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79章 戰王府小公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79章 戰王府小公子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79章戰王府小公子

    夏錦和小木一道進了戰王府,便道,「你去見客人吧,讓紫兒帶我去鳳姨那便成!」

    她也有自己的考量,人家必定是來找小木的,自己跟著去總歸不合適,更何況到了人家府上,哪有不先去拜會主人的道理,然這戰王府的主人可沒人拿她當客人的,早就將她當成自己人了。

    小木聽夏錦這麼說也就點點頭,紫兒領著夏錦向內院走時,他也跟在夏錦一側,夏錦忍不住問道,「不是說有客人在等你嗎?跟過來做什麼?」

    「我這剛回府當然是要先去娘親那請安了!至於客人嘛……若真是重要的人娘親自會親自做陪,既然娘親沒出面,代表根本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人,讓她先等著好了!」小木揚揚眉一臉的笑意,剛剛錦兒的話怎麼聽著都有幾分彆扭的味道,莫是在吃醋了,想到這小木心情更是大好,唇角的笑意越發的張揚了!

    夏錦看著他那一臉難掩的笑意,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這是他家,客人也是他的客人,他想怎麼待客自己也是管不著的。

    夏錦才進戰王府,便有下人向內院中傳了信,夏錦前腳才從外院邁進二進的院子,世子妃便帶人迎了過來,看到夏錦更是滿面笑意,熱情的拉她的手,「錦兒妹妹真是好久不見了,剛剛下人傳信說府中來了貴客,說是看見錦兒妹妹過府了我還不信呢,想著過來迎迎看看是不是真的。不想到還真叫我迎著了,看來還是婆婆面子大,竟把身邊的紫兒姑娘派去接妹妹了!」

    夏錦一愣,聽世子妃這話貌似這紫兒的身份很不一般啊,當初瞧著她的衣著,她還以為是鳳姨身邊的大丫頭呢,聽世子妃這口氣好似還不是一般。

    瞧著夏錦眼中的疑惑,世子妃笑著為她解惑道,「紫兒是婆婆奶嬤方嬤嬤的孫女,可憐這孩子自小失了娘親,她爹也是個重情的,她娘走了才半年也思念成殤跟著走了,臨走時將還在襁褓中的紫兒托給了婆婆,便就一直被養在婆婆身邊,紫兒不是奴婢,婆婆一直將她當半個女兒看待的!」

    夏錦聽得仔細,也能明白小木為什麼對這小丫頭有所不同,原來也能算得上半個妹子了,夏錦感激的看了世子妃一眼,這也算是她對自己的提點了。

    世子妃笑笑,彼此眼中的意思心照不宣,難得夏錦過府,世子妃拉著夏錦向西走想帶她去自己院子里好好聊聊,卻被小木給截了下來,「嫂子,這要帶錦兒去哪啊?錦兒還要去拜會娘親呢?」

    小木能不知道那個方向是世子妃的院子嗎?雖說都是一家人,但哥哥不在府中自己總不好去嫂子的院子,若是錦兒被帶過去那自己豈不是要和她分開,若是自己不去,保不準嫂子會在錦兒面前怎麼編排他呢。

    想想這些年他可真沒少得罪他這位世子妃嫂子!都說女人小肚雞腸愛記仇,誰知道她會不會在這等著自己呢!

    世子妃沒好氣的橫了一眼攔在身前的小木一眼,真當誰都和他一般睚眥必報啊,「我剛剛從婆婆那院子過來,婆婆歇午還未起身,此時過去也不過是白跑一趟,我帶錦兒去我那坐坐,一會婆婆起了自會有人通報,我再帶錦兒妹妹過去也不晚啊!」

    小木雖不樂意夏錦與自家嫂子過多接觸,但聽到娘親還沒起身確是不好打擾,若是讓夏錦去世子妃的院子還不如讓他帶夏錦在這府中轉轉!

    小木心中一亮,嘴唇也微微勾起,或者可以去自己院中坐坐嘛!小木打定主意,只是他話還沒出口便被世子妃給否決了。

    「聽說府里來了位嬌客說是與你有婚約,我看你還是先去招待她吧,至於錦兒妹妹這兒自有我來招呼,便不勞你操心了!」世子妃一臉得意,想著當初這傢伙故意利用世子兒時的事,引起她和世子間的誤會。

    這回她要是不報復回去,也太對不起他的厚愛了,更何況她並沒有如同他當初那般歪曲事實,如今人家可都是找上門了,要求他履行婚約,人可還安坐在王府的花廳中等著他的答覆呢!

    「你說什麼?」小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婚約他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連聽也沒聽過!

    世子妃纖指一抬,指向前院花廳的方向,「你可以自己去問問看啊,人正在花廳里等著你呢?」

    世子妃一臉的笑意,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模樣,雖說她是想看小木出糗,但也沒想要傷害夏錦,伸手輕輕拍拍夏錦那隻被她拉在手心的手,示意她安心。

    只是與夏錦對視,卻也沒能從她臉上看出有什麼不愉,這下連世子妃心中也沒有底,這錦兒到底對小木是個啥意思,若是彼此有意,聽到這事她也不該是這個態度啊,連她想好的安慰的話也被吞回了肚子里,不知從何安慰起。

    小木也知道世子妃不可能和他開這種玩笑,更何況娘親讓紫兒去尋他回來,也是說有人在等她,可是他怎麼不知道他何時婚約的?

    「誰訂下的?我怎麼從未聽說過?」小木還是不怎麼相信婚約之說,若是真有婚約在身,娘親不會催著他向夏錦提親,他們家不興一妻多妾,木家世代子孫也都只有一位妻子,這是祖訓,家中長輩也從不會在子女不知道的情況下為他們訂下婚約。

    更何況若是這婚約是爹娘訂下的,娘親不會是這個態度,把人晾在那裡連見也不見,想到這一層小木也是定下心來。

    「這事還是等我見過娘親再說吧,若是隨便一個人說與我有婚約,我就要認下的話,估計這戰王府也住不下這麼多人,更何況若有人效仿,只怕我這世子哥哥,也不知要多多少妾侍了!」

    瞧著嫂子也一臉看好戲的架式,再加上夏錦那一臉無所謂的態度,小木這心中就不是滋味,既然錦兒是他的寶貝他捨不得生她的氣,但不代表他不會把這怒火指向其他人,這世子妃首當其衝便成了這炮灰。

    世子妃好不容易佔一次上風,卻輕易被他給扳回一局,心中甚是不忿。只是小木的話也不無道理,雖然被他氣的雙頰通紅,怒火中燒,但是也找不到反駁的話來。

    「唉,你明知道每次都鬥不過他,又是何若來哉!」一個軟軟的童聲從身後不遠處傳來,那語氣里卻帶著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架式。

    世子妃聽到這話卻有種撞牆的衝動,這是她兒子嗎?為什麼兒子說出的話卻向是長輩在教訓晚輩似的。

    夏錦回身,只見一個身高還不足他腰部的小男孩,負手而立,也不知他是在那邊聽了多久,只見他眉頭微擰,一副憂心的模樣,目測這孩子也只比寶兒剛從山上下來那會大一點而已,最多也不會超過三歲。

    只是從他口中說出的話卻與大人無異,夏錦臉上露出一絲比較糾結的笑容,原本以為寶兒就挺早熟的了,她一直致力於讓寶兒更像一個普通的小孩子般擁有個快樂童年,現在貌似效果還不錯。

    只是誰來告訴她這個小娃子是怎麼回事,他的言行舉止竟比寶兒還早熟,還是說她見過的古代小孩太少,古代人就是比較早熟。

    小傢伙見大家都看著他,便也不扭捏的回看向眾人,毫不猶豫的邁著他那小小的八方步,朝著夏錦走來,在面前停下,抬頭看了她片刻才對她行了個標準的拱手禮,「侄兒,見過鳳鸞姑姑!」

    夏錦一愣,從小傢伙身上收回目光投向世子妃,這小傢伙出現在戰王府中,又自稱侄兒莫不是世子妃的孩子?

    而世子妃也是沖她點點頭,一臉寵溺的看著那孩子向夏錦道,「這是我兒子!」

    夏錦笑著點頭,虛抬起手道,「不必多禮!」

    待小公子站直身子,一眾下人紛紛沖他見禮,「奴婢們,見過小公子!」

    小傢伙像模像樣的擺擺手示意他們免禮,而那也是范兒十足,夏錦看著這心中備覺好笑,想著剛剛小傢伙貌似看了自己很久才見禮的,忍不住彎下身子看向他問道,「你剛剛何況盯著我看了那麼久?」

    小傢伙聞言抬頭與夏錦對視,也是十分認真的道,「剛剛侄兒是在想怎麼稱呼姑姑比較合適,若是論起輩份你是攝政王府小世子的養母,應是與祖母平輩論交,我應稱你一聲姑奶奶,可是你卻又稱祖母為鳳姨,那並是與娘親平輩,侄兒左思右想還是稱您姑姑比較合適,必定您將來也是要成為我嬸娘的人,若是現在叫您一聲姑奶奶,等你與叔叔成親后,侄兒還是真不好改口!」

    小傢伙說的頭頭是道,卻把夏錦羞的小臉通紅,心中十分後悔自己幹嘛要這麼好奇。

    這孩子都是誰教的,怎麼這麼鬼靈精怪的,而小木聽到侄兒那聲你以後是要做我嬸娘的人,更是樂得他嘴角都快咧到耳邊了。

    世子妃也是被自家這小子給逗樂了,用絲絹掩嘴偷著樂,而一眾僕婦更是在肚子里笑的腸子都快打結了,臉上卻不敢表露一點,實在是忍得辛苦。

    小傢伙許是仰著看人脖子酸了,伸出小手托在腦後看著夏錦道,「鳳鸞姑姑,我們去那邊坐下說吧!」

    小手一指,指向一條入園的小徑,夏錦隨著他身後,走過小徑直上九曲迴廊,繞過一座假山便看到院中的一方六角亭,亭中早有丫關得了信,送上新鮮水果和茶水。

    原本還在爭執要不要去世子妃院中的事,現在卻也迎刃而解了,幾人還沒坐多久,便有鳳鳶大長公主屋中的嬤嬤來報,「奴婢見過世子妃、侯爺、小公子、郡主!公主已經起身了,讓奴婢來請郡主過去!」

    紅袖上前一步代便扶著夏錦起身,「那便有勞嬤嬤前面領路了!」

    「奴婢不敢,郡主請!」那嬤嬤恭敬的退至一邊,請夏錦步下亭子,躬身半退著為夏錦引路。

    小木和世子妃本就說要去鳳鳶大長公主那請安的,自然也隨後跟上,只是那小傢伙卻,起身向幾人抱拳,「娘親和姑姑、叔叔,我就不去祖母那裡了,剛剛不過是課間休息,這就要回去上武學課了,娘親替我向祖母帶個好,我晚上再去給祖母請安!」

    世子妃彎下腰替他理了理那一絲不亂的衣領柔聲道,「去吧!」

    小傢伙得了自家娘親的應允,沖眾一點頭,瀟洒的轉身離開了。

    鳳鳶大長公主似是剛起身不久,夏錦他們到時她正坐在軟榻上吃著茶水,看見幾人進來,便放下手中的茶盞,笑著朝他們招手,「靈若、錦兒你們來了,快過來坐!」

    鳳鳶大長公主招她們過來一邊一個讓她們就挨著自己手邊坐下,剛想聊聊休己的話,卻看見小木杵在那裡。

    一個眼刀丟過來,臉上的笑容立馬消失怠盡,換上一張嚴肅的面孔對著他道,「不去收拾你惹回來的爛桃花,跑到這兒來幹嘛?」

    她認定的兒媳婦就這有靈若和錦兒,現在卻有個莫名其妙的女人找上門來,說是和自己兒子有婚約,她也是十分惱火的,小木這孩子一向懂分寸的,這次搞得這叫什麼事?

    小木滿腹委屈無處申辯,他真的沒惹什麼爛桃花,還有娘親是不是搞錯了,他才是他的親兒子好嗎?怎麼每次娘親都向著別人不向著他呢?難道自己真是小時候抱錯了不成?

    雖說被自家娘親誤會,冷眼相待,便小木仍是擺出一張笑意盈盈的笑臉道,「娘親,我這不是剛回府,就想著先來給您請安了嗎?至於您說的什麼桃花、李花的我可真不清楚。」說完還挑挑眉示意她夏錦還在呢。

    要是連您也編排我,若是錦兒真信以為真了,到是您讓我到哪去給你尋媳婦去啊。

    其實夏錦聽著他們說著什麼婚約不婚約,也是不如她表現的那麼冷靜,只是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他不願意去冤枉別人,更何況小木說了沒有,她也願意去相信她,所以她在等,等他證明自己值得她的信任。

    鳳鳶大長公主哪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若真是有什麼這傢伙絕對敢做敢當,只是人家既然賴上了你,說明你一定是做了什麼讓人誤會的事了。

    「別擱我這貧了,趕緊得去和人家姑娘說清楚,把人打發走,人家可是都等你好幾個時辰了!」鳳鳶大長公主一臉嫌棄的看著自家兒子。

    小木也是無奈的摸摸鼻子,越發覺得自己不是親生的了,雙眼緊盯著夏錦不放,好似在等著她和自己一起走似的。

    「行了,我叫錦兒一起來,是想讓她知道這件事,怕以後若是傳出什麼不好的流方,造成什麼不必要的誤會。可不是來幫你打發爛桃花的,你可別想拉她一起!」鳳鳶大長公主沒客氣的又給小木一記眼刀,其實原本她也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的。

    只是錦兒表現的太淡定了,讓她有一點摸不準,便乾脆收了看戲的心思。

    聽自家娘親這麼說,小木也沒法子只好悻悻得朝著屋外走去,走到門口還忍不住向里看了一眼,那眼神叫一個哀怨,只是這屋裡的人還有誰不了解他,怎麼也不可能會上他的當。

    出了自家娘親的院子,小木便未急著去外院,而是轉而去了剛剛那座六角亭,亭中早已有人候在裡邊,一身勁裝到也襯托那人英姿颯爽。

    小木款步步入亭中憑欄而坐,那人拱手行禮,「主子!」

    「查出來了嗎?」小木問得漫不經心,若是他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又怎麼可能在自己身邊做了這麼多年的貼身待從,偶爾還擔負暗衛一職呢。

    「查到了,說與你有婚約的是前張御史的嫡出長女,張盈盈!」那人抬頭回話,不是木梓又是何人!

    「嗯?」小木並沒看他,只是輕哼一聲,讓他繼續說下去,「只說張小姐是因為當初主子答應張老夫人,一旦張家人被流放便會向皇上求個恩典把張小姐要入府中為妾,便認為這是主子親口許下的婚約。

    張小姐認為主子能在那種情況下許下婚約一定是對她本人有意,而當初因是待罪之身便只能為妾,如今張御史案已然平反,她自認身份能配得上主子,理所應當成為主子的正妻,逍遙侯的夫人!」

    木梓這話中帶著明顯的嘲諷之意,這張小姐也太異想天開了,人家不過是念在與你爹爹也算得故交的份上答應助你一次,還真敢往自己臉上貼金,便以為別人是對她有意了,他木梓敢打賭就算那張小姐現在脫光了站在主子面前,主子也不可能多看他一眼的。

    誰不知道自家主子,這心心念念的就是錦兒小姐,一顆心早就掛在人家身上了。

    「人家想什麼,你是怎麼知道的?」小木沖木梓挑挑眉,一臉揶揄的笑容顯而易見,聽這傢伙說的頭頭是道,自己只讓他調查這人的身份,結果他連人家怎麼想得都打聽的清清楚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