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85章 琉璃閣出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85章 琉璃閣出事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85章琉璃閣出事

    小木看著她這個樣子也猶為擔心,曾試著提了幾次,若是她不想出門,便下個貼子去淮陽王府或是阮府,邀阮大小姐和慧敏郡主過府來玩,只是夏錦全都一副興緻缺缺的樣子給推了。

    看著她這樣一天天的消瘦下去,真怕萬一寶兒再發病只怕她會撐不下去,只是沒想到,還未過幾天,便又發生了一件事,讓夏錦完全沒有了胡思亂想的時間。

    這天上午夏錦剛送寶兒去了先生那裡,便見紅袖匆匆忙忙沿著迴廊尋了過來,俯聲在夏錦耳邊一陣低語,惹得夏錦頻頻擰眉,透過窗戶看了一眼正在聽先生上課的寶兒。

    夏錦才低聲吩咐道,「流月和添香留在府中,紅袖和流星隨我去琉璃閣!」

    夏錦帶著幾個丫頭轉身離開,卻沒看到寶兒在她轉身後,向她原先所站的地方看了過來。

    琉璃閣中掌柜的托著兩隻錦盒朝著夏錦而來,夏錦示意紅袖幫忙接過,擺在書案之上。

    待東西放好,掌柜才開口道,「小姐,這兩盒之中,一盒為我們琉璃閣所產的頭面。」掌柜指指左邊的一盒首飾示意夏錦看看,后又推推另一盒道,「一盒便是那多寶齋的首飾;這兩套手飾除了這一套有我們琉璃閣的特殊印記外,並無任何不同!」

    夏錦本來聽紅袖說琉璃閣的掌柜傳信來說,坊間多出很多仿製琉璃閣的首飾,而且相像程度一般人很難辨別,本來她還不太相信,必定在這時代掌握燒制琉璃的人還不多,何況是用琉璃做首飾。

    如今看來不僅所言非需,而且這兩盒首飾放在眼前若不是掌柜事先點出哪一盒才是正品,她也根本分不清。

    夏錦也十分好奇這仿製品究竟讓她這琉璃閣損失了多少,於是便示意掌柜繼續說下去。

    「除這兩套手飾外,多寶齋中還有很多這種仿我琉璃閣的手飾,若是不看印記,誰也分不清此款首飾是不是我琉璃閣所出。

    而他們的價格便宜我們的不只一倍,更甚者有客人上門時他們便主動推銷這種仿我們琉璃閣的首飾來賣,還說是琉璃閣的首飾印記隱弊,首飾配帶在身上,不得主人家應允誰人能看得出是不是琉璃閣珍品。

    同樣的東品卻比琉璃閣便宜近一倍多,現在很多客人慕名跑去他那邊買仿品,這琉璃閣中的生意也日漸寡淡了起來!」掌柜的說完不敢抬頭看夏錦的臉色。

    必竟是小姐信任自己,才將偌大的琉璃閣交給自己管,沒想到這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出了這樣的事,還要勞麻小姐親自出面,的確是自己愧對小姐的信任。

    夏錦也沒去管這垂首不語的掌柜的,而是拿起這兩拿首飾進行細細比對,然而這色彩、這紋理竟然是假的竟比真的要更加自然流暢。

    夏錦也一度以為是掌柜的把這兩盒首飾搞混了,便又細細查驗了這首飾上的印記,發現竟然果真是如此。

    夏錦放下手中的飾物,打發掌柜的先下去,見這屋中就只剩下她和紅袖時,便不再顧忌什麼形象,抱膝斜倚在偌大的椅子上,雙腳也完全收入椅上,下巴抵上膝頭。

    她實在是想不通,若是有人能將琉璃吹制的比她的作坊里還好,有什麼理由只仿她的首飾,而不是開一家首飾鋪子與她正面競爭呢。

    若是單論那此仿製首飾的品相,完全就不輸她這琉璃閣中的飾品。夏錦實在想不通他到底有什麼理由來仿自己的東西。

    除非……

    突然,夏錦眼中一亮,快速從椅中下來,繞過書案,從兩盒首飾中各拿起一件,便以首飾上有稜角的地方狠狠的相互刻劃數下才停下手來。

    看著手中看似相似、現在卻截然不同的兩件首飾,夏錦的臉上終是露出些許笑意。

    看來自己所想不差,這多寶齋真是好的大手筆,古有魚目混珠之說,而現在到她這算是怎麼回事,珠混魚目嗎?

    隨手丟下那兩件手飾,夏錦反身回到椅子上坐下,已經確定這仿製的飾品不會對琉璃閣造成多大的影響,最多也只是短時間內會影響琉璃閣的收益而已,夏錦也是鬆了一口氣,微微勾起嘴角。

    夏錦越想越覺得想笑,在現代到有不少用玻璃仿製的水晶,做工精緻幾乎可以以假弄真,但到了古代卻反過來竟有人用水晶來仿製她的玻璃首飾,這怎麼能不讓她偷笑。

    但是笑歸笑,這個時代還沒有人工培育水晶的技術,這水晶都是純天然經過開採的天然水晶,較之寶石的價值也不遑多讓,這多寶齋背後究竟是何人的產業,竟有如此大的手筆?

    看著小姐剛剛還愁眉不展而後又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可如今卻又擰起了秀眉,紅袖不禁十分好奇,這兩件首飾到底有何奇特的地方,能讓小姐的神色如此多變。

    紅袖雖然平時表現的比較冷漠,但不代表她就不好奇,看夏錦又恢復到之前,雙臂抱膝,下額抵著膝頭的坐姿,紅袖終是沒忍住問道,「小姐是有什麼不對嗎?」

    夏錦抬眼看了紅袖一眼,又將目光轉到書案上的兩件首飾之上,呶呶嘴道,「你去看看台上兩件手飾,不看印記,可能看出哪件是我琉璃閣出的!」

    紅袖依言上前拿起兩件首飾,她這一看卻是十分訝異,剛剛掌柜拿來這兩盒首飾時,可是過了她的手的,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兩盒首飾都是完好無損。

    而現在桌上的兩件表現上一樣,但有一支若要細看卻是早已面目全非,首飾表面布滿划痕,紅袖抬眼看向夏錦,剛剛小姐拿了兩件首飾相互刻劃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而現在卻是一支有刻痕,一支卻毫無痕迹可言,這明顯說明其中一支質量要比另一支好上很多。

    紅袖的詫異之色,夏錦可是清清楚楚看在眼裡,坐姿不變只是微微抬起頭,笑著問道,「可看出哪支是琉璃閣出的了!」

    紅袖不加思索的舉起左手,遞到夏錦面前,然夏錦卻是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搖了搖頭,而紅袖手中拿得正是那支完好無損的。

    夏錦伸手從紅袖手中拿過另一支拿在手中把玩,過了半響才為紅袖解惑,「我知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會知道你一定會猜錯!」

    夏錦抬頭看紅袖,見她點了點頭才繼續道,「因為在一般人的眼中仿製品一定沒有正品好,但是這次你卻想錯了,這琉璃雖算得上是寶石,但卻是人工製作出來的,而這仿製品卻是真正的純天然的寶石!你可知此為何物?」

    紅袖一臉期待著夏錦說下去,卻沒想到夏錦會突然問她,於是茫然的搖搖頭,夏錦心中嘆息,這丫頭除了那冰冷的外表與添香不同,其他到是十分相似。

    見她是真的不知,夏錦也不為難她,便真接道,「此物叫水晶!」見紅袖還是一臉茫然夏錦一撫額,「那我說水玉,你可知道是何物?」

    這次紅袖肯定的點點頭,而後又是一愣,才出聲問道,「小姐是說這首飾乃是水玉所制?」

    見夏錦點頭認可自己的話,紅袖卻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小姐,你可知咱們鳳天並不產水玉,是以在鳳天很少能見到水玉這種東西,若不是紅袖師父是江南怪盜,就是小姐你說水玉紅袖也不一定能知道,更不用說它的另一個名字水晶了!」

    這次換夏錦一臉茫然的看著紅袖了,原來在現代隨處可見的水晶,在這鳳天國竟是如此珍品,只是若真是如此,誰有這麼大的水筆將這麼貴重的東西拿來仿製她琉璃閣的首飾呢。

    「紅袖你說鳳天沒有水玉,哪這水玉是從哪裡來的?」夏錦不恥下問,一臉求教的樣子看著紅袖。

    「鳳天以北的地方,有一個小國叫雪國,那個國家一年只有一種季節,那便是冬季,雪國長年雪花飛舞相傳十分美麗。

    因為終年下雪,那個地方是種不出糧食的,但是他們國家就甚產這種水玉,他們每年都會派使節來鳳天換糧食和布匹,而他們用來交換的物品便是水玉。

    水玉美則美矣,但是用種也不大,聽說都存放在國庫中,皇上偶爾教一些御用工匠將其打磨成玩物,用來打賞臣下和宮妃!不過皇上賞賜的東西只能用來供奉不能出售,所以市面上是基本看不到水玉的,小姐如何能識得?」

    夏錦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紅袖,看著那櫻桃小嘴一張一盒的將這水玉的來歷一一說的清楚,夏錦揉揉眼睛,狐疑的將她上下左右打量了幾圈,過了半晌才弱弱的道,「你……真是……紅袖!」

    不會是添香為了和自己一起出來,故意裝的吧,紅袖一向是以最簡潔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意思,何時說過這麼多無用的話了,而且她剛剛要是沒有看錯,她說到雪國時臉上的表情是嚮往沒錯吧!

    「小姐!」紅袖冷著臉,「您開的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好、好,我不開玩笑就是了!」夏錦也不知自己怎麼會突然這麼想,也許是沒想到一向冷麵無甚表情的紅袖也有嚮往的地方吧。

    「紅袖照你這麼說,能取到這水玉之人定是宮中之人了?」夏錦雖看過不少古裝劇,但是真正的古代什麼國庫、府庫的,她實在是搞不明白掌權的為何人。

    「小姐不是的,宮中之人是沒法去開國庫取用裡面東西的,就算是皇上打賞,也是皇上下了旨意,讓太監去戶部取,真正執掌國庫的是戶部的人,而非宮中之人!」紅袖細心的為夏錦解說著關於國庫規誰掌管之事,要說這事一般人都知道,以小姐這麼聰明怎麼就不知道呢。

    夏錦幾不可察的點點頭,又縮回到偌大的椅子中,臉上的神色卻比之前更加凝重。

    紅袖更是不解,「小姐,怎麼了?」

    「紅袖,你說若是這市面上沒有這水玉,而宮中人也不可能隨意取用這水玉,那麼會是什麼人從國庫中取了這水玉來仿製我琉璃閣的首飾呢?」夏錦低頭看著鞋面,說出這話甚至連眼皮都沒掀一下。

    而紅袖心中卻是一咯噔,「小姐的意思是說,有人私自竊取國府的水玉,然後用之水玉仿製琉璃閣首飾從中漁利!」

    夏錦抬抬眼皮看了她一眼,又立馬收回眼光,「我什麼也沒說!」

    紅袖也意識到自己失言,這種事無憑無據卻不事她們可以隨意議論的,「紅袖知錯,請小姐責罰!」

    紅袖俯身跪在夏錦而前認錯態度十分誠肯。

    夏錦也心知她不過是受驚過度,一時失言,並非有意為之,虛抬手掌道,「起來吧,我知你是無心的,以後小心些便是!」

    「謝小姐!」紅袖依言起身,擰眉許久終是忍不住問道,「小姐,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是否有人盜竊國庫他們可以不管,但這已經影響到了他們琉璃閣的營收,難到還要這樣坐以待斃不成,這似乎不是小姐的風格啊。

    夏錦抬頭沖紅袖盈盈一笑,那笑容里有几絲媚惑,紅袖從中並沒有看到憂心,反而是幾分開懷之色,就在紅袖以為夏錦不會回答她之際,夏錦才緩緩開口。

    「這水玉可是好東西,用的好了可是有趨凶辟邪、消災解厄之功效!這麼好的東西不收歸己用豈不是可惜了!」夏錦也不避忌紅袖,直接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一會你去知會掌柜一聲,這多寶齋里出了多少這樣的首飾全部照單全收,一會我會把怎麼鑒別這水玉的法子寫給他,此事讓他去找黎青幫忙。

    讓黎青安排新面孔去辦,務必不能讓多寶齋幕後之人知道咱們已經察覺水玉之事,另外京城大大小小的首飾鋪子全給我摸一遍,看看出了多寶齋可還有別家鋪子出售這種東西。」

    國庫之事她是不欲插手的,但是想搶她琉璃閣的生意,這多寶齋的人不讓他付出點代價怎麼成。

    《農門沖喜小娘子》

    一朝穿越……

    床上躺著病歪歪的相公,她成沖喜娘子了?

    屋子是借的,米缸是空的,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白天伺候相公吃喝,晚上伺候相公睡覺!還得時刻謹防被吃?!

    這樣的日子沒法過!

    *

    勤勞致富最可靠,建個作坊,開個工廠,領著相公奔小康。

    正在慶幸沒有極品親戚騷擾,極品村民來敲門。

    某族老:寧娘子,你相公是私塾先生,你這樣拋頭露面的做生意實在有損先生形象,還是把作坊交給村裡來管吧。

    某腦殘:一個沖喜的貨色,還把自己當根蔥?等我一進門,賜你個妾的身份,你就等著跪地敬茶吧。

    ……

    想要她的財?想要她的人?當她是紙糊的么!

    給她一個棗,還人十寸金。

    讓她沒臉?來來來,賜一丈紅!

    只是

    這病夫君好像身份不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