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琉璃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琉璃閣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三十三章琉璃閣

    沈清風看清夏錦扔過來的東西連忙伸手接過,拿在手裡又驚又喜,他還以為自己逾期這麼多天才回京這東西夏長鳴一定早就交給皇上了,沒想到竟在夏錦手中。

    他也不知說什麼好,一句謝謝似乎不足以表達他的感激之情,但還是仍舊要說,「謝謝!」

    「不必!你能有這份心,也不枉我夏錦一直當你是朋友!」沈清風十分詫異的看向夏錦,他還以為當初在夏錦的院中與她討論過沈慕之的去留,以有承認當初對她的算計后他們已經沒機會做朋友了。

    然夏錦卻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便讓沈慕之送他離開,而沈慕之這一走卻是再沒回來,夏錦的店鋪仍是有條不紊的開著,糖果鋪子里又提撥上來了一名掌柜的,沈慕之留下的其他事也由夏錦自己擔著。

    處理完沈慕之的事,夏錦便招來夏雲,細細查問了家中的事,「少爺、少夫人現在可好?」

    夏錦點點旁邊的椅子示意他做下來回話,雲也知道小姐的性子,便也不再客氣,拱手致謝后便坐了下來,「回小姐,少爺和少夫人自您走後便搬到莊子上去住了,很少回村子,小小姐和小少爺也挺好的!」

    夏錦點點頭,她最不放心的便是哥嫂和兩個侄兒了,知道他們都好也就放下心來,只是不太明白怎麼好好的家裡不住偏偏去了莊子上。

    「少爺有說過為什麼要到莊子上去住嗎?」

    「是少夫人提意的說是自小姐走後,少爺整天沒事就想著小姐,少夫人便說陪他去莊子上散散心,可少爺自從去了莊子上,便和這老潘頭師傅學了種地來,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這人也不像之前那麼整天擔心小姐了,索性少夫人便陪他在莊子上住了下來!」

    夏雲將她走後的事一五一十的全都說給夏錦聽了。

    夏錦不禁感嘆,當初要獨自上京的時候她就想過哥哥一定會為她擔心的,只是這一次卻不得不來。現在師父也找到了,等他拿到最後一味藥引給寶兒解了毒,他們便可以回去了。

    瞧著夏雲那有些倦怠的樣子,只怕這連日來也是一路小心翼翼,擔驚受怕沒有休息好,便讓他先在京城休整幾日,待她準備點東西讓他稍回去。

    夏雲應聲下去了,只些日子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他便打起精神,這少爺把香兒小姐交給他,若是這一路上萬一出了岔子,他便再也沒臉見小姐了。

    以後幾天沈清風來了幾趟,夏錦也沒開口問過他有關沈慕之的事,她也知道問也沒用,而沈清風也問過她為何不差距,她卻只道既然自己早就料到有今天的,又何必再問呢。

    此後沈清風卻越發跑的勤了,幾乎每天一趟而且一呆就是一整天,有時也幫著夏錦分擔一些雜務。

    倒是香兒,這一時之間丫頭的人選不好定,夏錦並想著從身邊撥人,只是這紅袖和添香是自己用慣了的,除了幫自己跑腿外帶要照顧寶兒,實在沒法將他們分出去。

    夏錦思慮甚久,才招來路媽媽,「路媽媽,這二小姐身邊沒人跟著也不成,這要是現在才買只怕這調教著還要幾天,您看我身邊有紅袖、添香便成了,不如將芽兒的墜兒配給二小姐怎麼樣?」

    這路媽媽是夏錦身邊的管事媽媽,這丫頭們的調動自然要商量商量她才成,而且夏錦也覺得這路媽媽是個有本事的,這兩丫頭都不是省事的人,若要真給了香兒還得路媽媽先敲打敲打才成。

    路媽媽沉默了片刻才道,「小姐這兩丫頭當初是買回來給你用的,此時若是將她們給二小姐,只怕她們心裡不樂意怠慢了二小姐,不如先叫來問問,奴婢也好幫著敲打,左右先讓二小姐用幾日,奴婢再到人牙子那挑幾個乖巧的伺候二小姐便是!」

    聽路媽媽這們說夏錦心中也十分滿意,看來這路媽媽果然是個人才,這兩個小丫頭心思淡純想必她是一早就看出來了,只是看自己並沒有重用她們,只是給她們分發一些洒掃庭院的事才沒有提醒自己。

    這會自己想讓她們去伺候香兒時,她便說讓她們暫時伺候著,自己再重新給二小姐挑人,雖說沒有明著說出來,但夏錦如何能不明白她的意思,這路媽媽對自己到也是真的在盡心了。

    夏錦便將這事將給她來處理了,路媽媽也不含乎,當即便叫了兩人過來,說明情況最後讓他們自己選,這墜兒興許是因為上次的事學乖了,路媽媽問她時,她便表示願意去伺候二小姐。

    而芽兒卻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奴婢是大小姐的人,奴婢願一輩子只伺候大小姐一人,請大小姐別趕奴婢走!」夏錦看著芽兒覺得好笑,看來這丫頭是打定主意要給她未來的夫婿做姨娘了。

    「只是讓你去伺候幾天二小姐,待給二小姐選了合適的人自然讓你們回來,又不是要趕你出去,你這是做什麼?」容媽媽板著一臉訓斥道,看來這院子里丫頭的規矩不得好好教教才行,這若是讓外人見了,豈不是下人小姐的臉面。

    「起來吧,便是路媽媽說的這個理,你若是不願我自也不會勉強你,便留在這院中吧!」聽夏錦說不勉強她自是喜不自甚,只是沒等她高興完,夏錦接下來的話卻讓她悔不當初。

    只聽夏錦對著乖巧的立在一邊的墜兒道,「墜兒一會便去伺候二小姐吧,路媽媽把她的月錢也提了吧,就和紅袖、添香一樣拿一等大丫頭的份例!」

    夏錦說這話的時候眼角一直注意著芽兒的臉色,只見她這臉色到是十分好看,瞧瞧著從詫異到不甘,雙從不甘到憤恨,夏錦覺得自己這是看了一出好戲,心情也是十分的好。

    而墜兒卻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驚喜,本以為上次若惱了小姐,以後再也不會有被重用的機會了,想著去伺候二小姐也是好的,至少不用像在小姐身邊一樣每日戰戰兢兢,卻沒想到小姐竟然會直接升了她為大丫頭。

    墜兒也算是明白過來了,大小姐這是對事不對人,她上次做錯了事小姐罰她,這次她做對了小姐這是給她獎賞,看來以後只要自己好好做事,好好伺候二小姐才行。

    路媽媽瞧著夏錦這處置也微微點了點頭,這獎懲有度、恩威並施,到的確是大家小姐應有的手段,而且用在墜兒這丫頭身上效果也到是還不錯。

    看看傻在一邊的芽兒,路媽媽也十分不看好她,這丫頭的心太大,留在身邊也是個禍患,向小姐這樣把她放在院子里到是也挺不錯的。

    紅袖也是一臉揶揄的看著芽兒,反正她每次看到她都沒好臉色,好像人家打的是她夫婿的主意一般,任夏錦怎麼勸也不行,說多了她竟然也會辯上幾句,夏錦實在無法,只好隨她去了。

    而這幾日除了沈清風每日都來外,還有一人也來的很勤,那便是小木,這傢伙消失一斷日子后又重新出現,夏錦也沒問他這斷時間幹什麼去了。

    想想她見過師父的第二日他便出現在這鋪中,再想想那日師父說她的朋友找過他,勸他來見自己時她便猜想是他,看來他這麼久沒出現是替她尋師去了。

    她不問,他便不說,兩個人到是相當默契,只是他每天來也從不纏著她,也不向沈清風似的,好像要彌補她什麼總是替她做事。

    他也不過是在她忙的時候過來接走寶兒,當她忙的差不多了,再把那孩子送回來。不用問夏錦也知道他們去哪了,寶兒這幾日晚間總是和她說爺爺家怎麼樣、怎麼樣,不是去了王府還能是哪裡。

    夏錦一直很好奇小木究竟是何身份,若說她師父的身份也是夠尊貴了,沒想到他竟能認識他,夏錦越發覺得他不簡單。只是這種事他不說,她也不打算問。

    沈清風他們進京的第二天,夏錦便開始忙了起來,查看了一遍夏雲帶過來的貨物,到是十分滿意,這陸錦玉果然沒讓自己失望。

    不僅將自己之前所繪的琉璃飾品全做了出來,而且這研製彩色琉璃的事也沒落下,夏錦發現她之前設計的飾品好多都用彩色琉璃制了出來,而且本來她只設計了單品,卻被沈清風做出了整套頭面來。

    這琉璃閣夏錦早就想好要開在哪裡了,糧果鋪子對街連在一起的五間鋪子便是最好的選擇,擇日不如撞日,夏錦讓人找來工匠將一層全部打通,這次她要讓這琉璃閣成為名副其實的琉璃閣,除了這所賣的貨物全是琉璃之外,就連這櫃檯也要做成琉璃的。

    她親筆寫了一封信,信中附了幾十張設計圖,都是她與小木合作的心血結晶,除了這做琉璃櫃檯要的平面琉璃外,她還給了設計了不少大小不一的琉璃鏡,便在信中註明必需在三月十二送上京城。

    這東西做起來到是不麻煩,麻煩是在這運輸一途之上,但他也知道這方家除了最大的琉璃廠子在臨江府外,在京城附近的城鎮也有幾個小廠子,以往送到京城的琉璃製品,便是出自那些個廠子。

    有一段時間因為方家被顧家打壓的狠了,不得不收起羽翼,便將除了本家所在的臨江府,其他的廠子都關了,而自從前兩年與夏錦合作以來,這方家生意越做越大,京城這麼大塊肥肉他們怎麼可能不咬上一口,最先啟用的便是在京郊的一個廠子。

    而夏錦之所以寫這封信便是要讓方征親自進京督工,將她要的東西如期奉上,因為這琉璃鏡的做法夏錦可是只傳了他一人的,同時也讓他看看夏家的誠意,她夏錦雖說接收了顧家琉璃廠但是不會對方家有任何影響。

    她雖也做琉璃生意但她另闢蹊徑,不與方家競爭,讓方家人安心的同時也讓他們明白之前的合作依然有效。

    把信著人送了出去,她便等著這鋪子裝修好開業了,而這幾日她一直在回想著現代人的營銷方案,看看如何能將這鋪子一炮打響,讓這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這琉璃閣!

    書房中夏錦指尖輕點,彷彿是在彈奏一曲歡快的樂曲,然你要是看到她的神情便知道她早就神遊天外去了,直到過了很久夏錦才長嘆一口氣,提筆在紙上刷刷寫了起來。

    她回想了很多現代的營銷手段發現大多數都不適合古代,最終她才確定下來這琉璃閣的營銷方案,待寫好滿滿當當十幾頁紙,才抬頭問身邊的添香道,「木公子,今個可來了?」

    這生意上的事,小木是行家,不若請他幫自己看看這營銷方案在這裡可能行得通,免得讓自己白忙一場,這小木自回京便卸了這捕頭的職位,若在稱木捕頭也不太合適,便都改了口稱木公子了。

    「來了,正在教小少爺習字呢!」這兩日木公子基本上天天都來,也不似之前那樣帶著寶兒少爺出去耍了,反而在小少爺的房裡安了張書桌教小少爺習字,只有小少爺把他教的字都認全了、寫會了,才帶他出去玩一會。反而更多時間都呆在這鋪子的後院之中。

    夏錦放下手中的黛筆,細細看看自己寫好的東西,確定沒有什麼大問題了,才緩緩開口道,「去請木公子過來,就說有事相商!」

    添香應聲退下,不過片刻小木便牽過寶兒一起過來了,夏錦看到他到十分高興,招招手讓他過來,小傢伙歡呼一聲掙脫被小木牽著的小手,向夏錦撲了過去,夏錦抱著他讓他坐在自己腿上,才將剛剛寫完的東西推到小木面前。

    「木大哥,我最近準備開個琉璃閣,你幫我看看這個方案可行嗎?」

    小木也不客氣,拿起桌上的紙張便細細看了起來,夏錦緊張的看著他的神情,只是卻什麼也看不出,只是小木心中的驚訝之情已經難以言表,這錦兒真是每次都能給他帶來莫大的驚喜,若是有人說他是商界奇才,那錦兒便是這商界鬼才了。

    會員、貴賓、拍賣、認購、私人訂製、限量版,這些名詞他有些聽過,有些更是聞所未聞,她竟然能把這些與生意聯繫在一起,若真是以她這法子做下去,何悉這琉璃閣以後的生意不火。

    「錦兒,你這寫的有些我不太懂,這貴賓的意思我大概能明白,只是這貴賓、拍賣、認購、私人訂製、限量版是什麼意思?」小木秉持著很好的不恥下問的精神,立即發問。

    夏錦一愣,拿回他手中的紙張,仔細看著自己寫的那些現代名詞,心中也是一驚,自己怎麼把這些寫出來了,若是以前還好還能說和師父學的,現在這傢伙根本就是和師父相識,若是自己漏了餡可圓不過去。

    但是這寫都寫了出來不給個很好的解釋也說不行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先把這解釋過去再說吧,「哦,這拍賣就是拿一樣東西出來,訂個最低價,然後讓人競相加價,最後出價最高的人便是那東西的主人了。

    這認購和私人訂製的意思差不多,認購就是我們第個季度會出新品,但是出的只是圖樣不是成品,我們可以將圖冊送到持有『金晶卡』的人手上,若是她選中哪一款,我們再進行生產。

    而這私人訂製是特意為某一人而設計的,或是他們自己出圖樣讓我們做的。

    至於這限量版嘛,就是每月出一款,款款只有幾件,售完便不再生產的。以上幾種都是持有金晶卡以上的貴賓才有資格參於!」

    夏錦逐一介紹給他聽,小木他雖然能從字面上的意思猜出來一點,只是沒想到夏錦會想得如此周全,只是剛剛他又聽到一個新詞,「錦兒,這金晶卡又是什麼東西?」

    夏錦將剛端起的茶盞放下,親親寶兒的小臉蛋,把他從膝蓋上抱了下去,讓他隨添香在這屋玩,才指著文案上的某一處,與小木解說,「就是識別貴賓身份的卡片,我準備讓錦玉做一千張的銀晶卡、一百張的金晶卡、十張紫晶卡。

    開業當天給消費滿千兩的顧客發一張銀晶卡,這金晶卡是要給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貴人的,當然若是這持有銀晶卡的客人在店裡持續消旨萬兩也可以把這銀晶卡升級成金晶卡。

    而持有紫晶卡的人才是琉璃閣最尊貴的客人,才能進入琉璃閣最高層,見到琉璃閣的鎮閣之寶!」

    說到這裡夏錦抬頭看了小木一眼,見他沒有什麼異色,才繼續道,「我想著這琉璃閣的貴賓卡自然要用琉璃做,這銀晶卡便以銀鉑雕花、刻字然後再在外面燒制一層透明的琉璃,以此類推,只要這種燒制技術不傳出去我便不怕有人會拿來假的貴賓卡!」說完便看向小木,想聽聽他的看法。

    而此時的小木已經完全被她震驚到了,錦兒這招真真是絕了,她這完全是拿捏住了這京城貴婦們有錢、有閑,又愛相互攀比的特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