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72章 夜入農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72章 夜入農莊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72章夜入農莊

    小木扶夏錦上馬,一行人快馬加鞭的朝著莊子飛馳而去,就著湖面上燈火點點,風和流年也從暗處走出來,輕扯韁線,拍拍馬脖子道,「去吧!」

    兩匹駿馬便小跑著向樹林深處跑去,兩人翻身上了自己的坐騎,一路跟隨在小木他們身後。

    一路快馬加鞭夏錦覺得自己都快被顛的快散架了時,看到莊子上的瑩瑩燈火,小木緊了緊摟著她腰的那隻手,在她耳邊道,「忍忍,快到了!」

    夏錦此時已經連話都懶得說了,只是輕輕的點點頭,在這漆黑的夜裡,也不敢小木是看到還是沒看到。

    夏錦他們在莊子附近的一處密林邊停下,只聽紅袖沖林中打了個響哨,不多刻便見一黑影從林中轉了出來,來人見到馬背上的夏錦時,躬身行禮,「屬下,拜見小姐!」

    「不必多禮!」夏錦微抬手示意,小木扶她下馬。

    隨說軟玉溫香在懷,就此鬆手還有點捨不得,但是必定有正事要做,小木還是分得清輕重緩急的,先行翻身下馬才將夏錦給抱了下來。

    夏錦甫一下地,這雙腿還微微打著顫,必定沒有學過騎馬,雖被小木帶著騎過幾次卻都不似這次路途遙遠,又一路策馬狂奔。

    小木也看著夏錦不對勁,站在她身後小心的撐著她的腰,幫她減輕點負擔,夏錦感激的回以一笑,如同一道暖流同時匯入兩人內心。

    「雨,庄內情形如何?」必定是她臨時起意要來這裡,比原先計劃的要提前了兩天,她怕萬一有什麼差池,就要前功盡棄了,夏錦開始後悔今日的衝動之舉了。

    「侯爺著人提前知會了,莊子里的人已經作好了安排!郎中說那孩子的情況比較好,可以隨時幫他續骨,以防萬一雨從庄內帶來幾件披風請小姐換上!」雨將手中帶來的包袱交給紅袖,讓她分發給眾人!

    夏錦等人著上這黑色披風,在這無月的夜晚行走,猶如融入黑夜一般,輕易不會讓人發現。

    夏錦看看老攝政王懷中的寶兒,發現他早已經是睡著了,本想將他接了過來卻聽老攝政王道,「夜黑路難走,還是讓為師抱著吧!」

    夏錦想想也對,黑燈瞎火的自己走起來都有點吃力,若是再抱上寶兒,只怕更難走,更何況自己不會功夫,不如師父腳下輕便,若是有點坑坑窪窪的師父也能輕易避開,不至於傷到孩子。

    小木幫夏錦戴好帽子又替她緊了緊披風,這才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引著她往莊子上走,完全不假手他人,害得紅袖和流月完全無用武之地,只好緊隨在主子身後。

    等夏錦他們進了莊子后發現整個莊子院了一間小院中亮著燈火外,其於的人家中不見半片火光。

    雨領著他們進了那一間唯一有燈光的屋子,屋中除了所熟悉的郎中外,只有那個癱在床上的孩子和立在床邊的一對中年夫婦,想必就是這孩子的爹娘了。

    小木進屋率先解了披風,那對中年夫婦,一見小木立馬跪下行禮,「奴才見過侯爺!」

    小木因為這些年娘親的疚愧也陪娘親過來莊子上探望過他們幾次,這夫婦二人也是認得他的。

    「起來吧!我不過聽說柳管事說請了個神醫過來能醫狗蛋,特過來看看!」小木說得雲淡風輕,這夫婦倆也實成千恩萬謝的給小木磕頭謝恩,卻沒想過他這侯爺漏夜前來真的只為看看自家孩子?

    夫婦二人站起身,看到小木身邊一身黑衣黑帽的眾人,忍不住好奇多看兩眼,卻被小木一眼瞪來,「這幾位都是想見識神醫醫術的貴人,你二人還是莫要打探的好!」

    夫婦二人連忙點頭稱是,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朗中裝模作樣的捋捋他那一足寸許的鬍鬚,這可是他自收到小姐的信后特意蓄起來的,好方便他裝腔作勢、唬人,只見他臉上稍嫌不愉的道,「這麼多人圍在這,讓老夫怎麼給病人治傷!若不速速退去,這孩子的傷,老夫也不治了!」

    「這……這……」孩子的娘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這神醫他們得罪不起,這孩子的腿好不容易有了希望,若氣走了神醫,豈不是坑了孩子一輩了。

    可是這二少爺是他們的主子,一家人的活路都是捏在主子手中更是得罪不起,夫婦二人一臉肯求的看著小木,眼中的意思十分明顯。

    小木揮揮手,四個丫頭恭敬的退了下去,添香在轉身之際,順手從老攝政王手中接過寶兒,只是其他人都緊張的盯著神醫卻也沒注意,雨也趁機退了下去,帶幾人去神醫的房中安置,也好讓添香他們方便照顧小主子。

    看著這卻了三分之一的人,神醫的臉色好看了些許,又指著那對夫婦道,「你們去燒些熱水備著,我不叫你們不許進來打擾!」復又看看夏錦幾人點點頭,「他們就留下來給我打打下手吧!」

    那對夫妻本想應聲,卻不想神醫要主子和主子的貴客給他打下手,這下更是嚇得混身顫抖,主子身分貴不可言,他帶來的客人身份自是不會低的,若是得罪了主子和主子的貴客,只怕自己吃不了兜著走,沒關係會連累到神醫。

    剛想出聲提醒,便見小木沖他們擺擺手,示意他們安心才道,「無妨,正好我們也想見識見識神醫的手段,就留下給神醫打打下手,你們且安心下去準備神醫要的東西便是!」

    聽到主子如此體釁下人,夫妻二人又是跪下來磕頭,千恩萬謝的退了下去。

    見二人出去,轉身進了廚房,神醫這才趕忙起身向夏錦行禮,「屬下拜見小姐,請小姐恕屬下剛才無狀!」

    「先生請起,先生能在此時千里迢迢趕來,夏錦感激不盡,若不是此事需得先生援手,夏錦萬不會在此時招先生過來!」夏錦親自扶了郎中起身。

    夏錦說得字字發自肺腑,若不是此事關乎到寶兒的生命,她是絕對不會在他的妻子云水煙懷有身孕時將他招入京中,必定這個時候水煙也需要他的陪伴。

    「謝小姐體釁,能為小姐效勞是郎中和水煙的福份!」郎中卻不敢讓夏錦扶,別說夏錦現在身份不一般,單就是小木在一邊虎視耽耽的模樣,莫是夏錦真的扶了他,只怕這傢伙也夠他喝一壺的。

    稍稍避開夏錦的手,就著夏錦虛扶一把的架式便起了身。

    除了小木其餘幾位都是一身黑衣,想必是不想讓外人知其身份,他便也不作詢問,只是沖著老攝政王的方向拱手一揖到底,直覺此人一身貴氣,只怕身份非比尋常,老攝政王也是很給面子的抬抬手,郎中這才起身。

    又向著小木的方向拱手見禮,「侯爺!」

    小木見此人如此識趣,便也笑著點點頭,「神醫免禮!」這聲神醫雖說只為應景,但卻也無半點調侃之意。

    雨安頓好自家小主子,便返身回了這屋,見著這裡面應是沒他什麼事,便在這門口守著,以防有人闖了進來。

    夏錦看向床榻上的那個孩子,用詢的眼神看向郎中,不用她問出口,郎中便開口解釋道,「這孩子無礙,屬下是擔心他承受不了這續骨之苦,便準備了一些安神的葯湯讓他先行服下,也好讓他少受些子苦!」

    夏錦聽了郎中的解釋也是點點頭,這斷骨之痛卻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來的,「先生考慮周全!」

    瑩瑩燭火之下夏錦總覺得有什麼不對頭,但總是想不起來,看著這榻上熟睡的孩子,夏錦仔細詢問了一個這孩子的情況,又讓郎中掀開這孩子的褲腳她要親自看上一眼才能放心。

    郎中依言拿起桌上的剪刀就要動手卻被小木攔了下來,「錦兒,這是個姑娘家怎麼可以看你夫婿以外的其他男人的身子?」

    夏錦疑惑的看了小木一眼,又看看躺在床上的孩子一眼,看起來不過十幾歲的年紀,明明就是個孩子這也算是男人嗎?

    只是她似乎是忘了,自己這個身子也不過才十三、四歲,與躺在床上之人年紀相當,看著小木那一臉醋意的模樣,心中入注入一道閃電,瞬間敞亮起來,壞壞的小心思也在心中活泛起來,眼珠骨碌一轉,故作不明所以的道,「可是我早就看過別的男人的身子了啊?」

    夏錦此話一出,更讓小木心中妒火中燒,只有老攝政王看出這小丫頭是在故意耍他,只是小木這傢伙平時就是詭計多端,在他手中吃過虧的人不在少數,更何況當日他賴在他府中逼他承認錦兒和寶兒身份之事他還記性猶新,如今難得能看到這小子吃癟,他可也是樂在其中,才不要去提醒他呢!

    而不明所以的小木卻在心中排查這可疑之人,莫不是錦兒小的時候不小心瞧見了什麼不該瞧的,是何人如此大膽竟敢當著他的錦兒脫光的衣服耍流氓,讓他的錦兒看光了身子,要是讓他查到是何人他非剝了他一層皮不可,他的錦兒今生唯一能看的異性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想到此小木咬牙切齒的問道,「是誰?錦兒看的是誰?」

    夏錦知道他是上當了,這下更是控制不住心中的得意,臉上也盪出陣陣笑意,「當然是寶兒了,他小的時候可都是我給他洗身子的!」就算現在她也經常給寶兒洗澡。

    小木看到夏錦臉上的壞笑時,已經知道是上了這賊丫頭的當了,當聽到她給的答案時更是哭笑不得,只是同時也讓他意識到,寶兒也是一天天大了,也是時候把這此事情交給他的貼身丫頭了。

    實不必夏錦事事親力親為了,若是寶兒一覺醒來知道他親愛的小木爹爹想要剝奪娘親給他洗白白的福利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而若是讓小木知道夏錦有時還帶著寶兒一起洗白白,只怕會要吐血吧。還是不要再刺激他了。

    說笑歸說笑,老攝政王也不贊成夏錦去看人家娃子的身子,「錦兒,你要看什麼告訴為師,為師替你看就是!」

    夏錦無耐的聳聳肩,既然師父也不贊成自己不看就是,再說有師父這個真正的神醫在,比她這個只有道聽途說,沒有實踐經驗的半吊子可是強上太多了。

    夏錦邊說邊比劃,「師父,你先檢查一下這孩子的腿上的肌肉有沒有萎縮壞死,還有斷骨之處的位置!」

    末了夏錦還從懷中摸出一支黛筆,讓老攝政王將之孩子斷骨之處做上記號。

    這孩子骨斷也有幾年了,不似自己哥哥夏天似的,雖說腳跛了卻也能行走,每日活動,這腿上的肌肉不會壞死,這孩子卻是在床上呆了這麼多年,這個可就難保了,雖說她也提醒過郎中這點,但她還是有點不放心,必定郎中善常的是婦科,她不想有萬一。

    老攝政王依她所言細細為那孩子檢查了一遍,也在斷骨之處做上標記,「這孩子雖說斷骨多年不良於行,但是這腿上的肌肉卻沒有壞死,想必這孩子平時也有保養過!」

    「娘親一直再找神醫為他醫治,當年父王帶大夫為他診治之時,便有囑咐過,若是還想有朝一日有人能醫好他的腿傷,便要經常按揉腿部,不能讓腿上的肉壞死了,否則藥石罔靈!想必這孩子還一心盼望著有朝一日能站起來,也記住了大夫的話」小木聽到老攝王的話,出言為他解惑。

    老攝政王聽言也是點點頭,看來這孩子還是要感激那大夫,不然只怕就算現在錦兒有法子,也沒法用在他的身上。

    老攝政王也十分好奇夏錦下一步要怎麼做,便在為那孩子檢查完便退到了一邊。

    「讓先生備的東西可備下了?」夏錦知道老攝政王什麼心思也不點破,這似乎是醫術高超者的通病,他們對醫術一途求知若渴。

    一如當初的沈清風,不遠千里去北地尋訪,驗證種痘之法的可行性,更是甘願投身太醫院,以自由換取二十名死囚驗證這種痘之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