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86章 敲打琉璃閣掌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86章 敲打琉璃閣掌柜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86章敲打琉璃閣掌柜

    這事透給黎青就不怕小木不知情,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會坐視不理。

    「是,小姐!」紅袖應聲,卻並未退下,似還有話說。

    夏錦抱膝抬頭看她,「怎麼了?」

    「小姐,琉璃閣才開業不久,最近更因這水玉之事生意寡淡……」紅袖未盡之意也十分明顯。

    夏錦好笑得看著紅袖,這丫頭什麼時候對生意也這麼感興趣了,她不說自己都快忘了,「算了,你還是叫掌柜進來,我自己與他說吧!」

    不大一會兒,紅袖便領著掌柜進了書房。

    「小姐,您有什麼吩咐?」來之前掌柜便聽紅袖交待過水玉之事,也知道夏錦叫他來是為了琉璃閣的事,更是十分上心,不敢有絲毫怠慢。

    夏錦此時早已恢復成之前端莊的形象,雙腳併攏端坐在書案之後,聞聲抬台看了掌柜的一眼,抬手做了個請的手勢,「掌柜的坐下說吧!」

    「請小姐!」掌柜的依言謝坐,坐到右側的椅子上。

    夏錦待紅袖送上茶水后,喝了一口潤喉,才出聲道,「關於這琉璃閣的生意,掌柜的有何看法?」

    「這……」掌柜的眼光游移不定,就是不敢抬眼去看夏錦,似乎是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最終仍是只擠出幾個字,「一切但憑小姐吩咐!」

    夏錦端起茶盞喝水,直到一盞茶水皆已見底也不見她再言語一句,屋中空中彷彿凝結了一般,越是這樣掌柜的心中就越發的緊張,額上早已是滲出點點冷汗。

    夏錦也未想要多為難他,只是陸錦玉選出來的人,若是這般一點想法都沒有,只等著她吩咐做事,那她還要這個掌柜的做什麼,乾脆這個掌柜自己來做,還能省下一份不匪的工錢。

    夏錦越是不說話,這掌柜的越是緊張,終是覺得這屁股下的椅子都猶如火燒一般,這哪是坐在椅子是,分明就是坐在一塊燒紅的烙鐵之上,焦灼不已!

    終是坐不住了,那掌柜的從椅子上滑了下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匍匐在地,「屬下無能,還請小姐責罰!」

    看著趴在地上的人,夏錦微微讓擰眉,此人初到京城時自己也看過,也算是個好的,只是自己多日不曾來到閣中,反而變的乖滑了。

    夏錦不言不語,斜倚在椅臂之上,歪著腦袋打量著跪在地上之人。

    唉……這人本性就是如此,誰都會有幾分惰性,貪圖安逸,不想背負責任,剛剛他那欲言又止的樣子,夏錦也是看出來了,他不是毫無想法,只是怕自己說錯了、做錯了要擔責任而已。

    想通這一切,夏錦微微勾起唇角,這才坐正了身子,輕聲道,「起來吧!陸錦玉挑出來的人我還是放心的,不過若說你一點想法沒有,我卻是不信的!他不會把一個毫無本事的人放到這麼重要的位子上,否則如何還能擔當我夏家的大管事。說說你的想法,若是說錯了我也不與你計較便是!」

    聽夏錦這麼說那掌柜的面上也是露出幾分愧疚之色,想想當初陸管事再挑京城的掌柜時就說過,小姐是個通透靈秀之人,在小姐面前千萬不要抱著什麼僥倖心理,妄想欺瞞小姐,否則,一旦查出有欺上瞞下的行為,輕則攆將出去,重則發賣為奴。

    只是雖然知道,但是掌柜的仍不敢輕易開口,到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這個辦法,是一般情況下通用的,以他見識過陸管事的手段,自己這個法子卻是下下策,他實在不想讓小姐看低了自己,若真是那樣說了還不如不說。

    見掌柜的還是一副猶猶豫豫不肯開口的模樣,夏錦的耐心也是用完了,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盞道,「掌柜的若是不想說,我也就不為難你了!」

    聽到這話,那掌柜的卻是如鬆了一口氣般,整個人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以致於都沒發現到夏錦話中的不愉。

    只是他這一口氣松下去,但那顆心卻在下一刻吊了起來。

    「身為我琉璃閣的大掌柜,如今琉璃閣生意一落千丈,你卻連一絲想法都沒有,我留你在這又有何用,到不如讓陸錦玉再調一位能管事、有想法的掌柜過來,就算不能為我創業,至少可以為我守成不是?」

    夏錦此時的語氣要比之前嚴厲的多,早已是不復剛剛的柔和。

    而夏錦心中想得卻是,作為一個鋪子的掌柜,若都如他這般事事依賴自己來給他們想法子、出主意,那留他還有何用,一個小夥計就可能頂了他的位子,若不好好敲打,長此下去所有人都有樣學樣都像他這般,自己豈不是得活活累死。

    若真是如此,還要這麼多的掌柜又有何用。

    「小姐恕罪,小姐恕罪!」剛剛才起身的掌柜的,又忙不跌得跪了下去,臉上也是一臉愁苦之色,「屬下不是不想說,只是屬下實在沒有什麼好法子!」

    「哦,這麼說,你還是有想法的?為何不說?」夏錦強壓著心中的怒火,這鼓是不敲不響,人也是不點不透啊。

    「回小姐的話,屬下也曾想過,要不要降低咱們琉璃閣首飾的價格,把流失的客人給搶回來,可是屬下左思右想這實在是下下之策,這說與不說無甚差別,才不敢在小姐面前信口開河!」掌柜匍匐在地,語中已然帶著哭腔。

    夏錦聽了這話不僅原本的怒意沒來,臉上還浮現點點笑意,笑著點點頭,陸錦玉挑的人果然還算是不錯的,若是一般人對於現在琉璃閣目前的狀況,降價與多寶齋搶生意這是肯定的,他能耐得住性子,知道這並非良策,可見還是有些頭腦的。

    夏錦緩步走下來,親手扶起掌柜的,「不管是不是好法子,都應該說與我聽,好與不好我們也好協商著解決,而不是你這樣悶在心中,俗話說三個臭皮匠還抵得上一個諸葛亮呢!」

    夏錦出言寬慰到讓掌柜的十分吃驚,本以為小姐是要責罰他的,沒想到卻與他想像中的不同,指著一雙淚眼迷茫的看著夏錦,然夏錦卻是回以一笑,並不多言。

    扶起掌柜的,夏錦示意紅袖過來攙他到一邊坐下,這才返身回了書案后。

    「你說你這法子是下下之策,你可知道這麼做的弊端在哪裡!」待紅袖扶掌柜回椅子上坐好,才開口相詢。

    「屬下想,這價格一降雖然能吸引一些客人回頭,但是咱們這琉璃閣的檔次也就跟著降下去了,只怕以後那些真正的名門貴族也不會再看得上我們琉璃閣。

    咱們琉璃閣賣的不僅是首飾,還是檔次;真正好的東西是不會隨意降價的,因為它有那個價值,它值得這個價,而降價只會得不償失。自貶了咱們琉璃閣的檔次。」

    夏錦聽了此言也是頻頻點頭,沒想到這在古代就有人懂這品牌效益,講究品牌價值,而此人還是她鋪子里的掌柜,她是何其幸運。這也算是無意中撿到寶了吧,本來她也不過是想試試這掌柜的,沒想的卻是讓她吃驚不已啊。

    「不知,掌柜的對接下去要怎麼做可還有什麼想法?」

    「屬下慚愧,屬下至今還未想到什麼好的法子能將這客人給拉回來!」掌柜從椅子上起身,向夏錦抱拳低頭認錯,態度到是十分的誠肯。

    「無妨!」夏錦壓壓手讓他坐下,表示不會因此而責難他。

    夏錦沉吟了片刻才道,「流失的客人咱們先不去管他,你且差人送信給陸錦玉讓他速來京城一趟,順路帶上這次的新作,還有就是帶幾個匠人過來,我琢磨著這琉璃易碎不易保存,這長途運輸難免會有破損,你在這琉璃閣的後院騰出一塊地方,我要讓人在這裡製作琉璃飾品!」

    掌柜的不明白夏錦這事何意,剛剛還在說這琉璃閣中生意寡淡這事,怎麼又說起要建作坊的事了,掌柜的有些不明所以。

    然夏錦卻並不著急,只是笑著繼續道,「不用著急,此時多寶齋仿製我琉璃閣飾品之事,正好可以藉此機會,看清楚誰才是我們琉璃閣的忠實顧客,也剛好看看有哪些人才是真正消費得起我琉璃閣首飾的人!」

    呷了一口茶水,夏錦笑意盈盈的吩咐道,「放出消息,就說琉璃閣將在半月之內對外發放五十張銀晶卡,凡是半月之內在琉璃閣,當日消費滿五千兩者,可送一張銀晶卡。

    當日消費一萬兩可將銀晶卡升級成金晶卡,消費數額不累加。金晶卡對外只發放二十張,先到先得發完為止。

    另外,琉璃閣將在六月十八日舉辦拍賣會,拍賣琉璃閣頂級絕版首飾,冰晶、邀月、曜日、憐星、墨雲等系列首飾,拍賣會會在琉璃閣三樓進行,拍賣會不發放邀請函,唯有手持金晶卡的貴賓才能參加。

    拍賣當日無論是否拍得心儀首飾,均可從琉璃閣二樓選取一件心儀的首飾帶走,此次拍賣會不僅對各位夫人、小姐開放;還將拍出幾款男式發簪。」

    掌柜的越聽眼中越亮,原來小姐心中早有成算,如此一來那些流失的客人自然是回來了,只是他還有一點擔心,「小姐,這拍賣的絕版首飾,若是咱們剛拍出去,就被多寶齋的人仿了去怎麼辦,那不是得罪人嗎?」

    夏錦卻笑著無所謂的擺擺手,「無妨,就算他仿了也無人會買,就算買了只怕也不敢帶出來,拍賣會一結束這拍賣的首飾花落誰家,只怕早已是傳遍大街小巷。能從多寶齋買得起這水玉仿品之人想必也不會是一般人,她若是不怕別人笑話她帶得是假貨就儘管帶好了。」

    夏錦笑得一臉自信,她就是要那些買仿品的人知道,只有買她琉璃閣的正品,才能參加琉璃閣的活動,也才能有好處拿,她要讓京城的貴人們以有一張琉璃閣的貴賓卡為榮。

    她打的就是品牌效應,她就是要將琉璃閣打造成,鳳天最高端、最大氣、最上檔次的商鋪。

    掌柜的這下算是從心底里服了,臉上的激動之情更是難以言表,忙不跌的應聲道,「屬下這就命人卻把消息放出去。」

    說完便見他轉身向門外走去,那臉也都快笑成一朵菊花似的。

    「等等!」就在掌柜的快要走到門邊時卻被夏錦給叫住,「掌柜的,讓人加一句,拍賣會所得扣除五成作為琉璃閣的成本,其他的全部捐贈給南方乾旱地區的百姓,此次拍賣完全是慈善拍賣!」

    掌柜的一愣,臉上的笑容也點點退去,「小姐這是何故?」生意人講究的是聚財,哪有將這錢財往外推的道理,這賑災可是朝庭的事,與他們這些商人何干。

    再說這南方今年的旱情是比較嚴重,但是朝庭不是已經下撥了賑災糧款了嗎?何需小姐勞神?

    看掌柜的神色夏錦也知道他是什麼個意思,本來她也是前兩日才聽小木說起今年南方的旱情特別嚴重,聽說已有近三個月沒有下過一滴雨,地里的莊稼全都旱死了,可謂是顆粒無收,雖說朝庭反應快速已經安排賑災了,災民暫時還未湧入京城,但是這下放的銀糧有多少能落到百姓手中尚未可知。

    既然京城中有那麼多平日里喜歡,故作姿態,積德行善之人,她當然要多加利用,填了自己的荷包之外,也為那些個老百姓謀點福利。

    更何況這也是藉機打響她琉璃閣名聲的好機會,雖說這琉璃閣立足與京城,但是以後勢必會往全國發展。

    再說她除了琉璃閣,在各地還有農莊、糖鋪和書齋,古代人或許還不知道什麼是宣傳、什麼是廣告、什麼是炒作,但她卻知道這能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商機。

    她相信如此一來,那拍賣會一定會吸影到更多的人前來,當然也會有更多的人為了一個『善』名,願意砸下更多的金錢在裡面再所不惜。

    「掌柜的不必如此,您沒聽說過千金散去還復來嗎?若是能就此打響琉璃閣的名聲,以後還怕沒有賺不完的錢嗎?我此舉也不過是拋磚引玉罷了!」掌柜的雖不太明白夏錦話中意思,但還是照她的意思去辦了。

    百里幻川

    《邪妃當道之太子莫張狂》

    生性懦弱,循規蹈矩,奉女戒如同聖旨?

    奇葩!

    這妞腦子被驢踢過?

    要不又怎會被奸人三言兩語搞殉葬陪母見閻王?

    一朝重生,傭兵強者爬棺而出,變身相府丑顏嫡女。

    她本可瀟洒走人,無奈這個個擠上門擺賤炫功,提醒她想不起的過去有多「輝煌」,她若不表示表示未免不夠道義!

    那古話怎麼說的?

    來而不往非禮也!

    誰料陰溝裡翻船,陰差陽錯成太子妃?

    誰說那俊美無雙,眼高於頂的太子獨鍾情自己,極度寵幸?

    狗屁!

    夜裡縱容殺手「邀請」她與閻王談心,養著一票搔頭弄姿蛇蠍女挑戰她的耐性。

    極度寵幸?

    真特么會裝逼!

    太子張狂是吧,呵!誰臣服誰還未可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