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84章 寶兒毒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84章 寶兒毒發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84章寶兒毒發

    「王爺!」看著安王鮮血淋淋的雙手,秦川忍不住出聲提醒。

    然安王卻混不在意的擺擺手,「無妨!先前與你所說之事,切不可泄露給第三個人知曉!」

    「是,屬下謹遵王爺之命,定當竭盡全力不辱王爺之令!」

    誰也沒想到,他們兩人在這湖邊空曠之地的對話,自以為是神不知鬼不覺,卻不想晚間便傳到夏錦耳里,夏錦聽了龍影傳來的話,心裡也是唏噓不已。

    都到天家無真情,沒想到這母子之間竟也是這般。

    不過既然安王已經知道血蓮在太後手中,那她也就省事了,不需要再另作安排把這事透露給他了。

    這五月的天氣已經熱了起來,就算這夜裡也不見得能涼爽,本就心事重重的夏錦就更難以安眠,便在房中擺了個圍棋的棋盤,教紅袖和流月兩個丫頭用黑白子下起五子棋來。

    這五子棋本來就簡單,不一會兒兩人就參透其中精髓,棋盤上你來我往殺的不亦樂乎,夏錦笑著看著流月每次輸棋后那抓耳撓腮的模樣到是十分的可樂。

    只是夏錦這臉上的歡顏還未舒展,便聽見房門被人從外撞開。

    紅袖與流月二人立馬放下手中棋子,警惕的一前一後護衛在夏錦身側。

    「小姐,快……快去看看小少爺,小少爺發病了!」添香看到夏錦還沒休息,紅著眼,一臉焦急的扯著夏錦就往外跑。

    夏錦瞬間反應過來,不用添香拉著,撩起衣擺就往寶兒房間去,「紅袖,去通知老王爺!」

    紅袖應聲房門未出,直接推開夏錦房中的窗子飛身而下,向著老攝政王的院中飛去。

    夏錦到寶兒房中便看到流星用棉被緊緊包著寶兒,緊緊摟在自己懷中,小傢伙嘴中還在斷斷續續的,「冷……娘,寶兒冷!」

    夏錦的心都快要碎了,伸手從流星懷中接過寶兒,摟在自己懷中,語帶哽咽的吩咐道,「添香,上火盆,多加幾個!」

    那聲音仿若從喉嚨深處滾出,沉得讓她自己也不知是不是她在說話。

    小心的從被子里掏出寶兒的兩隻小手,將他的中衣袖子輕輕挽起一點,手腕處的那絲紅線,鮮艷欲滴。

    淚水順著夏錦的眼眶不斷流出,好似斷了線的珍珠似的,「流星把火燭拿過來!」

    眼淚迷濛了雙眼,她看不清寶兒手腕上的紅線,執著寶兒小手的手也在不住的顫抖著。

    「錦兒,我來了!乖,把寶兒放下來,讓皇叔祖給他看看!」小木看著這樣失魂落魄,再看看她懷中那個不住顫抖著臉上已然結起層層冰霜的孩子,心中也十分難過。

    小木一點點掰夏錦摟著寶兒的雙手,把已經不知所措的夏錦從床榻上抱開,讓出位置給老攝政王看診。

    手掐著外孫的脈搏,老攝政王的心也在一點點的下沉,本來應該還有一個月左右才會發病的,誰也沒想到會提前這麼多。

    只見老攝政王雙手翻飛瞬間為寶兒紮下十餘針,寶兒臉上的寒氣在一點點散去,夏錦靠在小木懷中眼睜睜的看著寶兒漸漸呼吸平緩不再喊冷,那個提起來的心也稍稍放下一點。

    眼含希翼的看著正在為寶兒啟針的老攝政王,「師父……」

    她不敢問,但話中的期盼卻是那麼真真切切,一片拳拳愛子之心也是那麼明明白白。

    然老天卻沒因為她這份期盼便格外開恩,老攝政王終究是嘆了口氣,「病發了,若是三日之內拿不到藥引,這孩子……」

    老人眼中的難捨之情格外明顯,他這一生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身邊的親人一個一個的離他而去,難到到最後他還是留不住這孩子嗎?

    「不……」夏錦狀若顛狂的搖著頭,「我去求太后,求她賜葯,不管她要什麼,只要我有的,全部奉上就是了!」

    夏錦意欲掙脫小木的懷抱向外跑去,她也不管現在是深夜,就算她想去求太后也得進得了宮才成。

    「錦兒,冷靜下來!」小木一把撈回夏錦,重新將她納入懷中,「這個時辰宮門早關了,你怎麼進宮?乖,等天亮了,我陪你一起去!」

    夏錦迷茫得看著小木,他剛剛不是要攔著自己,而是說要陪自己一起去沒錯吧!

    「乖,我陪你去,她要是不給你,我們就搶,再不行就趁其不備拿下那老妖婆,我就不信她會為了一株血蓮連命都不要!」聽著一個字一個字從小木口中蹦出,夏錦才知道自己不是幻聽。

    不過這個男人還是這個無賴,霸道,就連說去搶別人的東西也說的這麼理所當然。

    「不管你們明天要做什麼,現在都去休息,今晚我在這裡守著!」老攝政王深深的看了小木和夏錦一眼,錦兒一旦決定的事,誰也勸不了,更何況小木也是亦然。

    罷了,就讓他們去試試吧,不管如何賭一把,總比在這等著,看著這孩子的生命一點點的消逝強。

    夏錦恍若未聞似的走到床邊,沿著床邊坐下,一手輕輕撥開寶兒臉上凌亂的髮絲,無比愛憐的撫摸著他的小臉,只是她也知道明日還有一場無比艱辛的仗要打,俯身在他光潔的額頭上印上一吻,夏錦才緩緩起身,念念不舍的向外走去。

    然此時外面去響起短兵相接之聲,夏錦聞聲想向外看去,卻被小木一把拉住,伸手摟著她的腰際,幾息之間便移到綉樓的外廊之上,一襲紅影飄過,夏錦恍悟來人是誰,立馬喝停在綉樓外守衛的人,「龍影,住手!」

    龍影聞聲停手,而那身著紅衣之人也借勢收手,一躍上了綉樓,停在夏錦與小木面前,「寶兒發病了?」

    這一句無異於肯定,沈清風一身紅衣略顯狼狽,身上雖不見傷痕,但是衣裳卻破了幾處。

    「嗯!」夏錦點點頭肯定了寶兒發病一聲,又狐疑的看著沈清風一眼問道,「沈大哥怎麼知道的?」

    寶兒從發病到現在先後不到兩刻鐘,他是怎麼會知道而且來得這麼快。

    「我在長鳴兄府中,接到侯爺的信就趕過來了,你讓人去前門迎迎,長鳴兄估計也該到了!」沈清風瞪了小木一眼,自己讓人給自己傳信,結果也不和府中的人說一聲,害得他毫無防備,差點中招。

    小木轉臉無視他的眼神,這事的確是自己大意了,剛剛看錦兒傷心成那樣,還真把自己通知了沈清風的事給忘了,再說這事也不能全怪他,誰讓他不走正門,非要飛進來,被人當賊打也是活該。

    「龍影!你去迎迎夏將軍!」夏錦聽到沈清風說夏長鳴也過來了,便立馬讓龍影去前面接人,可別再如剛剛一般發生誤會才好。

    龍影沖樓上的夏錦等人一抱拳,便飛身向著前院而去,不多時便領著夏長鳴過來了。

    「錦兒,寶兒如何了!」夏長鳴緊隨著龍影身後而來,看到夏錦和小木他們都站在門外,也不知寶兒什麼情況,但直接問了起來。

    「師父剛剛給他施了針,睡下了!」說到那孩子夏錦面上還是難掩心疼之色。

    小木摟著她的肩膀輕拍著以示寬慰,夏錦這才收斂了心神請他們二人進了花廳。

    紅袖依次為眾位奉上茶水,夏知鳴才開口道,「我可以去看看寶兒嗎?」

    沈清風聞言也站起身來,「一起去吧,我也想見見攝政王!」

    夏錦此時也拿不定主意,師父沒說不能探視,想必沒有問題便起身引著二人朝著寶兒的房間走去。

    「師父,沈大哥和長鳴哥過來看看寶兒!」老攝政剛剛為寶兒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讓人撤了火盤和棉被,聽到夏錦去而復返的聲音,本是微微皺眉,但見到隨她進來的二人時,便也斂了神色。

    二人向老攝政王見禮,卻被老攝政王擺擺手給免了,沈清風看著床上寶兒臉色倉白,但呼吸和緩,想必那病症也是緩了過來。

    本想上前為寶兒探探脈,遂又想到有老攝政王在,他的醫術更遠在自己之上,實在沒必要班門弄斧,細細問了些寶兒發病的情況,便從懷中掏出一錦盒奉上。

    「攝政王,此乃在下三年前從外地客商手中買來的,還請攝政王看看能否給寶兒用上?」

    老攝政王狐疑的接過沈清風手中之物,他好歹也有個小神醫之名,相信醫術一定差不到哪裡去,夏錦眼巴巴的看著老攝政王手中的錦盒。

    催促著他快些打開,老攝政王也好奇裡面是何事,便也毫不客所氣的當著眾人的面打下錦盒,老攝政王待看清裡面所承何物時竟直直的愣在當場,直到過了盞杯時間,夏錦再也忍不住想出聲詢問時,才見老攝政王眼中精光大盛。握著錦盒的手也不禁顫抖起來。

    「師父!」夏錦這一喚才讓老攝政王回過神來,老人家激動的不知如何表達現在的心情。

    只道,「錦兒,你守著寶兒,為師先去配藥,明日你也不用進宮了,有沈清風這千年太歲,至少可保寶兒兩月平安無虞!」說話便不等夏錦再問什麼,就捧著錦盒飛快的向外跑去。

    夏錦眼睜睜得看著師父的背影從門前消失,彷彿耳邊還回蕩著他剛剛臨出門時自言自語的話,「太歲,居然是千年太歲,真是天助我寶兒!」

    夏錦從師父這得不到解惑便把目光投注到沈清風身上,眼中也溢滿感激之情,以師父那欣喜、激動的模樣,可見沈大哥送來的葯對寶兒的毒是大有助益的,更何況師父剛剛已經言明,可為寶兒續命兩月,也為他們爭取了兩月的時間。

    雖然有點肉疼,但是只要能救得了寶兒的命,沈清風還是很開心的,許是大夫的天性沈清風還是忍不住上前為寶兒診了一次脈,直到確認脈像真的沒什麼兇險才鬆了手。

    抬頭迎上夏錦疑惑的目光,知道她想問什麼便也直言不諱的道,「侯爺託人傳信的時候,點明了寶兒毒發讓我帶上太歲速來!」

    這下夏錦更是疑惑了,小木若是早知道太歲能為寶兒續命,剛剛又何必哄自己說天亮陪自己進宮搶葯呢。

    不等夏錦再出聲相詢,小木便主動解釋道,「我也不知太歲對寶兒有無作用,但既然沈清風這裡有此味靈藥,便讓他一起帶過來,萬一能用得上呢!」

    夏錦亦是點頭,還是小木想得周道,這下不是正好用上了嗎?

    到是沈清風不斷的在心中鄙視某人,自己身上有什麼寶物他到是打探的清清楚楚,拿別人的東西送人情的事,他到是做的駕輕就熟。

    送走這兩人,小木本想回寶兒房中陪著夏錦一起守著寶兒,卻在邁入房間門時停下了腳步,朝空中打了個響指。

    「主子有何吩咐!」流年從暗處現身,在小木身後躬身行禮。

    「調動流雲山莊所有暗探,查太后的隱私,包括入宮前的,查到後設法透露給安王的人!」小木右手輕捏著左手的尾指,既然安王想從這方面著手,那自己不妨再幫幫他。

    「是!」流年應聲就要退下,卻被小木喚住。

    「等等,拿著這個玉牌去一趟後宮找皇後娘娘,或許她那裡會有什麼線索也不一定!」小木隨手從袖中抽出一塊玉牌朝流年扔去。

    流年接過玉牌徹底消失在這夜色之中。

    有沈清風送來的千年太歲入葯,寶兒的病到是大顯起色,沒過兩天,小臉便盈盈犯著紅光,好似沒病過一樣。

    小傢伙還是和往常一樣,纏著小木和老攝政王習武,要不就是去先生處上課,到是夏錦卻比以往越發的粘著寶兒了,就算他去先生處,她也是親自將他送過去,待到下學時分又親自過去接他回來,好似只要一不看到他就格外的心神不靈似的。

    小木看著她這個樣子也猶為擔心,曾試著提了幾次,若是她不想出門,便下個貼子去淮陽王府或是阮府,邀阮大小姐和慧敏郡主過府來玩,只是夏錦全都一副興緻缺缺的樣子給推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