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清葉寺之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清葉寺之行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二十八章清葉寺之行

    夏錦笑著拍拍李氏的手,她不知道這嬸子今天這是怎麼了,但從她眼裡能看出她的真摯,「嬸子想多了,錦兒有將軍府這顆大樹怎麼可能捨得不靠呢!」

    唉,李氏長嘆一口氣,這錦兒什麼性子她還不知道嗎?這丫頭最怕的便是欠人人情了,寧願別人欠她的,她也不願欠別人,只怕要讓她真的把這將軍府當成自己的家,還要一些時間才成。

    恰此時便有下人過來通傳說是到了清葉寺的山腳了,為了顯示誠意善男信女到這裡便下車馬徒步上山了。

    夏錦撩起車帝,宮媽媽與路媽媽早已后候在車外,夏錦扶著李氏從車廂里走出來,將她的車交給宮媽媽扶著,待李氏先行下車才就著路媽媽的手下了車來。

    夏長鳴抱著寶兒從馬上一躍而下,跟隨在他這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女人身後,一路拾階而上,相顧無言。

    許是他們來的早了,這清葉寺的香客還寥寥無幾,夏錦伴著李氏參拜了寺中大小佛向,便有小沙彌領進廂房歇息了。

    這漸漸的上山的人越來越多,這寺院之中鶯聲燕啼不覺與耳,李氏也坐不住了,她還沒忘了今天上山是來求菩薩指點賜下一個兒媳婦的,這麼好的機會哪能放過。

    李氏朝著夏錦使使眼色,夏錦立時會意,「長鳴哥,難得來一趟清葉寺,在這廂房裡呆著也實在沒勁,不若我們出去逛逛吧,好不好?」

    夏錦提出要與他游清葉寺,夏長鳴又怎麼會說不好,這浩浩蕩蕩的一行人便有目的的朝著寺院的後山而去,只因頭幾日李氏便讓宮媽媽打聽了,這貴婦千金上完香后多半是聚在這後山游完。

    也算是變像的貴圈裡的聚會而已,這天,貴婦小姐們也是會特意裝扮只怕會被別人比了下去,若是趕得巧的說不得還能遇上一群小姐們比琴斗藝,也能一飽眼福,只是這後山之中為了保證這些個貴人的安全,都有一群小沙彌暗中守著,這若是普通人家是沒辦法進去的。

    只是將軍親自陪著,又是聖上親封的誥合夫人,自然不會有人阻攔,夏長鳴遠遠的便聽到嘻鬧之聲,原本打算迴避,只是看自家娘親和錦兒都是一臉嚮往的模樣,便不忍擾了她們的興緻,只好一路跟隨。

    想著自家娘親入京這麼久始終也只守著那一方小小院落,不似在鄉下時還能鄰里之間相互走動走動,如今若是能在這些人中交到一兩個好友平時走動走動也是好的。

    只是以自家娘親這性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應付的過來,不過好歹有錦兒在娘親身邊他也不用過多擔心什麼,便隨她高興就好。

    李氏尋聲而去,夏錦一路攙著她慢慢前行,打發兩個丫頭一路上多照看兩位年紀大點的媽媽,雖說不遠吧,但這山路可不好走,然李氏與夏錦本就來自鄉下,這山道到是難不倒他們,加之李氏也過於心急,一下子便把丫頭婆子們落下老遠,只有夏長鳴抱著寶兒仍緊跟在身後。

    二人甫一行到這後山便有那機靈的婆子去給自家主子送信去了,這李氏和夏錦他們或許認不出來,但這榮威大將軍跟在身邊他們又如何猜不到來人身份。

    這後山之中有一處瀑布,瀑布的周邊便是一大片的桃林,此時正值桃花盛開的時節,一路行來落英繽紛煞是好看,直到深入桃林深處才發現原來林中有一些天然的石凳石桌。

    早有一些夫人在丫頭婆子們的服侍上坐在一邊歇著,只有那些個平時甚少出門的小姐們三三兩兩成群結隊的一起遊玩。

    「二位可是榮威將軍府的老夫人與大小姐?老奴是柳學士府老夫人身邊的趙媽媽,我家老夫人聽說夏老夫人帶大小姐來清葉寺上香,特讓老奴來迎迎二位,我家老夫人想請二位一道遊玩。」

    那老媽子恭恭敬敬的與李氏與夏錦行了禮,若說她不知這兩位是何人,那是說笑的,與夏長鳴這將軍同來的不是他的家人還能有誰,人家也不過是禮貌一問而已。

    而此時已被紅袖和添香二人扶著的宮媽媽和路媽媽也趕了上來,不用李氏說什麼,宮媽媽便上前一步還禮,「正是我家老夫人與大小姐,勞柳老夫人費心!」

    李氏必定是初來乍到,想要進入這京中貴婦的圈子必需要有人引薦才方便一些,既然這柳老夫人有意交好,此時自然是順水推舟的好,夏錦沖李氏微微一點頭,這李氏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宮媽媽領會自家主了的意思,笑著道,「煩請趙媽媽領路!」

    此處地勢已是相對平坦一些,宮媽媽便扶著李氏先行,夏錦由路媽媽扶著緊隨其後,由趙媽媽領著向著一眾夫人而去,而夏長鳴卻仔細打量著周邊,這裡除了一些夫人小姐之外,也有一些青年才俊,想必是陪著母親,妹子來上香的,他就算出現在這也不算突兀才跟在李氏身後陪她一同前去。

    早有聞訓的夫人早是上起身候著,只有兩個年紀較大,輩分較高的仍安坐在石凳之上,見李氏她們過來早有幾位夫人笑意迎人的迎了上來。

    「聽聞夏老夫人早就到了京城,只是一直沒有出來與我們這些人走動走動,我們也不便打擾,今日真是難得機會能在這清葉寺偶遇夫人,當真是緣份,且容我為夫人引薦引薦!」

    一位和李氏年紀相妨的夫人拉著李氏的手十分之熱情,李氏一時間不知所措只好求助的看向夏錦,然夏錦自始至終也是笑意迎人,見其他人因著李氏的目光看向她時,臉色也未有過改變。

    「這位便是夏大小姐了吧?瞧瞧我,光覺得和夏老夫人投緣,卻把這位標緻的俏佳人給冷落了,真是該打!」那夫人作出要打的手勢,只是旁人哪能真真讓她打自己,一直坐著的兩位老夫人的一位開了口。

    「行了,別賣弄你那口才了,我讓你幫著招呼夏老夫人與夏小姐,可不是來看你現的,還不趕緊的給夏老夫人介紹介紹,好讓丫頭小子們也來給夏老夫人見個禮!」看著領他們過來的趙媽媽便是退至此人身後的,夏錦斷定此人必是那柳老夫人無疑。

    通過一翻介紹,夏錦才知道這在坐的可都是就中四品以上官員的家眷,就算自然相公沒有四品官位,那自家公公、兄長必定也是身居要職的,若不然便是被這些個高官家眷給帶來的。

    可真真是背景雄厚,夏錦隨著李氏與他們一一見禮,這一通的誇讚是少不了的,這一翻下來夏錦也算是知道剛剛迎他們的便是這柳老夫人的大兒媳,也難怪人家一番主人家的作派,必定這人便是柳老夫人請過來的嘛,由她介紹也算合理。

    這在場的雖說都不是一般人,但真真論到這身份貴重,能越過李氏的便只有那自始至終沒離過坐的兩位老夫人了,這柳夫人自是不用說了,柳大學士的原配夫人,從二品誥命,而另一位夫人則更加貴重乃是帝師凌太傅的夫人,正二品誥命。

    李氏也依禮與她們寒暄著,這幾日由路媽媽和宮媽媽細心教指,這場面話李氏到也是會說的,要是實在不行還有夏錦在一邊幫襯著,與眾家夫人到也和樂融融。

    這夏長鳴雖不若沈清風那麼妖孽但也是一表人才,加之他年紀輕輕便得了皇帝重用任了這京畿營的參領,曾也有人私下裡拿他和當年的戰王相比較,說是這夏將軍若不是生在這太平盛世沒有多少仗要打,以他的才能就是封王拜相也未償不可。

    這些內院的夫人們今日難得能見到夏長鳴這大將軍本人,親眼一見更覺氣勢不凡,有一些心思靈活的早就動了結親之念,早早的便吩咐身邊的人讓在這林子里遊玩的小姐們速速回來拜見大將軍。

    有幾位沒有嫡女的夫人也讓人去尋自家公子,這就算結不了親讓自家小姐與將軍大人混個臉熟,以後官場相見也能請將軍大人在皇上面前美言兩句。

    這不多時小姐公子們便隨著丫頭婆子一起回來了,被自家娘親一一介紹給李氏,其實若不是與理不合只怕他們更願意向夏長鳴介紹才是。

    李氏瞧著這大家閨委的教養就是不一樣,與禮也一一誇讚了一番,只是這瞧著都還不錯,還真是讓李氏挑花了眼,然柳夫人也是個靈俐的瞧著李氏這架式也知道她是在相媳婦,便朝著幾位關係不錯的夫人使了個眼色。

    而那幾位夫人也越發的殷勤了,不知介紹這姑娘家的閨名便是連那日常習性,愛好,針細女紅的功課如何都一一介紹了清楚,夏錦站在李氏身後也只是含笑瞧著,在李氏有點應付不來時偶爾幫襯上幾句。

    只是這一眾的夫人中到是有一位夫人讓她好奇,聽柳夫人介紹這位夫人便是那凌老夫人的兒媳婦,要說她有何特別之處夏錦到不覺得。

    讓她好奇的是她身後竟跟著十幾位妙齡少女,別人家的閨女見了夏長鳴無不是含羞帶怯、一臉嚮往,偏偏她身邊的閨女個個神色如常,偶有掃過來的兩眼,也立馬收了回去,連夏錦都不禁感嘆這家教真好。

    這京中的夫人們說話總是話中有話,總要在心中反覆多嚼幾遍才能明白其中意思,不知李氏聽了累,就連這夏錦聽著也覺得頭疼,還好這不多時便有小沙彌過來通報,說一刻鐘后三木大師會在達摩院論禪請眾位夫人過去聆聽,這才將她們解出苦海。

    這每月初一便來這清葉寺上香的夫人們多是成心禮佛的,又怎麼會錯過三木大師親自授法的機會,李氏也受邀一起前往,然而夏錦卻對這些不敢興趣,再加上這李氏在與眾夫人相處方面也算融洽,就這應對也不分得體,夏錦也不覺得自己有跟著去的必要,便對李氏道,「嬸子,錦兒就是個坐不住的,真要讓錦兒聽禪只怕是要睡著的,錦兒便不跟著去擾了夫人們的向佛之心了,便帶寶兒在這山上逛逛吧!」

    李氏想想也是,這錦兒也就罷了,剛剛自己與一眾夫人聊的歡喜,竟忘了寶兒還是個孩子一直將他拘到現在,只怕小傢伙要悶壞了,「那行,你帶寶兒好好玩玩,一會走時我便叫人上來喚你!」

    李氏瞧著閨女們大部分也隨著自家娘親下了山去,便也叫了夏長鳴隨行,好給他製造機會,說不得這麼多的姑娘還真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呢,那豈不是更好。

    瀑布下的深潭飄落三三兩兩的花瓣,也煞是好看,只不過這墨綠色的深潭只怕水深數丈夏錦也不敢輕易靠近。

    小傢伙早上睡的飽飽得,現在正精神頭十足,此時正帶著紅袖在這林中尋寶,夏錦想著這林子倒也平坦,而且有紅袖跟著,還有雨暗中保護應當沒事,便隨他去了。

    而自己便順著潭口分出來的支流朝下走,在岸邊尋了一塊光滑的石頭席地而過,享受這難得的悠閑時光。

    估摸著這時間也差不多了,夏錦正想起身去尋寶兒,卻聽到小傢伙邊跑邊叫她的聲音,心想著這便是母子間的心有靈犀了,笑著對身邊的路媽媽道,「瞧瞧,我剛想去找他呢,這小傢伙就來了!」

    「那還不是你們母子倆心意相通,心有靈犀嗎?」路媽媽也是笑著把夏錦心中所想的話給說了出來。

    在剛知道這五歲的孩子便是小姐的兒子時她也十分訝異,當知道這孩子不過是小姐因緣際會之下收的養子后,也只覺得小姐宅心仁厚,若是一般人只怕也只願替母收子,當個弟弟養在身邊,哪能允許這麼大的孩子叫自己娘親,沒得壞了自己的閨譽。

    「娘、娘,你看寶兒抓到什麼了?娘,啊……」夏錦這笑顏未收便聽到一聲驚叫聲傳來,夏錦也顧不上其它,拎著衣角便向著聲音的方向跑去,要不是有添香在身邊護持著,有幾次都差點摔進水裡。

    待夏錦好不容易跑上去時,只見寶兒被一個衣著華貴的男人抱在懷裡,瞧著那樣子好像也沒受傷夏錦才安下心來。

    朝著寶兒跑了幾步,才穩下身形,沖著抱著寶兒的那人道,「不知小兒如何得罪了公子,被公子抓在懷裡,還請公子把小兒放下來!公子若要求如何補償,我們可以盡量讓公子滿意!」

    夏錦見那人堪堪站在潭邊,語氣盡量娓婉,怕惹怒了那人,若是那人一怒之下把寶兒拋下深潭,這初春三月既便是救了上來,也要吃上一翻苦頭的,那孩子自小便已經吃過不少苦頭,她可不能再讓他在她眼皮底下出差錯了。

    若是真到萬不得以就是招出風、雨二人動手去搶回寶兒,那在所不惜。

    「姑娘誤會了,並不是在下抓了你家小公子,實在是看到你家小公子差點墜潭,才出手將他拉了回來!」那人看著夏錦一臉緊張的表情,覺得十分尷尬,自己難道做一回好人,竟然遭到這樣的懷疑。

    夏錦抬頭看了眼就在那人身後不遠處的紅袖一眼,看到她微微點頭,便也知道此人便未說謊,「多謝這位公子出手相助,是小女誤會公子好意,還請公子見諒!」

    那人聽夏錦這麼說,也笑著表示不介意,「姑娘不必如此,你也是太過在意這孩子才有所誤會,只是剛剛莫不是在下聽岔了,這孩子真是姑娘的兒子?」

    那人輕輕放下寶兒,小傢伙便迫不急待的向夏錦撲來,顯然這小傢伙也被嚇懷了,夏錦將他摟在懷中,輕拍著他的後背,直到寶兒不在顫抖的厲害,才緩緩回道,「寶兒是我義子!」

    「原來如此,到是在下失禮了!」只是夏錦卻不以為意,只是細心的輕哄著寶兒,然那人見夏錦對他愛搭不理的樣子,眼角一絲戾氣閃過,很快便消失怠快,夏錦無意抬頭撇見一絲餘光,待再要看時,那眼中只剩下一片溫和,但夏錦相信自己不會看錯,此人危險這便是夏錦此時的想法。

    好在不過片刻夏長鳴便尋了過來,看著蹲在地上摟著寶兒的夏錦時,心中一慌忙加快腳步趕了過來,「錦兒,出什麼事了?」

    本在夏錦懷中已經安靜下來的寶兒,在見到夏長鳴那一刻時,一下子哭了出來,「哇、長鳴舅舅,寶兒好怕!」

    本來他一直謹記著小木爹爹的話,男子漢大丈夫要勇敢,就是害怕到極致但他在娘親面前仍不願表現出自己懦弱的一面,但夏長鳴不一樣,他才是男子漢,自己只不過是小男孩在他面前哭也不會覺得很丟臉,所以寶兒在看到他時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恐懼,夏錦看著被夏長鳴抱在懷中哭的稀里嘩啦的寶兒時,眼底也是一陣酸瑟。

    夏長鳴見這母子兩人這樣,只怕是問不出什麼了,只好看像那兩個丫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