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94章 母子對峙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94章 母子對峙續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94章母子對峙續

    太后等了許久不見安王進前,這才仔細打量著安王的神色,看著安王臉上那明顯的鄙夷之色,太后眉頭稍稍擰起,又很快鬆開,心中暗忖,安王這是何意,如何如她想像中的大不相同,記得這孩子小時候可是很喜歡粘她的,現在為何會如此看她?

    有種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

    以往就算自己再不喜歡他,對他非打既罵他也沒露出過這種眼神,通常是躲在暗處獨自傷心落淚,事情過了之後不用多久又會主動粘上來。

    更甚者當年她要這孩子過繼到老攝政王府為長子的大業鋪路,他雖是百般不願,但最後不是也同意了嗎?

    太后終於是感覺到安王今日有點不對勁了,就在這當口安王卻開口了,笑言道,「兒臣的身子挺好,勞母后挂念兒臣實在過意不去!」

    安王這般客氣有禮、又帶著一絲疏離之意,更讓太后覺得不妥,而在此時安王卻揮手讓眾宮人退下,「本王有要事與母后相商,爾等且先退下!」

    太后眉頭擰得更深,心中十分不愉,這小子膽子到是越來越大了,竟然不將她放在眼裡,越過她直接命令起她宮裡的來了。只是想想晉王曾經勸誡她的話,暗暗壓下胸中怒火。

    晉王說得對,就算自己心中再不喜,也要演出一副慈母的樣子來,安王能在這幾年之間,不動聲色的在安王府方寸之地,訓養大批死士,甚至無人查察,可見他也是個有本事,這樣的人在大業未成之前當然要好好拉攏、利用。

    待到晉王坐上龍椅,到時是隨便給他一塊封地將他趕得遠遠的,還是圈禁在安王府內,眼不見心不凡還不都看自己的意思。

    看著還有幾分遲疑的下人,太后厲聲道,「沒聽懂安王的意思嗎?還不都給哀家滾!」

    太后大發鳳威誰還敢不違令不遵,不肖片刻,這大殿上的人退得一乾二淨。

    只留安王、太后,以及安王身後穩打不動的秦川,太后擰眉看向安王身後之人。

    「為何他不退下?」太后纖指遙指秦川,話語中隱含殺意。

    「母后搞錯了,他可是兒臣的腿,您見過讓自己的腿退下去的嗎?還是母后要給兒臣示範一次看看!」安王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剛剛在外人面前還保留的几絲客氣之意。

    言語之間更是極盡嘲諷之能事,話里話外都透露著,對當初太后棋著一著,害他斷腿多年的怨恨之情。

    太后也是被他噎的說不出話來,但終是氣不過厲聲喝道,「安王你這是什麼意思?哀家是你的母后,有你這麼和母后說話的嗎?」

    「母后?呵呵……太後娘娘,您還真敢說?你真的敢肯定本王是先帝的龍種嗎?」安王一年不屑的看著太后,母后?母狗還差不多。

    堂堂一國之母的太后,她又與隨時撅起屁股等著公狗上的母狗有什麼不同,多看她一眼都令人作嘔!

    太后驚恐的從鳳椅上站了起來,一臉戒備的看著那個能被稱之為他兒子的人,不敢確定他是知道多少,「大膽,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看著空蕩蕩的宮殿,她才知道剛剛安王為何要將宮人全都趕了出去了!剛剛這話若是傳了出去,他們全都難逃一死,太后不敢置信的看著安王想從他的臉上看出點什麼來,可是她卻除了一臉嘲諷之色,什麼也沒看到。

    而安王身後那人卻似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神色絲毫不動,如此,太后心中更是難安!

    然安王去抬手讓秦川推著他一步步向著鳳座而去,而太後身后便是也向征著後宮無上權位的鳳座,此時卻攔在她身後讓退無可退。

    輪椅在太後身前三步的位置停下,安王抬頭看向那個站在自己身前的女人,「太后怕什麼?本王當然惜命,不然何故讓這壽和宮的人都退下去呢,只是和本王這條殘命相比,太后的命就值錢多了,若是有太後為本王陪葬本王就是不要這條命了又如何,太后您說是不是?」

    安王越說這面部表情越是猙獰,活像是地獄中爬出來索命的惡鬼一般,他每說一句太后的臉色便白上一分。

    「你說要是先帝知道,你給他帶了這麼多頂的綠帽子,會不會氣得不肯轉世,而在奈何橋邊等著找你算賬呢?或者是夜深人靜之時先帝就站在你的鳳榻邊上瞪著你呢!」

    安王緊盯著太后那雙略顯渾濁的雙眼,雙唇一張一合,逐字逐句緩緩吞出這誅心的話語,嚇的太后雙腿發軟,禁跌坐在鳳座之上。

    「你、你胡說,本宮何時做過對不起先帝的事了,休、休要信口雌黃?」太后驚疑不定的看著安王,不知道他究竟知道多少,但卻知道這種事不能認,一旦認了便是萬劫不復!

    她實在搞懂安王究竟想做什麼?這種事若是說破了對他有什麼好外,他這是要來報復自己的嗎?

    「哼哼……」安王冷笑嗤鼻,「太后何必嘴硬,本王是不是信口雌黃,太后看看這個不就知道了嗎?」安王從懷中掏出一封信箋丟到太后臉上,完全沒有絲毫敬意可言。

    然太后現在已經顧不上追究他失禮之事了,撿起掉落在地的信箋快速打開,她要看看這信箋上究竟寫了什麼?她不相信有人會知道那些事,明明她都處理乾淨了,不會還有人知道。

    不對,還有一人知情,那人手上就有自己的把柄,不,那是她的護身符,而她與安王不可能有交集,不會把這些事告訴安王的。

    太后哆哆嗦嗦的打開信箋,臉色從驚到懼,再到一絲絲的絕望慢慢爬上心頭,不是她,她不可能知道這麼多,這信箋上的內容幾乎將她一生的秘密全都寫在上面,甚至連一些她都快忘記的事也寫得一清二楚。

    太后一臉頹色,不可置信這一切竟然都被她這殘廢的兒子給挖了出來,竟然拿著這些東西來要挾自己,這信箋上記載的每一件事都夠她死上一千次的。

    但是能在鳳位上坐這麼多年的人,這心計也不是一般人能比擬了,緩了半晌也稍洗臉冷靜了下來,不復剛剛那麼慌亂,「安王你究竟想做什麼?要知道哀家若是難逃一死,你以為你能逃得掉!」

    「本王不過是個殘廢之人,一條殘命如何比得上太后的鳳命值錢?本王也不想幹什麼?就是這殘廢的日子本王過夠了!」安王低頭看著自己無力的雙腳,繼而抬手拍拍身下的輪椅道。

    就在太后還弄不清安王究竟何意之時!

    只見安王突然抬起頭,眼中一片狠厲之色直逼太后道,「若是本王以後都不能站起來了!下半輩子都要靠這輪椅行走,倒不如早死早投胎,來生也好換一副好身子,更何況還有太後為本王陪葬,本王這輩子也算值了,太后您說是也不是?」

    太后被他看得全身冒著冷汗,但她也稍稍明白了一些,安王是為了他那殘腳來的,「你究竟想要什麼?太醫都說你那條腿無葯可醫了,哀家有什麼辦法讓你站起來?」

    「太后真是太謙虛了,若是當年太后能大方一點,本王也不至於殘廢這麼多年吧!」安王想起當日神醫為他診斷之時所說過的話,心就不禁揪疼起來。

    這個女人是他的娘親,在她眼裡自己竟不如一株藥草,若是當年她肯捨得一片血蓮花瓣自己何至於如今這般模樣。

    今日就是拼個魚死網破,他也要要到這血蓮,他要重新站起來,讓這個女人看看,他從來就不是廢物,甚至比她那引以為傲的兒子更加優秀。

    太後手中緊緊攥著剛剛安王仍給她的信箋,他果然還是知道了,可他不過是個沒有用的雜種,她憑什麼要為他浪費靈藥,他這個兒子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不過是她一生抹不去的恥辱而已。

    她恨不得他早死,若不是礙於想要保住榮華富貴還要依仗那人,在他剛生下來那會兒,她就會親手插死他,決不會還讓他活在這世上,提醒著自己當初所受過的屈辱。

    等到長子大業得成,她第一個要收拾的就是那人,到是就是眼前之人也是留不得的,他知道的太多了!

    哼、哼……只怕那人還不知道只有這個廢物才是他的兒子,而晉王根本就是她與心愛之人的孩子。

    太后凝眉看向安王,臉上略顯猙獰之色,就連她自己也沒察覺,可是卻被安王看得個清清楚楚。

    「怎麼?太后難不成是在後悔沒有在本王降生之時就殺了本王?」太后驚懼的看像安王,慌張的樣子分明就是應證了安王的猜測。

    本以為已經痛到麻木的心便不會再有感覺了,可是為何看到她那一臉驚慌失措,被自己猜中心事的表情時,仍還會感到它痛的無法呼吸。

    深吸一口氣,壓下心痛的感覺,安王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道,「現在才想殺本王是不是有點晚了呢?我勸太后還是乖乖交出本王想要的東西為好!」

    看著太后氣得牙痒痒卻又畏懼的模樣,安王心中覺得可真不是一般的解氣,「只要本王能治好這腿,本王還是很惜命的,自然不會把太后的秘密泄露出去,若是太后想讓本王一輩子坐在這輪椅之上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那……本王也不介意拖你一起下地獄!」

    太后被安王這眼中的怨毒深深的震懾到了,一時之間竟真的以為這安王便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你、要什麼?」

    「太后何必明知故問!本王要什麼?太后心中不是最清楚不過的嗎?」事已至此,這個女人竟還在自己面前裝蒜!

    「哀家不知,還請安王言明!」那東西他們還有大用,如何能輕易給他,其實太后也是報著一絲僥倖,希望安王說的不是那物。

    可是太后註定是要失望的,只見安王紅唇輕啟,「血蓮,本王要血蓮!」

    好似是怕太后聽不清,或是怕她反悔似的,安王重重的一再強調。

    「安王是不是誤聽了什麼流言,哀家這裡哪有什麼血蓮,天山雪蓮到是有兩朵,不若就都賞給安王吧!」說著作勢就要叫人。

    「先帝在世時,曾有一年番邦進貢一株奇葯入宮,說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你用執掌六宮之權逼先帝將靈藥賞替於你,之後便一直深藏在你這壽和宮中,就連先帝大限之日,有太醫建議取靈藥為先帝續命,卻被你命人偷偷誅殺那名太醫,你以為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覺,殊不知當年卻被本王撞個正著。」

    安王不緊不慢的一襲話,不僅止了太后叫人的話頭,更讓她臉色大變,太后怎麼也沒想到他會知道這些事,而自己手中有血蓮之事,他也根本不是道聽途說,而是在更早之前已經獲悉。

    她現在也終於是明白了,安王剛剛拿出來給她看的東西,根本就是早有預謀,她這兒子對她真可謂是用心良苦啊!為了和自己換得靈藥,竟然如此大費周張的來調查自己,今日安王明顯是有備而來,看來自己就是想不給也不成了!

    也罷,給他一片蓮瓣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才是,太后沉聲道,「你等著我給你取一片過來!」

    「呵呵……母后何故這麼小氣,一片?若是當年兒臣這雙腿剛廢之時一片或許足矣,不過……」安王看向太后眼中滿是不屑,這『母后』二字也是叫的極盡嘲諷之意,「現在,還請母后把整隻血蓮都送給兒臣吧!待兒臣他日醫好雙腿一定對母后感恩帶德的!」

    「你別太過份,血蓮一片足矣生死人、肉白骨,治你一雙腿綽綽有餘!」太后聽到安王竟獅子大開口,一要就是整隻血蓮,不禁勃然大怒,她自己都未曾捨得服用,又怎麼甘心全部送人。

    「太后還是想想再說的好,也不知道那人若是知道晉王王兄並非他的兒子時,還會不會盡心儘力的助他完成大業呢?」

    太后聽了此言一時之間更是肝膽俱裂,他、他怎麼會連這件事也知道?

    太后看向安王的眼神,更加深沉了幾分,若說她剛剛只是動了殺他的念頭,而此時她也已經是決心不能留他在這世上了,誰敢阻礙她兒子的大業都必須死,哪怕那人是她的另一個兒子。

    「哀家可以給你血蓮,但是你要記得,若是此事泄露出去半句,哀家死,你也別想獨活!」太后說完便也不再看安王的臉色,起身轉入自己的寢宮之內。

    只是,就在她快步入內間之時去聽安王在身後道,「太后可千萬不要糊弄本王,本王府中有神醫為本王辨葯,若是太后所給的神葯有假,本王不敢保證一怒之下,本王會不會管不住自己的嘴!」

    太后聞言氣的腳步不穩,趔趄一下差點沒摔出去,好不容易穩住身子,太后冷哼一聲,甩袖步入內間,過來半晌才捧了一個玉盒出來。

    「拿去,哀家希望今日你說過的話,出了這殿門就給哀家爛在肚子里!」

    安王接過玉盤,聽了太后的話他也不置可否,只是輕輕打開玉盒,見裡面只有半隻血蓮之時,臉上嘲諷之意更為明顯,「太后莫不是耳背,本王安的是整隻血蓮,太后卻只給半隻是何意,難道是讓本王將今日之事說一半留一半不成?」

    「安王也別太過份了,這血蓮的功效安王也是清楚了,一片蓮瓣便能救活一個將死之人,半隻血蓮就已經夠安王用的了,再多本宮也是沒有了?」太后氣得咬牙切齒,半隻已經是她的極限了,休想再從她這裡再拿走分毫。

    「沒有?是捨不得了吧,難不成王兄的大業在你心中也只值半隻血蓮不成?」安王卻是不信,雖然他拿到的血蓮比神匹說的多得多,但是沒有蓮蕊光有血蓮的花瓣根本無用,蓮蕊才是重中之重的藥引。

    「罷了,既然太后捨不得,本王也不勉強,但是太后就算要給本王半隻也要給全了不是,還請太后將那半隻蓮蕊也給本王拿來吧!」安王閑閑的將玉盒拿在手中把玩,直勾勾的盯著太后讓她再取半隻蓮蕊過來。

    太後為之氣結,但是看著安王那不拿到蓮蕊便誓不罷休的模樣,終還是氣哼哼的回屋又取了一隻玉盒過來,安王看著手中之物,才滿意的將兩隻玉盒收進懷中。

    「如此,便多謝太后恩賞,本王不會忘記太后大恩的!」安王輕輕催動輪椅,「秦川我們走吧!」

    安王身後之人自始至終也未看太后一眼,聽到安王的命令,輕聲應是,轉動輪椅推著安王便往外走,甚至沒有給太后見禮!

    目送兩人離開,太后氣得渾身直打哆嗦,跌座在鳳座之上,一掌狠狠擊在椅臂的鳳首之上,只見鳳首微震動,太後身下的鳳椅緩緩向右平行移動,鳳座之後竟然隱藏了個僅容一人出入的暗門。

    只怕是誰也不會想到,這鳳座之後竟另有玄機,藏有暗室,太后側首看向身後的暗門,壓著一腔怒意道,「出來吧!」

    只見那暗室的門從裡面被人緩緩的打開,一位年過不惑中年男子從裡面步了出來,一身紫衣襯托出此人高大挺撥的身姿,星眉朗目,若不是兩鬢斑白還真難看出他的年紀,雖說上了年紀但不難看出此人年輕之時也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那人款步走來,一雙美目深深盯著鳳座之上的太后,眼中情意款款流動;只是此時鳳座上的人卻是一腔怒意難消,難免少了些談情說愛的心思。

    那人來到太後身前,一把將鳳座之上太后拉進自己懷中,身形一轉自己坐在了鳳椅之上,而太后卻被他摟著坐在自己腿上,靠在他那厚實的胸膛之上。

    「狼,你可是聽到了,那個小孽種越來越放肆了,竟敢來要挾哀家!」太后側坐在那人腿上,不安份的擺動著臀部,摩擦著那人壯實的雙腿。

    直到聽到那人咕嚨一聲吞口水的聲音,才心滿意足的勾起唇角。

    「你要我怎麼做?」這麼多年了,他也算是馭女無數之人,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身上這個勾人的妖精。

    「狼,替我殺了他!」太后眼中森森殺意,就是她身下之人很難相信她的心腸竟會冷硬到如此地步,她開口要人殺了她的親生兒子,稍稍推開點距離,狼認真的看著她問道,「你確定?那可是你兒子?」

    太后緩緩點頭,眼中厲色不減,安王不除她於心難安!

    狼眼中一絲失望之色閃過,當初那個天真善良的人,終究是埋沒在這深宮之中,虎毒尚且不食子,可她現在竟連自己的孩子也能下得了手。若是有朝一日,自己礙了她的道,她是不是也要讓人殺了自己。

    身下人的長久沉默終於讓太后察覺到不對勁,看著她臉上稍顯冷色,太后心中暗嘆不好,轉身輕捧他的臉,在他的薄唇上印下輕柔一吻,感到身下來不再那麼冷硬。

    才盯著他的雙眼道,「我這不也是為了我們的兒子嗎?若是讓那人知道晉王不是他的兒子,他能盡心儘力扶持他成就大業嗎?況且如今的形式你又不是不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若是他改了主意想扶持安王,那哀家和咱們的兒子都難逃一死!」

    太后說著眼中隱隱有絲濕意,裝模作樣的拿起絲帕按按眼角,果然看到身下的人眼中有了鬆動之意,才接著開口道。

    「你難道不想和哀家長長久久的在一起嗎?只有咱們的兒子當了皇帝,咱們才可以不用這麼躲躲藏藏,也不用擔心被人發現會隨時會沒命!哀家也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好啊?我們都偷偷摸摸的一輩子了,你不想光明正大和我在一起嗎?

    只要晉王登基為帝,我可以借口住到皇家別苑裡去,到時只有我們,可以過著尋常夫妻的生活難道不好嗎?就算被人發現也不怕,我們的兒子可是皇帝,誰敢非議什麼!」太后暢想著她的美好未來,但是卻見狼反應平平,一怒之下作勢要從狼的腿上下來,卻被狼一把抓住手腕,重新摟回懷中。

    看著乖巧的倚在懷中的人,狼何償不知她已不是當初那個不知世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了,若是她不是早就拋卻了所謂的良知,又如何能在這深宮之中活將下來,甚到爬上高位。

    下巴抵在心上人的頭頂之上,心中悠悠嘆了一口氣,唉……就算知道現在的她心如蛇蠍,心狠手辣那又如何?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也甘願為她赴死的嗎?殺個人又如何?

    「我去去就回!等我!」

    狼抱著太後站起身來,轉身將心上人放回鳳座之上,才走回暗門邊。

    手不知碰觸到哪裡,機關啟動、暗門緩緩合上,鳳座也慢慢的恢復原狀,好似那人就像是幻像一般,從來就不曾來過。

    看著身下的鳳椅,太后臉上露出一抹陰森的笑意,只有晉王坐上皇位,她才會是真真正正的太后,母儀天下,誰膽敢阻礙她兒子的大業,都必須死!

    安王懷揣神葯離宮,然心情卻不見得有多好,若是在他斷腿之後,太后能對他多一絲如同一個正常母親會給孩子的母愛,或許他會寧願一輩子站不起來,也不會去要挾自己的母親。

    可惜這輩子他唯一享受過的溫情便是太后讓他過繼到攝政王府之時,他還真不知要不要感謝攝政王那老東西,若不是他自己只怕一輩子也不會知道,自己在那個女人心中不過是個可以利用的棋子而已。

    若說不恨又怎麼可能,那個生下他,卻不曾愛過她的女人,若不是她,自己又何至於淪落至此。

    可是再恨那個女人到底也是給了他生命的親娘,終是抵不過那心中那一絲的孺慕之情。

    今日之事就權當是個了結吧,怨也怨了,怒也怒了,只怕今日自己的一翻話,要讓她久久不能安枕了吧,就這麼算了吧,以後誰也不欠誰了!

    秦川推著安王出了宮門,安王府的馬車便在宮門外侯著,秦川微微使力將安王連人帶椅送進車裡,然安王終究是忍不住撩起車簾,再看了一眼壽和宮的方向。

    心中暗道,『今日之後你我母子情份已盡,以後便當個陌路人吧,望各自珍重!』

    今日之事或許是讓他真的看透了,也傷透了,既然他本不是這皇家之人,那等到他醫好雙腿之日便縱情于山水之間,當個閑散王爺,遠離這皇家紛爭便是最好不過的!

    安王最後再看一眼,才放下車簾道,「秦川,走吧!」

    車簾緩緩落下阻斷了他的視線,也阻斷了他對那個女人的最後一絲孺慕之情!

    馬車緩緩前行,沒曾想一大早就入宮,如此一番折騰下來竟到了日中之時。

    懷中揣著的是他對未來希望,他這一顆心也漸漸跟著飛揚起來,想著神醫說過只要有這血蓮入葯、蓮蕊做引便能為他重塑筋脈,讓他也能像正常人一樣站起來。

    如今有神葯在手,想到自己很快就能擺脫這身下的輪椅,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高興的嗎?

    從皇宮一路行來,路上行人寥寥無幾,正值午膳之時,這街邊的酒樓到是最熱鬧的所在,這從皇宮到安王府少說也有大半個時辰的車程,這才走了近一半的道,安王已覺腹中空空,再加上今天興緻頗高,只聽安王喝道,「停車!」

    「馭!」車夫敢緊勒停車馬,「王爺有何吩咐?」

    「本王餓了,你去酒樓買點吃食來!要上兩壺好酒!」隨聲一錠銀子從馬車中飛入車夫懷中。

    「是!」車夫領命拿著銀子便向酒樓中走去。

    只是他們沒能等來車夫的吃食,卻等來了一大批的黑衣人從天而降,二話不說便向馬車襲來,為首之人一身紫衣,黑巾蒙面,只能從斑白的兩鬢看出不再年輕。

    路上行人看到這架式竟紛紛奔走躲避,不出一柱香功夫,家家戶戶門窗緊閉,無人敢伸頭探看,就連幫忙報官的人也沒有。

    來人少說也有二十多人,一擁而上將車上安王和護在車邊秦川團團圍住,秦川的功夫可以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了,然這二十人卻也不遑多讓,雖說他們功夫或許不如秦川,但是勝在他們之間配合默契。

    秦川一時之間也無法擊敗他們,而更讓他憂心的還是那一直未曾出手的紫衣人。

    眼看著在這樣下去還不等紫衣人出手自己就要被這些人耗盡體力,最終死在他們的劍下,然說是遲那是快秦川背後突然空門大開,只見一人持劍狠狠刺入秦川左肩之上。

    還不等那人得意之時,卻有一柄利劍穿腸而入,秦川右手執劍,反手將利劍送入身快速送進那人腹中,狠狠轉了一圈,生生絞爛了那人肚腸,再撥劍擋上前面襲來的攻擊,如此也不過短短一瞬,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可見出劍之快,手法之准!

    本就是故意志的破甚,本就意欲挨上一劍,破了他們的陣看看能不能尋得一絲生路,本就是放手一搏,沒想到果然有人上當。黑衣人本來配合默契,本以為此次刺殺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但見同伴被殺后難免會有一些慌亂,眼見陣形已亂,秦川趁勝追究擊,不過彈指之間又有兩人倒下,不出一盞茶功夫秦川又連續斬殺數人,這才漸漸緩了眼前的壓力。

    但是秦川仍是不敢放鬆,那紫衣人看著屬下被殺,似是在他意料之中,竟連一絲波動都沒有,可見他才是最難對付的人。

    風中的血腥味漸濃,秦川斬殺了最後一個黑衣人,手執長劍戒備著眼前之人,「你是何人?我家王爺一向深居簡出,不曾得罪過閣下,閣下為何要趕盡殺絕!」

    秦川說出此話時明顯已經氣息不穩,剛剛一場惡戰已讓他的體力消耗怠盡,他現在已經是強駑之末,只希望還能拖上些時辰,這裡這麼大的動靜,不會沒有一絲風聲傳出去,相信皇城禁衛軍,很快就會趕過來的。

    紫衣人何償不知他的心思,如何會給他拖延時間的機會,瞬息之間已瞬移到秦川面前,還不待秦川有所反應,便一掌輕輕拍在他的胸前,看似輕柔的一掌,卻將一個八尺男兒拍出數丈開外,撞上身後的磚牆才口吐鮮血昏死過去。

    無人阻擋在車前,紫衣人伸手捏住車廂,隨手一掀這車廂便被拋出甚遠,那人不等安王有所動作,右手狠狠扣住安王咽喉讓他動彈不得。

    左手伸進安王懷中一陣摸索,直至摸出兩隻玉盒,看到盒中之物俱在,紫衣人漸漸收緊右手,眼中猙獰之色俱現,就在安王心知自己難逃一死放棄無謂的掙扎之時,一抹劍影閃過直襲紫衣人而來。

    「大膽賊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當街殺人,還不快快束手就擒!」來人厲喝,手中的劍卻一劍快過一劍直奔紫衣人而來。

    紫衣人暗暗心驚,沒想到京中還有如此高手,當他看到來人一身禁衛軍官服之時更覺不妙,而此時馬車之上的安王卻也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此地不宜久留,若是有更多的禁衛軍趕來只怕到時自己也難已走脫,紫衣人虛晃一招,在來人返身防守之際飛身上了屋頂向西奔去。

    看清紫衣人遁走的方向,來人催動一支響箭升空,直到看到西邊傳來相同的暗號,才勾起緩緩勾起唇角,靜待禁衛軍的到來。

    而紫衣人遁走之後,這皇宮是不能回的,只能一路向著相反的方向奔走,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他這捕蟬的螳螂早就被黃雀盯上,甚至是設好的陷井。

    紫衣人飛身上了屋頂狂奔了半刻鐘后,才知身後之人沒有追來,正當他稍稍鬆了一口氣之際,卻突然腳下打滑,身子搖搖欲墜,然高手就是高手,很快便反應過來,瞬間騰挪到另一片屋脊之上,只可惜這次就沒剛剛那麼幸運了。

    因著他剛剛慌亂之中腳下的力道比平常重了此許,哪知這片屋頂比剛剛那塊還要滑溜,在他還來不急換氣之時,便掉進院中,被一張大網網個正著。

    本來一張破網他還真的不必懼怕,可是就在他運氣準備脫網而出時,卻覺得頭暈目炫,身子酸軟無力,這下他才明白過來,自己這是著了有心人的道了。

    好在這葯只是讓人身子不聽使喚但是這意識還是十分清醒的,紫衣人匍匐在地,眼著著一側廂房的門被從裡面打開。

    一男一女相攜而出,只見那男子笑言道,「錦兒,誰說這魚網只有放在水中才能捕得著魚的,你瞧,我這放在院中的網,不是照樣也有魚兒往裡鑽嗎?」

    那人手執紙扇,輕輕敲擊著左手掌心,一臉的嘻笑顏開,好似真的是為捕著了魚兒高興。

    夏錦也是手執團扇掩唇輕笑,小木早先說要帶自己來這裡捕魚,她還以為他只是說笑,沒想到原來真是來捕魚的,「只是不知這條大魚他是有什麼用?」

    只見那人向空中打了個響指,便見院子四周湧現出數位一身黑衣黑巾的蒙面人,其中一人在他面蹲下,如同他從安王懷中摸走玉盒一般也從他身上取走玉盒。

    小木接進玉盒,淡淡的吩咐道,「穿了琵琶骨,關到刑室嚴加審問!」

    而網中之人卻連一絲掙扎的力氣也沒有就被帶了下去。

    小木將手中的玉盒交給夏錦,牽著她的小手到屋中坐定,才道,「她打開看看!」

    夏錦疑惑的看了小木一眼,他如此大費周張又是在讓人的屋頂抹油,又是在院中灑網的究竟搞什麼明堂?

    但終究還是依了他的意思緩緩打開兩隻玉盒,盒中如鮮血一般的顏色刺疼了她的雙眼,淚水不禁在眼中打著轉。

    她仍是不敢置信,抬手抹去欲滾出眼眶的淚珠,她怕咸澀的眼淚會影響到盒中的物什,抬頭看向小木,她需要他給她肯定的答覆。

    只見小木溫柔的笑顏,沖她肯定的點點頭,夏錦終是笑了出來,本就淚眼未乾,只笑著笑著,又是淚流滿面,其實夏錦也不知道她現在是該哭還是該笑。

    小木抬起衣袖細心的為她擦去臉上的淚痕,深情的看著她道,「錦兒,我以此為聘,娶你為妻好不好?」

    不要怪他趁人之危,只是他已經等了很久,不想再等待下去了而已。而此時卻是最好不過的契機。

    夏錦一愣不禁看向他的雙眼,只是漸漸的再也架不住他眼中的深情,微微紅了臉,羞澀的點點頭,「嗯,等寶兒的毒解了,你便到攝政王府提親吧!」說完只見她那小臉比盒中之物還要紅艷,就連那脖頸也染上了層以緋色!

    本以為至少還要軟磨硬泡一番的小木,沒想到夏錦會這麼輕易的答應下來,驚喜來得太快,這下知是要哭還是要笑、激動的不得了的人換成了小木。

    只見他忽而站起身來,不停的在屋中轉著圈,口中還念念有詞,「我要成親了、我要成親了、我要和錦兒成親了!」最終再也忍不住大聲叫道,「錦兒答應我的求親了……」

    聲音之大,只怕方圓幾里都能聽見,嚇得夏錦趕緊捂住他的嘴,嗔怪道,「瞎嚷嚷什麼?也不怕別人聽到笑話?」

    還好為了抓紫衣人這周圍的幾戶人家都被下了暈睡的葯了,不然只怕有人找上門投訴擾鄰了。

    而還在屋外待命的暗衛,無不紛紛側目,聽到小木的話后又統統掩唇竊笑不已,不過這主子也算是終於報得美人歸了。

    「怕什麼?這可是喜事,誰要笑讓他笑去好了!」小木一臉無賴之色,圍著夏錦道,「錦兒,你答應我的可不能反悔啊!」

    見夏錦沒有理他還欲再說,只見夏錦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是那麼隨便的人嗎?這種事也會信口胡說!」

    聽到夏錦的話小木又是一臉傻笑,「我就知道錦兒最好了,我這就回去讓娘親準備提親之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