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挑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挑釁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四十二章挑釁

    「郡主,請說!」

    「我與夏小姐一見如故,真心與夏小姐結交,巧在與夏小姐也年歲相當,不如夏小姐如秋靈一般喚我惠敏,我也喚夏小姐一聲錦兒如何!」

    惠敏郡主在三人之中看起來最為嬌小,她若不說還真看不出來竟與她和阮秋靈一般大。

    「夏錦也正有此意!」

    正當幾人聊得開心時,添香也領著寶兒回來了,小傢伙看到夏錦在亭子里,掙開添香的手便向夏錦沖了過去。

    「娘親!」甜甜的喚著夏錦,抱著她的腿撒嬌。

    夏錦也是一臉寵膩的摟著小傢伙,更是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坐著。

    而阮秋靈和惠敏郡主卻是不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盯著夏錦,阮大小姐更是抬手揉著自己的眼睛想看看是不是看花了眼。

    夏錦好笑的看著這兩人,「瞧什麼?別說你們沒聽說過我有兒子的事?」

    「呸、呸,什麼叫你有兒子,正確的說法是你有義子才對,有人向你這麼敗壞自己名聲的嗎?」阮秋靈連呸了幾聲,一臉不贊同的斥責夏錦,好像這被壞了名聲的是她自己一樣。

    夏錦不免好笑,這丫頭還真是個實心眼,這才剛剛結交就這麼向著她了。

    然轉臉看到惠敏也是一臉贊同的模樣,見夏錦看自己,復又換上責難的表情。

    夏錦無奈只得道,「好、好,我說錯話了,不過你們竟然知道,究竟還好奇些什麼?」

    阮秋靈那跳脫性子還不等惠敏說什麼,便搶先道,「你才和我們一般大唉,看你們這樣子卻和親母子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你親生的呢!」

    這話音剛落便被惠敏曲指敲在頭上,阮秋靈一臉委屈的看著她,不明白這好好的幹嘛打她。

    而惠敏卻是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剛剛還說錦兒不該敗壞自己名聲,這會你這嘴上又沒個把門的了!」

    阮秋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說錯話了,錦兒才和自己與惠敏一般大如何也生不出這般大的孩子,而自己那翻話也的確是引人遐思了。

    乖乖的垂頭沖著夏錦道,「錦兒,對不起,我不該信口開河!」

    夏錦卻是不甚在意的道,「沒事,你們也別較真了,這孩子與我有親緣,我便是當她是親兒子的,當場諸位想也不會出去亂說才是!」

    「那是、那是,夏小姐心慈,我們怎麼會出去亂說呢!」

    「就是啊,夏小姐和我等年紀相當,說出去誰會信呢?」

    原本被當作壁花的眾位小姐此時紛紛開口保證,誰讓在做的三位都背景強大,不是她們能招惹的呢。

    雖說夏錦來自鄉下,可現在人家背後可是有兩位大將軍撐腰,更得世子妃看中,頭腦沒壞的也不會在這時卻觸人家霉頭,而且還是拿這種說出去沒人信的事。

    惠敏看到這情景,也滿意的點點頭,看來錦兒不只會做生意,就連這人心也把握的很好,比她們這些從小便被言傳身教的絲毫不差。

    見這邊夏錦的話起到作用,兩人便又將注意力轉到寶兒身上,阮秋靈伸手在寶兒的小臉上揉了一把,發現手感好的不得了,竟捨不得放手。

    輕捏小傢伙的小臉道,「乖,叫聲姨聽聽!」

    小傢伙扒拉了幾次也沒扒拉開,一臉委屈的看著夏錦,夏錦也知道阮秋靈不過是看著寶兒喜愛,想逗逗他,不會真的弄疼他,便裝作沒看到撇開臉。

    小傢伙見夏錦不幫他,只好自己面對眼前的人,雙手捧著阮秋靈的手,叫了一聲「姐姐!」

    「是姨姨!」阮秋靈鬆開寶兒的小臉,雙手插腰糾正他的錯誤。

    他叫夏錦娘親,她與夏錦是朋友,論輩份不就是得叫自己姨姨嗎?這要是叫了自己姐姐,不是平白比夏錦低了一輩去,她可不幹!

    「姐姐!」

    「姨姨!」

    「姐姐!」

    夏錦無奈搖頭,這秋靈怎麼和孩子一樣竟和寶兒較起真來了。

    不過這小子可是個倔脾氣,就如當年怎麼也不肯叫香兒姨姨一樣,當香兒得知理由竟是小豆丁后可沒少給他排頭吃。

    夏錦和惠敏卻好笑得看著這兩人也不出聲阻止,看著那一大一小十分認真的樣子,周圍的人也是覺得好笑不已,俱是偷偷掩唇,肩膀抖動可見他們是多麼極力的在隱忍。

    只是這亭子里歡快的場景可是惹了別人的眼,想著自己那日在琉璃閣受辱,今日這琉璃閣的主人竟與這阮秋靈坐在一起笑的開心,心中十分不忿,難不成那日的事還有這夏錦一份,難道阮秋靈那丫頭敢在自己面前囂張,莫不是仗著夏錦和世子妃撐腰不成。

    直到有嬤嬤來通報說是這宴會下半場快要開始了,請諸位小姐過去,這一大一小兩人才停了口,兩人竟無比默契的哼了一聲以示不滿,這下更是逗樂了眾人。

    一行了離開亭子向著宴會的地方去了,然眾人都將注意力投放在這阮秋靈與寶兒身上竟是沒有注意到那一雙怨毒的眼睛。

    而夏錦的兩名暗衛卻被她打發了一人跟著香兒,一人此時也留在李氏身邊,紅袖與添香卻都注意著夏錦與寶兒,這除她二人以外的事,也沒讓她們放在心上。

    隨著慶安大長公主落坐,這下半場的比賽也正式開始,而夏錦卻終是抵不過阮秋靈一腔熱情,被她拉過去與她們同坐。

    首先登場的人一身緋衣,雖稱不上絕色,但卻特別適合這個顏色,一張小臉趁得如花似玉十分好看。

    然夏錦此時卻聽旁邊的一聲嗤鼻之聲,「哼,又是她還真要出風頭!」

    夏錦好奇的看了阮秋靈一眼,這台上究竟有何能耐讓這丫頭討厭至此。

    不錯,就是讓人討厭也是要一定能耐的,一般人可做不到。

    夏錦又看看惠敏那臉色好似也不太喜歡台上之人。

    這讓夏錦就更生好奇了,這丫頭不是深居簡出嗎?

    竟也對台上之人有幾分不喜,看來這台上之人還真有幾分能耐了。

    雖認識時間不常,但夏錦卻覺得阮秋靈是個藏不住話的直爽性子,她討厭一個人必定擺在臉上,不難看出。

    而這惠敏卻是不同,就她來看惠敏看似好相處,卻不是個能把什麼人、什麼事放在心上的,不管是討她喜歡和另她厭惡都挺難的,難得的是她竟在她臉上看到明顯的厭惡之色。

    再看台上之人,水袖輕揚一陣曼妙的舞姿便在人前展現開來,夏錦一臉認真的看著台上之人。

    雖不及當年她偶然間在電視節目中看到的那一曲《霓裳羽衣舞》,但也算得上精彩絕倫了!

    不過那一曲《霓裳羽衣》卻不是她最喜歡的,相比起《霓裳羽衣》,夏錦卻更喜歡那驚鴻一舞,猶記當年初見這《霓裳羽衣》之時也是驚嘆不已。

    便在網上搜了很多資料,知這舞曲乃是大唐玄宗年間,唐玄宗的寵妃楊貴妃所創,然而跟著這《霓裳羽衣舞》一起進入她眼球的便是那《驚鴻舞》。

    巧得是她剛剛看到此舞的原創者竟也是唐玄宗早年的寵妃梅妃。

    同時一個時代,兩位驚才絕艷的女子,到是引得夏錦好奇,這驚鴻舞又是怎樣的一曲舞蹈。

    本想在度娘上找找視頻先睹為快,沒想到卻是沒有找到,然一首讚美《驚鴻舞》的詩篇卻更大的勾起她想要見識見識這驚鴻舞的願望。

    南國有佳人,輕盈綠腰舞。

    華筵九秋暮,飛袂拂雲雨。

    翩如蘭苕翠,婉如游龍舉。

    越艷罷前溪,吳姬停白。

    慢態不能窮,繁姿曲向終。

    低回蓮破浪,凌亂雪縈風。

    墜珥時流,修裾欲溯空。

    唯愁捉不住,飛去逐驚鴻。

    想起當年她對於想見這驚鴻舞的執著,夏錦竟覺得有點好笑。

    她竟然瘋狂的請了一個月的假,只為去尋訪一位據說是會這驚鴻舞的老藝術家,最後不僅求得一觀,那老藝術家在她眼中看到對這舞蹈的執著,竟破天荒的將這驚鴻舞交給了她。

    而她也在老藝術家的指點下花了近半個月的時間學習這驚鴻舞,直到老人家熱淚盈眶的拉著她的手說她已是盡得這驚鴻舞的精髓了,她才拜別了老人家。

    雖說久不起舞但那驚鴻舞卻如印入她的血脈,那年她與紅袖、添香在林中尋梅之中,看似隨意的旋轉,那便是驚鴻舞的舞步。

    輕盈、飄逸、自由的旋轉卻讓人心身都能投入進去,夏錦唇角含笑好似自己已隨風舞動起來。

    然夏錦還沉靜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卻被人在腰間捅了捅,夏錦回神卻見周邊一片寂靜,轉眼看向那正阮秋靈。

    只是她還沒回答,便見台上之人先叫囂起來,「夏錦你好大的膽子,本郡主問話,你竟敢不答!」

    夏錦這才向那人看去,不正是剛剛在台上跳舞之人嗎?郡主?夏錦仔細分辨,這才認出此人便是那日在琉璃閣被阮秋靈氣得說不出話來的那位惠陽郡主,只是自己又沒怎麼她,幹嘛找自己麻煩啊!

    夏錦撇撇嘴,回道,「夏錦看惠陽郡主的舞姿看得痴迷了,才沒聽到郡主的問話,還請郡主恕罪。」

    這樣的人夏錦是懶得理,但是這大庭廣重之下,得罪人也不是什麼明智之舉,乾脆雖便說兩句好聽的唬弄她一下,若是聰明的就該見好就收了。

    然她卻想錯了,這惠陽擺明了是來找茬的那會那麼輕易放過她。

    雖說夏錦這幾句話聽著是十分舒爽,但想起剛剛她與阮秋靈、惠陽那死丫頭走的那般近,又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她便不高興。

    那兩丫頭都是於她不對盤的,夏錦與她們聊的那麼開心一定是在笑話自己,惠陽越想越覺得是如此,一臉怨毒的看著夏錦,忽而唇角綻出笑意。

    「聽說夏小姐聰慧機敏,實非常人,想必今日也是精心準備了才藝要在大夥面前表演一翻了,惠陽請求大長公主,可否讓夏大小姐先為我們表演一翻,惠陽可是迫不及待了呢!」

    大長公主雖不甚喜歡這惠陽郡主,但人家現在是太后眼裡的紅人,不賣她面子也得賣太后她老人家的面子。

    慶安大長公主雖很不喜歡別人對她指手畫腳,這心中已是極度不悅,但還是點點頭,「那便請夏小姐上台來吧!」

    夏錦沒想到自己這好好的在台下坐著也能讓麻煩找上門,卻仍是乖巧的站起身沖大長公主,致禮道,「回大長公主,夏錦並未準備什麼才藝,而未報名參賽,還請大長公主明察!」

    慶安大長公主看了身後的桂公公一眼,卻見那老公公翻了翻手中的名冊,回道,「回公主的話,這夏小姐的確未報名參賽!」

    大長公主接過桂公公遞一的參賽名冊翻了翻的確沒有夏錦的名字,剛想揮手讓她坐下,那邊惠陽郡主卻不屈不饒的道。

    「夏錦你好大的膽子,大長公主命你上台來表演,你竟然推脫說沒有報名參賽,你這是不給大長公主面子嗎?

    你就算沒參賽現在大公主特許你上台,你應該感恩帶德才對,哪容你多翻推辭?」

    慶安大長公主本來對這惠陽郡主打著她的名頭叫囂之事十分憤怒,然後到最後一句,卻覺得這惠陽郡主說的也有幾分道理,自己特許她上台,還多翻推辭不是不給自己面子是什麼?

    聽到這慶安大長公主的臉色可就不好看了,看著夏錦的眼神也變得嚴厲非常。

    夏錦在聽到惠陽郡主那翻話時便知道要壞事,這丫頭是要挑撥離間讓大長公主來對付她。

    夏錦到不是怕,以那一曲驚鴻舞她自信能技驚四座,只是此時她卻不願出這風頭,最近她這風頭已經出的太多了,還是低調點的好。

    然夏錦卻不想理她,只衝著大長公主行一福禮,「實在不是夏錦想拂了大長公主的面子,只是夏錦出身鄉野,實在是沒學過什麼高雅技藝,不敢登台污了大長公主的眼睛也掃了眾家夫人的興緻。」

    夏錦此話可謂是卑謙之極,眾家夫人無不面面相覷,這京中貴人哪個若是出身差點的無不是藏著掖著生怕別人知道,被人瞧不起。

    這夏小姐到是個怪人,竟當眾承認自己來自鄉下,真不知是傻呢,還是有所依持呢!

    大長公主聽了夏錦的話,原對的怒意到是消了一點,看了那一身緋衣仍立在台上不肯下來的惠陽郡主一眼。

    她這也明白了這丫頭是拿她當槍使了,對夏錦的怒意減了,而對惠陽郡主的卻在飆升,惠陽這丫頭竟仗太后寵愛,竟連她也不放在眼裡了。

    慶安大長公主沖著夏錦點點頭,「夏小姐還請坐下吧!」

    強忍著心中怒火對著還在台上的惠陽郡主開口道,「惠陽丫頭,你要是表演完了就可以下來的。」

    不理會惠陽郡主那一臉怒意,撫著尾指上的指套淡淡的開口,卻帶著幾分嘲諷之意。

    「至於你這舞好不好?自有眾家夫人評判,還勞不到夏大小姐!再者這評選百花仙子,可是自願參加的,在我鳳天建國數百年,可沒聽說過要逼人競選這百花仙子的!」

    惠陽郡主也沒想到夏錦會來這一出,她這一示弱竟然讓她了重失之的,這台下的夫人們看她的眼光也都變了,分明是說她強人所難嘛!

    從來都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她何曾償過這種滋味,她把今天所受的都記到夏錦頭上,若不是她自己何至於落入如此地步。

    夏錦笑著向慶安大長公主欠身致謝,這才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寶兒看著自家娘親沒事,乖巧的又偎進她的懷裡。

    而旁邊的阮秋靈卻沖她擠眉弄眼,誇她乾的好,連惠敏也是一臉讚賞的模樣,只有夏錦在心中暗自叫苦,今日這惠陽郡主她是得罪的死死的了。

    惠陽本想步下台,卻在看到夏錦懷中的孩子時頓住了腳步,一掃先前的不愉,笑著開口道,「我就說嘛,這夏小姐貴為將軍府的大小姐,卻說自己身無才藝,原來我等在府中苦練琴技舞藝之時,夏小姐在忙著生孩子啊!」

    「你說什麼?」原本還在看著惠陽郡主窘境幸災樂禍的阮秋靈,聽到這話不禁拍案而起,這京中誰人不知這孩子是夏錦收養的義子,她竟敢拿這事敗壞夏錦名聲,簡直太過份了!

    「說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那個小孽種離你那麼近,難道你沒看清楚,我瞧著你與這夏小姐如此親近,難不成也想向她學學!」她平日里便與這阮秋靈不合,也沒少吃過她的虧,每次都被她頂撞的說不出話來。

    阮家的人也真是大膽,她早讓太后早先也曾將這阮老夫人叫進宮當面要她管教管教孫女,可這阮老夫人卻是個油鹽不進的主。

    只說不過小孩兒間的矛盾,不值得太后費神,竟教太后也拿她沒辦法,必定這阮家也是朝庭功臣,不好拿這點小事問罪。

    阮秋靈被氣的臉色發白,全身直打哆嗦,而夏錦卻低垂著頭別人一時也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此時卻聽得一聲重哼,一位老夫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手中拐杖重生擊在地面上,那聲響卻讓在場的人心中不禁一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