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88章 天災?人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88章 天災?人禍?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88章天災?人禍?

    「錦兒,寶兒可曾說了別的什麼話?」小木也知寶兒懂事,故才有如此一問。

    室內氣氛低迷,夏錦也是陷入一時的傷感之中,半晌才開口道,「他說想讓我在他生日後帶他回夏家村!」

    「接他們過來吧!我讓龍影衛沿途護送!」老攝政王留下這麼一句便起身而走,夏錦看著老人好似瞬間蒼老的背影紅了眼圈。

    「別難過了,你要相信我們一定能拿到血蓮救寶兒的,沒有什麼萬一!」小木輕摟著夏錦的香肩,輕輕拍著安慰她。

    夏錦也回以一抹苦笑,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算她做好再萬全的準備,但是這心裡還是害怕,害怕留不住。

    看著師父那蕭瑟的背影夏錦忍不住為他難過,這一生師父夠苦的了,這一次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再一次白髮人送黑髮人。

    「皇上招你們過去,可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夏錦收起眼中的苦澀,師父多年不理朝政,這次卻也被招了過去,可見事情不簡單,讓夏錦想不好奇也難。

    說到這事小木眉頭微擰,今日被皇上招進宮的又何止他和老攝政王兩人。

    今日,巳時剛過,夏錦出門才不到兩刻鐘,張公公便帶著皇帝的口諭而來,那時他還正與老攝政王的院中喝茶下棋。

    「小子,都說姜還是老的辣,與弈棋一道,你雖算得上是箇中高手,但是想贏本王還是棋差一著!」老攝政王扣下一枚白子,眼看著盤中局式瞬間大便,白子已經是穩贏之式,自己從初下之時就一步一步設下的局終是完成,老攝王心情可謂是大好。

    然小木輕捏著茶盞看著棋盤中那一片頹敗之式的黑子,卻也是不慌不忙,好似對自己眼看就要落敗並不在意一般,只是嘴角那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卻不是那般,到更像是他早已料定會是這般,並早有破解之法。

    將手中的茶水飲盡,茶盞遞給身後的木梓,示意他給蓄水,這才不僅不慢的捻起一顆黑子,看著棋盤中的一點,緩緩落子,「那可不一定!」

    一子落下盤中局勢卻又是一番天翻地覆的變化,老攝政王看著自己辛苦布局卻被他一子給破解了,也只是微微撇撇嘴,雖不能一子定乾坤,但他這可是個連環局,自還有后招在等著他。

    老攝政王這一子還未落下,便見王府管家領著一人匆匆走進了院子,老攝政王這眉頭還未擰起,卻在看清來人時鬆了開來,棋子重歸棋笥之中,靜待來人。

    來人行至二人身前,便一甩手中浮塵,曲膝行禮,「老奴給王爺請安!」

    老攝政王也不看來人,只是端起手邊的茶水輕呷了一口,才緩緩開口,「這人老了記性就是差了!」

    這話聽起來意味深長,在宮中混跡大半生的人如何聽不出來,只是自己此來的確是任重,不得已,只能厚著臉皮想讓老攝政王看在往日的情份上聽他一言。

    「老奴怎敢忘了王爺的話,只是老奴也知道王爺的規矩,而老奴此來也想讓王爺能看在往日的情份,隨老奴進宮一趟!」張公公說完便匍匐在地,行起大禮來。

    「你明知本王早已不理政事,這又是何必!」老攝政王放下手中的茶盞,輕嘆一口氣,示意管家將人扶將起來。

    張公公就著管家的手起身,「王爺,老奴也不想王爺為難,只是此事已經關乎社稷安危,老奴不得不來求王他一求!」

    「可是小皇帝的意思!」老攝政王聽罷,心知是出了什麼變故,只是他現在除了寶兒實在沒有心情憂思別的事情。

    「不是,皇上命老奴來請王爺和侯爺入宮!」說罷沖小木拱手行禮,才接著道,「卻也吩咐老奴不可為難王爺,只是老奴心知王爺雖不問政事,卻也憂思社稷,是以才斗膽求上一求!」

    「看來這次的事不少啊,張公公不妨說說看!」這棋是沒法下了,雖說這棋逢對手甚是難得,但是眼下他到更好奇,他那皇兄這次又是碰到什麼麻煩了!

    「是,侯爺!」見小木問了,張公公也不隱瞞,正好讓攝政王知道這次的事真的是十分的嚴重。

    「南方傳來消息,說是南方多郡縣從過完年便沒有下過一場雨,之前皇上派人送過去的賑災銀兩未到災區便被層層盤剝所剩無幾,各地糧商更是趁機屯糧哄抬糧價,南方多個郡縣出現餓殍滿地的現象。

    當地縣衙不僅不開倉放糧,甚至還強征重稅,無力交稅之人便男的便征為苦力,女子便賣入官妓以抵稅、稅賦。

    最後,鬧得是官逼民反,農民組成的義軍煽動造反,打砸府衙強搶糧食,而各地府衙卻隱瞞不報。如今義軍已然攻佔兩省一郡,一路民心所向勢如破竹,直奔京城而來,終是紙包不住火,才有人上了摺子。

    皇上聽聞此事更是大怒,早上在朝堂之上皇上問起此事朝中官員竟如人知曉,皇帝懷疑此事其中有詐,特命老奴請王爺和侯爺入宮相商!」

    張公公躬身說完,又偷眼看向老攝政王,此事甚是蹊蹺,他還是希望老攝政王能夠進宮一趟。

    然老攝政王卻是沉吟半晌半未出聲,就是張公公以為要失望而歸時,卻聽小木道,「皇叔祖,反正這棋也是無法下來,呆在府中也甚是無聊,不如便進宮去瞧瞧!」

    老攝政王這才寒著臉點點頭,然他這心中卻是一片光火,這小皇帝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這人都快打上京城了他才知情,這養得滿朝文武都是幹什麼吃的。

    看到老攝政王這一點頭,張公公也是鬆了一口氣,浮塵一甩便躬身退到一側,「王爺,侯爺請!」

    小木卻擺擺手讓張公公先走,落下一步悄聲問身後的木梓道,「一品商號那邊可曾傳回過什麼消息?」

    木梓知道小木所說的消息是指什麼,但是前幾日才收到南方分號的書信,信中並未提及半點關於義軍的事,於是木梓搖頭道,「未曾聽聞!」

    小木越想越覺得此事十分怪異,若是這義軍早起,南方各郡縣都有一品商號有分號,不可能至今沒有一點消息傳回來才是。

    而這義軍能佔領兩省一郡想必數量龐大,要集結這麼多人,也不是一時三刻便能完成的,出了這麼大的事,何以半月便會傳回一封書信的彙報當地的一品商號的狀況,但卻在這次的書信中並未提到。

    卻連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這隻有兩種可能,要麼一品商號中出了姦細隱瞞了這事,要麼便是這所謂義軍糾結起義的時間根本就不到半月。

    想到這裡小木這心中也模模糊糊有個大概卻也不敢肯定。

    偌大的御書房中,此時已經站了不少人,此時能站在這裡的都可謂是皇帝的親信無疑,無不凝眉垂首不敢多言,他們失職在先,義軍都快攻入京都,他們都未發覺半絲異常,就算此時皇上也追究他們失職之責,他們也無話可說。

    而坐在一側的戰王父子,臉色也不太好看,這次他們也並未聽到半絲風聲,的確是大意了,最近一段日子他們多把注意力放在了京城,放在了晉王母子身上,卻是忽略了京城以外的地方。

    「攝政王到,逍遙侯到!」隨著張公公這一聲通傳,御書房中的人無不面面相覷,不知他們二人為何會來,可以說他們應是最不會來之人吧。

    有人將臉轉向御案之後的帝王,卻見他臉上也有詫異之色,只是皇帝意外張公公真能請來他們,必定當時他命張公公傳口諭也不過是為了表示對老攝政王的尊重,實不敢對請來老攝政王報有希望。

    不過他能來,皇帝也是十分開心,整整衣冠眾御案後起身相迎。

    御書房的門被人從外推開,張公公側身請攝政王先行,皇帝率群臣相迎,皇帝拱手作揖,一揖至底,「恭迎皇叔祖駕臨!」

    而群臣無不紛紛跪下山呼,「臣等拜見老攝政王,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就連戰王父子也不例外!

    老攝政王一身明黃朝服與皇帝身上的龍袍顏色並無二致,只是胸口之上的綉著的金龍比帝王龍袍上的金龍少了一隻而已,帝王這龍袍之上刺繡著九隻五爪金龍喻意『九五之尊』,而他這攝政的上只袖著八隻五爪金龍。

    老攝政王雖說長年不問世事,但是這織造司每年都會送一身新的朝服到他府中,以備不時之需。

    老攝政王掃了皇帝一眼,冷哼一聲從他身邊走過,在戰王原先的位置上坐下,才道,「免禮吧!」

    「謝皇叔祖」、「謝王爺!」眾大臣謝恩起身,原本就揣揣不安的心,在老攝政王到來后更是懸了起來。

    小木緊隨老攝政王身後進了御書房,示意張公公從外面將門關上,這才不緊不慢的走到老攝政王身後站定。

    這偌大的御書房中除了皇帝的龍椅也只有兩把椅子,一把老攝政王在坐,另一把雖是空著的但自家老爹還站著呢,哪裡能輪得到他,除了這兩把那龍椅到也空空如也,看著也比這兩把椅子坐起來舒服。

    若是自家老爹不在,他到不介意去上面坐會,反正皇兄不會介意,其他人不敢介意,但是,他還不想被自家老爹踹死,或是攆得滿院跑,還是算了吧,乖乖站著得好!

    難得看到小木這麼乖覺,這老攝政王的心情到是好了一些,點點自己身邊的椅子,「戰王過來坐吧!」

    復又想起了什麼似得抬眼看了皇帝一眼道,「皇上也坐吧,既然招了這麼多人過來就不是為了罰站的,還是趕緊商量正事要緊!」

    「皇叔祖說得是!」皇帝又是拱手作了一揖從回到龍椅上坐定,待到皇帝落坐,戰王才謝過老攝政王賜座在他身這的椅子上坐定。

    而皇帝些時也朗朗開口,「各位愛卿對此次南方出現所謂的義軍,起兵造反一事有何看法?」

    本來就是商議此事的,然皇帝才一問出口,卻無人上前應答,不是不想在皇帝面前表現,而是除了從早朝聽聞此事,他們根本毫不知情,更無從答起。

    最終還是戰王世子開口解圍,「皇上,此事非同尋常,叛軍來勢之凶不似一群烏合之眾,更像是一去訓練有速的軍隊,還請皇上充許臣帶兵攔截!」

    皇帝聞言點點頭,「世子言之有理,其他愛卿可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皇上,老臣以為這次叛軍一舉奪下兩省一郡朝中才有消息,此前更無半點消息傳出,只怕朝中有人是這這叛軍的耳目,在為其遮掩,更有甚者這叛軍的頭目還與朝中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也不一定。

    老臣認為要想查清此事,還應先從徹查賑災銀兩之事查起,賑災銀兩數額龐大,若是落入那所謂的義軍手中,也著實非同小可,查清這賑災銀的去向,說不定還可以順藤摸瓜找出那幕後之人!」一位頭髮花白,臉上也飽含了歲月留下的痕迹,只是眼中的睿智卻是不容他人忽視。

    「太傅言之有理,此事便交由太傅去徹查!」皇帝聽著也頻頻點頭,這也不失為一條途徑。

    皇帝偷眼看了一眼老攝政王,卻被他老人家抓了個正著,賞了他一顆白眼,卻也還是點點頭,表示他也是認同此事,皇帝悻悻的在書案下繞著手指,臉上卻保持著神色不變。

    而小木這個角度被能將他的小動作看得個清清楚楚,臉上揶揄之色明顯,沒事還衝看過來的皇帝眨眨眼,示意他看到了。

    本來抱著看戲的心態,卻不想皇帝卻把矛頭指向了他,「不知逍遙侯可有什麼見解?」

    可見這就算要笑話人家,也是要選對時機的。

    「沒有!」小木站在老攝政王身後巍然不動,只丟出意味不明的兩字。

    然卻有人聽出中不明意味,只見沈慕之上前一步,拱手問道,「不知侯爺剛剛所說沒有,何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