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眼新娘 » 鬼眼新娘2(正文4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眼新娘 - 鬼眼新娘2(正文46)字體大小: A+
     

    ?午夜。

    宿舍里很安靜。我睡上鋪,蘋果在我對面的下鋪。鼻尖很涼,透著冰一樣的霧氣,這種涼叫我清醒。漸漸地鼻間上的涼擴散開去,整個臉頰到耳垂都感覺得到,這涼氣還在擴散,向後腦散去……

    我的意識已經越來越清醒。突然睜開眼,一口氣又堵上了心口,驚得手指抓破了被單。還好,我沒叫出聲來,沒有驚到蘋果。

    他來了。

    石全正直直地盯著我,蒼白的面孔緊貼著我的床沿,鼻子和床幫齊高,只露著半個腦袋頂子和泛幽藍光的眼睛。

    「你幹什麼?」

    「等你。」

    「等我?」

    「你見著我姐了?」他粗啞的嗓音像破爛的銅鑼一樣嗡嗡作響。

    「你去樓道里等我,出去說。」我壓低聲音悄悄爬下直梯。

    樓道里只有陳舊的大沿蓋吊燈在搖晃中發出昏黃的光線,照在石全身上發生了奇妙的效果。他的身軀好似半透明的,像個虛幻的泡影,時隱時現。

    「你姐姐有話帶給你。」

    「我知道她想說什麼,說她跑了不是怕死,是去報信。」他恨恨地說,牙齒錯得咯咯直響。

    「你還怨她?」

    「少說廢話!我的仇誰報了?誰報了?人呢?七年前就該槍斃的人呢?還在逍遙法外!」都說有怨氣的鬼在死後性情大變,與生前反差極大,大概他是個典例。

    「你姐姐和你父親把一切辦法都用了,還是沒有找到兇手。你有什麼辦法嗎?」

    他煩躁地走來走去,只是在我看來不是走,是飄,就像沒有地球引力的漂浮物,像空氣一樣四散。

    「我想辦法?」他煩躁地抓自己的頭髮,雙手仍像空氣一樣潰散,邊緣的影又糾合一起,「我知道那個老婆剛生過孩子的人,是我出事頭一天在一個牌桌上打過對桌的人。另一個我不知道,連見都沒見過。」

    「就是說,一個主犯,一個從犯?」

    「什麼從犯?什麼叫從犯?」他沖我大吼,喉嚨被損傷后的那種嗡嗡隆隆的聲音,像個憤怒的獅子,「是他們勒死我的!是他們兩個勒死我的!兩個都是殺人犯!兩個都是!一個也跑不掉!」

    他情緒激動。我往牆根站了站,小聲地問:「那你有什麼辦法尋覓到殺人犯嗎?你上次說兇手已經回到這城市了……你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他那張肅靜的臉出現了變化,眼睛由藍光變得猙紅,「他為了給他剛剛出生的兒子找奶粉錢,殺了我……」嗓子里像過風口一樣,一抽一抽地,哽咽得很痛苦,「呵呵……」冷笑,「他和另一個殺我的人只拿走了兩千現金……兩千……就為了兩千就把我活活勒死了……」他把手掐在自己脖子上死死卡住,還沉浸在當時的痛苦中,無法自拔。

    「你別這樣……」我感到害怕。

    「他們……他們不能逍遙法外!得償命!償命!」他歇斯底里,「你跟我姐說,叫我爸發傳單!使勁發,拚命地發!七年前的人命案,任何知情人,只要能提供一點線索的就給他萬元獎勵!」

    「你爸爸頭幾年一直在這樣找人發傳單啊!可是並沒有人真正提供到線索。」

    「那是過去,現在讓他再做!」

    「他為了你散盡家財,現在只留了養老的積蓄,他的生意全都轉手了,再沒有什麼可以揮霍的……」

    「讓他去!他的錢本來就是我的,我是他唯一的兒子,我死了,他要那些有什麼用?」人性的光芒和黑暗,原來轉折都是在瞬間發生的。石玫曾經說過,她弟弟生前是個老實忠厚的人,性情溫和,從不與人爭執。可是現在……仇恨可以扭曲一切!

    「我可以帶話給你姐姐……但是,你怎麼能肯定,七年前都沒有找到兇手,現在就能找得?」

    「我知道那人回來了。可是你不能直接去找他,警察不會信你的,糾纏巨細問你如何得到線索,你說你和鬼通了靈?誰會信你?你叫我爸找人去四處散傳單吧!那個殺我的人會去找我爸的。」

    「你怎麼知道?」

    「我知道!」他冷笑,臉上扭曲的神情變得如死灰一般,「那人的兒子出了車禍,他需要錢。」

    咣當一聲!

    我身旁的門開了。

    「哎呀!嚇死我了!大半夜的你怎麼站在這兒呀?」隔壁的女生提著褲子跑向廁所。

    我也驚得一頭冷汗。

    再回頭,他已經不見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