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201章 太后賜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201章 太后賜婚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201章太后賜婚

    這下太后更是氣得渾身發顫,現在細細想來她根本就是早就準備好的來引自己入套而已。

    夫人、小姐們紛紛執筆盤數著心中的數目,就邊鳳鳶大長公主等人也不例外,唯獨例外的便只有太后和皇后二人,只聽皇后道,「母后千秋壽辰將近,只是今年南方旱情嚴重,又值兵亂,國庫並不富足,就連夫人、小姐們也紛紛解囊相助,想必太后也不會在此時大辦壽宴惹人話柄的是不是?」

    皇后一臉真摯笑容,怎麼看著都是在為太后著想,只是看樣子太后卻是沒能深刻的領司到皇后的一翻苦心的。

    只見太后眼中厲色更深,她沒想到皇后這時候會和她說這般話,恨恨的道。

    「各地蕃王都已進京為本宮賀壽,皇后你此時說不辦是不是太不將哀家放在眼裡了?」

    太后也不笨客意壓低了聲音,這話她可以質問皇后,但卻不能被外人聽到,否則別人說她驕奢淫逸可就不好了。

    「那便辦個家宴好了,反正蕃王也不是外人,只是太后您也知道這樓天瑞監守自盜,現在國庫無銀,這辦壽宴的錢可就只能從您的私庫中出了。

    必定這會大家都在為百姓募捐,若是到是再為您辦壽宴,讓人懷疑您是拿了這捐給百姓的銀兩大辦壽宴,那可是會大大影響太后您的名聲的!」

    聽著皇后不僅不慢的把話說完,而太后卻瞬間臉色變得鐵青,雖說不過是瞬息便恢復了正常卻被皇后瞧個正著。

    剛剛她只是在說到樓天瑞時刻意咬重了這幾個字的音節,若不是有心之人卻是很難發現。而太后瞬間變了臉色,不用猜也知道這樓天瑞是誰的人了。

    而太后此刻卻是恨得咬牙切齒,本來當初打上水玉的主意,便是因為它常年堆放在庫放之中根本無甚大用,加之水玉是最好仿造琉璃之物,看著夏錦的琉璃閣生意可謂是如火如荼。

    太后這不也眼紅了想分一杯羹嗎?這若是別人的生意,便是強行入股一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夏錦身後卻是攝政王府讓她不得不忌憚幾分。

    想著那水玉放在庫房中幾年也無人問津,以為自己不過是廢物利用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不曾想這麼快便被人察覺,還折了一名得力的下屬。

    不想與皇后再作糾纏,免得她再給自己下套,太后暗自咬牙道,「皇后著辦便是,哀家想信皇後會有分寸!」底下的人是聽不道太后和皇后再說什麼,無奈夏錦與他們之間太近,只隔了鳳鳶大長公主和世子妃二人,是以夏錦是聽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在心中一陣悶笑,感情這皇后也是個腹黑的。

    然而更讓夏錦嘆服的是,後宮女子多數只會爭風吃醋,或是明爭暗鬥藉機上位,向皇后這樣真正母儀天下,能為百姓謀福祉的,就是在夏錦原先的那個時代,幾千年的歷史中也不過是寥寥數位,曲指可數。

    心中對她的好感不禁又上升了幾分,直嘆,能娶到這麼一位賢德的皇後到是皇帝的福氣。看著皇后淺淡之間將太后拿捏的恰到好處,可見她也是個不凡之人。

    夏錦突然蒙生了再幫她一把的打算,手執玉筆筆桿輕點著下巴側首看向身邊的世子妃舒靈若,悄悄壓低聲音道,「也難怪皇上會如此敬愛皇後娘娘了!」

    「怎麼說?」舒靈若側身看到夏錦眼中的靈動,也不知道這丫頭打什麼主意,不過還是樂於配合她。

    夏錦寫下自己捐贈的數目,才放下手中的玉筆將寫好的字條細細折好,交給身後的宮婢,這才回身與世子妃笑言道。

    「皇後娘娘不僅端莊賢良,將後宮打理的緊緊有條,現在還能籌措銀兩,為皇上分憂解難,誰會不喜歡這樣的妻子。就算是普通人能有人能為自己分憂的妻子也一定會對她寵愛有加吧。」

    舒靈若算是明白這丫頭想幹什麼了,頗為認同的點點頭一幅深有同感的模樣,「說得也是,不過皇後娘娘就是大度,竟然能把後宮的諸位娘娘一起請來了,難得這麼好的機會能在皇上面前表現一翻,若是錯過了可就可惜了!」

    說著還狀似無意的掃了身後一眼,她們這身後坐著的可都是後宮一些位份不高的妃嬪,這些人平日也是難見天顏,若想獲寵當然是要先吸引皇帝的注意才行。

    正如世子妃所言這可是個難道的好機會,這可是個難得的機會,她們怎麼可能放過,只見身後立馬有人,團了已寫的紙條,換過紙張重新寫過。

    鳳鳶大長公主本好奇她這兩兒媳切切私語都在聊些什麼?這凝神一聽不禁覺得好笑,感情她倆是在篡綴著嬪妃爭寵呢,別說這妯娌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到是配合的相當默契。

    這太后和皇后還在那裡鬥法呢,殊不知世子妃和夏錦的兩句話卻在後宮之中掀起淘天巨浪,叫後宮眾嬪妃可都將壓箱底的給搬了出來。

    註定了皇后今夜所獲必定不菲!

    不大一會兒,便見秦嬤嬤行到皇後身邊與她耳語幾句,只見皇后頻頻點頭,眼角眉稍都染有喜意。

    秦嬤嬤轉身從身後宮女手中接這一本賬冊,親自送到皇後面前,只見皇后翻看了幾頁,便笑著將賬冊合上還給秦嬤嬤。

    緩緩起身立於鳳座之前,微微欠身道,「本宮替皇上、替天下蒼生感謝眾位夫人、小姐慷慨解囊,有各位今日這義舉,相信南方的旱情很快便能緩解!」

    「臣婦(女)等慌恐,不敢居功!」她們如何能當得皇后之禮,無不紛紛跪地還以大禮。

    「諸位請起!本宮剛剛看過賬冊,知各位夫人都是品行高潔之人,更有甚者所積功德更是為他人祈福,讓本宮甚為感動,特別是岑美人贈銀八萬兩為皇上祈福,岑美人此舉堪稱後宮這典範,便晉為正五品貴人吧,賜住幽蘭殿!」

    皇后此話一出,更是驚呆後宮眾人,沒想到這多捐點錢還能得到封賞,晉了位份,早知道她們也多寫一些,就是自己身邊銀錢不夠,也可以託人傳個信讓娘家人送些進來。

    若是真能晉了這位份,娘家人也跟著沾光,只怕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捨不得出銀子呢。

    「另外,本宮還要恭賀太后呢!」皇後轉身看向太后,臉上神色十分真誠,眼中卻是十足的戲謔之色,「華太師夫人贈十萬兩白銀為太后壽辰祈福,當真是可喜可賀!」

    太后聽完后后的話,臉色黑得猶如鍋鐵,心中恨不得想掐死華夫人,「那哀家便謝謝華夫人的美意了!」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她若不是缺銀子又何必讓樓天瑞動國庫里的東西,她到好大筆一揮,這十萬兩白銀就這麼入了別人的口袋,與其拿這十萬兩銀子換什麼祈福,到不如把銀子給她。

    「能為太后祈福是華府的福氣!」這華夫人可謂是完全看不懂太后的臉色,還以為這馬屁是拍對,殊不知太后殺了她的心都有了。

    太后不欲再理會她便轉過臉去,免得再給自己找罪受,但有些人卻完全沒有自知知明,還得意的向周邊的人炫耀。

    終有人忍受不了她那囂張的樣子,故意刺道,「華府家大業大自然不缺這點銀子,只是鳳鸞郡主能得皇后如此禮遇,也不知道是贈了多少銀子只怕比華夫人還要多吧!」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更何況自從上次惠陽郡主雙眼被廢后,華夫人可以對夏錦就懷恨在心的,若不是因為她和那個小孽種,惠陽又怎麼可能被挖了雙眼成了廢人。

    越想越恨再加上有心之人的挑撥,眼見著皇后才回到鳳座之上,這華夫人就忍不住出聲問道,「敢問皇後娘娘,都道鳳鸞郡主大義,不知此番鳳鸞郡主又做了多少功德?」

    華夫人這話里有點咄咄逼人之意,一時之間竟讓這偌大的御花園靜謚無聲。

    然就在眾人以為皇后將要發怒之際,卻只見她從秦嬤嬤手中接過賬冊不緊不慢的念道,「鳳鸞郡主贈銀八萬兩為其兄長祈福……」

    華夫人聞言不禁嗤鼻,心中腹腓不過區區八萬兩銀子而已,竟也值得皇後娘娘那般稱讚。

    然還不等出聲質疑之時,便聽皇後接著念道,「鳳鸞郡主贈銀八萬兩為小世子祈福,鳳鸞郡主贈銀八萬兩為老攝政王祈福!共計二十四萬兩整!」

    至此皇后才笑著合上手中的賬冊,而華夫人剛到嘴邊的話也不得不咽了下去,悻悻的坐回原位上去。

    見此誰還敢再說什麼?本以為華夫人捐十萬兩為太后祈福這已經算是翹楚了,沒想到到鳳鸞郡主這裡根本就不值一提。

    太后聽到皇后報出來的數字也是一驚,本也知道夏錦在京中有幾個鋪子,特別是琉璃閣也算是生意火爆了,只是沒想到她竟能隨隨便便那出二十多萬兩的銀子來,太后看向夏錦的眼中更是放光,如此瑰寶又怎麼輕易放過。

    「皇后,這岑美人不過做了區區八萬兩的功德,你便晉了她的位份,這鳳鸞郡主可是她的三倍之多,怎麼你卻絕口不提封賞之事了,身為皇后這難免又失公允了吧?」

    太后這話中不免拉攏夏錦之意,當然也意在挑撥夏錦與皇后之間的關係。

    「太后,不是本宮不想給錦兒封賞,只是……本宮也不知道怎麼封賞才好,錦兒可是聖上親自下旨冊封的正一品郡主,就是比起公主也不遑多讓,就算本宮再如何封賞也不可能越過皇上去,不知太後有何高見?」

    然皇后卻要比她高明的多,一句錦兒便表明二人之間的親厚,更是言明不是她不賞,而是夏錦如今這地位又怎麼可能在乎那麼點封賞,最後還把難題踢給太后,既然你說要賞,那便看你有什麼好主意了。

    卻沒想到這次太后不緊不惱,反而正中下懷,「皇后此言差矣,錦兒這位份卻實夠高了,但若想再晉到也不是不可!」

    太后賣下個關子,到教眾人不禁交頭接耳,猜測不已。

    而皇后心中卻不禁警惕起來,回想起今天太后的態度竟覺得十分怪異,明明幾次三番氣的幾乎欲拂袖而去,但最終卻還是忍了下來,這就十分奇怪了。

    「哀家瞅著錦兒乖巧可人、甚得哀家之心,不若就給哀家作個兒媳,這位份不就順理成章的再晉一級了嘛!」

    皇后故意曲解太后話中的意思笑言道,「那敢情好呀,本宮也甚是喜歡錦兒,有錦兒入宮為伴本宮到是不寂寞了!」

    「皇后怕是搞錯了,區區妃位豈不是委曲了錦兒,哀家到是覺得晉王尚無正妃與錦兒到是相配。」太后此話意思再明顯不過,她這可是明擺著要給晉王和夏錦賜婚了。

    這下可是急壞了華夫人了,原本她的女兒惠陽郡主才是內定的晉王妃,女兒雙眼被廢之時她就擔心怕晉王毀婚,好在事後晉王也是多番過府探望,她才稍稍安下心來,只是沒想到太后此時竟然想把夏錦指婚給晉王這怎麼可以。

    「太后,當初不是與臣婦說好了,要把惠陽指給晉王為妃的嗎?惠陽也因此至今來從未議親,太后如今怎可反悔?」華夫人聞言忙起身一臉祈求的看著太后!

    想起得太急,一上不小心撞翻了桌上的酒水,然她去混然未覺。

    看著華夫人那還在滴水的衣擺,太后沒由來的在心中滋生出一種厭惡感。

    可是想想多年來養在身邊的惠陽郡主,多少也有點感情在,何況她如今瞎了雙眼只怕更難婚配,於是心中有了主意。

    「華夫人是喝多了記錯,哀家記得當初與華夫人說的可是惠陽與安王年紀相仿想將她配與安王為妃的,只是前些年安王不幸摔斷了雙腳,哀家也就沒好意思再提此事,既然華夫人還念著當初的婚約,哀家便讓人擇了吉日讓他們倆完婚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