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惠敏郡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惠敏郡主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四十一章惠敏郡主

    李氏與夏錦隨著李嬤嬤一路行來,直到一間樓閣前才停下,李嬤嬤回身與李氏和夏錦見禮,「夏老夫人與夏大小姐請稍等片刻,容老奴先去回稟大長公主殿下!」

    「嬤嬤請便!」夏頷首應聲。

    李嬤嬤得了夏錦的應允轉身進瞭望月閣,再次出來通傳時已經是兩刻鐘后了,瞧著李嬤嬤神色不似剛才,想必是挨了這大長公主的斥責。

    夏錦何等靈透,這一想便知多半與自己等人有關。

    夏錦將寶兒交給添香照看,又從綉袋中掏出幾顆珠子,塞進李嬤嬤的手中,「勞嬤嬤受累了!嬤嬤恩德夏錦銘記與心!」

    李嬤嬤詫異的看了夏錦一眼,這主子賞賜奴才這是常事,但卻從沒見過像夏大小姐這般體恤下人的。

    想想自己自小入宮便在慶安公主身邊伺候如今也有二十多個年頭,公主還不是動輒打罵,何曾有過這般溫情軟語。

    李嬤嬤趕忙推辭,將琉璃珠又推回夏錦手中,壓低聲音道,「夏小姐不用如此破費,老奴實在受不起,公主請二位進去還是莫要讓公主久等了!」

    復又壓了壓音量,「聽聞夏小姐這琉璃閣的首飾如今天是風靡京都,我們大長公主也是喜愛的緊!」

    夏錦笑著又將手中物放進李嬤嬤手中,「多謝嬤嬤提點!勞嬤嬤前面帶路!」

    這回李嬤嬤也沒在推辭,收了東西便領著夏錦一行進瞭望月閣。

    夏錦乖巧得退到李氏身後,扶著她的手臂,輕輕拍拍,「嬸娘不用擔心,萬事有錦兒在!」

    感到手中的手臂不在顫得厲害,夏錦這才放下心來,扶著她向前走去。

    望月閣花廳之內,大長公主正與幾家夫人敘著話,見夏錦他們到來竟是連眼皮也沒抬,看也不看他們一眼。

    夏錦扶著李氏規規矩矩的與慶安大長公主行了萬福禮,只是這半蹲著身子過了半響也不見慶安大長公主命他們起身。

    夏錦到還好,必定年經,只是李氏眼看著便要支撐不住了,就連李嬤嬤也是為他捏了一把冷汗,這大長公主要是真讓夏老夫人在這望月閣中當眾出了丑,只怕是要將這將軍府得罪的透透的了。

    必竟多年主僕,李嬤嬤忍不住出聲提醒,「公主,夏老夫人與夏小姐來了!」

    慶安大長公主白了她一眼,這才轉了臉笑盈盈的看著夏錦二人,「夏老夫人與夏小姐何時來的,怎麼也不通傳一聲,瞧我和幾位夫人聊得熱乎竟沒注意到,還當是自家下人有事通報呢,便沒在意了!」

    夏錦聽了她這話也是暗咬銀牙,這慶安大長公主也卻是太過了,就算要給他們下馬威,也不能這般埋汰人,他們雖出身鄉下。

    但李氏現在好歹也是皇上親封的三品誥命,容不得她這般侮辱。

    她這大長公主若不是身上多了點皇家血脈,單論品級也不過只是正三品而已,又能高貴得到哪去。

    而自他們進來便一直在坐在自己位子上閉目養神,未言半語的凌老夫人卻在此時開了口,「大長公主貴人事忙,恐是一時沒在意,瞧著夏老夫人與夏小姐此時還在與大長公主請安呢!」

    「免禮吧!」慶安大長公主不甘願的開口,本來還想讓她們多跪半刻,卻不想凌家這平日里百事不管這死老太婆竟破天荒的替開口為他們求情。

    若是別人她或許還能置之不理,但這凌老太傅卻是先皇恩師,又曾授業與當今皇上,凌氏一家可算是恩寵不斷,而她卻也只是個空有名頭並無實權的大長公主,卻不得不賣這凌老夫人的面子。

    「謝大長公主!」夏錦扶著李氏起身,然這李氏長時間半蹲著身子,這會突然起身,竟頭暈目炫,加之兩條腿直打顫,差點沒倒了下去,全身的重量都靠夏錦撐著,還好夏錦還有點力氣,兩人才沒當場出醜。

    慶安大長公主看著這二人的情景才微微感到滿意,唇角隱現笑意,卻被忽然抬頭的夏錦捕個正著。

    這下她更確定這大長公主是故意的了。

    若是她沒看錯這宮媽媽在門口時與對的口型是『琉璃』沒錯,而剛剛李嬤嬤也提到大長公主喜歡琉璃閣中的首飾。

    難不成這大長公主如此為難與她們只是為了這琉璃閣中的首飾不成?

    若真是如此那這慶安大長公主可謂是心胸狹隘的可以了,也是一個心機深沉的,若是一般人只怕此時已早以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

    想必李嬤嬤那番話也是她故意透露的,以勢壓人,這慶安大長公主到是運用的相當熟練了!

    夏錦還在想著要不要把早已準備好的東西奉上,只是現在這般境況讓她給慶安大長公主送禮還真有點讓她噁心,只是人在屋檐下,她仍不想低這個頭。

    然李氏卻是扯扯夏錦的袖子,沖她狂使眼色,夏錦看了眼嬸娘在心中無奈的嘆氣,看她一臉擔憂的神色,心中無奈的嘆了口氣。

    自己到是不怕,只怕這嬸娘應付不來,揮手招來紅袖,微微欠身,「承蒙慶安大長公主不棄,邀我與嬸嬸來參加這難得一見的盛會,夏錦蒙公主大恩,無以為報,特親手為公主打磨了一對,雙鳳含珠琉璃釵,昨日才堪堪完工,還望公主笑納!」

    說道便讓紅袖把錦盒打開,送給李嬤嬤。

    李嬤嬤接過錦盒送給慶安大長公主過目,大紅色的錦鍛襯托出兩隻琉璃釵環格外的光彩奪目。

    慶安大長公主看著盒內的東西,眉宇之間終有了笑痕,心中暗嘆看來這夏小姐還算上道,之言語之間也客氣了不少!

    「夏小姐一番心意我便收下了!」將手中的東西交給李嬤嬤送下去收著,這才對身邊的丫頭呵道。

    「還不給夏老夫人和夏小姐看座!」

    夏錦與李氏再次謝恩,這才拉著寶兒的小手隨著丫頭的引導就坐。

    這時眾人才看清夏錦此次竟還帶了個孩子過來了,凌老夫人微睜了一下眼,看到寶兒時也不詫異,這孩子上次在清葉寺後山就已見過,她記得好像是夏小姐收養的義子!

    這最近關於琉璃閣、閏於夏錦的傳聞也不少,知道夏錦有孩子的也不在少數,卻也都沒有在意,夏錦與李氏在這屋裡做了一會兒。

    這陸續過來拜會這大長公主的人絡繹不絕,只是大都是請了個安便被打發去遊園了,真能被大長公主留下的也不過寥寥幾人。

    其實夏錦與李氏都盼著自己與那些個人一樣被大長公主打發了遊園去,而不是被拘束在這邊陪著這些人干坐著。

    直到過了好半天才有丫頭通傳說各家夫人、小姐都到了,還請慶安大長公主移步靜園。

    靜園之中百花爭艷美不美不勝收,而最美的卻不是這花,而是這園中衣著光鮮的佳人們。

    夏錦一眼掃去,這唇角的笑意更濃,瞧著姑娘們發間所簪的大多是琉璃閣出品,她又怎能不笑,這才短短數日這琉璃閣果如李嬤嬤所言風靡京都了。

    入得園中,自有太監通報,園裡眾人無不盈盈下拜,齊頌,「給慶安大長公主請安,大長公主萬福!」

    聲勢浩大的場面到是大大滿足了這慶安大長公主的虛榮心,眉開眼笑的免了眾人的禮!

    「今日乃是一年一度的花朝會,規矩還和以往一樣,本宮以讓人搭了檯子,想要參加的小姐可以去桂公公那領牌子,一會還請眾位夫人與我一起品選出今年的百花仙子,屆時皇上也會有所封賞!」

    慶安大長公主這話一出,底下更是一片嘩然,以前每年的花朝會雖也由各位長公主、大長公主主持品選百花仙子。

    不過也就是個名頭,讓這中選的貴女多個好聽的名頭,與以後的親事有所助益。

    沒想到今年這慶安大長公主竟有這本事,能求來皇帝封賞,這可就與以往大不相同了,。

    說不定能被皇上看中納入宮中也不一定,更惹得貴女們躍躍欲試,不僅為自己博名,也為家族爭光!

    夏錦對自己上場不感興趣,但她到是對貴女們的表演挺有興趣的,這可是機會難得啊,在現代還有春晚什麼的看看,在這裡這種場面她還是第一次見。

    拉著寶兒隨著眾人的腳步一起朝著檯子的方向走去。

    檯子下方具是一排排的矮桌,桌上早已擺好瓜果糕點,夏錦扯扯李氏選了個不起眼的位子坐了下來。

    這個地方清靜又能看清檯子上的情景夏錦十分滿意,而李氏也不太會應酬,選在這個地方她自是比較滿意的。

    眾人皆已落坐,只有幾個位子是空的,想是領了牌子的小姐們正在準備表演吧,夏錦抱著寶兒餵了他此糕點茶水。

    這宴會也不知何時結束,有沒有飯吃還不知道,到不如趁現在給小傢伙墊墊肚子,免得餓著他了。

    剛開始夏錦也是看的興緻勃勃,只是漸漸的也覺得索然無味了,必竟這一人一人上台不是彈琴就是跳舞卻是沒什麼新意。

    夏錦偷偷環顧四周也有不少人與她差不多開起小差來,離她大概隔了三、四個座位的地方一個小丫頭捕捉她看過來的眼光,還調皮的沖她眨眨眼,夏錦也回了個善意的微笑。

    收回目光,夏錦專心的喂起寶兒來,只是不知道麻煩已悄悄的找上了她。

    歌舞過半,慶安大長公主下命稍適休息,兩刻鐘後繼續,也給在場的人站起來鬆鬆經骨,也給人解決解決這生理需求。

    寶兒也是水喝多了,央著要小解,夏錦便讓添香帶著他下去了。

    這園中景色甚美,夏錦與李氏說了一聲想去轉轉,便領著紅袖向西行去,這一路與寶兒他們剛才去的方向相同,也不怕小傢伙一會回來找不見她。

    夏錦是難得有閑暇享受這大好春光,今日既然來了,可得好好瞧瞧,只是天不從人願。

    她與紅袖這才行了沒多遠便見前面一座亭子,亭子里三五成群的小姐們正聊得開懷,夏錦本有心繞將過去。

    偏有那眼尖的一眼認了出來,笑嘻嘻的迎了上來,這俗話還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笑臉相迎,自己若轉身就走那也太不知禮數了。

    夏錦只好停下腳步看向來人,瞧著眼熟,紅袖卻低聲提醒,那人琉璃閣開業那日來過琉璃閣的阮小姐。

    「剛剛看夏小錦伴在夏老夫人身邊,便沒好意思相邀,如今夏小姐也來遊園子,可願與我亭子進而坐坐,裡面的姐妹們都盼著能與夏小姐相識呢!」

    這阮小姐說的客氣,又是一臉笑意,夏錦也不好拒絕,只好笑著點頭,「那便有勞阮小姐代為引薦了!」

    「夏小姐太過客氣了,我瞧著與夏小姐年紀相仿,不若你喚我秋靈,我喚你錦兒如何?這小姐來小姐去的也怪彆扭的!」阮秋靈說著已經扯著夏錦的袖子,直搖著她的手臂。

    這阮小姐到是個爽快的性子,也夠自來熟的,瞧著這也不過算剛認識就開始抱著自己的手臂撒嬌了。

    然夏錦卻並不討厭她,便點了點頭,「好,秋靈!」

    阮秋靈聽了夏錦叫她名字更是眉開眼笑,也喚了夏錦一聲,「錦兒!」。

    兩人相識一笑,阮秋靈扯著夏錦的手將她拉進亭子,沖著裡面的眾家貴女道,「這便是你們一直想見的琉璃閣的主人夏錦了!」

    夏錦瞧著這亭子里的人大多不認識,只除了阮秋靈,還有一個憑欄而坐的少女,而她一直背對著眾人,但夏錦卻認出她來,正是剛剛宴會之上沖自己笑的那個少女。

    小姑娘聽到阮秋靈的話這才轉過身了,見到夏錦更是露出大大的笑容,連一對小虎牙也暴露在了外面,夏錦看她的樣子也十分喜愛。

    這小丫頭身上,有這一眾貴女身上沒有的,靈和真。

    阮秋靈也不管其他人直接拉著夏錦坐到那女孩的身邊坐下,沖著那女孩道,「惠敏,你這懶骨頭,我給你帶新朋友來了,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說著又把夏錦往她身邊推了推,「這是錦兒,榮威將軍府的大小姐!」

    復又指著那個惠敏的女孩道,「這是惠敏郡主,是淮陽王府的郡主!你叫她惠敏或是懶骨頭都成,這傢伙平時很少出門,多數都是窩在家裡,偷偷告訴你哦,她今天肯來也是聽說你會來,才出門的,這丫頭很仰慕你哦!」

    阮秋靈雖這麼說卻並沒有壓低聲間,這亭中一眾人卻是聽了個清清楚楚,這更讓亭中的貴女們一陣唏噓。

    這淮陽王府的群主是什麼人,淮陽王唯一的嫡女。

    不,更應該說是淮陽王唯一的子嗣,淮陽王府沒有世子,更沒有庶子女,她便是淮陽王府唯一的繼承人。

    搞不好能與百年前的那位一樣,成為當朝女王爺也不一定,怎會仰慕一個鄉下丫頭?

    夏錦微微蹙眉,總覺得這阮秋靈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在此之前她可是連聽都沒聽過這惠敏郡主,更無任何交集,何來的仰慕之說。

    然這惠敏郡主卻是舒展了她慵懶的身子,坐穩身子。

    然那一剎那的風情,卻讓夏錦看迷了眼,小小年紀竟也有如此風情,若她是男子看到方才一幕只怕要為她傾倒了。

    夏錦收回神思再看之時,這惠敏郡主卻早已恢復常態,不過是個普通的小姑娘而已。

    而夏錦無意看到阮秋靈之時,卻見她一臉痴迷的樣子,知道自己剛才覺不是眼花。

    「秋靈說的不錯,惠敏的確十分仰慕夏小姐,夏小姐心思靈巧,與我等年紀相妨卻有自己一翻作為,如何不讓惠敏佩服!」

    瞧著她一臉認真的樣,夏錦也知道她是認真的,只是還是第一次有人當面說佩服她,她還真不知怎麼回答才好。

    臉色微紅,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而恰巧阮秋靈也適時回過神來,輕掐惠敏郡主的胳膊一把,「你能別露出那樣的神態,每次看見都把我半條魂勾了去,要是我以後愛上你了咋辦?」

    夏錦聽了阮秋靈的話不禁一頓,誰說古人靦腆的來著,瞧著這姑娘不是挺大膽的嗎?如此前衛都能考慮到百合蕾絲邊的事上去了!

    「貧嘴,這話也能往外說,你平日不是一直說我懶骨頭嗎?這懶骨頭有甚好看的!」

    說完還描了在場的眾人一眼,眼中含著警告,就是不明說這亭中的人也不敢將他們今日的話給傳出去的。

    阮秋靈這才吐吐舌頭一臉心虛,她怎麼忘了,這可不是惠敏郡主的閨房,哪能容她什麼話都往外說。

    夏錦瞧著這兩人看來敢情也是真的不錯,這兩小丫頭他都挺喜歡的,與她們相交夏錦也是十分樂意。

    瞧著阮秋靈說要給她介紹人認識只怕說的就是這惠敏郡主了,瞧那丫頭的樣子,可沒打算再給她介紹其他人了。

    夏錦也是對著亭中眾人友善一笑便也做罷了。

    「夏小姐……」

    「郡主……」

    不料這兩人同時開口,聽到對方叫自己兩人具是一愣,復又相視一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