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69章 少兒不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69章 少兒不宜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69章少兒不宜

    李氏也是眉頭緊鎖,深深的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那孩子究竟是個什麼心思?你說都二十多了,現在也好不容易被調到京場面任職,不用上戰場了,找個媳婦成個家不是很好嗎?可他就是不願,你柱子叔還說他可能是他心裡有人了!

    我也問過他,他卻也不和我說,我瞧著平日里,你還能和他聊上幾句,你幫嬸子問問,要是他真有心上人了,咱就上門提親!咱好歹也是三品大將軍,除了公主、郡主一般人家的姑娘咱也配得起的!

    若是那姑娘身份低了,咱也不會嫌棄,咱也是鄉下出來了。不管他心上人是個什麼樣的人,只要是他看上的,嬸子沒有不同意進門的道理,可別讓他把自己給耽誤了!」

    夏錦笑著聽李氏說完,只是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以長鳴哥現在的身份地位就是公主、郡主也是能求娶的,嬸娘你這也太謙虛了。

    然此時卻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夏錦心中也微微有些犯難,難道她能告訴李氏,我知道長鳴哥的心上人是誰,那個人您老也見過,就是他的好兄弟沈清風。他不是不想成親,而且這龍陽之好雖說是自古有之,但是也沒聽說過男男成親之事,您老就別為難我長鳴哥了嗎?

    估計她真要是把這話說了,李氏能當場嘔血三升倒地不起。

    夏錦只好虛應一聲,「嬸子這事我先幫您試探試探我長鳴哥的意思,至於成親的事你也別太著急,我想長鳴哥這心中定是有數的!」

    「唉,他要是真有數就好了,也就是你們來他還能留在府中,平日總是公務忙的見不著人影,我這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報上孫子喲……」李氏一聲長,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她這本孫子經更是難念產。

    夏錦也不知怎麼勸慰好,想了片刻才道,「許是長鳴哥真的公務繁忙,再加上初到京中不久對這京中的貴女不甚了解,才不想隨隨便便成親,到不如您幫他挑挑,若是有何適的就與長鳴哥說說,說不定他就能同意了,必定他一個大男人的,也不好隨意去打聽別人家小姐的品行、樣貌不是!」

    聽夏錦這麼一說,李氏也是豁然開朗,她怎麼就沒想到呢,剛顧著催兒子成親,卻沒想著要替他尋一門好親事,這是讓他和誰成啊,也難怪兒子不表態了。

    「錦兒,還是你聰明,嬸子怎麼沒想到呢,光顧著催你長鳴哥成親了,這沒對象的讓他和誰成親去!」李氏這下也算是欣喜若狂了,彷彿看到了大胖孫子朝他在招手。

    夏錦聽了李氏的話臉上的笑意有點訕訕的,還真是有點對不起李嬸子,只是若是真把實際情況告訴她,她真怕嬸子接受不了啊,再說這種事還是長鳴哥自己與嬸子他們說比較好。

    夏錦還在想著夏長鳴與沈清風的事,這邊卻聽到李嬸子叫她,「錦兒,錦兒你說說京中的貴女有哪個品行比較好的?」

    夏錦沒想到李氏竟是這樣著急,這就和她討論上了,夏錦對這京中貴女的品行還真是不太清楚,「嬸子,與只與阮家的秋靈小姐,淮陽王府的惠敏郡主關係還不錯,至於其他的貴女們,幾乎沒有怎麼接觸過,實在是對她們的品行不甚清楚,嬸子到不如哪天招個媒婆上門問問的好。」

    「嬸子也想過這事,只是你也知道那媒婆的嘴可是能說會道的很,她們能說幾句真話?」李氏擺擺手表示對媒婆還是不放心的。

    夏錦想想也對,但這個時候似乎一說道婚嫁之事第一個想到得就是媒婆。

    當然在鄉下覺得哪家姑娘、小子還不錯的,托個親戚先探問探問對方的意思,或是託人私下打探打探也是有的。必定這婚姻關乎子女的終身大事,若是所託非人不是坑了孩子一輩子嗎?

    在鄉下因為被那巧舌如簧的媒婆的哄騙,最後親手將孩子推入火炕的大有人在,也難怪李嬸不信媒婆,想要自己所媳婦了。

    「嬸子說的不錯,可是錦兒真的和這京中的貴女不甚熟悉!」這事還真心讓夏錦為難,她進京的時候並不久,認識的人也甚少,更何況哥哥的婚事,哪有做妹妹的指手畫腳的地方。

    然李氏卻是一心都在抱孫子上面,忽略了這一點,聽到夏錦與阮家小姐和惠敏郡主關係不錯,便問道,「錦兒,你說這阮家秋靈小姐和惠敏郡主怎麼樣?」

    明顯的李氏是打起了這兩丫頭的主意了,既然錦兒對別的貴女也不熟,而自己更是不認識幾個,便想著能和錦兒關係不錯的想必都是不錯的姑娘,若能求娶其中一人過門也是不錯的。

    夏錦看著李氏那急切的模樣,忍不住心中嘆氣,拉著李氏的手道,「嬸子,我知道你是盼望著我長鳴哥早點成親,只是這惠敏郡主和阮秋靈小姐與我年紀相當還不到及笄之年,就算她們二人中真的有一人能與我長鳴哥看對眼,只怕也要等上兩年才能過門的!」

    不是夏錦不想幫忙,而是以李氏那抱孫急切的心思,若是讓她再等上幾年只怕她也是等不得的。

    果不其然,李氏聽到這話也開始陷入沉思,剛剛她也是只顧著這兩姑娘人還不錯,當日在慶安大長公主的宴會上挺身相護也是難得的好姑娘,更是個爽利性子,想必也好相處,只是忘了這兩位姑娘年紀還太少,的確是不適合成親。

    而且看那樣子兩位姑娘在家中也是頗為得寵的,只怕是到了及笄之齡,家中捨不得,說不定要多留上兩年也是正常的。

    李氏開始猶豫起來,這姑娘再好自家這小子的年紀大了,可是等不得的,李氏不禁嘆了一口氣,「唉……是嬸子著急了,考慮不周,只是長鳴這孩子也太讓人操心了!」

    李氏說到夏長鳴不由得又皺起眉頭,都二十多歲的人了,一說起成親總是推三阻四的,她能不著急嗎?

    「嬸娘,這事急不來,您也想是給長鳴哥選個可心的媳婦,不然大可以將這事托給媒婆嘛!」夏錦說到這停了一下,調皮的沖李氏眨眨眼才接著道。

    「您就知道長鳴哥不著急?這不是他也才到這京中不久嗎?再加上公務繁忙才沒時間顧得上這事,等時間一久,同僚之時多走動走動,讓這京中的權貴也能多了解了解長鳴哥的品性,說不得就會有一些朝中大臣想把這閨女嫁進將軍府的,到是不用您操心,就有人上門提親,到是你只要擦亮眼仔細挑就行了!」

    宮嬤嬤也笑著幫襯道,「老夫人,老奴瞧大小姐說得在理,將軍年少有為可算得人中龍鳳,更得皇上看中前途不可限量,這京中想將閨女嫁進咱將軍的大有人在,只不過將軍才調職入京不久,大家都在觀望著而已!您也不用著急,說不定這再過不久啊,這給將軍提親的人就要踏破咱將軍府的門三檻了!」

    李氏將信將疑的看了兩人一眼,「真的嗎?」

    「自是真的,您不相信老奴,還能不想信將軍嗎?將軍本就相貌堂堂,還身居要職,哪家姑娘不想嫁個這樣的夫婿!」宮嬤嬤分析的頭頭是道,李氏這面上也露出了笑意,算是信了。

    「唉,我就怕這孩子自己不想成親,不知怎得我就覺得這孩子有心事,真不明白當初他幹嘛要求著清風那孩子納了孫秀兒,自己非要去參軍不可?」想起這事李氏又是眉頭深鎖。

    這下夏錦更不敢輕易答話了,只怕是真的說漏了嘴,泄露了長鳴哥和沈清風的秘密,只是不知李嬸是何時知道此事的。

    到是宮嬤嬤笑著安慰道,「老夫人想多了,將軍比一般人有志氣那是好事,也是老夫人的福氣!」

    夏錦也忙不跌的點頭稱是。

    李氏聽了這話也覺得有些道理也就不再糾結在這事上了。

    夏錦也是鬆了一口氣,陪著李氏又閑聊了一會,這離家日久的,難免思念家鄉,李氏是三句話都離不開夏家村,夏錦笑著聽著,她之心裡何償不想家。

    想哥哥、想嫂嫂,想福妞,還有那小侄子,只是現在她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京城,放在寶兒身上,笑容仍在,只是眼中卻多了抹苦澀。

    也只有寶兒這小傢伙玩得最是歡樂不過,小木與夏長鳴也是沒多少話題可聊,這兩人就這麼干坐著相對無言氣氛也是十分尷尬,到是寶兒蹦蹦跳跳從後院過來,緩和了這一室的尷尬。

    看見寶兒過來,小木沖他招招手,小傢伙歡樂的向他衝來,一頭扎進小木懷中,「小木爹爹抱!」

    小木將他抱起來安置在膝頭,拍拍他的小屁股道,「不是和娘親去看嬸婆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做不住了?」

    夏長鳴看著這一幕覺得十分的刺眼,這孩子叫小木叫爹爹,叫錦兒叫娘親,還有他和小木那親昵勁怎麼看都像是一家三口一般,雖說他也很喜歡這孩子,但是看到這一幕還是覺得心裡堵得慌。

    寶兒雙手抓著小木的衣襟,真到確認自己坐穩了才鬆手,沖著夏長鳴咧嘴給了他一個露八顆牙的笑容,「長鳴舅舅好!」

    這柔柔的一喚讓夏長鳴捻了心中的苦澀,眼中滿是疼愛的回了他一個笑容,「寶兒怎麼過來了?可是無聊了?」

    夏長鳴想著錦兒每次來娘親都會拉著她聊著夏家村的事,這每次都是這個話題也難怪寶兒這小傢伙會聽膩了。

    沒想到寶兒卻是搖搖頭,「寶兒不無聊,只是嬸婆和娘親聊得是少兒不宜的話題,寶兒是主動迴避的!」

    這下更勾起小木和夏長鳴的好奇,二人對視一眼,眼中信息十分明確,錦兒還尚未及笄論理也只是個孩子,這娘親能和她聊什麼少兒不宜的話題?

    跟著寶兒身後的添香和流星也是一臉驚悚的表情,小姐和將軍府的老夫人聊了什麼少兒不宜的話題他們怎麼沒聽出來,難道是因為他們不是少兒,所有沒有這方面的知覺不成。

    小木看著這二人的表情多少也能猜到點,他雖不了解這將軍府的老夫人,但是也算是見過幾次的,也還不至於這麼不靠譜,肯定是這小傢伙誤會了什麼,「寶兒,嬸婆和娘親聊了什麼少兒不宜的話題了,讓我們小寶兒要主動迴避的,寶兒說與爹爹聽聽?」

    夏長鳴也好奇的盯著寶兒,只等著小傢伙的回答,小傢伙卻靠在小木懷中,歪著小腦袋彷彿是在回想著剛剛聽到的話,過了半晌才含乎其詞道,「嬸婆在和娘親在說成親的事!」

    這下眾人更是面面相覷,不明所以,這成親的事怎麼就少兒不宜了。

    小木近一步誘哄著寶兒道,「嬸婆和娘親說成親的事怎麼就少兒不宜了?」

    小傢伙睜著一雙霧蒙蒙的大眼睛,回過頭看著小木的臉認真的道,「因為嬸婆有說讓娘親問問長鳴舅舅什麼時候成親,嬸婆想抱孫子了!寶兒知道生小寶寶就是要做少兒不宜的事!」

    小傢伙無心之語卻讓一屋子的人都紅了臉,特別是夏長鳴那臉色才叫一個好看,青了白,白了紅,整個一個調色盤。

    小木卻是板著一張臉,十分嚴厲問道,「這是誰告訴你的?」

    這孩子一向十分乖巧,究竟是何人教他的這些污言穢語,若是被他知道一定要嚴懲不怠。

    小傢伙看到小木是真的生氣了,心中有點害怕,他還沒見過小木爹爹這樣呢,只好乖乖的道,「寶兒聽店裡的夥計說他快要成親了,寶兒不懂就問他成親是要做什麼。他就告訴寶兒成親了就要洞房,寶兒問什麼是洞房是什麼,他不告訴寶兒還說少兒不宜,只告訴寶兒成親洞房了才會有小寶寶!」

    小傢伙說到最後聲音中已經帶了哭腔,隱隱還有絲控訴之意,小木也知道自己這是緊張過了,原不過是一場誤會,其實他也是怕寶兒被人帶壞了,才緊張過了頭而已。

    小木輕拍著寶兒的背,輕哄著,「寶兒別怕,小木爹爹不是凶你!」

    小傢伙本來還壓抑著,聽到這話可不得了了,放開嗓子大哭起來,邊哭還邊訴著,「小木爹爹壞人!」

    哭得一把鼻泣一把淚的,口中說著小木爹爹壞人,小手卻還緊緊攀著小木的肩頭不撒手,就連紅袖想把他抱過來也不行,這一臉的淚水和鼻泣全糊在小木的肩頭,小木看看懷中哭得傷心的小娃子,哪還顧得上衣裳。

    只是一臉尷尬的慢慢哄著,「小木爹爹錯了,不該對寶兒板著臉,寶兒原諒小木爹爹好不好?」

    小傢伙也哭夠了,接過紅袖奉上的絲絹,小木替小傢伙擦擦臉,小傢伙終是緩了過來才道,「好!」知道小木不是故意的,這小傢伙也是好哄的不得了,立馬就鬆口原諒了他。

    小木也是鬆了一口氣,不過這孩子的教育問題也是不容忽視的還好夏錦店裡的夥計們都是自家訓練出來了,要是換了別人對著小傢伙一通胡言可不就是教壞了孩子了嗎?

    夏長鳴在一邊看著這父慈子孝的一幕不禁心中感嘆,也難怪這孩子和他親,就從這麼點小事上也能看出小木對這孩子不是一般的用心。

    夏長鳴抬手招來一名下人,「去打些熱水來讓小世子和侯爺梳洗一下!」

    侯爺這邊請,夏長鳴抬手親自引小木去客房更衣,小木看著自己這一身狼狽還真不忍直視,只好隨夏長鳴往這客房去了。

    瞧著寶兒這小傢伙哭的眼眶紅紅的,還是給他洗把臉的好,要不然一會眼睛肯定要腫起來的。

    夏長鳴把二人引入客房又回了自己的房間,不一會兒又手拿一盒藥膏走了過來,輕敲了幾下門框,舉舉手中的藥膏,「侯爺,這是清風開的藥膏你給寶兒抹在眼角,保管一會兒他那眼睛會舒服一些!」

    小木看到夏長鳴手中的藥膏,沖他感激一笑,其實他已經吩咐人回去給他拿外衫和取葯了,只是看到夏長鳴也如此細心的為寶兒送來藥膏,心中還是挺感激的,「謝謝夏將軍!」

    「侯爺客氣了,寶兒也是我的外甥,長鳴所做本是應該的!」夏長鳴將葯放在外間的桌子上便轉身出去了。

    心中說不出來的堵,寶兒是錦兒的孩子,自己怎麼說也能算是他的舅舅,可是被小木這麼一感激他卻成了毫不相干的外人,在這場名為感情的戰爭中,卻從來就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他早已是輸得徹底。

    小木帶著梳洗好的寶兒出來時,夏長鳴早已調整好了情緒,看著小木牽著寶兒的小手緩緩走來,卻有一種錯覺,好像他們本就該是一對親父子似的。

    夏長鳴笑著彎下腰抱起寶兒,「羞羞臉,小男子漢了還哭!」

    小傢伙小臉微紅藏在他的肩窩,悄聲的對他說,「長鳴舅舅,你可別告訴我娘親哦,寶兒是男子漢了,要是讓娘親知道寶兒還哭鼻子好丟臉的!」

    推薦好友笑貓嫣然的玄幻女強文《一品妖妃》,美妞們給力的戳一戳。

    說她傻,說她廢物,說她活著浪費丹藥,死了浪費墓地…

    次奧!懂什麼是裝?知道什麼是低調?聽說過什麼是扮豬吃大象么?

    佛曰:裝也不容易!

    妖嬈美貌她有,絕佳葯體她也有!不僅如此,仙決寶鼎皆在手,修為火箭蹭蹭漲,萌寵妖獸滾滾來…

    魯大師有言,不再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了TA

    黑心後母,奪權奪位讓她自食其果。

    姨娘不軌,反手設計讓她死於棒下!

    惡毒姐妹,抱歉,你們還太嫩了!

    不軌夫婚夫,退!

    冰塊大將軍王,虐!

    不開眼的紈絝,打!

    各路渣男渣女,滅!

    可這半路冒出來的美男為什麼要對她緊追不捨?

    說了,本小姐現在還不想要男人!走開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