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60章 驗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60章 驗骨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60章驗骨

    小木疑惑的看了老攝政王一眼,皇叔祖這話是什麼意思?

    老攝政王卻是意味深長的看著了,關於錦兒只怕這小子也了解的清清楚楚,以前那丫頭總是拿自己做借口,說她那些匪夷所思的點子,是來自於自己這個師父。

    可是難道自己教過她什麼難道自己還不清楚嗎?

    想讓她和自己學些拳腳功夫好防身,可這丫頭忒懶,才學了一招半式就不肯學了。

    還借口說自己一個鄉下丫頭,除了種種地也不招惹事非學那麼高深的功夫幹嘛,萬一將來要是與人衝突,下手沒了輕重傷了人就不好了,只要會個一招半式,能對付兩個村婦就成。

    可見這丫頭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啊,不過她既然不願說,那他也不強求,但也不代表就要一無所之吧。

    最難得的是這丫頭聰明也心細,也知道如何保護自己,若是真讓人知道那些點子都是她想出來的,只怕各方勢力爭相爭奪,她怕是早已成為眾矢之的哪還有如此安寧的日子過,想到這些老攝政王也頗覺得欣慰。

    小木看了老攝政王良久,終於長吁了一口氣,「錦兒雖聰穎,但這刑偵之事她能有辦法?」

    「可別小看她,那丫頭可不同於也些躲在閨閣中的小姐,那丫頭鬼著呢,她的能力可比男人毫不遜色!」老攝政王說起這個徒弟,可是滿臉的自豪,能收她為徒可是他撿了大便宜呢。

    小木擰眉沉思,皇叔祖的話不無道理,錦兒的確懂的比一般人多,也比一般人聰明,不管如何先去問問便是,小木起身向老攝政王抱拳,「皇叔祖,我先去錦兒那裡。」

    老攝政王揮揮手算是應了。

    綉樓的花廳之中,夏錦正抱著寶兒給他講故事,小傢伙聽得津津有味,不時的問上兩句,「娘親,為什麼青蛙和小鳥看到的天空不是一樣大呢?」

    「因為青蛙坐在井裡,它只能看到井口那麼大的天,而小鳥卻是翱翔在廣袤的天空,所以它看到的是無邊無際的天空啊,所以說人不能局限與自己生活的方寸之地中,應該走出去,多看看、多想想,才能看到更廣闊的天空,也才能學到更多別人不知道的知識,懂嗎?」夏錦認真的引導著他。

    小傢伙也頻頻點頭,「娘親,那我長大了一定要到處走走、看看,然後我要做翱翔天際的小鳥,不做坐井觀天的青蛙!」

    「寶兒,真棒!」夏錦捏捏他的小臉,不吝給他誇獎。

    小傢伙一幅信誓旦旦的模樣,還真讓夏錦有點愧疚,貌似當年她的老師在給她上這節課的時候並不是這麼說的吧,具體的記不得的,但是可以肯定不是這個意思,她這樣交孩子真的好嗎?

    只是沒想到,剛步為花廳的某人卻為此一愣,皇叔祖說的沒錯,錦兒的確與一般女子不同,她能說出的道理就是一般的男子也不一定能想得到。

    世人只知書中自有萬千世界,而今學子也是抱著書本死讀,自認為飽讀詩書便是學識淵博,又能多少人能想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道理呢,只有走出去才能看到廣袤的天空,如果只是拘泥與書中,那與坐井觀天的青蛙又有何區別。

    小木這還在愣神,寶兒卻已是發現他的到來,開心的從夏錦腿下爬了下來,就往小木身上撲去,「小木爹爹!」

    小木彎腰將他抱起,「寶兒纏著娘親給你說故事呢?娘親今個兒又給你講了什麼?」

    「娘親,給寶兒講的是坐井觀天的故事!」小傢伙又將夏錦說的原話給他複述了一遍,末了還把自己五悟出的道理說給他聽。

    自然也沒少得小木的誇讚,小傢伙開心的不得了,笑起來一雙大眼睛彎出如月芽一般,十分討喜。

    小木抱著寶兒向夏錦走去,在她對面的位置上坐下,其實他剛剛進門的時候夏錦便看到他了,只是正在給寶兒講道理就沒有理會。

    夏錦笑著給他斟茶,「事情辦完了?」

    夏錦現在已經很習慣他把這攝政王府當成自己家了,好像他除了每天早晨出去辦事,晚上不管多晚都會回這裡。

    知道他這兩天比較忙,想必與皇帝命他抄家的事有關,而且昨日還出了晉王府入御史府之事,只是今天還沒到晚膳時間便出現在這裡,想必是現情都辦好了。

    卻不想小木都是搖搖頭,臉上竟有少有的苦悶之色,「沒有,那日我在查抄御史府時,在御史府中的地窖中發現了一具白骨,明明看到那白骨之上有一道傷痕十分明顯,但近日再查看那白骨之時卻發現傷痕不見了……」

    小木慢慢說出自己的疑惑和自己的猜想,夏錦聽得仔細,卻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如果是真的,還真如小木所說只怕會有一個驚天的大陰謀。

    寶兒賴不住性子聽他們說這些,挪挪他的小屁股從小木腿下來,扯著夏錦的袖子道,「娘親,我和添香姐姐去找爺爺玩好不好?」

    小傢伙一臉渴望,小木爹爹和娘親說話都不理他,自己也插不上話,還不如去找爺爺教自己練拳呢。

    夏錦知道他坐不住,摸著他的小腦袋道,「去吧,別纏著爺爺陪你瘋,爺爺年紀大了!」

    寶兒欣喜的點點頭,「我不會讓爺爺累著的,爺爺要是累了寶兒就給他捶背!」小傢伙揮舞著小拳頭,還擺出了他那特有的捶背架式。

    「乖」夏錦再次捏捏他的小臉,抬頭對添香道,「看著點!」

    「是!」添香乖巧應聲,牽著一蹦一跳的寶兒出了門,小傢伙在門口停下來,轉身笑著向夏錦和小木揮手,「娘親一會見,小木爹爹一會見!」

    夏錦笑著向他揮揮手,道了聲,「一會見!」小傢伙還和添香離開。

    待寶兒小小的身子看不見時,夏錦才斂了笑容,眉頭微鎖,一臉深思的模樣,「木大哥,懷疑你在地窖中發現的白骨是真正的張御史,而現在獄中那人是假的?」

    小木微微點點頭,這正是他所懷疑的。

    若是其他人和夏錦說這話,她一定會說,孩子你話本看多了,趁早別胡思亂想了,但小木不同,他雖平常沒什麼正形,但是他一旦說出來的懷疑至少會有七成把握,她不得不深思這事中的可能性。

    「憑一道傷痕,你便作此懷疑?而且你現在連那到傷也找不到?」夏錦這話雖犀利卻不是針對任何人,僅是就事論事罷了。

    聽到夏錦這話,小木也認真起來,「當然不是只憑一道傷,就作此猜測的,你聽我慢慢說與你聽!」

    小木動手自己續了一杯茶,理理自己的思緒,「首先,我驗過那屍骨,死者為男性,死亡時間大概在八至十年前,最多不超過十年,從死者的骨骼上可以推算出死者死亡時年齡,大概三十二三歲到三十五歲之間,由此可推算出死者若是在世年紀應在四十至四十五歲之間。我問過張老夫人,她說張御史大前年剛過不惑之年,現齡應該是四十有三。」

    夏錦點點頭,作為捕頭小木會驗屍她並不覺得奇怪,聽他這麼說這死者與張御史的年紀也能對得上。

    小木喝乾杯中的茶水,夏錦提起水壺為他續上,示意他繼續說。

    「這張御史,是先帝十二年的進士,少年得志入朝入官時也不過弱冠之齡,曾拜當時還是翰林學士,如今的內閣大學士柳大人為師,其言行也頗有其師風範。

    張御史為官多年皆以公正、嚴謹著稱,深得先皇賞識,多次破革提撥,當時外戚權勢過大,朝中先帝能信任之人也不過只有寥寥數人,而張御史與其恩師柳學士,具先帝之心腹,被劃為保皇黨,乃是清流一派。

    若不是他為人正派先皇又如何會任年僅只他為監察御史,監察百官政效,可就在大約十年前張御史逐漸與其恩師疏遠,反而更親近華太師一黨,數次在朝堂上與柳大人政見不和,針鋒相對!幾次差點將柳學士氣暈過去,這幾年雖還與柳學士掛有師徒之名卻早已是不相往來。此其二!」

    夏錦仔細想想小木剛剛的話,若說十年前出現在人前的張御史便不是本人,那麼他的這些變化也是說得過去的,但這並不能作為證據,隨著年紀和身邊環境的不斷變換這人也是會變的。

    「還有嗎?」

    小木笑了笑,「那便是那傷了,先帝十五年,張御史身為內閣侍讀與其恩師翰林學士柳大人,奉旨出關出使東蕪國慶賀其新皇登基,不想半路馬匹受驚,張御史為救恩師摔斷了右臂,斷骨便在肘下約五寸之處,與那日我看到位置的相附,當然若是那日我沒看錯的話!」

    聽了小木的話,夏錦也覺得大有可能,若是一件事是巧合,那一樁接一樁的巧合必定是事有蹊蹺了,也難怪小木會有那樣的懷疑。

    只是……

    「難道張老夫人會認不出自己的兒子,張夫人會不認識自己的夫君不成,若是一日兩日還成,若是依你所言,他是如何瞞過眾人的眼睛的?」夏錦還是有所疑惑。

    「此事凌凡也問過,所以我派人去打聽了,聽說張大人在十年前納了一胡姬為妾,甚是寵愛,為了那名胡姬多次頂撞老夫人,甚至很少會去老夫人院中請安。

    張夫人也曾多次勸諫,卻被張御史嚴斥責,說其善妒、無容人之量,若不是老夫人攔著只怕這張夫人早被休離,而這近十年來,張夫人一直陪著張老夫人住在佛堂之中整日吃齋念佛,甚少理事!」

    若是無此那便有九成的可能現在的張御史是假的,而最重要的證據便是那枯骨右臂之上的骨傷,若能證明小木看到的是真的,那具枯骨便是真正的張御史無疑了!

    夏錦想了想道,若真是如此,那因現在這個假的張御史之過落得抄家、流放的張家之人就太可憐了!

    「張家人都流放了嗎?」夏錦忍不住問道。

    「還沒,這事我讓皇兄先壓一壓,但也只有三天的時間,唉……明天就是第三天了,若是還沒有結果,張家之人後日一早便定要踏上流放之路!」自己已經是盡了力了!

    但就是想不通為何明明有傷痕還會突然消失呢,自己也檢查過那屍骨卻是張家地窖里發現的沒有錯,但是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小木想不通,夏錦可是知道,必定當年的大宋提刑官可不是白看的,而且為了搞清楚這電視劇中所演的是不是真的,她還特地去了一趟圖書館找過關於洗冤錄的原著,對那『蒸骨驗傷之法』也是知之甚詳的。

    小木也不瞞夏錦道,「剛剛我也去問過皇叔祖,本想以他的醫術和見識或許會有法子,驗出來是不是真有骨傷也不一定,可惜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只是說錦兒喜歡讀一些野史、奇書,讓我問問你可有什麼見解!」

    夏錦沒想到竟是師父讓他來的,也難怪他會和自己說這些了,想了想道,「這驗骨的法子我到是真的見過,只是不知是真是假,若是木大哥想試試,錦兒到是願意與你一起去看看這屍骨。」

    聽到夏錦說一起去,而不是把這法子直接告訴自己,小木至是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果然是他看上的女子,就是與別人不一般,若是換了別的姑娘家,哪有膽子看那玩意。

    看出小木的疑惑夏錦卻笑著道,「我也好奇那法子靈不靈,不如自己去見證奇迹咯!」

    小木不禁搖頭,這丫頭還真是好奇心重,只是他哪知道自從看了大宋提型官她就一直想見識見識,這蒸骨驗傷之法,雖說她相信這洗冤尋里寫的不會有假,但這種事還是自己親眼目睹過才知道有沒有被導演誇大其詞,而在現代根本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需要準備什麼東西嗎?」

    「要」夏錦仔細回想著,「多備幾壇烈酒和陳醋,麻繩、竹席和紅油傘,傘上不要有任何花紋,還有多備木柴或木炭!」

    夏錦一一把需要的東西挪列出來,小木雖不知她要這些東西做什麼,但他相信她,既然她敢驗,那便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流年,去準備!」

    空中飄來一聲恍惚的聲音,感覺空氣中微微有點異樣,夏錦也知道那個叫流年的暗衛已經離開。

    用過晚膳,小木便帶人去了御史府,他到要看看這御史府究竟是有多少秘密。

    小木才走不多時,天空突然下起傾盆大雨,註定今夜之行只能化為泡影。

    第二日一大早,小木便來接夏錦出城,夏錦本以為昨日才下過大雨,應該是一路泥濘難行,卻不想出京不過五里地,地面卻是乾爽的很,卻似昨夜根本沒下過雨一般。

    今日出城只有他們二人,小木與夏錦共趁一騎,官道上半天也不見一個行人,小木將她置於身前,一路和風徐徐,微風吹一陣淡淡的體香縈繞在他的鼻端,更有那柔軟的髮絲隨風飛舞,偶爾輕撫他的臉頰,到讓他一不留神便心猿意馬了起來。

    待他回過神來,才發現早已從目的地前跑過去多時了,緊忙掉轉馬頭向回走。

    夏錦回頭白了他一眼,這傢伙也不知道一路在想些什麼,還好這是騎馬,要是如現代一般開車出行,豈不是早出車禍了。

    小木無辜的摸摸鼻子,佳人在懷又是心中之人,他又不是太監,怎麼可能不分神。

    將夏錦抱下馬,一路拉著她上山,山路難行,夏錦也不矯情,任由著他拉著自己,沒有甩開他的手。

    流年早已著人準備好夏錦要的東西,此時夏錦也還真是慶興這城外沒有下雨,如若不然只怕今日之事也是要泡湯了。

    暗衛早已等候在此,地上俱是準備好的東西,只是在一群身著黑衣的人中卻站著一位一身白衣的人卻顯得十分突兀。

    看夏錦二人行來,笑著揚聲打招呼,「怎麼才來?我可是等了好久了!」

    然小木卻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並不予以理會。

    那人悻悻的摸摸鼻子,啪的一聲打開手中的摺扇在手中輕搖。一副風流公子模樣,只是現在還是春季,加之昨夜京城一場大雨這氣溫又降了不少,他還搖把扇子,不冷嗎?

    雖說近在眼前可是山路崎嶇真走到那人站的地方時卻也走了近一柱香時間,夏錦也終於看清此人,「凌大人,好久不見!」

    看清原是故人,夏錦笑著與他打招呼。

    凌凡收了摺扇拿在手中與夏錦拱手見禮,「下官可不敢當鳳鸞郡主一聲大人!」

    凌凡雖這麼說卻是語含笑意,夏錦也知他不過是在調侃與她,也不生氣,「不叫大人可以,那你也不要叫我什麼郡主了,不如我們以姓名相稱可好,我叫你凌凡,你便叫我夏錦,這樣也自在些!」

    凌凡剛想應一聲『好』,卻見小木瞪過來的眼神,訕訕的住了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