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53章 急轉直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53章 急轉直下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53章急轉直下

    華太師有華太師的思量,而皇帝卻有皇帝的考慮,他敢肯定此令是昨夜之前絕對不在沈慕之手中,就是昨夜在宮中面對他的斥責他也沒有拿出令牌。

    若是說昨夜之前不在沈慕之手中,那便是昨夜才有人將這令牌交給他的目的,很明顯是為他脫罪,不管如何這對他來說也是有利無弊的。

    將令牌塞入袖籠,輕輕摩挲上面的紋路,京城二十萬的守備軍權,終於又回到他的手中了。

    而跪在下面的沈慕之,此時也朗聲道,「沈慕之的確奉詔行事,還請皇上明察!」

    皇帝一揮手,「起來吧!沈愛卿既是奉了先帝爺之令,朕便不追究了,只是朕聽說夏將軍昨日也帶兵出府,所謂何事?」

    被點到名的夏長鳴恭身出列,拱手行禮道,「稟皇上,這便是微臣今日要奏之事,這是臣的奏摺!」

    說著便將一封明黃色封面的奏摺交給內侍監呈了上去,皇帝接了奏張也不翻看示意夏長鳴接著說下去。

    「微臣所奏之事其實與沈將軍調兵這事相關,昨夜微臣回城不久便接到密報,說有人帶近百名死士截殺老攝政王府的小世子,微臣不敢怠慢,便立刻帶兵前往!」

    必定也當了這麼長時間的京官了,這話該怎麼說他還是知道的。

    「哦,夏愛卿所奏之事可是事實,朝中可還有其他人知道此事?」皇帝雖說昨晚就知道夏錦遇襲之事,可他卻不知寶兒定也在夏錦身邊,若說此事屬實,那此人可就其心可誅了。

    寶兒雖說只是老攝政王的外孫,但攝政王府所出皆視同與皇子等重,這可是皇祖父的旨意,截殺老攝政王府的小世子與截殺皇子何異,論罪當誅九族也不為過!

    更何況老攝政王府本就子嗣艱難,到這一代也就寶兒這一個孩子,若不嚴查如何能對得起老攝政王一身為國、鞠躬盡瘁!

    「老臣昨日也是接了線報,命世子帶兵救援,老臣的奏章一早便呈到御書房了!」戰王爺也是一臉正色的跨前一步。

    「華太師你呢?」聽到戰王的回話,皇帝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他這滿朝文武竟都是些什麼人,竟這般避重就輕、斷章取義!

    華太師冷汗淋淋,不敢抬頭看皇帝,哆哆嗦嗦的又跪在地上,「老臣卻是不知此事,還請皇上恕罪!」

    「哼!」皇帝也不看他,只是問跪在他一邊的御史大夫,「張御史你呢?」

    張御史也是嚇的不輕,他只是受了華太師之命彈劾沈將軍,至於沈將軍昨夜為何出宮又與這攝政王府的小世子是何干係,他實在不知啊!

    張御史更是抖得如篩子似的,「臣不知世子遇刺之事,還請皇上恕罪!」

    皇帝狠狠一掌拍在龍椅的椅壁之上,「好你個華太師!好你個御史大夫!我鳳天京都之中湧現一百多名死士,你們竟然不知情?攝政王府世子遇刺你們也不知情?

    偏偏朕的禁衛軍統領一領軍出宮你們就馬上獲悉,你們能告訴朕這是為什麼嗎?還是說你們的眼睛就盯著朕和朕身邊的人了!」

    皇帝怒指著底下的兩人,「身為朝庭命官,食君之祿,卻不不思為國效命、為百姓謀福祉,卻只知為一己私慾,不分清紅皂白中傷同僚,朕看你們這官是不想當了!」

    「來人,給朕扒了他們的官服,打入天牢!」皇帝拂而立可見真是氣得不輕。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華太師一黨聽到皇上要將華太師打入天牢,無不紛紛跪地求情。

    更有人言是,「啟稟皇上,此事完全是張御史一人之過,太師也不過是聽信了他的讒言才懷疑沈將軍對皇上您不忠的,請皇上看在太師一片忠心的份上,網開一面!」

    這下張御史更是嚇的渾身打顫,他們這是要棄車保帥了,他這一顆棋子如今只是一顆被遺棄的廢子而已,今日只怕小命難保了!

    皇帝自是知道想把這華太師打入天牢哪有那麼容易,只是能打掉他們一個爪牙便算一個,這張御史今天肯定是處置定了。

    見皇帝面露難色,戰王上前一步道,「皇上,老臣也認為,這華太師多辦是受了蒙蔽,還請皇上網開一面!」

    有了台階皇帝自然是要順著下的,「戰王言之有理!」

    復又轉身看向跪在殿前的華太師和張御史道,「張鈺身為監察御史,先不能正其身,后不能司其職,毫無憑據,胡亂彈劾,擾朕視聽!罪不容赦,免其監察御史一職,打入天牢,其家眷全部流放,家產允公!查抄之事令逍遙侯親去督辦!

    華太師識人不明、聽信讒言,以致數次咆哮朝堂現在數罪併罰,勒令下朝之後去攝政王府賠罪后閉門思過一月,不準任何人探試。小世子遇刺之事,著刑部嚴查,半月之內給朕答覆!退朝!」

    「臣等接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滿朝文武再次跪安!

    戰王也替逍遙侯接了這查抄之事的旨意。

    皇帝下完令便下了龍座轉身回了御書房,不給那些再想為華太師求情之人一絲機會。

    御書房中,皇上與戰王對坐,皇帝翻看著手上的一封奏摺,正是戰王的。

    「皇叔你說昨夜有人刺殺小世子,這事是真的嗎?」皇帝扔是不怎麼相信必定這孩子從小就養在外面,進京時日也短,誰會和一個孩子過不去。

    「真的,昨夜小木救了怡春樓的掌柜據他所說,當時死士圍殺錦兒母子時,他們的主子就在怡春樓中,那人坐在輪椅之上,屬下之人稱他為王爺,若他所說屬實此人必是安王沒錯!」戰王一五一十的說出暗衛從小木那裡收到的信息。

    而最讓他吃驚的事,這玄武令竟在小木之手,當初皇帝初登基時為了穩固他的政權他們可是想盡辦法也沒找到這玄武令,沒想到遠在天邊意近在眼前,而那小子看他們一陣瞎忙竟是半個字也沒透露。

    昨日聽老大說起這事時,他還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若不是今日朝堂之上沈慕之真拿出玄武令,他只怕當是夢一場!

    「若是安王到也說得過去!」皇帝凝眉思索,當初老攝政王斷他雙腿之事,這京中知道的人也不少,若說是安王為尋仇而帶人圍殺寶兒到也不無可能!

    只是沒有真憑實據還真不能把他給怎麼樣,必定這安王久居府第甚少出門,若他沒有十足的憑據便要治他的罪,只怕會有人非議,他這是要排除異己,誅殺兄弟,只怕後世的史詩中也會給他留下濃重的一筆。

    除卻這事,還有一事讓皇帝耿耿於懷,皇帝從袖中掏出那塊玄鐵令牌,遞到戰王手中,「姑父看這令牌是真的嗎?」

    戰王並沒有接過,只掃了一眼便道,「真的!」眼角卻是有點抽搐。

    此令出於小木之手,怎麼可能是假的!

    皇帝看戰王神色不禁覺得奇怪,莫不是姑父知道些什麼。

    遂開口問道,「姑父知道此令原在何人之手嗎?」

    「知道!」戰王此時對這玄武令是有幾分芥蒂的,那死小子明知道他老爹在找這令牌時不肯透露半句,現在不過他媳婦的一點眼淚便讓他把這令牌交給了外人,讓他如何不彆扭!

    「哦?是何人?」皇帝此時眼神一亮,分明是來了興緻!

    「逍遙候!」這三個字讓戰王念出咬牙切齒的味道來。

    皇帝怯怯的看了戰王一眼,姑父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好生起氣來了,細細想想,逍遙侯,皇帝雙掌一擊,這逍遙侯不就是小木嗎?

    原來這令牌原先是在小木手中,「他是何是找到這令牌的,為何一直沒聽他說起過?」

    皇帝自動忽略戰王鐵青的臉色,饒有興緻的追問戰王。

    「一開始!」說完這三個字,戰王一臉不要再問的架式,只是聽了戰王的回答皇帝也沒有了再問的興緻。

    好你的小木,知道我們都在找這東西,一開始便在你那裡也不吱一聲,讓他們白忙了這麼久,皇帝的臉色也如戰王一般鐵青。

    不得不說父皇走的是一步好棋,誰又能想到他會把這守衛京師重地的兵權交給了一個只有幾歲的孩子手中,更何況滿朝之中只怕也只有他能守得了這個秘密了。

    皇帝也算釋懷了,只是看戰王那臉色他可不敢勸解,更何況若是戰王姑父能好好收拾一頓他那表弟,他還是樂見其成的!

    只是當戰王見到小木質問與他時,人家只給了一句,『當時不說是因為時機沒成熟,恐防有心之人;如今拿出來是因為是時候還給皇上了,只不過是借了沈慕之之手罷了!』戰王余怒全消。

    當小木和夏錦還在攝政王府為如何騙得血蓮定計之時,張公公帶著聖旨進了王府。

    小院中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到讓這位內侍總管,微微一笑,行至老攝政王面前,張公公撩起衣擺便要跪地請安卻被老攝政王攔下,「年紀一大把了,就不要動不動就跪了!有什麼事便直說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