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十九章 路見不平一聲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十九章 路見不平一聲吼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十九章路見不平一聲吼

    困於縣衙的范弘道當然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招納」的對象,又將有比王掌柜更高級一些的「恩威並施」的招數在自己身上上演。就算自己進了黑牢,第二天就有人會把自己撈出來,然後或許就該自己表示一下知恩必報了。

    此時此刻范弘道直覺得自己陷入了穿越以來最大的危機之中,進了別人早有預謀的黑牢,肯定不死也是半殘。

    其實這並不是毫無希望的絕境,不是沒有辦法可想,只要范弘道低下高昂的頭顱,卑躬屈膝的向秦縣丞討饒,未必沒有一條活路可走。

    想想看,范弘道的最大罪過其實就是寫了首詩詞諷刺秦縣丞,造成了惡劣影響。只要范弘道放棄尊嚴,答應再寫首詩詞吹捧一下秦縣丞,至少很大程度上可以抵消前一首的惡劣影響。

    對縣丞秦大人而言,就算殺了范弘道也追不回前一首詩詞的影響了。但若范弘道肯服個軟,改弦易轍重寫一首,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然後秦縣丞相應減輕對范弘道的處分,將范弘道驅趕回原籍並判個通報批評,某種程度上也是「皆大歡喜」的結局了。

    不過范弘道很快就否定了這種求饒的想法,要他向秦縣丞這樣的小人搖尾乞憐,他辦不到!再說就算服軟了,秦縣丞這種小人就肯放過自己?

    彪悍的人生,就要勇往直前!

    故而范弘道仍然連連冷笑,神態充滿了嘲諷,甚至挑釁說:「秦大人好大的威風,但還是就此息事寧人吧,在下也不和秦大人計較了。」

    秦縣丞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這范弘道現在和階下之囚沒有兩樣,就算痛哭流涕的磕頭求饒,自己都不見得肯原諒他,他又有什麼資格說「息事寧人」四個字?

    而且還敢說「不跟自己計較」?這人別是失心瘋了吧?秦縣丞只能這樣設想,但是看范弘道用極度輕蔑的目光掃視自己,忍不住怒意湧上來,臉上現出幾分猙獰神色,厲聲喝道:「拿下!」

    到了這個份上,秦縣丞也別無選擇,如果還收拾不了范弘道這個窮秀才,真當自己這縣丞是紙糊的不成?

    范弘道當即被衙役推搡著出了判事廳,朝著位於縣衙西南角的牢獄而去。

    話說太祖洪武皇帝平定天下后,重新釐定章制,有一項就是設計了縣衙建造的標準模板,並推行天下。所以在大明朝,上千縣衙的建築格局是基本雷同的。

    大門之內是儀門,儀門之內才是縣衙核心重地,包括縣衙大堂就在儀門內。在大堂和儀門之間是甬道,甬道兩側便是縣衙六房,這一帶位於縣衙正中心,是整個縣衙的真正中樞。

    秦縣丞所在的判事廳位於東跨院,衙役押著范弘道穿出東跨院,便到了大堂前面甬道上。

    正在此時,范弘道突然扯開嗓門,竭盡全力的大喊道:「秦縣丞私設公堂、濫施刑罰,縣衙中無人可管乎?」

    衙役不曾防備,嚇了一跳,連忙上來要阻止范弘道。范弘道抓住時間又喊了一嗓子:「如此不平事,正堂知縣大老爺也不敢管嗎!」

    知縣不是在正堂就是在後堂,吏戶禮兵刑工六房書吏都在附近房中。范弘道站在甬道上,這兩嗓子喊出來,幾乎都聽得清清楚楚,登時就有點炸窩了。

    其實在縣衙里有人喊叫並不稀奇,見多識廣的胥吏們並不會大驚小怪,三天兩頭的有百姓來鳴冤,喊幾嗓子的事情多了去了。

    但今天幾聲明顯不一樣,聽聽「秦縣丞私設公堂」、「知縣正堂大老爺也不敢管嗎」這兩句話,充滿了一種別樣有趣的「挑逗性」。

    這下可是有意思了

    秦縣丞在東跨院中,正準備回后衙官捨去,女兒即將出嫁,需要他準備的事務很多。

    有小吏還在奉承秦縣丞道:「這少年愣頭愣腦不知進退,秦老爺何必與他一般計較,也不值當生悶氣。如今打發他到縣牢裡面,後面都包在小的身上。」

    秦縣丞故作姿態的嘆口氣道:「本官倒不是生氣,就是看這種少年人太不懂事,給他吃點教訓也是好的。」

    小吏低聲笑道:「秦老爺放心,小的自會教他怎麼作人,只管聽好吧!」

    兩人正說話間,忽然冷不丁聽到范弘道在院子外大喊大叫,等聽明白了范弘道喊的是什麼,秦縣丞臉都綠了。

    范弘道怎麼能喊出這樣的話來?他怎麼就想到喊出這樣的話來?他怎麼敢厚著臉皮喊出這樣的話來?

    在大明朝制度里,地方縣裡親民官只有一個,那就是正堂知縣。行政和司法兩項權力,集中在知縣一個人身上。

    尤其是司法權,更是只有知縣一人獨享。君不見各種小說裡面,百姓去縣衙鳴冤告狀也好,縣衙審案也好,縣衙官方出面人物全都是知縣,從來不會有第二種官員能代替知縣。

    也就是說,縣衙里其他官員,比如縣丞、主簿之類的只能算佐貳官,幫著知縣打打雜,理論上並不具備司法權,沒有判罰人犯的權力。

    當然縣丞這樣的縣衙二把手,有時候逾越了規矩,打人板子或者把人送進牢里也是有的,也算是一種潛規則,等於是知縣借出部分司法權給縣丞使用。

    只要不鬧出大問題,而且沒有冒犯到知縣本身的權威,一般也沒人計較,知縣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不會幹涉這樣的小事。

    但這只是知縣不想管,而不是不敢管,尤其潛規則終究是潛規則,明面上就說不過去了。范弘道這樣直接喊出「秦縣丞私設公堂,知縣也不敢管嗎」這種話,知縣就不能不有所表示了。

    眾目睽睽之下,全縣衙的人都聽到了這句話,秦縣丞私設公堂動用刑罰,某種程度上已經侵奪了知縣的司法權力。

    如果都裝糊塗不想管那沒問題,潛規則可以適用。但已經被人公開喊出「不敢」了,知縣還不管不問,那縣衙內外議論起來,豈不真成了知縣不敢管秦縣丞?知縣這正堂官的權威和尊嚴往哪裡放?

    若再傳了出去,說這大興縣知縣這正堂官畏懼下屬縣丞,連自己的正當權力都不敢使用,那簡直就是官場上大笑話了。

    所以門清的六房吏員都知道有好戲看了,知縣大老爺必須要所表示了。

    所以秦縣丞臉都綠了,這肯定要驚動知縣了,而且范弘道的話里充滿了挑撥意思,若知縣因此遷怒自己,那自己簡直得不償失!

    但此時秦縣丞又不便自己出面,於是驚呆過後,想也不想的對身邊忠心小吏道:「你去教他做人!」

    不過秦縣丞轉眼一看,這忠心小吏不知何時已經溜掉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怒之下,秦縣丞險些忍不住破口大罵,范弘道這該殺千刀的的小混蛋,怎能如此不要臉皮的亂喊!一個讀書人在公眾場合癲狂喊叫,成何體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