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146章 不招待見的攝政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146章 不招待見的攝政王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146章不招待見的攝政王

    老攝政王雖不信這命理之說,但是他卻不願寶兒冒一點點風險,沉吟良久才道,「便宜你小子了!」

    夏錦蹙眉看著在那你一句、我一句聊得開心的兩人,他們倆都沒看到這跪了一地的人了嗎?

    夏錦扶著李嬸想讓她起身,無奈李嬸見著跪著一地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敢先起來,而阮秋靈與惠敏也老老實實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氣得夏錦一肚子惱火,這老頭八成是故意的,若是這般以勢壓人與那慶安大長公主何異,想想當中還有幫過自己的人,夏錦的小宇宙終是沒忍住爆發了!

    「老頭夠了哦,沒看到人還跪著的嗎?」

    聽到夏錦話的眾人,無不是在心中訝異,這夏小姐膽子也太大,如何敢於老攝政王這般說話。

    就算是幫老攝政王撫養孫兒有功,也不能這般無狀,王爺的威嚴也不容她這般放肆啊!

    老攝政王身邊管家模樣的人剛想喝斥,忽然想起那天的情形,悻悻的退後一步,轉過頭去像是沒看到這幕似的。

    果不其然,夏錦這話音才落,便見老攝政王,一臉討好的看著她,「丫頭,為師這不是太生氣,一時忘了嗎?愣著幹嘛,沒聽到郡主讓你們起身嗎?」

    貴婦人們這下更不淡定了,原本以為只是個鄉下女子,怎麼這一會兒功夫就成了攝政王府的郡主了,這可是攝政王親口認下的,尊貴不比一般,這攝政王府的郡主可比那的公主還要尊貴幾分,地位等同皇子啊。

    更何況攝政王府先有的兩位郡主已經殞了,而王府並無世子,如今這位小主子也是她的義子,只怕以後這位郡主的地位也會直逼鳳鳶大長公主,加封公主指日可待。

    「謝王爺,謝郡主!」又是一陣叩謝,眾人才緩緩起身,今天來參加一個宴會,都已經跪了兩次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三次。

    扶起李嬸,夏錦送老攝政王一枚白眼,「我可沒答應要做你家的郡主,可別表錯情了,還有寶兒是你的孫子沒錯,但他也是我的兒子,我可沒打算讓他和你回王府!」

    這老頭子打什麼主意她會不知道,想用一個勞什子郡主之位,把她綁在這京城是非之地,別說沒門連窗都沒有!

    等寶兒的毒解了,她就帶他回鄉下。過她的舒服日子,每日里無事還可以與嫂子拉拉家常,幫她帶帶孩子,若是無聊了便一家人至莊子上住幾天。

    可不比在這京城之中,你斗我、我斗你,過著勾心鬥角的日子強,再說寶兒也快到了該入學的年紀了,等到回去就將他送去四維書院,相信阮院士一定會非常喜歡他的!

    若是剛剛的事讓人覺得訝異,那麼此時便是不可思議了,這攝政王府的郡主之位這可是別人想求也求不來的榮寵,怎麼到這夏小姐這裡,還不樂意了!

    小木似笑非笑的看了老攝政王一眼,他就知道會是這結果,別看錦兒一天到晚為了生計忙裡忙外,她這骨頭縫裡可都透著『懶』字,最怕麻煩不過,你讓她留在京城與這些人勾心鬥角,她才不樂意呢。

    不過他此時到是希望夏錦能應下來,這樣他便可直接像攝政王府提親了,也能早日把錦兒給訂下來。

    當皇帝和戰王趕來時早已經是塵埃落定,「姑父,這戲都散場了,我們還要進去嗎?」

    皇帝跟在戰王身後悄聲詢問,看著這暢和園門口一片狼籍,只在心中感嘆看到這又要一大筆銀子來修葺了,唉……

    「走吧!」原本就擔心自家那不靠譜的娘子,和那膽大妄為的兒子惹出什麼事來,才趕來看看來,既然老攝政王在相信應該不會有事,也沒必要進去湊這熱鬧了。

    轉身負手而走,皇帝悻悻的摸摸鼻子跟上,可是朕好想進去看看啊!

    皇帝臨行前看了身後的角門一眼這才轉身,卻剛好撞上回身叫他的戰王,投去一絲問詢的目光,只見戰王微不可見的點點頭。

    皇帝心中已是瞭然,原來他也來了嗎?看到這夏小姐可真是引人注目啊。

    兩人並沒有直接回宮,而是先行回了戰王府,王府書房之中,除了戰王與皇帝之外,還有世子爺也在坐。

    見戰王揮手打發小斯去外面候著,皇帝這才端起茶盞淺飲了一口,好似是在慢慢品味這茶水的味道,過了半晌才放下茶盞緩緩開口。

    「姑父,小木的親事還是早點訂下來吧!」皇帝有自己的考量,夏錦現在就像是一塊上好的肥肉,只要有野心的人都想咬一口。

    若不是小木中意夏錦,而她也是七皇姑認定的兒媳,只怕自己早已將她招進宮了,絕不會將這種變數留在宮外,讓那些人有可趁之機。

    世子也是一臉憂慮,看了他父王一眼,淡淡的道,「錦兒這段時間是太出風頭了,不如讓娘邀她帶著孩子進府住一段時間,如今她獨自一人帶著孩子住在外面,萬一那些人狗急跳牆,拿她們母子要挾,那時我們也只能投鼠忌器了!」

    皇帝一愣,其實這事自己也曾想過,寶兒是皇叔祖的孫子,若是寶兒真的落入那老虔婆手中,就算那老虔婆不能說服皇叔祖倒戈相向,但讓他袖手旁觀是絕對可能的。

    而夏長鳴和沈慕之嘛,若是晉王以夏錦為要挾,他們也絕對會投鼠忌器。

    自己卻只剩下戰王府能依靠,從父皇執政開始,太后一族便獨霸朝政,朝中近一大半的人都是太后一黨。

    雖說自己登基以來兢兢業業也,在一些重要職位上換上了自己的人,但是冰凍三日非一日之寒,奈何那些人都太過狡猾,他這些年的努力撼動的也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若是只靠戰王府一府之力只怕自己沒有全勝的把握,而太后與晉王能這麼明目張胆的表露野心,只怕是除了這明面上的,應該還有不為人知的底牌才是。

    而小木卻是個不確定因素,他手中有多少籌碼別說自己不知,只怕連姑父與不太清楚。

    不過據他猜測,這小子絕對有讓他狂妄的基本,絕不是如外屆傳言那般完全仗著他的寵愛,他手中雖沒有軍權,但手下的影衛絕不比戰王府的少,甚至有可能可以與龍影衛得一拼。

    而這太后一族就像是一顆毒瘤,腐蝕著鳳天王朝的江山,若不把他們連根撥起,百年之後他又有何顏面面對列祖列宗,又如何對得起臨終前對他諄諄教誨的父皇。

    但這夏錦卻是無辜的,自己實不該將她們卷進來。

    皇帝其實心中早有悔意,不該將夏錦推到這風口浪尖上來,雖說相信以小木的本事可以保夏錦周全,但是就怕萬一有個好歹,只怕自己一生也於心難安了!

    若真是因此失了一個好兄弟,讓皇姑一家與他有了隔閡,那他這皇帝做著還有什麼意思!

    世子也看到皇帝一臉悔恨,知道他是後悔拖夏錦下水了,這心中多少也有幾分寬慰,還好做了這幾年的皇帝,還沒讓他變成那種不顧舊情之人,也算是自己沒看錯人。

    白了皇帝一眼,世子直接埋怨道,「還不都是你,非要鬧出那麼大的動靜,本來晉王就盯上她們了,現下只怕更難撒手了!」

    「行了,你多安排些人跟著那丫頭,太后那暫時不用擔心,派人盯著就是。」戰王說完復又轉臉看像世子,「你上次托你那些江湖中朋友尋血蓮蕊的事如何了?」

    「沒有消息,聽說那血蓮早已絕跡,那最後一株就在太後手中!」世子眉頭緊促,當初小木回來說要找血蓮時,他便飛鴿傳書給了自己的大舅子

    好歹舒家也是武林世家,大舅子舒逸哲更是武林盟主,而這江湖中若是真有這血蓮的消息,相信他一定能很快得到消息。

    幾人陷入沉默,只到天色將晚,戰王才起身恭送皇上回宮。

    ※※※

    而此時的太后寢宮壽和宮中也有三人在位,只是這幾人此時心情可各不相同。

    太后一身華衣錦服,端坐在貴妃榻上,而晉王便坐在他的右手邊,在他們下方坐在輪椅之上的人,赫然是多年未曾出過門的安王。

    晉王私自回京若想進宮見他母后,自然是要請他這親弟弟幫忙了。

    「你也太大膽了,大白天這麼明目張胆的進宮也不怕被那小雜種抓了把柄?」太后在自己宮中仍不敢大聲說話,只是壓低了嗓音,訓斥這個讓她引以為傲的兒子。

    然晉王卻是輕拍拍太后的手背,示意她安心,「母後放心,皇帝便不在宮中!」

    太后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的?」

    那小雜種,這些年可是長了心眼的,自己安插在他身邊的眼線一個個的都被他撥了個乾淨,連自己都無法撐握他的行蹤!

    「母后要相信孩兒,孩兒可是在暢和園門口親眼見到他的,孩兒的人尾隨他身後看著他進戰王府才回來稟報的。」

    聽晉王這麼說太后也算放下心來,這大事未成可不能讓人抓了把柄。

    「你是說,他去花朝會了?可是沒進去就又走了,連戰王也去了?」太後身居後宮這花朝會上的情景暫時還不知情。

    但能穩居中宮多年,可見也是個精明的,聽到晉王幾句話,便也能猜到這花朝會一定是出了什麼事端了,竟能吸引這兩尊大佛親往,只怕這事情還不小。

    而安王久居王府不出,若不是今天他這皇兄上門尋他,只怕他也不會輕易出府,這花朝會上的事他自是不知情的,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他這皇兄。

    「是,兒臣進宮便是要與母后稟報這花朝會之事,還請母后聽了先不要動怒,且聽兒臣說完!」

    晉王先給太后打下預防針,雖說他知道母后寵這惠陽,也不過是做給外公和舅舅他們看的,但這惠陽好歹是母后的親侄女,說到底也有幾分親情在,但是大局當前他可不準任何人壞了他的大事,就是母后也不行!

    太后心中一咯噔,難不成這事還與自己有關不成?只是很快並冷靜下來。

    「說吧,哀家聽著便是!」

    晉王也知道母后這是應了他了,想想了怎麼開口后,便直接開門見山的道,「惠陽的眼睛被人廢了!」

    「什麼?」

    「什麼?」

    太后和安王同是不可質信,誰有這麼大的膽敢對太后的親侄女動手。

    「誰?反了他了?來人……給哀家把……」太后話還沒說完便被打斷。

    「母后……」晉王一臉不愉的看著太后。

    看到兒子的神態才想起自己剛剛答應過什麼!

    而安王除了那一驚便沒再表示過什麼,他自從雙腿斷後,這還是第一次出王府。

    雖說知道這惠陽郡主是母后比較寵愛的侄女,但那與他又有何關係,母后和皇兄只顧著自己的大業,連自己的親兒子、親皇弟,都能犧牲,這樣人的寵愛能有幾分真心。

    當初聽到這惠陽郡主因為太后的寵愛便肆意妄為、無法無天時,他便能想到會有今天,當初的母后和皇兄不寵自己嗎?

    可是最後呢,自己因他們被某人打斷雙腿扔到大街上去時,他們甚至連為自己報仇都不敢,這皇家何時有過真情在,有的不過是利益而已。

    太后看著長子眼中的凌厲,心中卻突生幾分涼意,直到晉王收起那冰冷的目光,太后才覺得身子一點點的暖了起來。

    想想自己竟然被自己兒子的一個眼神嚇著了,這心中多少有幾分不愉,只是她認為這一切都是那個廢了惠陽雙眼的罪魁禍首的錯。

    若不是如此她又怎麼會與兒子心生間隙,太后越想越恨,直想把那個罪魁禍首凌虐千百遍。

    看到太后終於冷靜下來,晉王才緩緩開口,「母后,兒子之所以冒險進宮告知您此事,便是希望這件事您不要過問,要是慶安大長公主和外公、舅舅他們求到你這兒來了,便推說身子不適,不必召見!」

    太后更是一驚,「皇兒,這是怎麼回事?」

    「惠陽郡主,今日在眾目睽睽之下辱罵攝政王嫡孫,被人逍遙侯摘了雙眼以示懲戒,遭此禍患都是他糾由自取,與他人無尤!母后應該知曉這事該如何處理了吧!」

    晉王看著太后這臉色實在是不好看,柔聲誘哄了兩句,「母後有此事,咱們現在需要忍忍,等日後兒臣大權在握母后想怎麼樣都成!」

    太后臉色稍霽,心中想得的確也是這道理,無論如何大事未成之前她忍了,但等到她的皇兒成了九五之尊,這些如此下她臉面之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而這母子兩人卻是忽略了旁邊的安王,只見他雙拳藏在袖中狠狠掐著自己的大腿,那老東西原來是有嫡孫在,難怪當年他不肯認下自己,還命人打斷自己的雙腿,害得自己下半輩子只能坐在這破輪椅上。

    這老東西藏得可真夠嚴實的啊,是怕自己會宰了那小子報仇嗎?

    看著坐在貴妃榻上的那母子兩人,你們不敢動的,本王敢動,你們能忍本王可不能忍,原本以為這一世都沒機會報仇了,沒想到……哈哈……真是老天開眼,給我機會……

    安王沉了沉心裡的激動情緒,「母后,時間不早了,還是讓皇兄早點出宮的好!」

    太后雖有不愉,但也沒表現的太過明顯,只得讓晉王和安王先行出宮。

    而暢和園中的鬧劇也在老攝政王到後進入尾聲,更是再無人敢對寶兒的身份提出質疑,由老攝政王親自出面正名,寶兒便成了攝政王府名正言順的小世子。

    本來著急忙火的趕了也不過是聽說錦兒和寶兒被人欺負了,如今這欺負人的已經被懲治了,瞧著這一地狼籍,老攝政王是眉頭緊蹙,「寶兒累了吧,我們先回家吧!」

    他現在可不敢去招他也寶貝徒弟,還是先從孫子這裡著手比較好些。

    寶兒也確實累,小小的伸了個懶腰從爺爺懷裡溜了出來,跑到夏錦身邊,「娘親,這裡臟髒的,我們回家好不好?」

    夏錦抬頭瞪了老攝政王一眼,就那點出息?轉臉低下頭對著寶兒雙是一臉笑意的點點頭。

    老攝政王故意忽略寶貝徒弟的眼色,轉臉左瞧右看就是不看夏錦,直到感覺那瞪著自己的眼神離開自己身上,這才悄悄轉頭偷看了她一眼。

    這孩子怎麼對誰都一副好臉,獨獨這麼不待見自己呢,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