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五章 恩威並施(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五章 恩威並施(下)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章恩威並施(下)

    馬老三這樣的只能算渾人,就沒有王掌柜那麼多細膩想法,雖然這個開場與想象中的不太一樣,但仍然還是忠實的按照預先劇本演下去。

    他猛然對著范弘道衝上前去,大喝一聲道:「汰!兀那書生聽著,我們東家聽說你在店裡撒賴,特叫我來討賬!」

    一邊說著,馬老三的動作也沒停著,伸出了粗毛大手,打算將這個欠錢的客人劈頭揪住。然後就拖出去,至於後面先毆打一頓,還是扒了衣服抵債,就得看掌柜的意見了。

    當然各種威逼恐嚇也是不能少的,對馬老三來說都是熟門熟路手到擒來。王掌柜喊他過來,就是要干這個的。

    可是還沒等靠的太近,忽然聽到「噹啷」一聲,卻見范弘道不知從哪裡抽出一柄長劍,準確的指向企圖動用武力的馬老三。

    毫無心理準備的馬老三嚇了一跳,險些直直的撞上劍尖。所幸他反應不算慢,立即用一個很古怪的姿勢,又倒退著跳了回去。

    在這一瞬間,有種淡淡的屈辱感湧上馬老三心頭,他這靠暴力吃飯的「江湖人」居然被眼前這小白臉讀書人嚇退了?

    但是王掌柜事先也沒說,對方居然身懷利刃啊,他馬老三赤手空拳的,怎麼與利刃硬碰硬?

    如果對方是清醒狀態,馬老三還敢叫囂幾句,甚至再上前動手,賭的就是這個小白臉讀書人色厲內荏,沒有膽量真的傷人。

    可現在對方明顯是酒意上頭,行為最不可控,說不定真敢捅自己幾個窟窿,自詡老江湖的馬老三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賭。

    「嘿嘿嘿嘿。」范弘道半醉不醉的笑著,撒酒瘋似的挽了幾個劍花,但劍尖始終沒有離開過馬老三。「別擔心,我只是不想讓你這粗人碰到我,像你這種人,我看到就想吐啊!」

    馬老三覺得這話是故意羞辱自己,憋紅了臉,此時又背靠牆壁退無可退,跳著腳質問道:「你這讀書人,怎麼能這樣欺負人!」

    如果是鬥嘴講理,比不過讀書人也就罷了,可現在偏偏就是在武力上被落了下風,這簡直臉面無光,無賴也有無賴的尊嚴!

    王掌柜站在門外,關注著裡面動靜,聽到馬老三的質問,越發無語凝噎。

    這畫風已經遠遠偏離他的預想了,他請馬老三過來是當惡棍欺負人,而不是質問為什麼被欺負的!

    原本按照他的設想,叫馬老三先把范弘道欺辱一番,然後自己進去解圍,把范弘道從馬老三的魔爪下救出來。然後范弘道對自己感恩戴德,自己便順理成章的安排范弘道去做事。

    但是現在這樣子,只能讓王掌柜嘆氣,真要流了血出了人命,那就鬧大發了。

    所以王掌柜不得不衝進房間,對著范弘道叫道:「范朋友放下劍來!有話慢慢講!」又對馬老三喝道:「馬老三你先出去!」

    范弘道見狀道:「王掌柜的面子,我必須要給。【ㄨ】」而後慢慢的收回了長劍,馬老三如蒙大赦,貼著牆壁竄出了房間。

    目送馬老三走人後,王掌柜咳嗽一聲,說:「年輕人要多加克制,不要動輒持利刃行兇。」

    范弘道卻「哈哈」大笑兩聲,打斷了王掌柜的話。

    王掌柜正莫名其妙之際,范弘道搶先一步開了口:「王掌柜多慮了,在下亮劍並無歹意!只是看這柄佩劍也還能值幾個錢,所以拿將出來,送與王掌柜你,補上客店欠賬!」

    說完,范弘道雙手托起長劍,送到了王掌柜面前。王掌柜愣了愣,沒想到范弘道說出這種話,下意識的伸出手去,就要碰到長劍的時候,忽然又收了回去。

    這把劍不應該收!王掌柜醒悟到,自己今天主要目的是安排范弘道去做件事,如果收了這把劍,那就是錢債兩訖,以後互不相欠,拿自己還怎麼指使范弘道?

    想明白后,王掌柜將長劍推了回去,慈眉善目的說:「其實也不必如此。」

    范弘道迅速的收起了長劍,朗聲道:「王掌柜果然是忠厚長者,這份恩情在下銘記在心!但凡有求到在下的,在下定然鼎力相幫!」

    范秀才這話說要多漂亮有多漂亮,王掌柜也覺得非常舒服,順勢說:「是這樣」

    剛吐出三個字,王掌柜又愣住了。范弘道剛才說「但凡有求到他的」,如果順著口氣說下去,那豈不成了求范弘道辦事?

    自己今日目的是恩威並施收服人心,然後指使范弘道去辦事,而不是求他辦事!指使別人辦事,和求別人辦事,那可是兩個概念!

    想到這裡,王掌柜頓時覺得有一塊石頭堵在了喉嚨里,竟然說不下去了。

    范弘道等了片刻,見王掌柜還不做聲,很關切的詢問道:「王掌柜怎麼了?有話但說無妨,沒什麼不好張嘴的,即便事情再難,只要求到在下,敢不盡心否?」

    求你個奶奶!王掌柜在心裡連連爆了幾句粗口,如果不這樣,他就覺得自己要憋屈死了。

    他終於發現了,今天很不對勁,有種處處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自己本要先以「威」字恐嚇范弘道,然後施恩收服他為自己所用。

    結果范弘道卻先裝酒瘋亮劍,抵住了「威」字,而後裝作賣了自己面子,輕輕地就把「恩」抵消了!隨後范弘道就是一口一個「求」字,明擺著就是讓自己去求他,然後成了他施恩給自己!

    所以這個結局實在堵心,不是自己對范弘道恩威並施,是范弘道對自己恩威並施!

    他王掌柜這麼些年經營客店,每日里迎來送往,也算是有閱歷的男人,不成想終日打雁卻被雁啄了眼!

    細細想來,范弘道也絕對是有預謀在先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王掌柜目光重新落在了酒壺上,幽幽問道:「這瓶酒是從哪裡來的?」

    范弘道很誠實的回答:「我求著貴店夥計送來的,你不要責罵他。」

    王掌柜想起小夥計對范弘道的仰慕和推崇,長嘆一聲,「千防萬防,家賊難防。」想必是那夥計擔心范弘道被馬老三欺負,便偷偷提前告訴了范弘道,於是范弘道有了針對性的布置。

    不過范弘道僅從自己找馬老三過來的事情,就能猜出自己的真實目的,還能臨機應對,也是非常難得的機警了,不能不服氣。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范弘道懶洋洋的問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