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93章 母子對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93章 母子對峙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93章母子對峙

    看得夏錦驚嘆不已,這次反而是阮秋靈顯得十分淡定,「我都習慣了,每次去淮陽王府找她都是這樣,有時我話說一半她就睡著了,怎麼叫也叫不醒,真是氣死人了,可是後來我也漸漸習慣了!」

    夏錦到是瞬間恍然,也難怪秋靈總是叫她懶骨頭呢,夏錦看著慧敏那樣也十分好笑,原來還有人比自己更懶的。

    夏錦笑著問道,「那她平時也是這樣嗎?會不會餓到?」

    「不會,淮陽王府的人都知道,只要將膳食送到她房裡自然就會醒過來!」阮秋靈沒好氣的白了榻上的人一眼,在她心中感情自己還不如一頓膳食。

    「紅袖,去吩咐一聲將午膳就擺在這裡了,王爺那你去支會一聲,讓王爺和小世子不用等了!」夏錦笑著吩咐完紅袖才又轉身聽她抱怨。

    「錦兒我和你說哦,這懶骨頭平時很少出門的,最多年節時去宮裡給太后、皇后請個安,平時想讓她出門才是難上回難呢,我認識她這麼多年,軟磨硬泡也沒能讓她去阮府找我玩。今天我說找她來你這她二話沒說過來了,你說她是不是太偏心了!」

    說著又在慧敏那臉上狠狠戳了一記,只是看她小心避開指甲,以免划傷那白嫩的小臉,就知道這兩人感情也是相當好的。

    而夏錦這心思也是甜絲絲的,這京中或者說這異世,她夏錦真正意義上能稱為閨中密友的也唯這二人而。

    慧敏到是如同這阮秋靈所說一般,飯菜才上桌,這丫頭便聞香而起,只是這一頓飯下來,夏錦也沒鬧明白這丫頭究竟是醒著的,還是壓根就沒醒,睡夢中就將這午膳給解決了。

    申時將近,阮秋靈便起身向夏錦告辭,看著天色不早夏錦想著也不便挽留。只是慧敏這駕式好像是叫不醒的了,若是讓她倆就這樣回去還真讓人不太放心。

    便讓紅袖駕了攝政王府的馬車先送慧敏回淮陽王府,再送阮秋靈回阮家。

    紅袖剛把兩人送回府才上了綉樓,便有下人過來傳話,說晚膳備妥了,王爺請郡主移步到前廳用膳!

    「回王爺,就說小姐換身衣裳就來!」紅袖一邊給夏錦準備的衣裳,一邊交待來傳話的小丫頭。

    「是!」小丫頭曲膝行禮行退下。

    紅袖拿了一件淡青色乍袖儒裙為夏錦換上,外罩一件同色輕紗,到是顯提十分飄逸動人,最是和慧敏為她換的髮髻相配不過。

    夏錦看著也十分滿意,只是看到這衣裳便想到這件衣裳還是路媽媽親手為她縫的,便出聲問道,「路媽媽最近在忙什麼?」

    「王爺說以前府中沒有女主子,這丫頭僕婦少了點,府中近來新買了一批丫頭,路媽媽正教導他們規矩禮儀!」紅袖細心的給夏錦整理好衣衫,聽到夏錦問話,抬頭回道。

    夏錦聞言點頭,難怪她這幾日總能在府中看到生面孔,本來每次都是大管家親自來她這院中傳話,現在也變成了小丫頭,感情是府中進了新人了。

    夏錦到前廳時,老攝政王和小木早已在坐,而寶兒卻在迴廊上與夏錦遇個正著,母了倆相攜而來。

    才進得廳里夏錦便明顯感覺到氣氛不同,疑惑得看了老攝政王一眼,「師父,有什麼高興的事嗎?」

    牽著寶兒洗了手坐下來,才發現師父竟讓人擺起了酒來,要知道老攝政王平時並不見得多好這口,也只是偶爾興緻高時邀小木小酌幾杯,與夏錦和寶兒一起用膳時,到是少見擺酒的。

    老攝政王拉過寶兒讓他坐在自己身邊,夏錦也緊挨著寶兒坐下,才道,「是有高興的事!」

    揮手讓丫頭們下去,只留了管家一人伺侯才道,「安王府那麼有消息了,我估摸著不出兩日安王就會去找那老太婆去!」

    夏錦聞言眼中驟亮,「師父,你說真的?這麼快?」夏錦還是不太敢置信,本以為像太后那樣的人,就算有秘幸也會捂的嚴嚴實實,怎麼可以短時間內就能給她摸清楚呢。

    老攝政王自斟自飲小酌了一杯,夏錦看他放下手中空杯,便執壺替他滿上,催他快說。

    老攝政王都她的表現十分滿意,飲下杯中物才道,「這事還要謝謝小木,若不是他讓人從皇后那裡查,只怕也不會這麼快有線索!」

    這下更是讓夏錦好奇不已,將目光轉到小木身上,「木大哥,你是怎麼想到的?」

    「太后和華貴妃同出華家,而一直以來華家之人都想華家能再出一位皇后,可是自皇兄立后以來卻無人可憾動皇后地位,而我參加過幾次宮宴,發現太后雖不喜皇后,但卻不敢動她分毫,甚至還有幾分忌憚她。

    以那老妖婆的性子,若不是有把柄落在皇後手中,只怕早就想方設想要拉皇後下台,好捧自己娘家人為後了!

    既然安王要查太后的秘密,好去和太后交換神葯,那我便幫他一把;我與皇嫂也算有幾分交情,讓木梓帶著信物過去,想必皇嫂看在我的薄面上,就算不拿出底牌來,也會提供一絲線索才是!」

    夏錦也算是聽明白了,敢情這麼快有結果,還是全賴皇后幫忙了,想著前些日子被太后招進宮,也是她及時著人為自己解圍的,如此一想夏錦對皇后又多生出幾分好感來。

    攝政王府這隻把酒言歡,就連夏錦也執杯淺酌。

    而安王府里空氣好似凝結了一般,安王緊緊捏著手中的信箋微微顫抖,這就是秦川為他查探到的關於那個人的全部私密。

    他怎麼也想不到,他查到的竟會是這樣,想要不相信這信箋上寫的是事實,可偏偏上面字字誅譏,言辭鑿鑿。

    本來只想讓人查一些那人見不得光的事,好以此要挾她換取神葯,卻沒想到這一查下來偏偏自己也是那人見不得光的一部分。

    「秦川,有多少人知道此事?」安王閉目壓下眼中的腥紅,不等秦川回答接著道,「你知道怎麼做!」

    秦川聞言直接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安王十分滿意的點點頭,「很好!」

    「做好這件事明日隨我進宮吧!」安王留下這句話,轉動輪椅便進了裡間。

    秦川一愣,隨既反應過來,安王這話的意思是『留下他這條命了』,當既半跪在地謝恩,「謝王爺!」

    當第二日龍影傳來消息說安王彼時已進入宮的消息時,夏錦並不詫異,因為前一晚小木已經和她說過安王都查到什麼了?

    看到那樣的結果,安王竟能忍到第二日才進宮,安王忍功實可謂是非同凡響了。

    壽和宮中,太后聽到李公公報安王來給她請安時也十分詫異,他這幺子自從斷腳那年便把自己給恨上了,這些年來甚少出王府,更別說進宮給自己請安了,就是適逢年節和千秋誕辰也沒見到過他的身影。

    唯一一次進宮還是上次隱護晉王進宮,如今一大早的卻說要來給自己請安,太后能不詫異。

    著人打發走這各宮妃嬪,才讓人引著安王進入內室。

    只是還未進門便被李公公給攔了下來,只見李公公賠著一張笑臉道,「王爺,這壽和宮是太后的寢宮,宮中規矩外男不得隨意進出,王爺還是讓老奴推您進去吧!」

    說著李公公便要擠開安王身後的秦川,沒承想卻被秦川一掌揮了出去。

    李公公這一跤跌的可不輕,主要是秦川在安王的示意下手根本就沒手下留情。

    一掌揮出去手中暗暗帶著內勁,現在看著這摔得重了些,只是這內府已然重創,只怕接下來的日子有得他受的了。

    這壽和宮的其他小太監看著總管摔在地上,立馬趕著上前去扶,卻被秦川推著安王的坐駕給攔了下來,只聽安王冷聲道,「不知死活的奴才,本王的行駕也是你能碰得的。若是再羅嗦一句小心你的狗命!」

    躺在地上的人,看到安王眼中的厲色更是驚恐萬分,這安王自從斷腿之後脾氣變得反覆無常,更是暴戾蠻橫,就算他現在是太後面前的紅人,這壽和宮的總管太監,可終不過是個奴才,就算安王一怒之下要了自己的狗命,太后最多也不過斥責兩句,端沒有讓自己的兒子給一個奴才抵命的道理。

    想到這地上的人也不敢裝佯了,強撐著身子爬起來跪在安王的腳邊,掄起巴掌便左右開攻的向自己的臉上煽去,「奴才該死!奴才該死!求王爺恕罪!」

    而王安卻連看也懶得看他一眼,抬手讓秦川推他進去,這下再無人敢上前阻攔。

    然這壽和宮門口發生的一幕,早有人分毫不差的彙報到太后那裡,太后眼中戾氣爆漲,胸中怒火中燒!氣狠狠的絞著絹帕,心中一片怨毒。

    這個不孝子,平日也不見來宮中請安,這一來就打自己的人,自己的顏面都快被他給掃光了,這是誠心來給自己添堵的嗎?明明就是個沒用的廢物,不呆在家裡還出來丟人現眼,真是喪氣!

    太后的臉極度扭曲,恨不得在安王剛生下來時就掐死他,省得他現在給自己找氣受,要說這太后還真是有點先知的潛力,這還沒見著安王的面呢就知道他是來給自己找氣受的了。

    秦川推著安王而來,一路之上宮人無不戰戰兢兢,紛紛避讓,更有甚者斂氣屏息,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出點聲響,惹惱了安王。

    安王這一通十馬威后,這進入太后的宮殿到是順暢多了,看著太後身邊的紅人,安王照打不誤,誰又還敢再攔著。

    母子二人對坐在大殿之上,安王緩緩抬頭看向這偌大的宮殿上,那坐在上首鳳椅之上的人,明明都已經是年過四十的老女人了,偏偏穿著一身玫瑰色宮裝,讓人怎麼看都覺得妖艷、風騷。

    他有多少年沒仔仔細細看過這個女人了,著那一身狐媚之氣只怕成天勾搭男人還來不及,哪有時間和心思去管他這麼個殘廢的兒子。

    他竟然還曾渴望著從這個女人那裡獲得一點點的母愛和溫情,真真是可笑之極。勾起一絲嘲諷的孤度,安王微微沖著太后頷首,「兒臣給母后請安,恭祝母后千歲,還請母后恕兒臣身子不便,不能給母後行大禮了!」

    太后看著那個仰靠在椅背之上,雙手十指交握放在大腿上,說是給她請安卻沒有半點恭敬之意的兒子,是暗暗的恨得牙痒痒,這是這面上還不得不擺出一張慈母般的面容。

    若不是大兒子告訴她,她還不知這個早被她棄之為敝屣般的小兒子,竟然長本事了!這數年不見,他竟然在府中眷養起死士來。

    原以為他也不過是個廢物,應該早在府中自怨自艾,坐吃等死而已,沒想到自己還真是小看了他,太後下意識的看向安王的雙腿,不禁在心中冷哼一聲,若不是個殘廢自己還真要對他另眼相看了。

    只可異這雙腿殘了,就算再有本事也只能是個空有王爺名號的廢物罷了,不過長子晉王到是有一點說得不錯,他既然手上有這些籌碼,何不善加利用,若是有他助晉王的完成大業,豈不是如虎添翼!

    太后想到這兒,臉上的笑容也是越發的和善,早把打傷她的下人的事拋諸腦後,一個太監如何能和她兒子的大業相比,就連安王對她不敬之事,她也能睜隻眼閉隻眼,只當看不見。

    「我兒不必多禮,多日不見我兒可安好!今日怎麼想到到母后這來請安來了,快快上前讓母后看看我兒近日可是消瘦了!」太後幾句話可是說的溫情脈脈,若是以前的安王只怕是感動的熱淚盈眶,早就投奔到太后的懷中,享受這難得的母愛了。

    只是此時安王卻是一臉鄙夷的看著太后大演溫情戲碼,仍是不動如山,他以前怎麼就沒發現自己的母后看自己的眼神中總是帶著怨恨和漠視呢,還每次只要她露出那麼一丁點的溫情時,便如飛蛾撲火般的向她撲去,想想自己這些年可還真是眼瞎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