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三十四章:算計世子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三十四章:算計世子妃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三十四章:算計世子妃

    只怕這琉璃閣開業后,這京城的小姐夫人們都以有一張琉璃閣的貴賓卡為榮了。

    小木認真的聽夏錦說完,時不時的提出一些問題,夏錦也十分重視的記在紙上一一與他解說,有些她也沒想過的問題,便兩人一起討論然後定下解決方案,然這兩人終與討論完時,早已月上中天。

    紅袖早帶著寶兒下去休息了,只剩下添香一人在屋內伺候。

    夏錦垂頭收拾著今天的成果,卻被一陣咕嚕聲驚擾,頭抬向聲源尋去,卻見小木一臉尷尬的看著她,頗有幾分不好意思!

    夏錦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粹然一笑,「木大哥,我去廚房看看,整治兩個菜,你且等等吃完飯再回去吧!」

    小木自是不會反對,夏錦讓添香先上些熱茶、點心讓他墊墊肚子,自己便朝著廚房的方向去了,其實夏錦此時也是飢腸轆轆了,必竟一天未進滴米的不是只有小木一人。

    廚房裡材料齊全,夏錦從備用的菜里選了兩樣做起來簡單,不到半個時辰兩個簡單的家常菜,青椒肉絲和酸辣土豆絲便出了鍋,更配上一大份的米飯,兩雙碗筷,放在盒食里讓添香提著便往書房裡去。

    原本早已是飢腸轆轆的兩人,不出片刻便將這些給解決完了,添香收了碗筷送上新茶便在一邊伺候著,本已夜深,小木卻沒有半點離開的意思,夏錦也不急只等他開口。

    小木喝完一盞茶才緩緩放下茶盞,「錦兒,我覺得你這琉璃閣若想打出去,還差一個契機,京城這些千金貴婦甚少出門,就算出去也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他們的衣裳首飾一般都有既定的店鋪按四季供應。

    一般外來的商人很少能把東西送到他們手上,到不是說他們的東西不好,而是沒有些門路,這些東西送不到這些貴人們的手上,就算你東西再好也沒有用。

    我覺得這琉璃閣若想打出去,便要先找個有影響的人將這些東西帶出去讓大家都看看才行。」

    夏錦細一思量的確是這道理,可是這人選她實在是沒有好的想法,必定進京時間不久,這所謂的貴人她也沒認識幾個。

    若說這李嬸身份到也適合,只是李嬸甚少出門,也沒有什麼交際的圈子,實在不是適合的人選,「不知木大哥可有什麼想法?」

    「錦兒,若是信得過我,便把你這首飾給我兩件,我幫你送將出去做做宣傳,說不得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也不一定!」這也是小木剛剛想到的,自家嫂子這兩年也在這京城的貴婦圈子裡混得如魚得水,這點小事她還是能做好的。

    夏錦一聽覺得這主意到是不錯,雖現在還不知道他什麼身份,但她覺得應該身份不凡,他能這樣說便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木大哥,你等著我這就去給你挑兩套頭面去!」夏錦忙不跌的拉著添香往庫房的方向走去,有人主動給她做宣傳她又何樂不為呢。

    夏錦也不小氣拿給小木的具是新研製出來的七彩琉璃,其實要說這彩色琉璃之前也不是沒有人做出過,只是那些琉璃俱是成品后從外部上的染料,雖說這進了能工巧匠之手這出來的琉璃也十分明艷,只是不如夏錦這琉璃,這色彩俱是從琉璃吹制之前添加進去的,更加晶瑩剔透。

    送走小木這天色也不早了,夏錦收拾了一下,便帶著添香回了綉樓,夏錦先去寶兒房中看了看,那小傢伙睡的十分香甜,而紅袖也歇在寶兒床邊的軟榻之上,怕他晚上要起夜尋不見人。

    紅袖見夏錦進來剛要起身,卻被夏錦按回軟榻之上,這初春的夜裡還是挺冷的,自己反正也不過是過來看看,卻讓人從溫暖的被窩起身實在是不人道了,夏錦小心翼翼的替寶兒掖掖被角,瞧著這小傢伙現在這睡像可比以前老實多了。

    夏錦瞧著會心一笑,便帶著添香回了自己的屋子,收拾了一下,便對正在替他鋪床的添香道,「你也別忙了,下去歇著吧!明日讓夏雲過來見我,我有些事要讓他去辦!」

    「是,小姐!」添香依言停下,瞧著夏錦一臉的倦色,「小姐先歇了吧,添香這就下去了!」

    夏錦點點頭,反身鑽進溫暖的被窩,這幾日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如今這琉璃閣的事基本上都已定案,只要按著這個做便成了,自己也能睡個好覺了。

    夏錦這才剛閉上眼便陷入黑甜的夢鄉,添香息了桌上的紅燭,輕輕帶上門,也回自己的屋子裡去了。

    第二日一早,小木便從夏錦給他的兩套道飾中挑了一件手串讓人給他嫂子送了過去,只是這手串本是一對,而他偏偏只送了一件,目的便是讓她來找他。

    世子妃舒靈若剛帶著兒子去給她的公主婆婆請了安,兒子被公公婆婆留在了主院,自己也落得清閑。

    想著今個兒還與幾個郡主、世子妃、夫人們相約喝茶就是一陣頭疼,本來她就是個直來直去的爽快人,與那些個從小便在後院之中名爭暗鬥的小姐、夫人們實在是沒什麼共同話題。

    只是這一年多來婆婆便將這府中的中饋之權逐漸的交到她手上,而這些夫人們的聯誼她也是不得不去,這不僅關係到她個人,還關係到整個戰王府,容不得她任性。

    她這才回到院子,便有院中的管事媽媽過來通稟,「回世子妃,候爺身邊的人過來了說是候爺這兩天在外面得了好東西,給你稍了一件回來!」

    這王府里能被稱為候爺的也只有小木一人了,這好好的郡王不做,卻只為這逍遙二字的封號硬生生讓皇帝給他降了位份變了逍遙候,這事也只有他這小叔子能幹得出來。

    「讓人進來吧!」雖說這小叔子不常在家,但與自家夫婿這感情也甚篤,也不似別的高門大戶這兄弟兩為爭這繼承之權,相互算計,而他們到好竟都是爭相著往外躲。

    而他這小叔子居然更絕,竟隱姓埋名去了一個鄉下地方做捕頭,要不是前兩年婆婆得了信尋了過去,只怕他還不樂意歸家。

    回想他當初他讓自己鬧了那麼大的笑話,舒靈若還是氣恨的咬牙切齒,就算再讓自己抽他一頓也不解氣,只會他難得殷勤,自然沒有不收的道理。

    她才如是想著便聽到嬤嬤的回話,「回世子妃的話,來人送了東西就走了,說是另有差事要辦!」

    這嬤嬤也是一頭的冷汗,這送禮的哪個不是要把東西送到主人手上才午,哪有放下東西就走的,只是候爺身邊的人她可不敢攔著。

    舒靈若也不生氣,這傢伙身邊的人俱是同他一樣的性子,「那便呈上來吧,我到要看看這次候爺又得了什麼好東西?」

    那嬤嬤恭恭敬敬的呈上錦盒,便有世子妃身邊的大丫頭接了過來,打開查驗過才遞到她面前,只是從小丫頭的臉上也能看到她驚嘆,身邊世子妃身邊的大丫頭見過的好東西也可謂不少,能讓她也感到驚嘆的東西,舒靈若到是有了幾分好奇。

    待終於看清錦盒中的物件時舒靈若也是一臉的驚艷,琉璃她見過不少,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光彩奪目的東西,這琉璃中七彩流光,好似是在靜靜流淌,竟是如此鮮活。

    她幾乎不敢相信這真的是琉璃,伸手取過這琉璃手串,套進自己的腕間,這大小竟十分契合,舒靈若也是十分欣喜,這要是帶出去可不是真真要羨煞旁人嗎?

    仔細端祥手中的珠串,細細摩挲手感十分溫潤,比那玉石絲毫不差,只是見慣好東西的舒靈若還是查覺出不對來,「顧嬤嬤,這手串送來是便是只有這一件嗎?」

    「回世子妃的話,這手串本是一對的,您手中的這串名叫『流光』,還有一串在候爺那裡名為『溢彩』,候爺說你要是問起便這麼說,您要是想要另一串去他院子里尋他便是!」

    顧嬤嬤小心翼翼的把那人的話傳完,這背後的衣裳早已經濕透了,她就知道這差事不好做,這候爺擺明著是要算計世子妃的,她就怕這世子妃娘娘要拿他們出氣。

    果然,舒靈若一掌狠狠的拍在茶几之上,這上好的黃梨木茶几頓時四分五裂木屑亂飛,「好你個小木,我就說今天怎麼這麼好,有好東西居然會想到我,沒想到是在這等著我呢!」

    舒靈若憤憤的想扯下手腕上的珠串扔出去,可是剛剛觸及便萬分不舍,強忍下心中不愉,「顧嬤嬤,走,我們去瞧瞧這小候爺想做什麼?」說完便徑自朝著小木的聽濤院方向走去。

    小木躺在院中的搖椅之上,享受著這早晨的陽光,卻在心中默算著嫂子幾時會打過來,早讓人準備了一條長案,案上俱是從夏錦那裡拿過來的琉璃首飾。

    舒靈若一進院子便看到這般場景,這一身的火氣便去了個乾淨,小木眼睛未睜也能從這氣息變化感受到現在舒靈若的心情,嘴角微微勾起,這魚是上勾了!

    這女人就沒有幾個不愛這漂亮首飾的,看著這滿滿當當的二個妝匣裡面具是整套琉璃頭面,舒靈若這眼裡犯起狼光,再看看自己腕間這一串手串,還真真不算什麼。

    雖說知道小木這是在算計什麼,但是看著這匣子里的東西也實在是挪不動腳步,只要能得一套,被他算計她也甘願。

    而此時小木見效果也差不多了,緩緩從搖椅上起身,行至舒靈若的一邊,拿起與手腕上那手串同一套的一盒手飾遞到她面前道,「本來得了這套頭面時就覺得適合嫂子,本想讓人一起給嫂子送去的,只是怕嫂子不喜歡,便讓人送了其中一件過去,我想著若是嫂子喜愛一定會過來的!」

    說完便將手中的妝匣遞到舒靈若身後的大丫頭手中,而世子妃的目光也隨著這妝匣移動,她本來就是江湖兒女,喜歡便是喜歡也沒必要假裝矜持,再說本來就是在自己家中,誰不知道誰,裝給誰看呢?

    「真給我,沒條件?」舒靈若看著已經被自己的大丫頭捧在手中的妝匣仍是不敢相信!

    小木仍舊搖搖頭,「本來就是送給嫂子的,要什麼條件,若是嫂子喜歡,便將它們帶了出來便是!」

    這下舒靈若也才放下心來,目光又飄到另一套頭面之上,這兩套各有千秋,這套她也很喜歡呢。

    而小木也只是看看她笑笑道,「這兩套頭面在我朋友新開的店鋪當中也算不得最上成!

    只是答應幫她做做宣傳,她才送了我兩套,這一套已經送經嫂子了,這套卻不好再給嫂子你了,我本打算讓娘親在花朝會上幫我送給那些個夫人小姐們也會讓人家也知道這京城有一家琉璃閣也不枉人家相託了!」

    舒靈若本以為這兩套算是上品了,沒想到還有比這更好的,一聽自然心動立馬打聽道,「你朋友這琉璃閣開在哪裡?」

    「便在芙蓉街上,只是嫂子也不忙去,她這鋪子要到十二才開業,現在去也沒用!而且他那裡是貴賓制的只有拿到金晶卡的人才能進到鋪子里的最高層,見到最好的首飾」小木藉機把夏錦昨日訂下的規矩說了一遍。

    這下舒靈若也來了興趣,她還從來沒見過如此開鋪子的,「小叔,這金晶卡是什麼東西?」

    「哦這金晶卡便是這琉璃閣中的貴賓卡,也是琉璃製成的,十分精美,你也知道這琉璃雖美卻十分易碎,若是讓什麼人都能進這琉璃閣,若是有那粗手粗腳的損毀個一兩樣,她這鋪子只怕也不用開了,所以她便訂下了這規矩,一樓為最普通的琉璃首飾自然是什麼人都能進去,二樓是精品,只有手持銀晶卡的人才能上樓,這銀晶卡她也只發一千張出去,所以能上這二樓只人只不過一千人而已!」小木說到這聲音微揚,看向舒靈若。

    而世子妃此時心中卻有一本賬,這京中貴人多如過江之鯽,若是只有一人能進琉璃閣二樓只怕這就中三品以下官員的家人都與這琉璃閣無緣了,剛剛聽到小木說的是銀晶卡才一千張,想必這金晶卡會更少,忍不住以眼色催促小木說下去。

    「二樓之上便是只有持金晶卡才可上去的貴賓了,聽說這金晶卡只有一百張,持金晶卡的人才能享受限量訂製的特權,而且每一款只出一套,不再重複。

    也就是說持有金晶卡的貴賓可以訂到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頭面,也就是說你絕不會見到有人與你帶同樣一款的首飾。

    每一季度他們都會有新品問世,只有持金晶卡的人才有資格優先夠買。」小木也沒再多說紫晶卡的事了,反正那個能拿到的人少之又少,只有這銀晶卡和金晶卡才是面向大眾的,小木說著便要讓人把另一套頭面收了起來。

    卻被舒靈若先一步「小叔,這等小事何必勞煩婆婆,反正我一會要去參加一個茶會,不如這些我便替你派了出去,保證一人最多只得一件,這好鋼全給你用在刀刃上,不知小叔可不可以向你那朋友幫我要一張金晶卡?」

    舒靈若剛剛聽到小木這麼一說,實在是很心動,而且這金晶卡也只有一百張而已,只怕自己說晚了,這到自己這裡便沒有了,若是她堂堂戰王府的世子妃到頭來連一張金晶卡也沒能拿到,只怕會被那些個貴婦們笑話。

    「這?」小木假裝為難,看著那一套頭好半天才道,「還是不勞煩嫂子了吧?」

    他這明顯的不相信,讓舒靈若不禁氣結,她好歹也是世子妃,現在也掌著一府的中饋還能貪了他這點東西不成,再說他舒靈若豈是這種人!

    一把奪過小斯手中的妝匣交到顧嬤嬤手裡,沖著小木道,「小叔放心就是,這事我會替你辦好的,你朋友的鋪子不是十二開業嗎?這花朝會還要到十五才是正日子,與其讓婆婆到那時才幫忙,到不如我現在就幫你送出去,也能在開業前宣傳宣傳,到時我再約上幾個人開業當天一起過去逛逛,這樣效果豈不更好?」

    不待小木再說什麼,舒靈若直接拍板定案,小木狀似為難了好一陣子才道,「好吧,那便依了嫂子!」

    舒靈若心滿意足的帶著兩個妝匣回自己院子梳妝赴會去了,晚間還把這事說與自家相公聽,只是木梃在心中感嘆,你又上那賊小子的當了,只是卻不敢當著愛妻的面說出來,只怕影響了愛妻這難得的好心情。

    而就是世子妃帶著一眾人離開這聽濤院后,這院中的人無不泯嘴偷樂,他們候爺也太奸詐了,這明明是求世子妃的事,被他這樣一翻下來卻變成是世子妃搶著幫他做事了。

    而他卻仍舊躺在搖椅之上沐浴著他這春日暖暖的陽光。

    若是夏錦知道她想了好久才想出如何把這琉璃閣推出去,然他卻只用三言兩語便有人搶著去為他宣傳會不會吐血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