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46章 遇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46章 遇險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46章遇險

    老攝政王一走,鳳鳶大長公主和逍遙侯也跟著離開了,而那些貴夫人們也紛紛向慶安大長公主告辭了。

    好好一個花朝會就這樣無疾而終,慶安大長公主怒紅了雙目,雙拳攥得死緊,待到眾人都離去終是沒忍住掀了桌子。

    看著那個還躺在台上不知死活的惠陽郡主,慶安大長公主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若不是為了這麼個東西,自己何至於丟臉至此。

    「李嬤嬤,送惠陽郡主回去,該怎麼說應該不用我教了吧!」慶安大長公主,眼含陰鷙的看著她。

    李嬤嬤嚇得全身顫抖,躬身曲膝向慶安大長公主行了一禮,「公主放心,奴婢知道怎麼和太師大人說!」

    「那就好,你們收別人多少東西我不管,但是別忘了誰是你的主子,這背判主子可是要被亂棍打死的!」慶安大長公主很很的瞪了李嬤嬤一眼,嚇得她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奴婢該死,奴婢的主子只有公主一人,奴婢絕不敢有二心!」李嬤嬤戰戰兢兢的跪叭在地,不敢抬眼看她這主子一眼。

    揮手打發李嬤嬤下去辦事,慶安大長公主看著她的眼神理加陰鷙,好像在看死人一般,直到看著李嬤嬤吩咐眾人抬著惠陽郡主出了暢和園。

    才招來身邊的另一嬤嬤,「走,隨我進宮面見太后!」

    慶安大長公主此時進宮能否見到太后暫時不提。

    夏錦他們幾人離開暢和園就為到底要去哪裡爭論了起來。

    夏錦一臉陰霾的從老攝政王手中接過寶兒站到李氏身邊,不爽的瞪了老攝政王一眼。

    她是不相信這老傢伙會比小木晚接到消息,而他竟然來的比小木還晚,若是仰仗他只怕自己和寶兒早就被人啃得連渣都不剩了。

    雖說自己今天竟然敢動這個手,就不怕走不出暢和園,但是對於師父姍姍來遲她還是滿肚子的不高興。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在師父救下她開始,她便示他如父,如今師父明明有那個能力卻比別人來的更晚,卻讓她覺得師父是一點也不在乎她與寶兒的,一時之間更是委屈滿腹,給老攝政王自然沒有好臉色。

    老攝政王能看不出她那點小心思,也知是自己思慮太過,讓這丫頭受了委屈了,當時聽到暗衛回報的時候自己也是沉吟良久。

    思慮再三,一直權衡認下他們的利弊,卻沒考慮過他們是不是會委屈。

    深嘆一口氣,老攝政王伸出他那布滿老繭的手,揉揉夏錦的小腦袋,「唉……師父錯了,讓你們委屈了,隨師父回家,師父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你好不好?」

    夏錦抱著寶兒,紅著一雙眼點點頭,本來只是一腹怨氣,卻憑師父幾句話真的紅了一雙眼睛。

    正待幾人轉身欲走,阮秋靈扶著阮老夫人並著凌老夫人和惠敏郡主也走了出來。

    夏錦將寶兒交給師父,與兩位老夫人見禮,「今日承蒙兩位老夫人開口為夏錦解圍,夏錦感激不盡!」

    「郡主客氣了,老身並沒有幫上什麼忙,是郡主福澤深厚!」凌老夫人,率先回了禮,淡淡開口,並沒有因為夏錦現在身份不同而改變任何態度,反而與之前一般無二。

    夏錦對她的敬重也更深一份,不趨炎附勢、始終如一,這老夫人至是難得的智者。

    「老夫人客氣了,夏錦不過是鄉下之人,擔不起這郡主之名,老夫人喚我夏錦便可!」

    聽夏錦一言,這凌老夫人對夏錦到是刮目相看,這丫頭不貪念權勢,到是不錯,也難怪凡兒對她讚不絕口,若不是她是鳳鳶大長公主看中的兒媳,自己到是有心將她迎進凌府,只可惜凌家沒這份福氣!

    難得能遇到這麼合心意的後輩,凌老夫人這臉上也是多了幾分笑意,「夏小姐是個有福之人,以後想必會福澤延綿,好好珍惜,老身不打擾夏小姐與攝政王團聚,先行告辭了!」

    說著又向鳳鳶大長公主方向點點頭,這才在丫頭的攙扶下上了軟轎。

    阮老夫人這邊也是隨著她這老姊妹後面也上了自家的轎子,只是在放下轎簾之前沖著還拉著夏錦的阮秋靈道,「與夏小姐敘完話就回來,人家還有事要辦,可別耽誤夏小姐太多時間!」

    阮秋靈調皮的沖自家祖母吐吐舌頭,「知道了,祖母!」

    看著轎子緩緩前行,直到消失在轉角,阮秋靈才拉著夏錦和惠敏郡主抱怨,「你們兩個膽子也太大了,都快嚇死我了,特別是你!」

    阮秋靈點點夏錦的鼻頭,「惠陽雖說欠收拾,但好歹也是郡主啊,這說打就打了,還有你!」

    一把抓過那個懶病又犯了,靠在自家丫頭身上小憩的某人,「還說什麼算你一份,你也不怕回去,你那王爺老爹收拾你!」

    阮秋靈仗著自己比她們倆要稍大上半歲,這可著勁得數落二人。

    夏錦與惠敏二人相視一笑,異口同聲的道,「你還不是一樣!」

    說完三人竟人看我、我看你,跟著爆笑出來,三人的友情也在此打下紮實的基礎。

    看著天色也不早了,眾人就站在這暢和園門口也實在不是說話的地方,到不說其他,這一撥撥出來的人,看到幾人無不屈膝行禮,寒顫兩句,這說不到兩句話便被人打斷,還真是讓人有點窩火。

    惠敏瞧著還在一邊等著夏錦的眾人,扯扯還聊得興起的阮秋靈,「秋靈,錦兒還有事要辦,我們不如也先行回去吧,改天再一起去琉璃閣尋她便是!」

    阮秋靈也不傻聽到她這話再看到圍著自己聊天的一群人,頓時紅了雙頰,「錦兒,我們改天去尋你!」

    說完便拖著惠敏連招呼也不打逃一般跑遠了。

    「這丫頭到是真性情,也難怪阮老夫人如此寵她,可不就如那阮老夫人當年嗎?」老攝政王看著遠去的背影不禁感慨。

    「想當年這阮老夫人也是出身將軍,一身功夫在這女子當中也算是翹楚了!」

    夏錦斜睨了師父一眼,莫不是這老頭年輕時還與這凌老夫人有什麼過往不成?

    許是她那眼神太過明顯,在場的人無不是看著掩嘴偷樂,老攝政王氣得給夏錦一鐵栗子,「想什麼呢!也不看看我這年紀都可以當人家爹了,就算看著她們長大也不為過!」

    想想那阮老夫人也不過五十齣頭,而師父卻是過了不惑之年才有了寶兒的親娘,的確要比這阮老夫人大上一旬多,但也不至於像他說的能做人家爹的年紀啊。

    夏錦撇撇嘴不再說話,靠近李氏身邊卻明顯感覺出她的不自在來,夏錦輕握她的手,「嬸子,我先送你回去可好?」

    李氏抬眼看了夏錦一眼,今天她也是嚇了不輕,她雖是鄉下人,但也有幾分氣性,這好好的兩個孩子怎麼能任人羞辱。

    她也是做好的最壞的打算,就算被罷官丟職、回鄉種田,她也支持夏錦出了這口惡氣。只是沒想到,那慶安大長公主真敢當眾要他們的性命,想想還是有點后怕的。

    其實夏錦現在還真是有點後悔,當時只顧一時之氣,卻忘了李嬸的立場,想必是嚇壞了。

    「嬸子,對不起,是錦兒莽撞了,給你和長鳴哥添麻煩了!」

    「說什麼傻話,人家都欺負到頭上了,哪有不還手任人欺負的道理,大不了就是重回鄉下種地就是了,只是沒想到這京城中的人就是不講道理,竟敢說殺人就殺人,連個罪名都不問!」

    然在她心中,更回認定這京城果然是是非之地,更回堅定了等長鳴娶妻她便與柱子叔回鄉的打算。

    聽了這話,眾人不自覺得多看了這位將軍府的老夫人兩眼,看來錦兒如此看重這位嬸娘不是沒有道理的。

    先送夏老夫人回了將軍府,老攝政王才帶著寶兒和夏錦他們才回了他的王府,說好今日要把所有的事都說與夏錦聽的。

    若是自己今天不給這丫頭一個說法,只怕這丫頭以後也不會再給自己好臉色了,知道他們有話要說,鳳鳶大長公主也先行告辭了。

    只在臨走時拉著夏錦的小手,一再囑咐讓她有空便去戰王府看她,就連世子妃也一再相邀,至到夏錦一再保證近期必定登門,這婆媳二人才相視一笑鬆了手。

    老攝政王一再撇嘴,這兩人是個什麼心思他能不知道,就是錦兒這丫頭太好拐了。

    向老攝政王告辭,鳳鳶大長公主轉身欲走,卻遲遲不見兒子跟上來,若是平時自己便是隨他去了,只是今日這事他怎麼也得給皇帝侄兒一個交待才是。

    少不得要他自己進宮,可不能讓華太師一狀告到御前,到時這事可不太好辦,雖說不怕他華府什麼,但也不能給人留了口舌。

    而此時聽到消息的夏長鳴正急匆匆從城外趕來,與他同來的還有沈清風。

    二人先到暢和園,那裡早已是人去園空,找到守園的人聽說除了惠陽郡主無人受傷,這兩人也算是稍稍安心。

    一路馬不停蹄的趕回將軍府,二人翻身下馬,徑自往李氏的壽寧院而去。

    「娘親、錦兒你們沒事吧!」剛進院門夏長鳴便著急的出聲問詢,只見自家娘親安坐在錦榻之上。

    李氏看自己兒子著急的樣子,讓宮媽媽扶著起身迎了上去,「沒事!」

    雖聽娘親這麼說夏長鳴仍是不放心,緊握著自家娘親的手,將娘親打量了個遍,直到確認毫髮無傷才放下心來。

    「錦兒和寶兒呢?」夏長鳴眼睛轉了一圈也未見那母子二人的身影,這心中不禁咯噔一聲。

    李氏拉著夏長鳴進屋,沖緊隨他身後的沈清風點點頭,「錦兒他們也沒事,隨他師父回府去了!」

    隨後李氏將今天在暢和園中發現的事一一說與夏長鳴聽,聽得二人無不一肚惱火,至到李氏說到小木將那惠陽郡主的雙眼挖了出來,二人才覺得稍稍解了氣。

    這華家之賬,他們今天算是記下這一筆了,留待日後一一清算。

    小木他們回府時皇帝還沒走,聽到皇上出宮此時便在府中,鳳鳶大長公主便帶著小木也一起去了書房。

    小木一掃眾人,隨意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一臉不甚在意的模樣,好似今天挖了一位郡主眼睛的人不是他一般。

    皇帝無奈的嘆了口氣,「小木,這事要是華太師真告了御狀,你讓朕怎麼辦?」

    「他不會!若是我沒料錯,明天一早他便會去攝政王府請罪!」小木接過木梓遞上的茶水,淺飲一口。

    「為什麼?」不只皇帝不明白,其他人也想不通,如此好的打壓戰王府的機會,華太師不會不好好利用的。

    「晉王不會允許,而此事必定是由惠陽郡主辱及攝政王嫡孫而起,我只不過是個閑散侯爺,就算皇上被逼著處置了我,對戰王府影響不大,而且晉王不會不明白,即便這樣也不可能離間皇上與戰王府!

    若是皇上再真處置了我,只怕會引起皇叔祖與夏長鳴還有沈慕之的不滿,他們每人手中都有晉王夢寐以求的東西,他現在只會想著如何拉擾他們,而不會去得罪他們,大家都是聰明人,與其這般到不如讓華太師上門請罪!」

    小木放下茶杯抬頭環視眾人,「不過一個女兒而已,華太師那老狐狸絕對不敢為了她壞了晉王的大事!」

    小木說完眾人面面相覷,他們不得不承認小木說得有理,這傢伙是不願入仕,不然在朝堂之上絕對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若是我沒料錯,晉王是想打錦兒的主意!」那日在清葉寺後山,晉王巧妙的安排那一場英雄救美就是最好的證據。

    在場幾人無不是微微蹙眉,這晉王到是打的好主意,三方勢力俱於她有所牽連,若不是小木早已忠情夏錦。

    此時皇帝與晉王之間只怕是要演變成,得夏錦者得天一的地步了。

    議完正事,這傢伙又變得無狀起來,環抱著他娘親的胳膊撒嬌,「娘親你很久沒進宮看太后了,明天要不要進宮看看她老人家!」

    鳳鳶大長公主點點頭,她明白兒子的意思,便也附合著道,「是很久沒進宮了,得去給皇嫂請安了!」

    ※※※

    此時的攝政王府後院,夏錦環抱著寶兒坐在椅子上,看著老攝政王在院中踱步,這老頭說要告訴她的事,到現在隻字未提,卻獨自在這院中轉圈。

    他們回王府半個時辰,這老頭便在這轉了半個時辰,夏錦忍了很久實在是忍不下去了,狠狠一拍椅臂,「夠了,不想說可是不說,我帶寶兒先回去,等你想通了再找我們!」

    夏錦抱起寶兒轉身就走,紅袖添香隨後跟上,那路媽媽早已被夏錦打發先回鋪子里了,此時只有她們這幾人,腳下也快,還沒等人反應過來幾人都出了院子。

    老攝政王感嘆一聲,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不知怎麼開口,更主要的是眼見這解藥無望,他是更不知如何對夏錦說才好。

    看著夏錦抱著寶兒遠去的背影,老攝政王揮手讓人放行。

    夏錦嘟著嘴走到王府大門口,沒想到這從內院走了府門竟用了整整一刻鐘的時間,這外面早已經黑透了。

    還好老攝政王吩咐的人早已備好馬車在外面候著,夏錦抱著寶兒登上車,招呼紅袖添香也進車來,反正外面有王府的人駕車,沒必要讓兩個丫頭在外面吹風。

    夏錦也知道她今天的脾氣是大了點,但就是沒由來的煩燥,其實她也知道,師父不好說之事必竟與寶兒相關。

    但師父越是這樣她便越是害怕,還不如痛痛快快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的好。

    夏錦這一肚子的怒火無處可泄,窩在馬車裡下巴放在寶兒的頭頂,努力平緩著心中的怨氣,寶兒也是知道娘親心情不好,更是聽話的不得了,一路上更是任由夏錦抱著,並未出聲。

    靜,馬車行在這空曠的街上,除了嘀嗒嘀嗒的馬車聲,竟連鳥叫蟲鳴聲也不負存在。

    紅袖、添香突然綳直了身子,雙雙將手按在腰間,夏錦看了他們二人一眼,手中報著寶兒的力道更大幾分。

    小傢伙懵懂的看了夏錦一眼,只將小腦袋埋進夏錦胸前。

    「小姐做穩了,屬下要加速了!」隨著聲落!

    「駕……」一聲長呵,馬車飛速向前狂奔。

    夏錦一手緊摟著寶兒,一手緊緊抓著車壁恐防被摔出馬車。

    然馬車行不過半里地,就聽一聲馬嘶,驟然停了下來!

    夏錦抱著寶兒崔不及防間差點被摔出車廂,好在紅袖、添香二人眼明手快,一人抓著夏錦一手抱住寶兒,才讓二人幸免於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