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十章 注孤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十章 注孤生?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章注孤生?

    范弘道一言既出,聽在張大小姐耳朵里,既如石破天驚又如天雷滾滾。

    敢情自己擺了半天姿態,其實和自作多情的小丑沒區別?這個真相對以「運籌帷幄」自詡的大小姐而言,或許過於殘酷了,實在叫她無比難堪。

    而在這時候,張大小姐還抱著一線希望,萬一范弘道說了謊呢?

    然後便見院首當值的人疾步走進花廳,對著她稟報道:「楊老實回來了!他說范先生昨晚就從縣衙脫身了!」

    結果最後一線希望像是美麗的泡沫那樣破滅了,隔著竹簾,那道曼妙的人影直挺挺的僵住,半晌一動不動。

    如果張大小姐會爆粗口的話,必定已經將自己所知道的粗詞全都爆了出來,即使毫無目標,但還能指天罵地啊。

    但很可惜,她從小受到的教養抑制她這樣做,也沒有教會她說粗詞髒話。既然情緒無法通過不名譽的方式發泄出來,某大家閨秀就只能硬生生憋著了。

    范弘道甚至隱隱約約的感覺,自己似乎能看到張大小姐臉上已經泛起了健康的紅色。此時此刻,范弘道非常有伸手掀開竹簾的衝動。

    一個端方美貌的大家閨秀忽然陷入極度尷尬、羞不可抑的情緒,花容月貌亦變得彤雲密布、血紅欲滴,一定非常賞心悅目啊,想想就覺得誘人。

    再回想起來,這個誤會真是叫人情何以堪,他范弘道就算把自己當成旁觀者,也要產生成噸重的尷尬癌啊。

    總這樣冷場也不是辦法,作為八尺男兒,范弘道覺得自己應該表現出一些風度,將張小姐從難堪中拉出來。畢竟張大小姐本意也是為了救他,有一份好心。

    當然范弘道還不清楚,他被坑進縣衙也和張大小姐有關係,否則不知他會作何感想。

    「咳咳!」范弘道故意清了清嗓子,打破了靜寂,「張小姐的好意只是來遲一步而已,在下只能說是天意,哈哈哈哈。」

    范弘道響亮洒脫的笑聲,衝散了先前的詭異氛圍,張大小姐也漸漸平靜心情,順勢詢問道:「范先生是怎麼從縣衙里脫身?」

    「雖然在先得罪了秦縣丞,但縣衙畢竟王縣尊才是正堂。在下故意尋找機會吵鬧一番,又使了激將計,將王縣尊請了出來,然後就放了在下離開縣衙。」

    范弘道簡單將過程說了兩句,並沒有深談,其中細節只是模糊的一帶而過,也沒有提到自己遇見朱術芳還借了十兩銀子的事情。

    當然對張大小姐而言,攀談只是為了緩解難堪,細節問題並不重要。不過以後張大小姐就會為今天忽略細節而深深後悔了,尤其是朱術芳這個死對頭的出現,此乃后話不提,

    此時張小姐只點評道:「那王階王縣尊是個剛直的人,看在你是讀書人份上,又是無辜被牽扯進去的,放你一馬也不奇怪。」

    范弘道有意繼續岔開剛才那尷尬話題,很隨意的反過來問道:「你很欣賞王縣尊?」

    「不欣賞王縣尊這樣的剛直之人,難道去欣賞那些遍布朝中的牆頭草么?」張大小姐的回答似乎意有所指、飽含深意。

    遍布朝中的牆頭草?范弘道琢磨了一下,覺得這句話真是地圖炮,幾乎將朝臣都罵進去了,看不出這張大小姐還挺「憤青」啊。

    連他范弘道標榜狂生姿態的時候,也沒這樣猖狂的開過地圖炮,一個大小姐在這方面居然領先於他一次,實在有點不可思議。打個哈哈說:「張小姐言過了,何至於此。」

    隨即范弘道聽見竹簾後面的大小姐冷哼一聲,答話說:「看看萬曆十年之前,再看看萬曆十年之後這三年,用牆頭草三個字評價朝中,有何過分?」

    萬曆十年是一個標誌性的年份,這年可以說只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當朝首輔張居正去世了。然後張居正就從神壇跌進了深淵,從生前的社稷柱石變成了死後的弄權奸臣。

    在張居正生前諛詞如潮,到了張居正死後卻拚命攻訐的人太多太多。范弘道可以肯定,張大小姐八成就是說的這種現象。

    這時候,張大小姐又問了一句:「妾身斗膽問一句,范先生你對張相公有何評價?」范弘道便收起了先前那遊戲的態度,漸漸正經起來。

    他穿越到了這萬曆十三年,張居正才去世三年,雖然已經被打倒一萬遍,但這位大明最強首輔的影響力依然沒有徹底消散。

    也就是說,死掉的張居正仍然是顯著的政治人物,對張居正的看法依然是不可避免的政治話題。

    范弘道知道,遲早會有人來問自己這個問題,但沒想到是這麼一位大小姐率先發問。其實在這年頭,世人對張居正的評價,一直是非常極端化的。

    在萬曆朝前十年,張居正身份上是師相,權勢上堪稱攝政,是大明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有著力挽危局救時宰相的聲譽,連天子內心都深深敬畏這個嚴厲的老師。

    但是高壓之下必有兇猛的反彈,萬曆十年張居正死後,天子立刻翻了臉,張居正就變成了驕奢婬逸的權奸,反張居正成為朝廷政治正確的表現。

    所有被視為張居正親信的大臣都被當牛鬼蛇神清掃了,再到後來,張居正問題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反張居正風潮甚至還有進一步擴大化的趨勢,連當今首輔申時行都險些被波及。

    所以張小姐提出的這個問題,對一般人而言委實不好回答。

    若褒揚張居正,違背了政治大氣候,與當前大勢背道而馳,而且張居正本人也並非完人,可供指摘的過錯和缺點也非常不少。

    但硬要說張居正是反派奸臣,又不太科學。范弘道雖然經常不介意當大噴子,但要讓他去隨當今大流去罵張居正禍國殃民,也覺得有點違背自己的史學良心。

    「關於張江陵的評價,要我說就是.三七開,三分過錯七分功勞。」又沉吟片刻后,范弘道再說出了八個字,「功在天下,罪在自身。」

    然後,竹簾後面又沒動靜了,又一次陷入了死寂般的冷場。

    范弘道忽然開始疑神疑鬼了,話說這張大小姐無論性子如何,但總歸是個妙齡美人,相貌真是極好的。

    自己在花廳與這樣一個美人單獨閑聊了半天,不來點風花雪月,卻一直在談論枯燥無聊的政治話題。現在惡果呈現了,竹簾後面的美人已經卡殼接不下去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注孤生?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啊,他范弘道還想著向風花雪月的風流名士方向發展!

    ps:今天感覺自己萌噠噠,彷彿還能再寫兩章的樣子,掌聲和鮮花在哪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