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靜嵐殿遇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靜嵐殿遇刺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三十九章靜嵐殿遇刺

    「慢著!」看著張公公手中端著的銘牌皇帝計上心來,或許他能找修好去處也不一定,「去把沒侍過寢的秀女名冊拿上來!」

    要說他這皇帝其實也算是潔身自好,自登基以來也只選過一次秀,而能得了他寵的也都是重臣之女,為制衡前朝的權利,不得不為之,而那些沒身份沒背景的秀女們都成了這後宮的擺設。

    多年也不曾見過皇帝一面,皇帝接過張公公遞上來的名冊,掃了幾眼,目光便停留在一個名字之上!

    張公公會意,解釋道,「葉靜嵐,工部尚書之嫡長女,擅琴,入宮五載未承皇恩!入宮時封嵐常在,后因在太后千秋宴時撫琴助興,博得太后歡欣,晉一級,封嵐美人!平日與華妃交好!」

    皇帝聽完張公公的解說,替他補完他未敢說的話,「太后和華太師的人!」

    「是!」張公公收斂神色,表情更加恭敬,隨又補了一句,「今日在琉璃閣與夏小姐起爭執的便是她的嫡妹!」

    放下手中的名冊,皇帝站起身向御書房外走去,在經過張公公身邊時,丟下一句,「傳旨,讓華妃準備著,朕今夜去她那裡!」

    張公公一頭霧水,鬧不明白怎麼一回事,剛剛皇上似乎對這嵐美人分外感興趣,怎麼最終卻是點了華妃侍寢!

    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卻仍是下去傳旨去了,華妃接了旨意更是喜不自甚,皇帝可是有一兩個月沒去她那裡了,這宮中的人聽說皇上要來,更是忙得的人仰馬翻,好不熱鬧!

    然皇帝出了御書房卻是什麼人也沒帶,只撿宮中幽靜的小路慢慢晃悠著。

    瞧見了這瑤華宮的屋頂時,皇帝轉了個彎越過瑤華宮,朝著這瑤華宮北面的靜嵐殿而去,記得當初太后賜這宮殿給嵐美人時,便是因為這宮殿竟是與她同名。

    這入宮多年也只在華妃那裡見過皇上幾次,以為這輩子沒機會承寵的嵐美人,本來也只想好好巴結這華妃,平安的在這宮中過完下半輩子。

    未曾想到這靜嵐靜有朝一日還能迎來皇上駕臨,自是又驚又喜。退了一眾宮女、太監,嵐美人更是使出混身解數討好皇帝。

    歌罷,舞歇,佳人如斯,皇帝終不過是常人,仍是抵不過美人眼中情意繾綣,紅燭搖曳,旖旎了一室春光!

    被翻紅浪、月涌清波,正是雲雨正當時……

    「噼里啪啦、砰、砰!」

    「噼里啪啦!砰!砰!」

    伴隨著閃礫的火光,一串鞭炮落入錦被之上,原本激情昂揚,竟在這一嚇之下疲軟下來。突然錦被上傳來一陣驚響,紅色的碎屑在紅羅綉帳中肆散了開來!「啊啊啊!皇上!皇上!」

    嵐美人被這突如其來的鞭炮聲嚇的直往皇帝懷中鑽!

    「呵!什麼玩意兒!」

    一把推開嵐美人,皇帝這個時候那裡還顧得他,掀起錦被便向地上扔去!

    一把扯過那名黃的袍子披在身上,利落的起身下床,看著這滿室狼籍,皇帝暗咬牙槽,雙拳攥的死緊!這也太過份了!

    要是真把朕嚇個好歹來,這是要讓這鳳天皇朝後繼無人嗎?

    「皇上、皇上!」

    「護駕!護駕!」

    此時外面守夜的人也聞聲趕來!

    「來人、抓刺客!」鞭炮聲驚動外面守夜的侍衛,外面一片嘈雜聲!

    砰得一聲響,宮門被人從外面撞開!

    「微臣該死,救駕來遲!請皇上責罰!」

    禁衛軍統領華清,正領著一對人巡視到瑤華宮附近,卻聞僅有一牆之隔的靜嵐殿里傳出驚叫聲,便火速趕來,這嵐美人的父親可是他們的人,若是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事,只怕會影響兩家的合作。

    只是這才進了靜嵐殿便聽到太監大呼『護駕』,本想轉身離開,若裡面的真是皇上,此刻必定是怒火中燒,自己此時進去必定討不得好。

    卻被另一隊聞聲趕來的人馬撞個正著,只好硬著頭皮帶著自己的人沖了進去。

    然他卻沒想到看到這樣的場景,皇帝只披一件單衣立房中,而嵐美人竟是身無寸縷,地上一片狼籍,只是現在後悔早已晚矣!

    只得跪地請罪,不敢再多看一眼!

    「啊啊啊!」嵐美人尖叫著,連滾帶爬的從錦榻上沖了下來,直朝皇帝奔去,想要尋求庇護。

    心中多少也知道自己這算是前途堪憂了,身為皇帝的女人,卻被外臣看光了身子,別說是皇帝,就算是任何男人也會覺得是奇恥大辱、臉面無光!

    她也不敢奢求皇上以後還會寵愛自己,只求皇上看在今天她也是受了驚嚇的份上,能對自己有幾分憐憫!

    皇帝看了她一眼,這個女人以後還有用,側身將她擋在身後,一把扯過葉清身上的披風為她披上,招來兩名宮女,「扶你們主子下去歇著!」

    而葉清此時跪在地上,更是膽顫心驚,雖說知道出了此事,自己身為禁衛軍統領少不得要受責,但若是待到皇帝怒火稍歇,或許還可以讓父親華太師和妹妹華妃為自己求求情。

    可是他也沒想過現在這種情況下直面皇帝,而自己剛剛還看光了皇帝的女人。華清想到這裡,早已是冷汗濕透了後背!

    「華清,身為禁衛軍統領,竟然玩忽職守,讓刺客輕易混進宮,若這扔在錦榻之上的不是鞭炮而是射出來的羽箭,朕還安有命在!」

    「該死!你就是萬死也難辭其究!」

    皇帝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旁邊的桌案上,竟將這案幾轟得個四分五裂!

    華清一驚,知道這皇帝是打算嚴辦他了,這豆大的汗珠順著眼角滾落,立馬改由雙腳並擾跪在地上,連不跌的扣起頭來。

    「求皇上恕罪、求皇上恕罪!」

    「來人,禁衛軍統領華清、玩忽職守,身為禁衛軍統領卻不能司其職,至使刺客竟能在宮中進出自如,行刺於朕,讓愛妃受驚,著免其禁衛軍統領一職,打入天……!」

    皇帝這話還沒說話,便被一陣通傳聲打斷。

    「華妃娘娘到……」

    聞聲皇帝不禁皺眉,這時間可掐得真好!

    這通傳聲剛落,便見一抹曼妙的身姿裊裊婷婷、蓮步輕移,款款行來!

    而皇帝此時卻沒有心思欣賞這美景,對於華妃的到來,是有人歡喜有人憂,這憂的人自是不用說的。

    這喜的人無疑便是此刻跪在地上的禁衛軍統領了,本以為這牢獄之災是免不了了,就算事後妹妹和父親會把他弄出去,但這天牢是什麼地方,進去的人就沒有完好無損的出來的,少不得得吃一翻苦頭。

    「臣妾,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華妃盈盈下拜,竟是要行起大禮來,這可在平時是少見的!

    皇帝此時早已是換上一臉笑顏,親自扶著華妃起身,狀似心疼將她摟進懷裡,口中更是輕聲斥責,「愛妃這是做什麼?何故和朕見外了起來?」

    「皇上,臣妾有錯,臣妾這是向您陪罪來了!」華妃卻是小嘴一癟,十分委屈的模樣,口中稱是陪罪,瞧她這模樣到更像是問罪的!

    皇帝故意裝作不知情的樣子,打蛇隨棍上,柔聲安慰道,「愛妃有何錯,說來聽聽!朕原諒你就是,以後可不許這樣了!」

    這下華妃這一臉委屈的表情更加明顯了,哀怨的看著皇帝道,「臣妾也不知臣妾這是錯在哪了,只是皇上明明讓張公公傳了旨說要來瑤華宮的。

    臣妾可是滿心歡喜的盼著您來,可是這等到深更半夜,卻也沒等到您,臣妾想可能是臣妾做錯了什麼,惹了您生氣,這不是聽說您來了妹妹這兒,就趕著來給您請罪來了嗎?」

    「朕本來是打算要去瑤華宮的,只是被這靜嵐殿的美景一時迷了眼,才留了下來,辜負了愛妃一翻盛情是朕的不是!愛妃可莫要說什麼陪罪的話了,否則朕可要與心難安了!以後朕不再這樣就是了,愛妃就原諒朕這一次?」

    皇帝柔聲輕哄著懷中佳人,兩人旁若無人的當眾調情,直至好一會兒,這華妃才開了笑顏,偎在皇帝懷中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點火。

    而此時華妃好像才看清這屋中的情景和其他人似的,狀似訝異的問道,「嵐妹妹這宮殿這是怎得,莫不是妹妹調皮,竟在這殿內玩起火來了嗎?」

    她這可謂是睜眼說瞎話了,擺明了是要將這罪責推給嵐美人,好為自己哥哥脫罪。

    嵐美人剛剛被自己的侍女扶下去更衣,這會聽說華妃來了,也不敢在後面歇著,直讓侍女扶著要過來給她請安,卻沒想到竟聽到這翻話。

    沒想到平日里,與自己萬般親熱的好姐妹,如今竟這般扭曲事實,為了給自己兄長脫罪竟想落井下石,嫁禍到自己頭上,這原本想依持華妃的心也冷了下來,看來這華妃也不是可以依靠的人。

    扶著侍女的手又走了回去,只當自己沒來過,但是今天的事她算是記下了。

    若是別的事皇帝或許會賣華妃一個面子,然此時他是一心想懲治這華清的,怎可能輕易讓她扭曲是非,「愛妃是不是今兒個太過勞累眼花了?」

    皇帝並沒有順著華妃所給的台階往下下,今天這華清他是罰定了,於是微沉了臉道。

    「這哪裡嵐美人玩火所致,分明是那可惡的刺客所為!該死的竟敢往朕身上仍鞭炮!其罪當誅!

    這華清身為禁衛軍統領,竟不司其職讓刺客混進宮來,實在是可惡,朕正本打算把他革職查辦,先打入天牢收押!」

    皇帝是不打算放過華清的,乾脆把自己的處置都說了出來,這後宮不得干政,這華妃已被小木教訓過一次,在浣衣局裡呆了三個月,看她此時可有膽子為這華清求情。

    華妃也暗自心驚知道皇帝是真的生氣了,自己就算使出混身懈數想把今日之事揭過去只怕也難了,只是這是一母同胞的親兄長,讓她袖手旁觀也是不可能的。

    腦中轉得飛快,只想著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可以讓皇上改變主意的,靈機一動跪在皇帝身前,「皇上,臣妾並不是要為兄長求情,只是有一事還請皇上容臣妾相稟,待臣妾說完皇上再行處置也不晚!」

    「愛妃這是做什麼?想說什麼便說就是,朕不是說了不要動不動就跪嗎?朕又沒說不讓你說?」從地上摟著華妃起身,溫情脈脈好似一個模範丈夫模樣。

    若是讓這宮中其他嬪妃看到只怕要嫉妒死了,皇帝何是對人如此溫情過,就是皇后也沒享過此等待遇!

    華妃順勢偎在皇帝懷中,小手緊緊抱著皇帝輕攬她腰肢的手臂,微昂起頭看著皇帝的眼睛,把自己最好看的側面呈現在皇帝面前,櫻桃小口一張一合,卻在這開合之間隱現丁香小舌,格外誘人!

    皇帝忍不住喉結翻滾,不得不承認這華妃是越來越會勾人了,就在皇帝被勾的心蕩神馳之時,華妃才緩緩開口道。

    「皇上,這宮內的人可是都知道你讓張公公傳旨說今晚歇在瑤華宮的,華統領也是一直帶人在周邊警戒不敢有絲毫懈怠,皇上您想想,若是真有人要行刺皇上當時來瑤華宮,而不是這靜嵐殿才對!」華妃見皇帝臉上沒有明顯的不愉之色這才繼續道。

    「臣妾思忖著,是不是嵐妹妹得罪了什麼人,才讓人尋了空子伺機報復,這刺客並不是沖著您來的!」

    皇帝別有深意的看了華妃一眼,這女人到是長進了不少,這是拐了彎的想讓嵐美人頂罪了!

    這是不是沖他來的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只是這難得的機會他豈能輕易放過,這華清就是不打入天牢也不能這樣算了。

    皇帝捏捏華妃的小手,手指輕輕搔弄她的掌心,另一隻手卻在她的腰身上來回打著圈,惹得華妃極力隱忍之下仍是嬌喘連連!

    「皇上,您好壞!」華妃輕聲嬌斥,這身子卻更往皇帝懷中偎進了些。

    「朕,哪裡壞了?難得朕覺得愛妃說的有道理呢,想獎勵你呢!」瞧著華妃那半推半就的模樣,皇帝這手便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皇上!」

    雖面上與華妃正調著情,但皇帝卻沒有忘了華清的事。

    「華清,雖有華妃替你求情,但你仍疏於職守,不管這刺客是不是沖著朕來的,你身為禁衛軍統領都不該讓這樣的事發生,然朕看在華妃的面上,便再給你一次機會,罰奉一年,閉門反省三月!

    這三個月你便將這皇城守衛工作交給副督統沈慕之,好好在家給我反思,若是以後再出現這種情況,任何人求情朕也不會饒你,滾吧!」

    「謝皇上恩典,謝皇上恩典!」華清忙不跌的磕頭謝恩,連滾帶爬的退了出去。

    這處置了葉清雖說皇帝不是很滿意,但能收條小魚也是不錯的,原本不愉的心情,此時也多也幾分暢快來。

    皇帝親自送華妃回了瑤華宮,卻沒有應華妃的邀請過去坐坐,聽著這更鼓敲響四聲,笑著沖華妃道,「愛妃好好休息,朕也要準備上早朝了,改日朕再去愛妃宮中坐坐!」

    皇帝特意在『坐坐』二字上加重語調,調情之意十分明顯,華妃也是紅著一張俏臉向皇帝行禮告退!

    從瑤華宮出來,便見聞詢而來的張公公早已帶人候在瑤華宮門前,待皇帝出來立馬跟上。

    皇帝也不說什麼,便直奔御書房而去,推開御書房的大門,那赫然在坐的不是小木又是誰。

    皇帝看到他更是氣不打一處出,揮退眾人,只留下張公公一人伺候!

    皇帝氣的全身發抖,顫著手指指著小木大罵,「你膽子也太大了,那種時候你也敢嚇朕,你是不是成心想讓朕斷子絕孫!」

    然某人卻渾不在意的聳聳肩,「我看皇兄不是好好的嗎?瞧這中氣十足的,哪會那麼容易被嚇到,再說這龍脈可是關係到鳳天的傳承,我就是膽子再大也不敢打皇兄您子嗣的主意啊!」

    皇帝聽了這話,怒氣才稍歇,於少這傢伙還有點分寸,只是還沒等他鬆口氣,只見那傢伙從椅子上站起來,緩步行至皇帝身前,將頭貼近皇帝的耳邊道,「就是要動我也會向老攝政王要一包藥粉,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皇帝驚愕的向後退了兩步,好怕與他靠的近一點也會中毒一樣,他知道這次自己是真的惹到他了,這傢伙一向說得出做得到,他還真怕他給自己下那種葯,要是他堂堂皇帝成了太監!

    從此不能人道,還不如讓他自我了斷!

    「皇兄,怕什麼?皇兄也是知道我的脾氣的,只要沒人做對不起我的事,就算讓我做我也是懶得!」小木這話算得上是威脅了,但是皇帝也只是無奈,這次的確是自己先算計他的人在先,活該挨整!

    「呵呵,沒、沒有!」皇帝乾笑兩聲只想把此事揭了過去,他可不想再惹這傢伙,保不得下次他在寵幸嬪妃時,他不會出什麼新花招,若是再這樣嚇他兩次,他一定會有心裡陰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