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57章 進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57章 進宮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57章進宮

    聽到夏錦之言那兩人對視一眼想想也對,到是自己關心則亂了,如此如臨大敵的模樣確是有點誇張。

    既然錦兒說不用那便不用吧,宮中有沈慕之照應,應當不會有事,而自己也卻是有要事在身,張家的地窖中那被虐殺的枯骨確是十分奇怪,為了證實心中的想法,他必須先去城外的亂葬崗一趟。

    若是真與自己想得一樣,只怕這事背後將會是一個重大的陰謀。

    是以他明著讓人將枯骨送到義莊,卻暗中讓人到亂葬崗找了具相似的白骨給換了,把真的從張家發現的那具枯骨,調換到那替換的棺木當中。

    而昨日便有人傳了信說義莊中的那具白骨果被了帶走銷毀了,這就更加加深了小木的懷疑。

    雖說決定了要去,但是這早膳也還是要用,就是門外的那個太監再著急,她這個新鮮出爐的郡主也不著急。

    給寶兒夾了一隻小肉包到他的小碗中,這才對著管家吩咐道,「勞管家到門外回了那李公公,就說攝政王正在陪小世子用膳沒空接什麼旨,若是李公公等不得便先回去,如若不然還請李公公在門外稍等片刻!」

    那公公本來接了這趟差事就知道討不得好,這攝政王是什麼人,可是連先帝爺都等敬上三分的人,那可是連擅闖他府抵的安王都敢打斷又腿扔出去的人,更何況他一個太後宮中的內監總管。

    要想捏死你猶如螞蟻那麼簡單!回去?太后的差事沒辦好,你是想到哪去?回去豈不是死路一條,還是老老實實的等著吧。

    這天雖不見熱,這李公公頭上卻是一層薄汗,也不知今天能不能辦好主子辦待的差事,想想太后處置辦事不力的奴才的手段,這李公公頭是的汗剛乾又流了一身。

    夏錦等人吃完早餐也不急著招見這李公公,夏錦領著寶兒卻在這小院中遛起彎來,還美其名曰:飯後百肯走活到九十九!

    老攝政王也來了興趣與他一道散起步了,只有小木一人坐在那裡品茗,其實他也不過是在整理思路而已,你可見他端在手中的茶水半天也沒見他飲過一口。

    夏錦他們散完步回來終於想起這門外還有個要傳懿旨的公公,老攝政王一副不想理事的樣子,只顧著和寶兒玩,管家只好請示夏錦。

    夏錦沉吟了片刻,其是她是在好奇,小木這傢伙原來也有想不通的事,瞧著他那一臉糾結的樣子,還真是讓人莫明的開心。

    管家忍不住再次出聲提醒,「郡主,這李公公還在等著要傳旨呢!」

    夏錦這才回過神來,沖著管家一笑道,「那便勞管家再跑一趟,告訴李公公,就說攝政王府的規矩,不得王爺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府,李公公要是有旨要傳便在府外宣讀便好!」

    管家一愣,郡主這是逗人玩嗎?若是早就打進主意不會讓李公公進來,又何必讓他在外面等的,剛開始便讓他在外面宣讀不就好了嗎?

    夏錦自然是看清了這管家臉上的神色,「若是李公公是管家的朋友到是可以破例讓他進府的!」

    夏錦也不看管家的臉色,摟著寶兒拿著指甲刀小心翼翼的幫著他修著指甲。

    這管家雖魯鈍但卻不愚蠢,夏錦這樣一說他又怎麼會不明白,到是他自己想岔了,這李公公又不是府中何人,更是那刺殺小世子仇人那邊的人,自己同情他幹嘛,沒得惹了郡主不高興。

    想明白這一層的管家自然是按著夏錦的意思下去傳了話,聽到這話的李公公不僅沒有惱,反而是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懿旨交並一隻荷包一併交給管家。

    「勞管家將這懿旨交給鳳鸞郡主,就說太后聽聞皇上昨日親封了一位才德俱佳的郡主,太后想見見鳳鸞郡主,還請管家問問郡主可否得空,隨奴才進宮面見太后!」

    管家收了那名為懿旨的東西和那一個荷包,拿著進了王府,李公公抬袖擦擦臉上的汗珠,稍微鬆了一口氣,這懿旨總算是送出去了,只是到別處傳旨都是別人給他們好處,而到了攝政王府卻偏偏相返,不僅要求爺爺告奶奶的裝孫子,還得搭了銀錢讓人一定要把這旨意傳到,想想也是憋屈。

    可是這也是沒法子的事,這擅進王府是死,完不成太后交待的事也是死,相對於性命來說,搭上一點銀子能保住一條小命,這已經是求之不得之事了。

    管家將懿旨和荷包一併交給夏錦,本以為這荷包中的事物是太后讓轉交給夏錦的,一路上他看也示看一眼,並不知其中乃是李公公賄賂他的東西。

    夏錦卻並不看這兩樣東西而看著管家,管家老實的把剛剛李公公的話轉述了一遍,夏錦點點頭,笑著將那裝銀兩的荷包扔給管家道,「這是那李公公送你的,收著吧!不用上繳的!」

    這一句中到是含著一絲揶揄之意,老攝政王也是抬頭看了管家一眼,見他面有難色,開口替他解了難,「郡主讓你收著,你便收著,還不謝謝郡主的賞!」

    「屬下,謝謝郡主賞賜!」這管家到也不笨,老攝政王這一提醒他便也醒悟過來,這恩謝的到從善如流!

    夏錦不甚在意的點點頭,「寶兒今個就勞煩師父照看了,錦兒回去換身衣裳便隨李公公進宮,這拖來拖去反正這宮也是要進的,不如早去早回!」

    老攝政王也是贊同的,從腰上取下一個香囊遞給夏錦,「這裡面裝了解毒藥粉,一般的毒都可以解,你帶著以防萬一!

    雖說太后那老妖婆,現在是想拉攏與你,但也不排除她想向你下毒好控制住你。

    太後宮中的東西能不碰盡量不碰,待你回來我再為你把脈,切記萬事小心!

    一旦發現太後有什麼不詭企圖,便讓人傳信,我會立刻進宮!」

    夏錦點點頭,師父說的不無道理,還是萬事小心的好。

    小木也遞給她一個類似竹筒一樣的東西,夏錦正要打開查看卻被小木一手按下,「別動,這是聯絡煙火,現在若打開了便不能用了。

    這是給你以防萬一的,這種煙火既使在白天也能被我的人察覺,若是萬一你身邊的人被困住了,這也能讓我的人及時找到你。而且沈慕之也識得這煙火,有他在宮裡他們也不敢輕易對你下手。」

    夏錦仍是點點頭,只是她心中卻有疑惑這種一次性的玩意,怎麼能確保他不會失靈啊。

    收了這兩樣東西,也算是讓他們安心,夏錦回去換了一身衣裳,這次任憑路媽媽怎麼說夏錦也沒帶上她,到不是不信任她而是這宮中會遇到什麼情景還不清楚,若是真遇到什麼特殊情況,帶著一個不會功夫的老媽子只怕很難逃,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不帶她的好!

    聽夏錦這麼說,路媽媽也是死了要跟著一起去的心,只是一再叮囑夏錦這規矩,怕她若是萬一冒犯了貴人,招了災,也是她一時很難習慣夏錦現在已經是名義上的一品郡主了,就這宮中除了皇上、太后、皇后、皇貴妃也無人貴的過她了!

    便是皇貴妃也不過與她平級而已,端是不可能無故為難她,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上了郡主的鸞駕,夏錦才知道,昨天她這郡主可不是空口白封的,這郡主應得的她可一樣不少都存在這攝政王府里,而他這一品郡主位同親王,單這封地竟有千頃之廣,可見認下這郡主之名也不是沒有好處的。

    這恐怕也是夏錦自從接了聖旨冊封后最開心的一件事了,想想那麼多的良田,夏錦想想就合不攏嘴,也是昨天自己氣糊塗了都沒問問這事,若不是看見一鸞駕想起來問一句,只怕以師父也不理事的性子,等他想起來都不知道要到何時了。

    鸞駕進了宮門便停了下來,本應是要步行進宮的,夏錦微擰著眉,這又不是市集沒有逛的心思,這一路要走到太后寢宮還不知要走多久。

    她在考慮如果現在回去不知道會被定什麼罪?師父可能保得了她?當然這不過是她想想而已,她還不至於狂妄至此。

    那李公公也是個機靈的,見她擰著眉看著那來時的鸞駕,怕她真的上車返回攝政王府,不管太后如何置她的罪,自己都是必死無疑的。

    好在太后早在之前已經交待,要對這位鳳鸞郡主以禮相待,招來內侍交待兩句便原本發下去了,隨後諂媚的上前向夏錦道,「還請郡主稍待片刻,老奴以命人傳了軟轎前來接郡主!」

    夏錦這才鬆開眉頭,笑盈盈的看著李公公,「那便有勞公公了,若真讓夏錦走著去見太后,夏錦還真怕在這偌大的皇宮迷了路,把自己給弄丟了呢!」

    夏錦雖說的是笑話,但這李公公卻不敢笑,人家是郡主怎麼說都行,自不過是個奴才若是笑了那便是大不敬,那是找死的節奏!

    不大一會便有四個太監抬了一頂軟轎過來,李公公恭敬的請夏錦上了轎,才吩咐一聲起轎,便朝著主后寢宮而去。

    紅袖與流月一明一暗緊在夏錦身邊。

    夏錦坐在轎中透過轎簾暗記下這沿途的標誌,直到行了近半個時辰,李公公一聲落轎,這軟轎才在壽和宮門前停下,李公公親自打簾請夏錦下轎,生怕怠慢了這位嬌客。

    夏錦心中暗暗感嘆還真要謝謝這李公公,要不是他給尋了這軟轎真要從宮門走上近一個小時才到這太后的壽和宮,自己這兩條小細腿只怕要走廢了。

    還不等李公公進去通稟只見一位年紀大的嬤嬤迎了上來,「老奴給鳳鸞郡主請安!」

    夏錦虛抬了一下手掌,「嬤嬤請起!」這郡主的駕子可端了個十足。

    那老嬤嬤見夏錦這不冷不熱的駕式也知他是看不上自己這奴才,不願與自己多話罷了,比起那惠陽郡主,這位郡主就算好的多了。

    那位嬌客每次來可是理也不理他們就橫衝直撞往裡沖的,太后寵愛與她就算有時衝撞了太后,太后也不忍責罰。

    可等到她出宮,他們這些做奴才的可就慘了,免不了一頓板子都是輕的。

    這位郡主雖也不理他們,好歹這禮數還是可以的。

    夏錦是不知道這位太後身邊的老嬤嬤此時再在拿她和惠陽郡主做比較。

    若他知道不是夏錦不理他們,而是夏錦根本就不喜歡太后,乃至太後身邊的人也一併討厭,所以才這態度,她會怎麼想?

    那老嬤嬤起身一臉笑意的沖著夏錦道,「太後娘娘可是一大早就盼著郡主進宮呢,請郡主隨老奴來!」

    這是在提醒自己讓太后久等了嗎?夏錦未置可否的保持著完美的微笑,隨那老嬤嬤進了壽和宮。

    本以為只是太后召見自己,沒想到卻見到一位意想不到的人,夏錦沖那一微微一笑,便轉臉看向主位上的另一位,一位看起來不過三十齣頭保養得宜的貴婦,若是單看惑許她也能算得上一位美人,只是與鳳鳶大長公主並座,若不是那一身華貴的穿著,還真是很難讓人注意到她。

    夏錦猜想這怕便是太后了,論地位能與鳳鳶大長公主並坐的只有她一人而已,只是這鳳鳶大長公主一臉笑意,她卻臉色有點難看,怕是吃了鳳鳶大長公主不少的排頭在。

    也是,那日鳳姨便和小木說過要進宮看看太后,沒想到竟是今日,不過能讓這老妖婆吃憋,夏錦心中還是一陣暢快的,臉上的笑意也是越發的真誠了。

    夏錦欠身盈盈一拜,「鳳鸞拜見太后、大長公主!太后、大長公主金安!」

    不用太后免禮,夏錦便站起身來。

    夏錦這一禮到與她現今的身份相得益彰,鳳鳶大長公主微微一笑,心想錦兒這丫頭適應得到真快,她本也是擔心這皇帝剛封了郡主,這太后少不得要召進宮裡來訓話的,所以才選了今日入宮。

    初到宮門時便得了信,聽說傳旨的李公公還在攝政王府外滿頭大汗不得進門,當時便覺得十分開懷,這的確是皇叔的風格,想從他府裡帶出人,哪是那麼簡單的,但是小木既然在那自是會勸夏錦入宮的,必定是躲得了一時也躲不了一世,到不如大大方方的來。

    至少他們還能有所防範,若是太后讓人盯上錦兒丫頭,在她落單時下旨傳召反而會更讓他們措手不及。

    進了宮她便沒打算那麼快回去,說是來探望太后是假,來敲打敲打她到是真的,再來也是等等夏錦,為她保駕護航,剛剛提及惠陽郡主一事,這老太婆的臉色可真夠難看的,不過她喜歡!

    「鳳鸞郡主的禮儀看來還要好好學學才行啊!」看到夏錦不等她免禮,便已起身太后這心中已是十分不快。

    雖說是要拉攏她不錯,但也不代表一味的忍讓,總要讓她明白這尊卑之別才能在日後恩威並施,好好拿捏她。

    只是夏錦聽了這話仍是一臉笑意不見半分惶恐,太后想像中的馬上驚慌失措,跪地請罪的畫面並沒出現。

    反而是鳳鳶大長公主這次挺給面子的,不僅沒有拆她這太后的台,還力挺了一句,「錦兒這規矩確是要好好學了!」

    看到鳳鳶大長公主這麼給面子,太后臉色也有所好轉,心中也不禁得意,只是她還沒得意多久便被鳳鳶大長公主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沒氣的吐血。

    「皇上不是降了聖旨,免了你御前跪拜,越級只需行頷首禮的嗎?今日你這大禮又是怎麼回事?想必皇叔一心含飴弄孫也沒想到要給你們找一位教養嬤嬤。一會出宮便隨我回府,這禮儀方面我親自教你!」

    鳳鳶大長公主這話聽似斥責卻句句回護更讓太后氣得想吐血。

    明知道自己是嫌夏錦這禮節輕了,好歹也是一國之母,就算不行跪拜禮,也道個萬福才對,只是夏錦卻是微欠身便起,這也太敷衍了事了。

    本來太后想的事,自己假意斥責兩句,然後再憐夏錦才冊封不久,不認禮儀不回責罰,再賜兩個教養嬤嬤教她禮儀,這樣既能拉攏夏錦讓她感念自己的恩情,又能把自己的人安排進攝政王府。

    再在卻被鳳鳶給破壞怠盡,就連想安插人也安插不上了,她說要親自教夏錦禮儀,誰又敢和她爭。

    太后看著笑意盈盈的鳳鳶大長公主更是恨的牙痒痒!

    只是她也沒忘記今天的目的,「原來是皇帝親自下的恩旨,哀家到是頭次聽說,到是哀家錯怪錦兒了!錦兒莫要見怪啊!」

    太后也是轉了臉色,一臉笑意與夏錦套起近乎,心想這鳳鳶能喚她的閨名以示親近,我這太后自然也能,能得我這太后親近也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份了。

    夏錦心中不甚高興,誰允許那老太婆叫自己錦兒的,錦兒只有她認可的朋友、親人才能喚的,只是臉上卻仍維持著剛剛的笑容,淡淡的回道,「鳳鸞不敢!」

    聽好了,是不敢、不是不會,這太后還真把所有人都當傻子啊,她不知,她若真不知,昨晚張公公才傳的旨,今天一早她便讓這劉公公宣她進宮。

    消息如此靈通會不知道,京城中人盡皆知之事,那還真是笑話。

    夏錦回完太后的話,復又向鳳鳶大長公主欠欠身,「大長公主教訓的是,鳳鸞銘記於心!」

    太后眼看著有鳳鳶大長公主在,只怕自己的計策也都會失效,便也就罷了手,只是隨便問了夏錦幾句一日和當初是如何收養了攝政王嫡孫之事。

    夏錦也是恭敬的一一答了,眼看午時將近,夏錦還想著不知能不能回攝政王府用膳呢。

    便聽外面一聲通報,「昭和宮管事嬤嬤,秦嬤嬤求見太后!」

    「宣!」太后微擰著眉,似是不想見,但最後還是令人宣了進來。

    「老奴給太后請安,給鳳鳶大長公主請安,給鳳鸞郡主請安!」那秦嬤嬤在離太后坐前還有一丈遠便跪地請安,一臉笑意看著就讓人覺得喜慶。

    「起吧!」太后皺著眉頭看了她一眼,不冷不淡的還是讓她起身了,「皇后讓你過來可是有什麼事?」

    待這秦嬤嬤起了身,夏錦才看清楚,這秦嬤嬤是那種天生就長了一張笑臉的人,就是不笑時你也能在她臉上看到三分笑意,夏錦到是不禁好奇,這是先天形成的,還是後天因為笑的太多就成了這樣。

    秦嬤嬤起身看了夏錦一眼,才回太后的話,「稟太后,皇後娘娘聽說鳳鸞郡主進了宮,便也存了心也想見見這位能讓老攝政王親自進宮請旨冊封的郡主!

    只是這六宮鎖事太多,不得有空,便令老奴前來候著,待什麼時候太后這邊召見完了,便讓老奴領鳳鸞郡主去昭和宮!」

    夏錦仔細瞧著這位秦嬤嬤,能在太後面前不卑不亢,就是一般的宮妃也做不到,更何況只是個嬤嬤,瞧著太後身邊的那一位,比起這秦嬤嬤來卻是差了太多。

    再再瞧著太后那變幻莫測的神色卻是奇怪,怎麼瞧著都像是雖有不願卻不得不給幾分面子的樣子,若說看在皇后的面上也是說不過去,怎麼說這太后也算皇后的婆母,一個孝字壓下,也夠皇后喝一壺的,只是她怎麼隱隱覺得這太后好似有點害怕皇后似的。

    夏錦偷偷看了鳳鳶大長公主一眼,而鳳鳶大長公主卻給了她一個安心,外加閑事莫理的神色,夏錦收到也是眼觀鼻、鼻觀心,盡量控制自己不去好奇看向那兩人。

    太后沉吟了片刻,反正有鳳鳶在這裡,她也不能成事,還不如早早打發夏錦出去,下次尋了機會再召見便是,既是秦嬤嬤親自前來,想是那皇后是鐵了心一定要從自己這裡要人了。

    罷了,太后揮揮手,「錦兒,你且隨秦嬤嬤去覲見皇后吧,哀家也睏乏了,你就不用過來跪安了!」

    鳳鳶大長公主也道,「本宮與太后還有要事相商,就不陪你去了,覲見完皇后便直接宮吧,本宮在宮門等你!」

    「鳳鸞省得!鳳鸞告退!」夏錦向太后一頷首,又沖鳳鳶大長公主微笑點頭,便隨秦嬤嬤退了下去。

    行至壽和宮外時便見添香上前一步,緊挨著夏錦身後,低聲道,「小姐,剛剛鳳鳶大長公主的暗衛告訴流月說,皇后請你過去想必是受了皇上的請託,定不會為難於你,請小姐寬心!」

    其實夏錦並不害怕,相反還有一絲好奇,這皇后究竟有何本事,能在這宮中屹立不倒,甚至連太后都懼她三分!

    不過對於鳳姨的特別關照,夏錦這心裡還是美滋滋的,只是一想到這一會出宮要去戰王府,她又有點糾結了。

    還真是只緩兩天啊,兒子說得不算,娘親又來,還以學規矩的名義,這是要趕鴨子上架嗎?

    夏錦想想還真是無耐,這想事情想得出神呢,也沒看到從花間小道轉出來的人。

    紅袖剛想伸手拉住她卻已是晚了,小道上的人好似早已準備好了似的直撲夏錦而來。

    這一撲,紅袖一把扶著夏錦到是沒有傷著分毫,最多也只是受了點驚嚇而已。

    而那撞上來的人卻沒那麼好的運氣了,『撲通』一聲摔在花眾之中,不僅被花莖割破了衣衫,髮髻也微微散亂,就是這俏臉之上也有几絲被花枝划傷的痕迹。

    夏錦微擰著眉看著地上那嬌弱美人,她可以肯定是她朝自己撲過來的,並非偶然撞上。

    夏錦這還沒出聲,被眾人無視很久的某人厲呵起來,「大膽,哪裡來的奴婢連嵐美人也敢衝撞,還不跪下請罪!」

    夏錦擰眉看像此人,抬手制止了紅袖欲脫口的話。

    若說剛剛夏錦還不敢肯定,就算有人要陷害自己也不會拿自己開玩笑,冒差點毀容之險,只為陷害自己,這並不划算。

    若是有人在背後推她那就說得過去了,再加上這奴婢的話,夏錦更加肯定她是故意的,今天她進宮,身穿的是御賜郡主的朝服,按禮制受了冊封的貴女是要入宮謝恩的,既然太后召她那她便乾脆著朝服進宮,以示感謝聖上恩典了。

    若是她這一身還能被宮女錯認為奴婢那隻能說明她是故意的,這也能說明剛剛這嵐美人並非自己衝過來的,而是有人在背後推她。

    就夏錦推測,那人肯定是針對自己而來的,這嵐美人說不定只是個被利用的棋子受了無妄之災罷了,夏錦看著那仍躺在地上沒有人扶她起身的嵐美人一眼,多少帶了絲同情。

    夏錦示意紅袖上前扶上一把,只是紅袖伸出的和還沒碰到那嵐美人便被那丫頭打了回來,紅袖一愣,微微蹙眉。

    回到夏錦身後悄聲道,「這丫頭會武!」

    夏錦微不可見的點點頭,「必要時制住她,別讓她傷了這嵐美人,到時我們就真的有理說不清了!」

    夏錦只是微微啟唇,並未出半點聲間,而紅袖卻看得清楚明白,微點頭、悄悄打了個手勢,將夏錦的安全交給暗處的流月,自己便盯著那丫頭!

    這秦嬤嬤本只比夏錦先行兩步在前領路,只是夏錦想了一路的心思,腳步自是慢了下來,沒一會便落了秦嬤嬤一大截,宮中九曲迴廊,秦嬤嬤一個沒注意便沒了嬌客的身影。

    忽聽一聲呵斥,趕忙回頭去尋,可莫讓那些沒眼力的衝撞了皇後娘娘的貴賓才是!

    只是聽聲,卻有一人比秦嬤嬤更早過來,只見此人一身玫紅宮裝,妝容也是艷麗非常,夏錦不識些人,但憑感覺也知她不會是皇後娘娘,她沒有一宮之主的氣度,有的只有媚俗。

    古語云,娶妻當娶賢,納妾當納色,而她便是應了那個『色』字,只是臉上的脂粉太厚,她還真看不出來她到底有色沒有?!

    既然不是皇后,夏錦自是用不著與她見禮的,而且夏錦相當懷疑她來的這麼巧是否是巧合,還是她本就是幕後之人,要說只是這個小丫頭一時興起算計她,夏錦還是真不信,她又不是屬軟柿子的,隨便什麼人都想上來捏兩把。

    雖夏錦有這方面懷疑,只是自己卻想不起來幾時與她結仇,沒有動機夏錦也是不敢肯定是她要害自己。

    「大膽,見到華妃娘娘還不跪地請安,哪裡來的沒教養的野丫頭!」這下夏錦眼中的笑意更深了,這古代的人真是奇怪,動不動就想讓人給她下跪,好像在現代除了過年拜年時要給長輩跪下拜年,這不年不節的,那跪得便只有死人了!

    而夏錦此時已經能完全確認便是此人要陷害自己了,而也有足夠的動機。華妃,華太師之長女,太后的親侄女、惠陽郡主同胞長姐,妹妹因寶兒被小木挖了雙眼,父親也因長鳴哥之故被罰禁足,更因奉命去攝政王府請罪,最終被拒之門外,丟盡臉面,她要不找自己,自己都覺得奇怪了!

    只是此人與那惠陽郡主一樣討厭,甚至比惠陽郡主更加惡毒,那嵐美人若不是反應快,那一張如花似玉的小臉就算是毀了,只怕也會至此絕寵,這深宮之中毀了容的女子註定沒有出路,也算是毀了她的一生。

    能入宮為妃的又豈是一般人家的女兒,若是這嵐美人因自己之故毀了容,只怕嵐美人的母家與攝政王府是結定了仇的。

    夏錦笑笑並不理會,反而轉身向還坐在地上的嵐美人走去,瞪了攔在她身前的丫頭一眼,趁她愣神之際,拉起地上的嵐美人,待她反應過來想來阻止時,卻已是為時已晚,被紅袖截住,曲指彈向她的曲池穴,本還一臉狠意的小丫頭,瞬間蔫了,一雙胳膊隨意垂著,臉上也是一臉痛若之意。

    更是大呼小叫的求華妃救命,她這一出到是出乎夏錦的預料,不過這也更加讓她肯定就是華妃在陷害自己。

    只是夏錦瞧見剛剛紅袖的舉動了,實在覺得這丫頭太過誇張了,最多也就手臂酸麻而已,她那樣實像是被廢了雙手似的到是奇怪,夏錦狐疑的看向紅袖,只見紅袖微不可察的點點頭,夏錦心中一陣疑惑,紅袖的意思是這丫頭不是在作假,是真的被廢了?!

    她不知道的是,這是紅袖、添香的獨門絕技,被點中曲池穴者有如萬蟻蝕骨,這感覺是可想而之的。

    而且除了她二人無人能解,若是一個時辰不解穴,這胳膊還真是廢了,只是紅袖是不可能給她解的,而添香嘛此時還在攝政王府,就算她在這裡也不可能給那丫頭解。

    得罪她姐姐的人自然也是她的仇人,哪有去救仇人的道理。

    嵐美人感激的看了夏錦一眼,又迅速的低下頭,不敢看向華妃那怨毒的眼神,自從上次皇上說要去瑤華宮卻去了自己的靜嵐殿後,她便沒少折磨過自己,若不是自己萬分小心,只怕小命早已不知丟到哪去了!

    扶起嵐美人,夏錦仍是笑意盈盈的看向華妃,「不知華妃是哪隻眼睛看出本郡主是野丫頭的?」

    夏錦故意在這『眼睛』二字上加了重音,果見華妃混身顫抖,很明顯是想起某事氣的。

    不待華妃回答,夏錦又道,「若是華妃眼睛沒問題,難不成華妃娘娘的意思是皇上的眼睛出了毛病,放著京中貴女無數,非要冊封我一個野丫頭為郡主?」

    非議皇帝可是死罪,明明這話是夏錦說的,但她偏偏就要扣上是華妃的意思,別以為這世上只有你聰明,只有你會耍陰謀!

    「你……」華妃伸出纖指指向夏錦,手中的綉帕隨風輕輕飛舞。

    「啊、啊欽……啊欽……」夏錦忍不住連打了幾個大大的噴嚏,這一條手帕上究竟是熏了多少香,沾了多少粉?差點沒把她活活嗆死。

    忍不信心中腹腓這華妃要為妹尋仇哪用的著耍什麼手段,只要衝自己揮揮她那小手絹就行了,自己絕對會被她秒殺的。

    而且還是打噴嚏打死的,說不定還能載入史冊,上書:史上第一位剛被冊封,就打噴嚏打到死的郡主!

    好不容易停了打噴嚏,這秦嬤嬤也適時敢了過來,先給兩位宮妃行了禮,才對夏錦道,「郡主,娘娘還在等您!」

    秦嬤嬤也不是沒看到華妃的臉色,只是她只要確定夏錦無事她便可以交差了,至於其他人無端的去惹這位身份高貴的郡主就算被收拾也是咎由自取,何必怨天尤人呢。

    然華妃卻是不依不饒,指著秦嬤嬤道,「秦嬤嬤你來的剛好,你是宮裡的老嬤嬤了,這規矩禮儀你最是懂得,且與這丫頭說說見了本宮該得什麼禮!」

    秦嬤嬤也是一臉無耐,這華妃娘娘居然如此無眼力,給了台階也不曉得下,非要鬧得自己難堪了才罷休嗎?

    既然你自己讓說,那秦嬤嬤便一板一眼的道,「回華妃娘娘的話,鳳鸞郡主是皇上親封的正一品郡主,品階在您之上本不需要給您見禮,另皇上別有恩旨免了鳳鸞郡主行跪拜大禮,就是御前也是免跪的,越級不必行禮。

    也就是說鳳鸞郡主就是見了太后和鳳鳶大長公主也只需行頷首禮而已,皇後面前也可不必行禮,更再者,鳳鸞郡主乃攝政王府郡主,若是真論起輩分也還比您要高上一輩!」

    秦嬤嬤這翻話可謂是說得清楚明白了,只是聽了這話的華妃更是氣憤,仗著平日里皇帝那幾分恩寵,她是一心要整治夏錦的沒想到這老刁奴竟敢不給自己面子,一心維護這死丫頭,御前免跪又怎樣,那不過是皇上做給外人看的,這見了宮她讓她跪,她便得跪!

    「來人,把這不敬本宮的野丫頭和滿嘴胡言的秦嬤嬤給本宮綁了!」看著應聲而出的禁衛軍,華妃一臉猙獰,「不跪是嗎?那本宮今日便打到你跪為止!」

    「華妃好大的脾氣,連太后貴賓與本宮的奶娘也敢打,還真是不把本宮放在眼裡啊!」一身正紅宮裝氣質雍容的絕麗女子伴著一眾宮人前來。

    夏錦沖她點點頭算是禮數,而她也回了個頷首禮,臉上笑容得體,雖口中說出斥責的話,臉上卻完全看不出來。

    本來聽到皇后的聲音,這華妃也有點怯意,但想想皇上對自己的寵愛,以及為自己撐腰的太后姑媽,更是挺直了腰板,今日她便是要在皇後面前,打了這兩人立威!

    只是還不等她這腰桿挺起來,便看到皇後身畔的明黃色身影時,那一身的嬌縱這氣一下去了個乾淨。

    立馬換上一副嬌弱的模樣,臉上更是泫然欲泣的表情,乍一看去還真是是剛剛受了委屈,遭了欺負似的。

    就在夏錦還沒反應過來之時朝著那一抹明黃撲去,「皇上,您可要為臣妾做主啊?」

    那明黃微微側身皺眉躲過,只見那人轉而又是一臉呵護的神色,對華妃身邊的人呵斥道,「還不扶著你們主子,若是摔著了為你們是問!」

    華妃這一撲沒撲到人,差點沒摔個狗啃泥,這要真的摔出去這丟臉可真就丟大發了。

    若不是夏錦夏錦眼尖,加之她一直低著頭看到那袍角微微晃動,還真的很難看到那人動過,可見身法奇快,只怕華妃也納悶自己明明的看好了再撲的,為何會撲空。

    華妃回過神來才沖著那人見禮,「臣妾,拜見皇上!不請皇上為臣妾做主!」

    皇帝一臉溫和笑意的扶起華妃,「愛妃請起,愛妃受了何委屈要讓朕給你做主,且說給朕聽聽!」

    夏錦這才看清這皇帝的真面目,原本的笑意微凝在臉上,心中驚異,竟會是他!

    他竟是皇帝?!夏錦也實在想學流月狠狠的揉揉自己的眼睛看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而那人卻趁著華妃低頭哭訴的空檔,沖夏錦友好的笑笑,還給了夏錦一個『你沒看錯』的口型!

    夏錦覺得現在腦仁倍疼啊,她這一穿越之初都見過些什麼大人物啊,原來這鳳天皇朝的皇帝竟還在她家吃過飯,與她也算得上是舊識。

    黑線爬滿額頭,她這穿越這一遭難不成就是為了來見見這些大人物的嗎?

    還是說這是每個穿越女必經的過程,可她真的只想帶帶孩子,種種田,開開鋪子賺兩小錢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