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91章 想合作先拿出點誠意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91章 想合作先拿出點誠意來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91章想合作先拿出點誠意來

    夏錦送寶兒去了書房,便帶著紅袖回了綉樓,夏錦這才在花廳坐定,便讓紅袖將風給過了過來。

    夏錦昨夜幾乎是想了一夜,最終還是覺得若是派入回夏家村接兄長進京,風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

    風這幾日和龍影輪換著守在安王府周圍,注意王府的動靜,今日正好輪到龍影接替他,便在王府中休息。

    紅袖去找他時他正在王府的書房外打著轉,不用說也知道他在等誰。

    紅袖領他進了花廳,俯首在夏錦耳邊低語了幾句,只見夏錦含笑微微點頭,不自覺得抬眼掃了風一眼,又很快恢復原樣。

    「小姐,您找我!」風拱手見禮,心中卻直犯嘀咕,不知小姐剛剛的那眼神究竟是何意思。

    夏錦看著風那一些緊張的模樣,笑言道,「風,我有件事要你去辦,若是辦好了,我便作主將添香許給你,還讓你們儘快完婚如何?」

    夏錦這話里不無調侃之意,剛剛紅袖告訴她這傢伙一個勁的在寶兒的書房外徘徊,她就知道這傢伙一定是想見添香了,知道這個時間添香一定是在書房中伺侯寶兒讀書,故而才在那裡徘徊的。

    風面上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垂首拱手道,「小姐有事吩咐屬下一聲便是,屬下一定竭盡全力不敢懈怠!」

    夏錦在風垂首之時輕輕勾起一抹壞笑,在他抬頭之際又瞬間斂了下去,「哦,原來風你不想娶我們添香,看來是我會錯意了,既然如此我便不勉強你了!」

    夏錦這話聲一落可是急壞了風,他何時說過不想娶的,分明就是小姐隨意臆測的嘛,他想娶,想得都快瘋了。

    然夏錦卻像是沒看到風那一臉焦急的模樣,轉頭看向身後的紅袖問道,「我記得龍影也還沒有成家吧,你看龍影可能配得起你家妹子?」

    紅袖微微挑眉,她哪不知道小姐這是想逗逗這不誠實的風,然不待紅袖回答,流星卻搶著回道,「回小姐,龍影護衛的確沒有成家,而且龍影護衛不僅是王府的影衛首領,還有官職在身,添香姐姐若是嫁給他,可就妻憑夫貴成了官夫人了!」

    說完還衝夏錦擠擠眼,夏錦也被這小丫頭逗樂了,不過這丫頭不愧是影衛出身,就算夏錦讓她們回了王府就不用藏在暗處,但是她若不出聲,還真能讓人把她給完全忽略了。

    夏錦今日是打算逼出風的真心話了,一不作二不休,繼續道,「流星,那你可知道龍影多大了,若是年紀大你添香姐太多可不成?」

    聞言,風到是稍稍鬆了一口氣,他和龍影雖然交集不多,但是可以肯定龍影要比他們都要大些。

    「龍影大哥好似也才二十有五吧,反正不會超過這個年紀的,才大幾歲而已,都說老夫少妻才比較般配,這相公大點才懂得疼人,我看他與添香姐就挺相配的,小姐說呢?」

    夏錦掩唇不語,流星這小丫頭還懂得挺多的嘛,夏錦輕描風一眼,那傢伙好似火燒了眉毛似的,雙目圓睜怒瞪著流星,就差沒上前一掌將那滿口胡話的丫頭一掌給劈暈了。

    「小姐,屬下願為小姐赴湯蹈火,只求小姐能將添香許給屬下為妻!」這下風是真的急壞了,竟單膝跪在夏錦面前!

    夏錦揚揚眉,「怎麼著,敢情是我誤會了?剛剛我說要把添香許給你時,你不是不樂意嗎?」

    「屬下沒有,屬下非常樂意!」既然求親的話已經說出口了,現在在扭捏也沒有什麼意思了,便乾脆厚著臉皮看都說了出來。

    流星那小丫頭聽了這話,更在一邊竊笑不已,夏錦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這丫頭一點也不知道收斂,也不想想等到她適婚的時候,添香那丫頭能不整回去。

    夏錦呷下一口茶水,「樂意就成,你們兩的年紀也不小了,也不能這麼一直拖下去了,這次的差事辦完便給你們把這親事辦了,不過這三書六禮的可一樣也不能少,你這家中可有什麼長輩為你操持這些?」

    風眼中一絲為難之情一閃而過,「屬下是孤兒,家中便無親長,不過小姐放心,屬下一定不會委屈了添香的!」

    夏錦也是微微點點頭道,「有難處便說!」

    「謝小姐,不知小姐有何事要風去辦?」難得的風還沒被驚喜沖昏了頭,還知道夏錦是找他有事的。

    夏錦也不拐變抹角,直接了當道,「我想讓你回一趟夏家村,去把少爺、少夫人,還有小小姐、小少爺一起接過來!」

    風一愣,臉上明顯有錯愕之色,「小姐不是不想讓少爺他們淌這趟混水,現在如何又要接他們來京呢?」夏錦沒錯過他的神色,便解釋道,「此一時彼一時,南方旱情嚴重,難保不會蔓延到臨江府,若是流民湧入臨江府,夏家難保不會首當其衝的淪為搶奪對象,更何況寶兒也說想他們了,小傢伙生辰將近,正好也好接他們過來為他慶生。」

    風聽了這話心中不禁感慨,小姐對小世子可算是疼進心坎里去了,「屬下一定不負小姐所託將少爺、少夫人平安接進京城!」

    夏錦點點頭,「嗯,別忘了和添香道個別免得那丫頭擔心!」

    明知知夏錦這是在揶揄他,風還是紅著一張臉走了出去。

    看著這時辰也不早了,若是現在出府難免不能在午膳前趕回來,夏錦無所事事,便讓人把添香從外面尋來的話本找了出來。

    手捧話本正看得津津有味,便了小木手捧著一隻玉盒走了進來,夏錦抬頭沖他一笑算是見禮了。

    小木隨手將手中的玉盒推到夏錦面前,「打開看看!」

    夏錦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知他又在搞什麼把戲,但終究好奇心作遂,忍不住放下手中的話本,把玉盒拿了過來。

    小木一掀衣擺在夏錦對面坐下,隨手拿起夏錦剛剛翻過的那頁,看了兩行便也放了下來,「這麼無趣你也能看得進去!」

    然夏錦卻笑著道,「無趣是無趣了些,只是這世上哪有那麼多有趣的事!」

    「我到是聽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不知錦兒想不想聽?」小木沖夏錦眨眨眼,一副你快來問我的模樣。

    夏錦也不理他,找到玉盒搭扣的地方,緩緩打開,原本還以為用這麼名貴的盒子盛著,裡面不知是什麼好東西,沒想到竟是輕飄飄的一張紙而已。

    夏錦疑惑得看像小木,他這是不是太誇張了一點,而小木卻只是輕言道,「拿出來看看!」

    夏錦依言拿出那紙張,拿出來細細的看完,只是這越看卻也越心驚,將那紙放入玉盤之中,緩了緩神才道,「這就是你一大早進宮的目的!」

    「其中之一而已!」在夏錦面前,小木一向不會瞞她任何事,這也的確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只是夏錦仍然覺得有些不可置信,「就算我將夏錦所有的莊子上都種上洋芋,收成之後全部交給朝庭,也不可值這麼多的水玉吧?」

    「災荒之年,什麼都是虛妄,唯有種得出糧食,填得飽肚子才是正經,若是用這些堆在國庫生灰的水玉,能換得糧食賑濟受災百姓、穩固皇權,皇兄自然就覺得這是值的。」

    夏錦想想也有到理,若是朝庭無力賑災,只怕到時會有更多的人會興兵造反,與穩固皇權相比,這些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麼?

    想通這些夏錦也不覺得自己撿了大便宜了,到是想到一些事,她反而覺得這是個燙手的山芋,一個大麻煩!

    隨手將玉盒扣好,夏錦又將玉盒推還給小木,「被你這麼一提醒,我到是覺得這樁生意不划算了。我這洋芋是高產作物,又耐旱,現在南方大旱,隱隱有向全國各地蔓延的趨勢。

    各地糧食欠收也是必然的,各大糧商都在屯糧,只怕現在糧商手中的糧食也是只進不出的,打算存著藉機漲價大發這國難財,只要我有糧食在手,還怕是發不了財,何必做這種廉價的交易。

    更何況,憑著這一紙契約,我能不能在國庫之中領到如數的水玉還不一定,皇上既然並不成心與我交易,我又何必費這個神!」

    真當她不知道呢,皇帝這是擺明了要借她的手抓出國庫內那隻監守自盜的碩鼠,她才不想摻和這淌混水呢!

    看著夏錦這氣鼓鼓的小臉頰,小木忍不住感嘆,還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這丫頭呢,拿到這契約之時他就知道皇兄打的什麼主意了,不點破也只是存了心想考考錦兒這丫頭。

    這冰玉換洋芋是怎麼看也是錦兒更有掙頭,就看這丫頭會不會被這眼前的利益迷惑,而忽略了其中的細枝末節。

    本想著若是夏錦當真收下只紙契約,那剩下的事他會幫她解決,但是他會讓她記住這次教訓,必定商場如戰場,若是有一點疏忽就會一敗塗地。

    現在看來他是小看了這丫頭了,不過皇兄這麼明目張胆的算計他的小丫頭也是該給他個教訓才是。

    想想皇兄這如意算盤是註定打不響了,小木其實心中還是挺得意的,他看上的人果然不同凡響!

    小木拿起玉盒,伸手扔給紅袖道,「去告訴木梓,讓他把郡主的話一字不落的轉告給皇上,若是他還想合作,就讓他先拿出點誠意來看看!」

    而當皇帝看到被張公公捧回來的玉盒時,也是十分詫異,當聽完張公公轉述的話時,忍不住露出一絲苦笑,感嘆道,「這都成精了……」

    張公公不明白皇帝這話何意,便捧著玉盒等著皇帝示下,卻見皇帝揮揮手讓他下去,這誠意他還是要好好想想!

    而紅袖捧著玉盒去找木梓之時,小木去笑言道,「聽說你把添香丫頭配出去了,這紅袖你還打算留多久?」

    「她要是有心儀之人,我到是不會強留的!」夏錦為小木續上一杯茶水,才緩緩抬眼看了小木一眼,眼中十分明顯的寫著,我就等著某人過來提親了,只是某卻遲遲沒有動作,總不能讓她這女方親屬去主動提親吧!

    小木點點頭,「那到是,都說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愁,不知錦兒覺得這話是否有理?」

    小木心中忍不住嘆息,錦兒只想著給自己的丫頭配婚,什麼時候會給自己一個明示,自己也好登門提親啊!

    「此言有理,若是恨嫁女兒心的確是留來留去留成仇,不過若是反之則不會有這方面的煩惱了!」夏錦何償不知小木所說何意,只是她現在只能裝傻,她現在還不想嫁人,她這年紀若是放在現代不過才剛上中學的年紀,成親什麼的真心太小了。

    一絲落寞從小木眼中閃過,就算兩情相悅,但想迎佳人過門這還是前途漫漫啊。

    小木這還未感慨完,便聽陣陣嬌笑聲傳進院中,笑聲越來越近,夏錦也注意到了。

    這攝政王府除了她也沒有其他女眷了,這府中的丫頭可是沒人感在她院中嘻鬧的,更何況這聲音還十分耳熟。

    也不管小木了,夏錦起身快速向樓下走去,迎接這兩位嬌客,其實更多的是她在逃避,她怕看到小木眼中的深情轉為失望。

    「你到是快點啊,這都火燒眉毛了,你怎麼還慢吞吞的,錦兒說不定還不知道這事呢,出了這麼大的事咱們得快點告訴他才行!」阮秋靈急行了幾步,發現身邊的人還在不僅不慢的,一如既往和邁著她那溫吞的步子,不僅不慢的一步一頓的慢慢往前走。

    實在看不過眼了,便停下來等她,少不得要抱怨兩句!

    「你以為錦兒是你!」那人卻根本不甚在意,她們難得上一趟街都能知道,錦兒可是琉璃閣的東家,會不知道?

    也只有這丫頭會這麼單純,還嚷著來給錦兒送信。

    「我怎麼了?」阮秋靈氣鼓鼓的瞪著慧敏郡主,她是單純了一點,但她也不笨啊,只不過是沒有錦兒和慧敏郡主兩人聰明罷了!

    「你呀!一會兒你問問錦兒不就知道了!」慧敏郡主從阮秋靈身邊擦肩而過,只留下這麼一句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