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202章 誰算計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202章 誰算計誰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202章誰算計誰

    夏錦這一翻話不知道,道出了多少在坐少女的心聲,誰人不願夫君心中唯有她一人,執子之手、與子攜老,可是就算她們如何認同也不敢有絲毫表露。

    她們從小接受的教育便是一切以家族利益為先,她們身上背負的不僅是自己的命運,更多的是家族的利益,就連這婚姻大事也需得是建立在以家族利益為先的基礎之上。

    太后萬萬沒想到夏錦竟然會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來,竟然將她的賜婚拒絕得如此乾脆,絲毫不給自己留下顏面,她這是有恃無恐認為哀家不敢動她還是怎麼的?

    原本的好感瞬間化為絲絲怨恨植入太后的內心。

    太后一時之間恨的牙痒痒剛想發作,卻聽身後傳來輕咳之聲,太后這才瞬間清醒過來,立時斂了臉上的不愉之色,換上一幅和顏悅色的模樣。

    「哀家不過這麼一說,錦兒何需如此認真!」太后笑的一臉和藹可親,可眼睛深處一閃而逝的厲色卻是把她給出賣了。

    「罷了,本來不過是說要封賞錦兒的,怎麼到這會竟成了這般,既然錦兒對哀家這賞賜不滿意,哀家不勉強就是了,何苦要說出自請撤封號這般話來,你這封號可皇帝親自下旨冊封的,豈能這般兒戲!」

    太后暗自沉吟,若不是聖旨冊封、非比尋常,你當真以為哀家不奪你的郡主之位不成。想歸這麼想,但太后仍是溫和的道,「既然今個兒哀家說了要賞,那便不能空口說白話,錦兒你隨我去壽和宮一趟,壽和宮的珍品隨你挑一件滿意的帶回去!」

    說著便起身離坐,便聽小太監一聲唱喏,「太後起駕回宮!」

    連一絲拒絕的機會也沒給夏錦留下!

    眾人見此忙起身跪安,「恭送太后!」

    鳳鳶本想攔著不讓夏錦去,只是夏錦卻悄聲道,「鳳姨,就算躲得過今日,難保她不會再想什麼其他花招,這樣躲著也不是辦法,還不如去看看她到底打得什麼主意。」

    說著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便跟著候在不遠處的嬤嬤走了。

    雖然夏錦讓她安心,但鳳鳶大長公還是急得不得了,她這皇嫂在宮裡與皇兄的那些妃子鬥了那麼多年,若不是有點手段怎麼爬到如今太后的位置,她只怕錦兒那丫頭小看了她著了她的道。

    本想起身跟了過去,不想衣袖卻被人輕輕扯住,只見惠敏郡主一掃往常的慵懶,神色認真的道,「皇姑不必擔心,錦兒不是沒分寸的人,她既然讓大家安心,想必她應早有準備才是!」

    鳳鳶打量著這個一向沒什麼存在感的侄女,她說得也不無道理,回想著錦兒自一開始便神色自若的模樣,應是有備而來的才是,終還是穩穩心緒坐了下來。

    夏錦隨著老嬤嬤一路而來,雖說天黑不易辯路,她還是能感覺得到這並非是去壽和宮的方向,頓時心生警惕,悄悄將袖籠之中的一隻香包扯了開來,一點點撒在走過的小道之上。

    此香包里裝著是師父特製的藥粉,即便撒在路上也無人能察覺,除了師父身上那隻蝕毒如命的毒寵,此葯雖無毒性但裡面卻摻雜著一種毒蟲的糞便,卻是師父身上那隻毒寵的最愛。

    又拐過兩條迴廊,但見這路越行越荒僻,夏錦不免疑惑的問道。「嬤嬤,不是說要去壽和宮嗎?這條路好似不是去壽和宮方向的吧?」

    「回郡主,這卻不是去壽和宮的路,而是去壽和宮後方的珍寶閣,太后剛剛交待老奴帶郡主去挑兩件趁心意的物品便送郡主回去,夜深了太后也累了,便讓郡主領了賞便回去,不必去壽和宮謝恩了!」那老嬤嬤好似算準了夏錦會問似的,竟是早早想好了應答的話。

    「謝謝太后體釁!」夏錦也故作乖巧的謝恩,才隨著老嬤嬤繼續向前。

    偌大的珍寶閣三個字近在眼前,老嬤嬤推門請夏錦進去,「郡主請!」

    夏錦微微頷首先一步踏進珍寶閣,只見一身綠衣的宮裝女子迎了上來,看看夏錦又看看她身後的嬤嬤微微一福,「不知旬嬤嬤這麼晚過來可有要事?這位貴人又是何許人也?」

    「綠衣不得放肆,這位是鳳鸞郡主,得太后恩賞特來珍寶閣挑賞賜的,還不速速開了庫房讓郡主挑選!」旬嬤嬤呵斥完那位綠衣宮女,復又對夏錦道,「還請郡主勿怪,綠衣是替太后看管這珍寶閣的司珍姑姑。不知郡主身份還請郡主恕罪!」

    夏錦瞧著這綠衣女子一身得體宮裝,若是這旬嬤嬤不說她是宮女,夏錦險些要以為她是哪宮的貴人了,瞧著這宮女能有這翻主姿態,更兼為太后看管庫房,想必也是甚得太后寵信的,否則如何敢這般放肆。

    聽了旬嬤嬤的話,夏錦也只是淺笑著看向那綠衣,雖說她並不是什麼正統的皇家郡主,但好歹也得對得起皇上賜給她這郡主的身份,若是被這一宮女欺辱了去,還真是對不起皇上的一番厚愛了。

    那綠衣被她這麼一看不免生出幾分心虛之意,但一想到太后的吩咐又不禁心中一樂,不過一個郡主而已,得罪了太后能有什麼好下場,保管過了今夜之後,也不過是個聲名狼藉的殘花敗柳而已,此時便讓你再得意一回又何妨。

    想著便故作乖巧的屈膝行禮,「綠衣拜見郡主,先前不知是郡主駕臨,失禮之處還請郡主恕罪!」

    「無妨,綠衣姑娘免禮,所謂不知者不罪嘛!」夏錦見此也樂得配合。

    只是心中不免好笑,如此愚蠢之人竟也能得太后重用,她眼中那麼明顯的惡意要讓人不心生警惕也難,竟叫這般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來算計她,太后是太小看了她夏錦,還是太高看了自己呢!

    「綠衣,還不速速開了庫房讓郡主挑選,夜已深了,可別一會兒誤了郡主出宮的時辰!」旬嬤嬤狀似替夏錦著急一般的催促道。

    卻見那綠衣裊裊婷婷的站起身來,笑著對旬嬤嬤道,「旬嬤嬤說笑了,綠衣說是行看管之責,其實也不過每日打掃打搜尋這珍寶閣而已!這庫房的鑰匙可不在綠衣這兒,一向是太後身邊的顧嬤嬤收著得,旬嬤嬤若要開庫房還需去顧嬤嬤那裡取了鑰匙才是!」

    旬嬤嬤這一聽連忙向夏錦請罪,「郡主恕罪,全怪老奴不仔細,老奴這便去顧嬤嬤那取鑰匙來,還請郡主稍待片刻!」

    「無妨,不既然鑰匙不在綠衣這裡,就不勞煩旬嬤嬤再跑一趟了,改日夏錦進宮謝恩時再來取太后賞賜便是!」說著便要轉身往回走。

    這下可急壞了旬嬤嬤和綠衣二人,二人忙不跌的跪倒在夏錦身前,攔了她的去路。

    「旬嬤嬤,綠衣姑娘這是何意?」夏錦狀似不解的看著這二人,卻見綠衣不禁的在趴在地上砰砰的磕起頭來,「是綠衣無狀怠慢了郡主,還請郡主大人有大量饒了綠衣這一回,若是太後知道綠衣惹惱了郡主,只怕綠衣小命難保,還請郡主等等,旬嬤嬤一定很快能取回鑰匙的!」

    夏錦親手扶起綠衣,「姑娘這是何故,本宮都說不知者不罪,姑娘緣何還要請罪,本宮說下次再來也不過是怕誤了出宮的時辰而已,即是如此本宮等等便是,旬嬤嬤你可要速去速回啊!」

    見到夏錦鬆口,這二人也不禁是鬆了一口氣,旬嬤嬤忙趴在地上磕了兩響頭,「多謝郡主體釁!」

    便爬起來忙不跌得朝著壽和宮方向跑去,心裡卻是暗嘆,這鳳鸞郡主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她得趕緊彙報主子才成,但願綠衣那裡可別再出差錯了,不然到時只怕不只綠衣,連自己的老命也得一併交待了。

    此時的綠衣已經少了剛剛的高傲之情,一臉乖巧的為夏錦奉上茶水,「郡主請用茶,旬嬤嬤想必很快便來,請郡主稍待!」

    夏錦悠悠端起茶盞,輕輕吹撫著盞中的浮葉,作勢要飲,眼角卻瞟向綠衣,只見她神色自若,但是緊絞著絲帕蔥白的玉指卻爆露了她內心的緊張,夏錦心中警惕頓生,然卻不動聲色的微微端開茶盞,笑著問道,「綠衣可知旬嬤嬤這一來一回需多長時間!」

    「珍寶閣離壽和宮相距不遠,只需一刻鐘旬嬤嬤便可歸來!」綠衣眼中明顯的失望之色,未能瞞過夏錦的雙眼,看來這茶水確實有問題。

    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喝下這盞茶如何能知道太後到底打什麼主意,與其時時防著,還不如主動出擊,夏錦一向是喜歡主動出擊的人,此時自然也不例外。

    在綠衣期盼的目光中,夏錦終還是喝下茶盞中的茶水。一股暈炫感襲來,茶盞自夏錦手中滑落,夏錦最後聽到的便是這茶盞跌落地面的撞擊之聲。

    「師、師父,不要……好噁心!」夏錦雙眼緊閉,眉頭深鎖,口中還喃喃自語。

    老攝王聽清她說的什麼,氣得一把甩開正在把脈的那隻手,也不想想他這麼大把年紀為了這小東西竟然學起人家做起了梁上君子來,這沒良心的小東西睡著了竟還說他噁心,真是白疼她了。

    瞧著床邊一臉焦急的小木,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留下一句,「醒了,沒事了!」

    便甩手走了出去,只見小木悻悻的摸摸鼻子,無奈的看著老攝政王的背影,皇叔祖這擺明了是牽怒嘛。

    不過他還是比較好奇錦兒說什麼噁心呢,瞧著她就算做夢也不忘著念叨。

    夏錦撫著疼痛欲裂的腦袋緩緩睜開眼睛,只見眼前一片模糊光影,惶惶忽忽似有個人影在眼前晃動,卻是怎麼也看清,無奈之下只好閉上雙眼先緩緩再說。

    小木本欲喚她,卻見她又閉上雙眼,以為她還想再睡一會便,坐在一邊並未出聲。

    夏錦閉上眼睛,思緒漸漸回攏。

    那日她在珍寶閣發現那杯茶水有異時,本可以藉機潑了出去便是,只是當她竟無意在茶水中發現師父躲在房樑上的倒影,她就改變的主意,喝下那杯被下了葯的茶水后便暈了過去,之後的事她就不記得了。

    只是剛剛她卻夢到師父要用他那個毒寵為她解毒,那個軟趴趴、滑溜溜的小蟲子,一點點的從她的口中爬了進去,一股噁心的感覺在胃中翻騰。

    嚇得她從沉睡中瞬間清醒過來,夏錦眼還未睜不禁先輕吁了一口氣,「呼……還好只是做夢!」

    「做了什麼夢?」

    小木看著閉眼嘆息的夏錦,不禁好奇這丫頭究竟做了什麼夢能把她嚇成那樣。

    夏錦不妨有人在,嚇得立馬睜開雙眼,見是小木不禁鬆了一口氣,撐起身子問道,「師父呢?」

    「被你氣走了。」

    小木這也算是實事求是,其實他也是被這丫頭氣得不輕,只是又實在放心不下才一直守到她醒來。

    「我?我怎麼了?」夏錦半倚在床頭,一臉的不明所以,惹得小木也是一腔怒意無處可發。

    他也想向老攝政王一般拂袖離去,只是又怕這丫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了。

    這丫頭就是太欠教訓了,膽子才這般大,明知道太后不安好心,還敢跟著一起去,若不是自己不放心她,傍晚時分便進宮找皇兄下棋了,這會子她哪還能完好無損的在這裡。

    昨夜在珍寶閣看到晉王要對她下手時,自己是何等的肝膽欲裂,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太后和晉王竟會卑劣至此,竟想生米煮成熟飯,逼得皇叔祖不得不認下這事。

    也不知道該說這丫頭粗心還是膽大,一點警惕心也沒有,別人遞過來的東西,竟然也敢輕易入口,而且還是在太后的地方。

    只是若是讓他知道夏錦本就是故意的,不知道會不會把他給氣暈了。

    「平日的聰明勁都哪去了,竟然一點警戒心也沒有,你知不知道?昨日本就是太後設下的陷井,晉王就在珍寶閣中,若不是有我和皇叔祖及時趕到,你以為你還能完好無損的在這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