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紅袖,掌嘴,記得用鞋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紅袖,掌嘴,記得用鞋底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四十三章紅袖,掌嘴,記得用鞋底

    「惠陽郡主請慎言,我阮家子孫還容不得別人非議,若是惠陽郡主仗著太后寵愛,一再胡言亂語,那別怪老身不請情面,那身就是舍了這條老命也要上金殿、告御狀,求皇上給我家靈兒一個公道!」

    惠陽郡主恨恨的看著阮老夫人,她只顧著出一口惡氣,怎麼忘了這老不死的還在這裡,這老東西可是個油鹽不進的主,若說要告御狀她可是真能幹得出來的,到時就算太后護著他只怕皇帝也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只是還不得她想好怎麼對付這阮老夫人的法了,卻見夏錦不知何時早已站了起來,也眼中的怒火足已將她燃燒怠盡。

    惠陽郡主不禁後退兩步才停了下來,自己怕她幹嘛,自己是郡主她不過是占著將軍府小姐名頭的庶民,哪敢把她怎麼樣?再說這夏大將軍說有權勢,卻不過初到京城,還沒站穩腳,哪會為一個小丫頭找自己麻煩。

    想著這惠陽郡主便覺得自己這底氣還是十足的,昂頭挺胸一副不把人放在眼中的架式。

    然而最讓人驚奇的是,這夏錦才起身坐在阮老夫人身邊的凌老夫人,卻扯扯這老姊妹的衣袖,讓她坐下來看戲。

    阮老夫人雖不明就理,但見凌老夫人這般泰然自若,再想想剛剛在大長公主給這丫頭下馬威時,這老姊妹可是開口幫了她的。

    若是別人還不敢說,她與凌老夫人相交近半百還能不了解她,就是她家那乖孫也很能讓她開得尊口的,只怕這丫頭是得了這老姊妹的心了,可見也是個有本事的。

    見惠陽郡主那樣夏錦反而收了之前的怒意,換上一臉溫柔無比的笑容,別人或許不知但紅袖添香卻知道,當被她便是這樣笑著讓他們折斷林家所有人的手腕的。

    她笑得越溫柔,那得罪她的人便越慘,何況這寶兒少爺可是小姐身上的一處死穴,現在竟然有人敢罵他孽種,可以預見此人下場一定很慘。

    「紅袖,掌嘴,記得用鞋底!」就在眾人猜測夏錦會怎麼做時,沒想到她竟如此直接、如暴力,如此……呃……膽大。

    她難道沒聽到剛剛阮老夫人說的嗎?惠陽郡主可是由太后撐腰的,雖說有不少貴女曾在這惠陽郡主手中吃過虧,聽到到有人要教訓她不免高興,但是也在心中為夏錦捏了一把汗。

    雖說她有兩個大將軍撐腰,可這將軍再大也大不過太后不是,若是真打了只怕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阮秋靈拉著夏錦的手,小聲勸著,然夏錦卻太度堅定,紅袖也是一步步緩緩走向惠陽郡主,至所以沒用輕功,只是為了讓這惠陽郡主,慢慢感受一下這害怕的感覺而已。

    旁邊也有貴婦人小聲提醒李氏讓她勸勸夏錦,然李氏卻只回了一句,「錦兒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便是將軍府的意思!」

    李氏不是不知夏錦這作為會給將軍府帶來多大災難,但是她更知道沒有當初的夏錦,可能兒子早已戰死沙場,更沒有如今榮及一時的將軍府。

    就算錦兒今日作為會讓長鳴丟了官職,那也再所不惜,她相信長鳴不會怪她沒有攔著錦兒,相反她想若是長鳴在,只怕會親自動手。

    大不了就是一家人重回夏家村種地,就當沒來過這京城,反正在這裡的日子還沒在鄉下快活。

    面夏錦的另一邊,惠敏軟軟的靠在身後的丫環身上,還真是一點也不枉她這懶骨頭的外號,只聽她懶洋洋的問夏錦,「你真的要打她?」

    夏錦沒有看她,卻是毫不猶豫的點頭,「那好,算我一份,我也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這下到是讓夏錦不由得轉過頭來,而惠敏卻給了她一個燦爛的笑容,兩顆小虎牙明晃晃的露在外面,好似剛剛那話不是出自她之口似的。

    而另一邊阮秋靈,眼一閉、牙一咬,「你們都瘋了!」

    兩人看向她,卻見她也露齒一笑,「那我也陪你們瘋吧,也算我一份!」

    夏錦頓覺心中暖暖的,她們雖相識不久但這兩人卻願意與她同甘共苦,明知道這事的後果,卻願與她一起承擔,這情她夏錦記在心裡。

    然她們身邊的人卻紛紛退後一步向看怪物一樣看著她們。

    然夏錦卻一點都不怕,她今天就是要出這口氣,而且她也知道她不會有事。

    而此時阮家老夫人卻不曾開口阻止,凌老夫人半眯著眼問她,「你不攔著?」

    「攔著幹嘛,我覺得那丫頭做的很好,我也看那小東西不爽很久了!」凌老夫人看著阮老夫人的側臉回想著她們當初年輕時候的事。

    似乎這阮秋靈的性子就是像及了她這祖母,難怪這老傢伙這麼寵她了,凌老夫人做穩了身子,也睜大了眼睛等著。

    這用鞋底掌嘴她還沒看到過,這回到可以見識見識,兩個老姊妹相識一笑,彼此想什麼到是十分清楚。

    短短几十步的矩離竟叫紅袖走了近半刻鐘,看著紅袖近在眼前,這惠陽郡主是真的慌了,「來人、來人,攔住她!」

    惠陽郡主身邊的丫頭婆子立馬衝上前來,將自家主子圍了起來,這主子要是傷了別說老爺不會放過她們了,就是太后也不會留她們性命。

    這是這幾人哪是紅袖的對手,輕輕鬆鬆便將幾人給收拾了,一腳一個全踹到台下,免得礙手礙腳的。

    紅袖脫下繡鞋,劈里啪啦便往惠陽郡主臉上揮去,沒幾下這本來一張嬌悄的臉旦便變了形,紅袖這可是暗暗用了內力得,保管她就算養好傷這兩邊的臉也很難對稱的了。

    鞋底的泥和上這一臉的淚水和血水,這惠陽郡主早已被打得不成人形,只怕是她爹媽在此也是認不出來了。

    夏錦揮手示意,紅袖停手,拉著寶兒緩步向著台下走去,直到這惠陽郡主面前才停了下來,指著手中的寶兒對著她道。

    「睜大你的狗眼給我看清楚了,他是我的兒子,我夏錦的兒子,不是什麼孽種!若是讓我再聽道你再出言侮辱他,那便不是掌嘴這麼簡單了,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夏錦也要掘地三尺將你挖出來,撥舌、挖眼!」

    夏錦一字一頓,雖這臉上一臉溫柔笑意但這說出口的話卻冷寒徹骨,這偌大的花園竟無人敢發出一絲聲響,無不屏息靜氣!

    說完便抱著寶兒下得台來,而慶安大長公主,此時已回過神來,這大長公主雖也高興這惠陽郡主被人教訓一頓,然她卻不喜歡夏錦在此時動手。

    這主辦花朝會一事,可是她好不容易求來的,如今是將軍府的小姐卻在她的宴會上責打郡主,這麼多雙眼睛看著,若是她不處置了她,別人會怎麼看,只怕暗地裡也會罵自己無能。

    而惠陽郡主在自己的宴會上受傷只怕太后也不會放過她,怎麼著也要拿下夏錦給太后一個交待才是,慶安大長公主這樣想著,便揚聲呵道,「夏錦你搗亂花朝會,以下犯上責打郡主實在可惡,來人將她拿下,交給太后處置。」

    慶安大長公主這話音未落早有兩道身影向不同方向奔去。

    ※※※

    御書房中,皇帝正與戰王商議太后賀壽之事,最近晉王動作頻頻,甚至這太后更是明目張胆幫他拉擾朝中重臣。

    卻有些要混淆他們視聽的意思,莫不是想要引他猜疑,近而離間他與朝中大臣關係。

    本來小木是在府中逍遙的,卻被老爹給抓了過來,與他們探討這無聊的國事。

    「現在猜也沒用,等動手了不就知道了!」小木一撥弄著手中的茶盞,聽說今天錦兒去參加什麼花朝會,也不知道怎麼樣了,這花朝會最後一行程便是遊園到時也會有各加公子參加。

    其實這才是花朝會的重頭戲,說是遊園會,不過是變向的相親罷了,錦兒那麼出眾,他還真怕,只怕到時身邊這狂蜂亂蝶,亦會不少,想著小木就一肚子憋屈。

    早知道自己就早點出門好了,也省得被老爹給抓到宮裡來。

    到時也可以去參加這遊園會,和錦兒來個偶遇了。

    皇帝和戰王二人償看不出他什麼心思,瞧這心思都完全擺在臉上了,一臉幽怨好像是他搶了他媳婦似的。

    皇帝悻悻的摸摸鼻子,雖然想幸災樂禍可他還沒那個膽,小木若是像上次一樣再來一次,他這後半生的性福肯定就毀了。

    只好使勁的揉著鼻子強忍著,實在忍不了就輕咳兩聲,小木白了他一眼,他都那麼明顯了,還想讓他不知道嗎?

    而戰王卻是一本正經,好似沒看到這二人之間的無聲交流,繼續分析著如今的局式,他們何時從哪動手的最大可能性。

    而此時卻有兩道身影同時落在御書房中,兩人對視一眼,半跪在地同時開口,

    「王爺」

    「主子」

    皇帝這下連鼻子也不想摸了,端茶在一邊看好戲,這兩父子的人居然同時找到了他這御書房中來,有意思!

    小木認出來人是他派在夏錦身邊的,想必事與夏錦有關,一腳踹開另一人,指著自己人道,「說!」

    戰王皺眉看了小木一眼,抬手讓被踹倒在地的人起身。

    卻在心中暗罵,臭小子看在你是著急媳婦的份上,占時原諒你等回去在和你算賬,老子的人你也敢踹。

    「回主子,少夫人在暢和園惠陽郡主欺負了!」這少夫人是這些暗衛私下對夏錦的稱呼,反正以後都是少夫人,現在也不過是提前叫一下而已。

    小木不僅不生氣,還給了帶頭叫的人大大的封賞,樂得底下人一個個爭著都在私下裡稱夏錦少夫人了。

    「嗯?」那丫頭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欺負,此時他反而不著急了,一個小丫頭還攔不倒夏錦。

    但是這暗衛也不至於為這點小事就回來回報,「然後呢?」

    「然後惠陽郡主罵小主子是孽種,被少夫人身邊紅袖姑娘拿鞋底把惠陽打成了豬頭!」想著惠陽郡主那慘樣,這暗衛還覺得十分可樂。

    「說重點!別說你闖禁宮就為彙報惠陽郡主被打成豬頭的事?」竟然拿這點小事來耽他時間。

    「皇弟,你這樣問他也只能按你問的答了,沒得耽誤時間,不如讓他自己說!」皇帝看著小木這樣,也算是關心責亂吧,他也就遇到夏錦的事會這樣了。

    「還不說!」小木也是火從心起。

    「慶安大長公主要拿少夫人給太后問罪,剛剛暗一傳信說慶安大長公主下令,少夫人若是反抗便殺無赦,少夫人與小公子占時由惠敏郡主與阮小姐護著,暗三去府中找不到主子便去請了王妃前去,讓屬下進宮知會主子!」那暗衛說完便低頭不敢看小木,老實的跪在地上。只是他哪知道他那主子早就不見了人影。

    皇帝不禁搖頭,看著那搖搖欲墜的御書房的大門,再看看那戰王,還真不愧是兩父子,他記得當初,總管著人通報,說王妃跑了他這戰王姑父也是這得性!

    戰王看像身邊的那人,只見他點點頭,「屬下正是要稟此事!」

    戰王也重重的哼了一聲,「皇上,老臣要去看看,老臣至想問問這惠陽郡主,老臣這干孫子是孽種,那老臣是什麼玩意!」

    不說這寶兒是小木的乾兒了,就是因著那份關係,他也不能讓人侮了那孩子就這麼算了。

    「姑父等一下,朕與你同去!」這等好戲可不是天天上演的,錯過了可就再也見不著了,他自然不能錯過。

    戰王也不理他,他若跟得上來便跟就是了,皇帝還真慶興今個在御書招見的是戰王父子,他便沒有著正著,而是一身便裝,不然他此時還要換裝,那就更麻煩了。

    ※※※

    夏錦卻是爛然一笑,這慶安長公主還真是搞笑,她打人的時候不攔著,卻在事後要拿下她交給太后,看來她也是想讓這惠陽公主吃點苦,卻不想讓自己受累,推她出來然後撇清自己。

    「大長公主恕罪,民女還當大長公主是默許了民女所為呢,不然民女動手之前怎麼也不見大長公主攔著,這民女著人動手之時也不見大長公主制止,便便這事後才說夏以下犯上呢!」

    夏錦此話一說卻教大長公主一張臉,黑沉沉的十分可怕。

    這在場的人哪個不是人精,自然也看出來大長公主的用意,卻沒想到這夏小姐竟如此大膽,敢當眾說出來。

    然夏錦卻在心裡暗想,想作壁上觀,借自己的手收拾這討厭的郡主,然後再把自己推出去,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我偏偏要拉你下水。

    慶安大長公主聽到夏錦的話,更是氣不打一處出,一掌重重拍在這矮几之上,厲聲喝斥。

    「放肆,本公主是要阻止,只是被你這刁民驚著了沒反應過來,你這刁民居然敢以下犯上,我就是將你就地正法了,也無人敢說什麼?」

    夏錦對她這翻辯解嗤之以鼻,她這是當眾人都是傻的嗎?

    夏錦一臉鄙視的表情十分明顯,慶安大長公主看她那樣更是怒火中燒,「來人,給我拿下,若敢反抗,殺無赦!」

    隨著慶安大長公主話音剛落,這園中侍衛便向夏錦他們圍了過去,添香伸手拉過李氏與宮媽媽推到夏錦身後,便與紅袖兩人一左一右護在夏錦身邊。

    惠敏也是一捻一身慵懶,身姿一挪便移到夏錦與寶兒身前,將她們母子護在身後,而那阮秋靈也是改常態站與惠敏一同站在夏錦身前。

    夏錦看著這兩人的身法,沒想到這兩人竟是有功夫在身的,也難怪這膽子要比一般人大些。

    「皇姑,能否看在惠敏的份上放了錦兒,惠敏自會帶她進宮向太后解釋!」惠敏一手撫在腰間,似是在摸什麼東西去的。

    夏錦聽她這話也不免想笑,這丫頭果然不是一般人,她說的是帶她進宮向太后解釋卻不是說要進宮向太后請罪可見在她的主觀意識里,也是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夏錦對於這點很滿意,她的朋友就是要認同她的作法,能理解她的想法。

    「慶安大長公主,我也保她,這事錦兒沒做錯,那惠陽就是欠教訓!」說完還回頭看了夏錦和惠陽一眼,三人就這樣相視而笑,友誼在這一笑中更加穩固。

    本以為有自己幾人求情這慶安大長公主多少也得給點薄面才是,然她們卻不知道這慶安大長公主,自從聽到夏錦說是自己默許她向惠陽郡主動手時,就不打算留她性命。

    這太后她還得罪不起,與其把這丫頭交給太后處置,讓她亂嚼舌根,不如就在此就地正法以絕後患,也算給太后一個交待。

    慶安大長公主看了阮老夫人一眼,卻見這老傢伙竟在那頭一點點的好似正在打磕睡似得,其實這心裡清楚這老太婆不過是裝的。

    「不行,來人給我拉開惠敏郡主和阮小姐小心別傷了她們,其他人給我拿下,若敢反抗,殺無赦!」慶安大長公主想也不想便回絕了,這夏錦今日她是不打算放她離開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