自己剛才情急之下說錯話了。

    現在張大小姐就在竹簾後面坐著,他不敢當著張小姐的面說,這裡他就是主人。他也知道,只要說出這種話,張大小姐只怕二話不說就會搬走。

    結果他只能含糊回應說:「張小姐總歸借用了我楊家的地方,我自然比你有資格。」

    「廢話不用多說了!即便是借用,張小姐也是這裡的主人,這是無可置疑的事情!」范弘道忽然氣勢爆發出來,口氣也變得凌厲起來。

    楊大少爺幾乎要跳起來,叫道:「那與你又有何干!」

    范弘道喝道:「既然你口口聲聲拿資格來說話,那在下就告訴你,在下已經被張小姐所聘用,如今也算是張家門客,所以在此地比你更有資格!現在我要與主人家商議事情,還請你這個外人迴避,不,是滾蛋!」

    竹簾裡面張大小姐先是恍惚了一下,她什麼時候答應聘用范弘道了?但隨即就明白了,其實范弘道這是藉機逼宮,逼她明確表態。

    敢情范弘道與楊大少爺這狗皮膏藥兜了半天圈子,真實目的就是這個!

    張大小姐很討厭這種被強迫做決定的感覺,銀牙暗咬,這個混蛋倒是挺會抓機會!也好,這樣就是他自己非要跳進坑來作死,以後萬一被連累也滿怨不了別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