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眼新娘 » 2 正文6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眼新娘 - 2 正文67字體大小: A+
     

    67)

    有個白花花的東西從鏡子裏面慢慢浮了出來,點越來越大,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才明白那不是一個點,那是一個人的乳房。

    我後退一步,靠在瓷磚牆上半天沒有喘過氣來……

    鏡子裏浮現出一個人,只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一個衣衫不整的白皙女孩兒……

    “你是誰?”我大着膽子問。

    她以同樣詫異的眼光看着我,瑟瑟發抖地向牆角退去,似乎更害怕我?!

    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近距離觀察一件異物,她一雙清水般純淨的眸子,眸語呼之欲出,豐厚的嘴脣,眉心間有一顆美人痣,是個端莊秀麗的女子。我的腦袋瞬間如被針錐刺痛:她就是……在這棟大樓裏被人施暴害死的……那個女生?

    她用一雙水葡萄一樣的黑眸子盯着我看,似乎疑惑很多。

    “你,是不是,在這棟樓裏遇害的學生?”我小聲地問她。

    她依然雙瞳剪水,神情迷茫。我再問了一遍。

    “我?”她指指自己,蹙眉,搖頭,“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不記得了。”

    失憶的女鬼?

    我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

    “那你還留在這裏做什麼?”我問她,的確是不可思議。冤靈是因爲凝結怨氣而不散,既然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又爲什麼久久不散呢?

    她垂下頭,有些懊惱,“想不起來了,好像是,有什麼,不甘心……”

    明白了。可能是因爲極度的恐慌和憎恨,使她的精神體先剝離了肉體。遇難前的憎恨和屈辱相互矛盾,使得潛意識強迫自己忘記了受辱的經歷。

    我朝門走去,現在抽身離去還來得及。

    “你等等,可以,幫幫我嗎?”她的模樣很可憐。

    怎麼幫呢?若讓她想起痛苦的經歷,豈不是很殘忍。

    “可是永遠想不起來,我就還要留在這裏……”她好像能聽見我心底的聲音,“你瞧,我連下半身都找不到,即便做個鬼,我都是不完整的。”她的無助孤單讓人揪心。

    這時,洗手間的門被推開了,蘋果輕快地跑進來:“你怎麼這麼久啊,人都快走完了。”然後又對新教學大樓的衛生設施欷歔一通,“漂亮哦!這次學校還真捨得下本兒。”她打開水龍頭,捧起水花往臉上撲。

    那冤靈似乎對蘋果發生了興趣,她蒼白的身體在蘋果身後緊貼着,試圖觀察。我喉如鯁物,說不出話來。

    突如其來的尖叫,刺穿了耳膜一般,讓我險些跌倒。

    蘋果從鏡子裏看見我的神色慌亂,回頭問:“你怎麼了,跟見鬼似的?”

    是的!我是見鬼了!那鬼就在你身後。關鍵是這鬼叫什麼呢?她剛纔的尖叫讓我汗毛孔全豎了起來。她嚶嚶地哭,自言自語:“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我的臉色由青轉白……

    “若惜你不舒服啊?”蘋果過來扶我,直生生地穿過那鬼的身體,向我伸出手。我的腦袋如被重物擊中一樣,整個懵掉。之後她不由分說將我拉出了理工大樓。

    那女鬼還在樓裏哭泣,嚶嚶聲傳出好遠,好遠……

    我久睡不着,精神有些恍惚。決定去水房洗洗臉清醒一下。

    午夜時樓道里安靜極了,只有未擰緊的水管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我擰開水龍頭,捧一把水蒙上眼睛。水從指縫中滑落,順着臉頰流淌,沁溼了睡衣前襟。我擡頭,發怔,瞬間驚呆。

    面前的鏡子裏映照着一個人,就站在我身後,直勾勾地盯着我。那眼神詭異,像兩個空洞的旋渦。我記得這張面孔,她和我在東操場南邊空地的鞦韆上說過話。

    她從哪兒來?也是半夜睡不着嗎?

    我轉頭問她:“你也住在這棟樓上?”

    身後空蕩蕩的,只有一排水管,水池裏盪漾着殘留的水窩。

    我的後腦勺陣陣發涼,慌亂地跑回宿舍鑽進蚊帳,拉起單子蒙上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