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202章 報答三位夫人好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202章 報答三位夫人好意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202章報答三位夫人好意

    「這、這……」華夫人想不到太后竟會說出這樣的話,想要反駁卻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駁才好,必定當年之事也是她們私下商議的,原本以為太后好歹也是華家的人當不會騙她們才是,也沒留下任何信物,如今她也是拿不出什麼證據來。

    可是想想女兒瞎了雙眼,安王又是一個殘廢,華夫人不禁一臉絕望之情,獃獃的跌坐在椅子上,她怎麼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原本以為好歹太后也是惠陽的親姑姑應不會如此待她才對,是了,安王還不是太后的親兒子嗎?可在利益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晉王變安王,都是太后的親子沒錯,但卻是有著雲泥之別,一個是天之矯子,一個卻是雙腿殘廢的廢物而已。

    本來就看不慣華夫人之人更是落井下石,紛紛上前恭賀。

    「恭喜華夫人、賀喜華夫人!」

    「惠陽郡主得太后親自賜婚當屬無上榮耀!」

    「惠陽郡主與安王可謂是天作之合!」

    「天生一對啊!」

    一片恭賀之聲肆起,這瘸子配瞎子可不果真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對嘛!

    然太后看華夫人這般,臉上卻有著明顯的嘲諷之意,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早就不在了,而如今這個惠陽郡主不過是她那禽獸不如的丈夫從外買來的而已,不知會不會難過至此。

    那個畜生一直以為晉王才是他的兒子,試想他又怎麼會讓自己的女兒和兒子訂下婚約,只可憐了那麼個可愛的小姑娘,生下來還不到一天就被活活溺死了。

    呵呵……這個不就是報應嗎?當初他是怎麼對自己的,現在這一切也不過全是報應,女兒死了、兒子瘸了,現在還要娶下瞎子,還真是可喜可賀啊!

    只是太后這還沒得意完,便聽鳳鳶大長公主語帶嘲諷得開口,「皇嫂這麼多年還真是一點也沒變啊,還是喜歡把什麼好的都往自己懷裡攬!」

    鳳鳶大長公主微微頓了一下,輕蔑的掃了太后一眼,「只是,皇嫂可別忘了,錦兒可是皇叔攝政王的弟子,她的婚事可不是皇嫂你能做得了主。本宮勸皇嫂莫忘了當年教訓才好,皇叔攝政王可不喜歡別人插手他王府的事!」

    說完又看向旁邊的夏錦,然而被談論的當事人卻像個沒事人似的,捧著茶盞品茶,看鳳鳶大長公主看向自己便回以一笑十分淡定。

    若是她身旁再放上一盤瓜子的話,那便是一幅標準喝茶看戲的作派。

    鳳鳶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別人為她著急上火的,而她卻是無所謂的樣子,讓人看了還真上去問問她這小沒良心的,莫不這良心都被狗吃了。

    這廂兩人眉來眼去個不停,那廂太后可要被氣得吐出血來,她這一晚所受的氣可都是為了這茬,當年的事她當然記得,那可是相當於老攝政王當著全京城人的面在她臉上狠狠的煽了一耳光,讓她顏面掃地。

    只是今日可是不同,這裡是皇宮,可不是攝政王府,她就不相信她堂堂太后要賜婚她夏錦還感不應不成。待到木已成舟之時就算他是攝政王也休想反悔。

    只要夏錦成了晉王妃,到時她們就同坐在一條船上,就算是再不甘願他們也只能幫晉王。以這丫頭身後的財富和勢力何愁大事不成。

    太后看向鳳鳶大長公主的目光中帶有幾分怨毒,她如何不知她的心思,無非是想拉擾夏錦,好讓她站到她那好侄兒那邊。

    當初若不是這個女人一心護著那個小孽種,自己早就除了他了,而如今登上皇位的也會是自己的兒子,又怎麼會有如今這麼多事。

    太后是越想越恨,可是卻拿她沒有辦法,只得憤憤的開口道,「哀家的事就不勞大長公主費心了,哀身為太后親自為晉王和鳳鸞郡主賜婚那可是莫大的榮耀,鳳鸞郡主以為如何?」

    太后看像夏錦眼中隱陷含著威懾之意,完全一幅不容拒絕的態度。

    聽到太後點了自己的名字夏錦這才斂了這幅看戲的模樣,緩緩起身向太后欠了欠身道,「多謝太后抬愛,只是鳳鸞今生唯願得一心人,相攜共白首!聽聞晉王早已是側妃、姬妾無數,請恕鳳鸞不能接受太后好意,鳳鸞不願與人共侍一夫!」

    夏錦這一翻話在太后聽來可謂是大逆不道,男人三妻四妾自古有之,就是皇家公主下嫁,駙馬不敢明面上設妾侍,但公主有孕期間,駙馬能允許設一兩個通房丫頭,更何況是晉王,天皇貴胄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女人。

    再者說等晉王以後登基為帝,怎麼可能六宮無妃獨她一人,那豈不是笑話。

    「鳳鸞,身為女子當大度,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實屬平常,你大可問問這些夫人們,誰家沒有姬妾,若是都如你一般想法那豈不是翻了天了!」太后看向夏錦的目光中也是多了幾分嚴厲,不如剛剛一副慈善模樣,就連稱呼也變了,不復剛剛的親切的喚她錦兒,而是改叫她的封號,明白人都知道太后這是怒了。

    「郡主,太後言之有理,身為女子就須得大度!一夫一妻那不過是妄談,晉王可是人中龍鳳,配鳳鸞郡主可算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是啊,晉王可是天皇貴胄怎可只得一妻,連我家老爺也有幾位姬妾,我待她們可是都親如姐妹一般,就是她們所出的庶子女我還不是看得和自己生的一樣!郡主不是臣婦說,晉王雖早有姬妾,但妾便是妾,你有太后賜婚,更是正王妃誰能越得過你去。」

    「就是、就是,阻撓夫君納妾可是犯了七出之條的妒,就是被夫家休了也沒什麼好說道的,郡主還請三思啊!」

    眾位夫人哪個不是慣會看人臉色的,今太后隱隱有些怒意,也紛紛歸勸起夏錦來,看他們說的頭頭是道,夏錦心中不免好笑,一個個義正嚴詞,不過是虛偽之人,又有誰是真正甘願夫君納妾的。

    夏錦眼含譏笑的看著正在極力勸說著她的三位夫人,太后一開口這三人立馬響應,不難看出她們都是太后的人。

    三人原本說得熱鬧,只是發現夏錦這般盯著她們沒由來的全身發寒,不明白鳳鸞郡主這是何意。

    三位夫人面面相覷,俱是不敢再輕易開口,不禁向太后投來求助的目光,然不等太后開口解圍,只聽夏錦笑言道,「既然三位夫人如此大度,不若讓鳳鸞稟明師尊送每位大人兩位聰明伶俐,善解人意的美人,介時還請夫人們看在攝政王府的薄面上,多多愛護幾位美人才是。」

    既然有人喜歡到處標榜自己大度,自己怎麼能幫她一把呢,這才能報答她們頻頻相勸的一翻拳拳之意啊!

    夏錦說得輕聲細語,卻將是嚇得幾人肝膽俱裂,她們原不過是想拍拍太后馬屁而已,卻是怎麼也沒想到鳳鸞郡主竟也是招惹不起的黑煞神。

    都知道老攝政王是最護短不過的,若是真聽了夏錦的話送幾個美人過府,那她們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雖說誰家府里沒有幾個姨娘妾侍,但是那些人都是自己挑出來的,不是出身不高,就是木納呆板,無不被自己收拾的服服貼貼不敢造次,這要是攝政王府送來的人,背後有攝政王府撐腰,那今後這府里還有自己的好日子過嗎?

    再說她們現在可是依仗著太后撐腰的,若是真把攝政王府的人收了進府,萬一這枕邊風一吹,老爺這心偏到了別的地方,只怕太后也不會放過她們。

    幾人忙不跌的拒絕道,「不敢勞攝政王費心,臣婦等謝過郡主美意!」

    「唉,幾位夫人何必客氣,今日勞幾位夫人開解鳳鸞,鳳鸞感激不盡,相信師尊知道了也一定感激萬分的!」夏錦笑意盈盈的看著幾人,見她們再欲拒絕,立馬換了臉色,冷聲道,「莫不是剛剛幾位夫人瞧不起師尊他老人家?」

    幾人聞言無不惶恐的跪附在地,鳳鸞郡主給她們蓋下瞧不起老攝政王這頂大帽子,她們卻是萬萬不能收的。

    「臣婦等不敢,臣婦等謝攝政王恩賞!」

    雖說百般不願,但是老攝政王卻是她們得罪不起的,鳳鸞郡主一心用老攝政王壓她們,她們也實在無法,只得在太后憤恨的目光中硬著頭皮應了下來。

    見此夏錦立馬又換上一臉溫和的笑意,「這才對嘛,幾位夫人可要明白,這阻撓夫君納妾可是犯了七出之條中的妒,可是會被夫家休棄的!」

    就是再笨的人現在也明白過來,原來這鳳鸞郡主根一就是不憤她們剛剛的一翻言論,這才挖了坑讓她們自己跳進去的,幾人無不後悔,剛剛乾嘛要出這風頭,不僅馬屁沒拍成,還惹來一身騷。

    環顧四周只見眾家夫人、小姐無不低聲悶笑,或是暗自慶興,還好剛剛自己沒有強出頭,否則這一會要領兩個美人回家的可就是自己了。

    然這還不算完,鳳鳶大長公主是那個永遠不嫌事情大的,只聽她笑言道,「剛剛聽三位夫人說這阻撓夫君納妾是要被休棄的,可著實把本宮嚇得不輕,本宮與戰王成親多年,卻是從未幫他納過一妾一侍,便是二子也明令只得一妻不可納妾。

    若是真如夫人所言,本宮還真怕要被休棄回宮,只是本宮素來小心眼也與錦兒一般心性,不願與人共侍一夫;不若幾位夫人大度。

    既然幾位夫人有此容人之雅量,不若本宮也錦上添花一翻,再送幾位夫人每人兩位美人,帶回家去服侍幾位大人可好。

    別人家的大人可是沒有此番好服氣的,誰讓別人家沒有如幾位夫人這般大度的夫人,若是有誰自認可媲美幾位夫人的度量,本宮也可以送她兩位美人!」鳳鳶大長公主這話也算是變向暗示了夏錦他這戰王府可從來只有一妻,不會有侍妾困擾的。

    只見鳳鳶大長公主這話音剛落,在座之人無不紛紛起身齊道,「臣婦等自認無此雅量!」

    她們可不想這來參加一場宮宴就給自家夫君領回去兩個背景雄厚、如花似玉的美人回去,那不是給自己添堵又是什麼。

    這下不僅剛剛出頭的三位夫人面色難看,就連太后也是面色鐵青,這鳳鳶大長公主哪裡是什麼錦上添花,誰人不知戰王當初求娶之時便立下重誓,今生只得她一妻,當初一度在京城被傳為佳話,她何來惶恐之說,她今日這般分明就是與她作對,要給她添堵的。

    何況這些年來為拉擾朝中大臣可沒少與他們聯婚,晉王府側妃姬妾不乏朝中重臣之女,又怎麼可能只有一妻。

    而偏偏這個時候鳳鳶大長公主還提出不僅戰王只娶一妻不納妾侍,更兼二子也是如此,世子早已娶妃可排除在外,但還有個逍遙侯至今未訂下婚約,再兼他早與夏錦相識,又與攝政王府走的近,鳳鳶大長公主的意思已然不明而喻,擺明了要和自己搶兒媳了。

    這讓太后如何不怒,只是既便如此她這怒火也無處可發,只能暗自咬牙隱忍,必竟這若挑明了對她也沒有多大好處,還是要敢在鳳鳶大長公主明著說出來之前把這事定下來才行,若是夏錦再不識抬舉,那可就別怪她心狠了。

    「鳳鸞,當知這晉王妃之位可是京中多少貴女可望不可求的,你可要仔細考慮考慮才是!」太后此時臉色可謂是難看至極了,這也算是她給夏錦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請太后恕鳳鸞放肆,鳳鸞本就出身鄉野,鄉下雖不如京城繁華似錦,但多是民風淳樸,一夫一妻,夫妻恩愛白頭之例可謂是不甚枚舉。

    鳳鸞承蒙天恩受封為郡主,本應感恩戴德、感激泣零;只是鳳鸞卻自幼見慣了那般舉案齊眉,相攜白首的夫妻,實不願與人共侍一夫,若太后覺得鳳鸞此舉,有背皇家教養,還請太后摘了鳳鸞的封號,鳳鸞亦是甘願!」說著更是曲膝、半蹲下身子行了個萬福之禮。

    推薦好看文文《農門沖喜小娘子》文/笑貓嫣然

    一睜眼,床上躺著病歪歪的相公,她成了沖喜娘子?

    屋子借的米缸空的地里長滿荒草…

    白天伺候相公吃喝,晚上伺候相公睡覺!還得時刻謹防被「吃」?!

    *

    勤勞致富最可靠,領著相公奔小康。

    正在慶幸沒有極品親戚騷擾,極品村民來敲門。

    某族老:你這樣拋頭露面的做生意,實在有損你家先生的形象,還是把作坊交到村裡來管吧。

    某腦殘:一個沖喜的貨色,還把自己當根蔥?等我一進門,賜你個妾的身份,你就等著跪地敬茶吧。

    特么!

    給她一個棗,還人十寸金。

    讓她沒臉?來來來,賜一丈紅!

    只是

    這病夫君好像身份不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