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丫頭心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丫頭心思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二十五章丫頭心思

    而就他那行立之姿便可看出來此人必定出身軍營,就他的身手而言也不可能是個無名之輩,這樣的人為何會在錦兒店中,而且還一派主人家的做態。

    夏長鳴也不答話,只是狐疑的看了夏錦一眼,既然被發現了也沒什麼好瞞的,而她也相信夏長鳴不會做出什麼威害她的事來,便為他介紹道,「這是沈慕之,沈清風的堂兄!」

    「驃騎將軍沈慕之!」夏長鳴不禁一驚,在邊疆時他聽的最多的便是關於昔年戰神木王爺的傳說,而謹次與戰王的並是這驃騎將軍沈慕之。

    據說這沈將軍參於大小戰役不下兩百起,少有敗績,然卻在一次大戰告捷回京受賞之際卻被副將舉報,沈將軍通敵賣國,甚至還拿出沈將軍與敵軍將領的親筆信函作為證據,罪證確鑿被打入大牢。

    然邊疆將士卻無人相信沈將軍會是通敵賣國之人,當時將士們更群情激憤揚言要上京為沈將軍討回公道,差點沒釀成兵變,不知為何後來從京中傳來消息說沈將軍被皇帝陛下特赦了,才平息各路戍邊軍士的怒氣。

    雖知道錦兒與沈清風相熟,但卻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沈慕之。

    看著夏長鳴一副不解的樣子,夏錦只好出言解釋道,「慕之是我這鋪子中的掌柜,負責京中所有事務!」

    然沈慕之聽到夏長鳴的話后卻是笑得一臉釋然,好似驃騎將軍完全成了過往,這是不是真的釋然,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夏將軍過譽了,在下早不是什麼將軍了,現在只是一介草民,幫小姐管理管理鋪子,混口飯吃,勉強算得上個生意人而已!」

    而夏長鳴卻並不相信,一個獲罪被特赦的將軍突然出現在京城,說只是過來做生意,只怕事情不會如此簡單。

    夏錦看著在長鳴懷中睡了近半個時辰的寶兒,似乎還沒有要醒的意思,沖夏長鳴呶呶嘴,「長鳴哥,把這小瞌睡蟲交給我把,我抱他去裡面睡去!」

    夏長鳴輕輕把小傢伙遞到夏錦懷中,好久沒有抱他了,這小傢伙似乎最近又長了點,夏錦小心顛了顛把他抱穩了才朝著後院走去,兩個丫頭自然也跟在身後,這鋪子里也就只剩下夏長鳴與沈慕之了。

    「我不知沈將軍此次進京有何目的,只要沈將軍不做出傷害錦兒的事,我便當今日沒見過你,否則……就是清風的面子我也不會給!」夏長鳴未盡之言沈慕之也很清楚。

    然他並不生氣,反而為夏錦感到高興,因為她這位堂兄是真心為她好的,笑著拍拍夏長鳴的肩膀讓他放鬆,「不會,沈慕之就算丟了身家性命也不會做出傷害小姐和夏家的事!」

    得了沈慕之的保證夏長鳴也放下心來,他相信此人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也相信沈清風不會放任別人傷害夏錦,想著今天夏錦也累了一天,自己便不多打擾她讓她早點休息,便對沈慕之道一聲告辭便轉身離開了同!

    沈慕之叫來小丫頭去給夏錦送信便說夏將軍已經回去了,讓小姐安心休息便是。

    夏錦抱著寶兒回到自己的小院之中,剛一進院門便見墜兒仍跪在綉樓門口,夏錦瞧著她那樣怕是也是得了教訓了,「起來吧!這裡不用你伺候下去歇著吧!」

    「是!」小丫頭這次學乖了可不敢在夏錦面前玩什麼花樣了,這一天跪下來滴水未進,更是要忍受這院子里進進出出丫頭婆子的嘲笑,她現在是真的怕了。

    許是跪的久了這腿腳也不聽話了,墜兒試了好久也沒能站起來只好坐在地上,按壓發麻的雙腿,見夏錦還沒進去,更是嚇得又改成跪姿,「添香,你送她回去,找個大夫過來瞧瞧,這幾日便好好養著,什麼時候養好了再過伺候!」

    說完夏錦便抱著寶兒上了綉樓,小丫頭看著夏錦的背影,一時之間心中酸酸的十分不是滋味,只是她自己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便被添香攔腰抱起,朝著下人居住的院落掠去!

    小丫頭嚇得不禁閉上眼,她何時見過這陣仗,待她反應過來都已經在自己的房間里了。

    送墜兒回了房,添香便在外院招了個小斯過來,讓他出去給墜兒請大夫,自己卻朝著夏錦的綉樓面去,她還想聽聽小姐說說那酒樓的事呢。

    ※※※

    「小姐你說那老掌柜是不是有毛病幹嘛要做這賠本的生意,既然放心不下這小夥計把酒樓賣了多給他一些銀兩不就成了,何必要做這虧本的買賣?虧進去那麼多錢,誰也沒撈到好處,最後這酒樓不是還要賣的嗎?那小夥計也不是一樣無家可歸!」

    夏錦這才剛剛安置了寶兒,便被添香這丫頭纏著細說這開酒樓的事,一聽到他們今天打算買下的那個酒樓的老掌柜因為不放心從小養在身邊的小夥計而一直不肯賣這鋪子時,添香不禁發表感言。

    紅袖白了自己這妹妹一眼,這丫頭總是這麼沉不住氣,聽小姐慢慢說來不就好了嗎?

    「那老掌柜的兒女連一個小夥計都容不下,又豈能容老父給他銀兩,若那老掌柜真的這麼做了,只怕以後別說是安享天倫之樂了,只怕連家宅都難以安寧了!這老掌柜恐怕也是知道這一點,才遲遲沒有把酒樓盤出去吧!」

    不過有一點添香到說的沒錯,這樣拖著的確解決不了問題,反而只會損失很多,得不償失。

    夏錦瞅了添香一眼,不過這丫頭是不是管得也太寬了,「不是讓你給墜兒請大夫嗎?怎麼這麼快便跑到我這兒來了?」

    「小姐,我好歹也是你身邊的大丫頭啊,這麼點小事哪用得著我親自跑一趟,隨便打發個小斯去不就行了嗎?」

    添香一臉理所當然的樣,讓夏錦又好氣這好笑,這丫頭才來京城三天都學得什麼毛病,居然還擺起譜來了,不過她說的也對,她是自己身邊得力的人,這種小事也的確不用她親力親為的。

    「行了,你留下來看著寶兒,紅袖,你隨我去看看那丫頭怎麼樣了?」雖說這墜兒犯了她的忌諱該罰,但是夏錦卻不是那種抓著一件過錯便不放手的人,既然有錯也罰過了那這件事便算過去了。

    墜兒雖然不算是她認可的人,但是既然在她身邊做事,她便不會虧待了她,去看看她還是要的。

    「小姐我也要去!」添香對小姐只帶姐姐不帶她的做法不滿,跳到夏錦面前讓她別總是忽略了她。

    「你不是剛在那邊過來嗎?現在過去幹嘛?」夏錦看著還高自己半個頭的丫頭在自己面前賣萌,她又想撫額了。

    「這不是沒有完成小姐交待的事嗎?現在去看看墜兒怎麼樣了,好向小姐回稟啊!」添香說的理所當然,竟無半點愧意,夏錦實在懷疑這丫頭的臉皮莫不是鐵打的不成?

    真不知道這丫頭竟好意將這種借口說出口,夏錦伸指狠戳添香的額頭,一句一頓的道,「你是認為本小姐是嘴巴不好使了,還是眼睛不好使,難不成耳朵也不好使?小姐我不會問、不會看、不會聽嗎?還用得著多此一舉帶你過去?」

    「你還知道你沒做好我交待的事啊,你這是在提醒我罰你嗎?」夏錦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真不知是說她聰明還是說她笨好?

    「不、不用了,我不去了就是了,我一定遵小姐之令在這好好守著小少爺,小姐你請!」說完躬身讓路,希望夏錦快點離開才好。

    紅袖領著夏錦一路朝著下人居住的小院走去,許是還不到下工的時間一路上竟沒有撞見什麼人,拐過院落紅袖曲指剛想敲一間廂房的門,卻聽到裡面傳來私語,夏錦輕扯紅袖衣袖讓她暫時別敲門。

    「喲,我們墜兒姑娘回來了啊,這不是一大早就去伺候小姐去了嗎?怎麼著現在才回啊,我聽說小姐今個兒去了將軍府,莫不是把我們墜兒姑娘也帶過去了,可是我怎麼聽說有個長得像墜兒姑娘你的丫頭跪在小姐的綉樓下呢?莫不是我聽錯了,還是別人看錯了?」

    芽兒本來早些時候還為這墜兒太會來事,竟趁著自己早上在外洒掃的時間,偷偷去給小姐送水,想藉機親近小姐,好越過她去的事不忿本來她還為這事不愉。

    後來卻聽到有人說墜兒被小姐罰了,正跪在綉樓樓下呢,才暗暗慶興還好這墜兒搶先一步,若不是被她搶了先,只怕這挨罰的便是自己了。

    只是她與墜兒本就是一起被買進來的,小姐沒來時這墜兒表面之上與她親近,沒想的卻竟背著她做這種事,還真不知道她有沒有背著自己在小姐面前給自己上眼藥呢,現在她淪落到這翻,不好好嘲笑一下還真對不起自己。

    夏錦與紅袖對視一眼,這裡面的聲音一聽便是自己那另一個小丫頭芽兒無疑,沒想到自己這小小的院落之中也有如此勾心鬥角,而這芽兒竟是這種落井下石之人。

    此時便是了解這兩丫頭秉性的最好時機,夏錦也想聽聽墜兒的回答。

    「是我又如何,我就不行你不想巴巴的往小姐身前湊,想像紅袖、添香兩位姐姐一樣成為小姐身邊得用的大丫頭?」

    早在夏錦讓她跪在綉樓下時,墜兒便知道自己今日回去少不得要被同屋的芽兒冷嘲熱諷一翻,而她做了近一天的心裡建設,這會面對芽兒到顯得淡定的多!

    「我?你以為我像你一樣蠢巴巴的往小姐面前湊,以為這樣便能得小姐重用了?哼……紅袖、添香算什麼?你也不瞧瞧她們都多大年紀了,最多一年小姐一定會把他們配人一。

    只要這一年裡別讓別的小丫越過了去,到時小姐身邊大丫頭的位置自然會是我的,到時我只要把小姐哄高興了,再過一兩年小姐嫁人,我也必定賠嫁丫頭中的一人。

    說不定以後能得姑爺的青眼還能做個通房,只要一朝得子便是那姨娘也是做得的,再不濟身為小姐的大丫頭,至少也能配一個管事,到時也是個管事娘子!

    而你算是徹底沒機會了,小姐已經厭棄你了,你就看著我以後吃香的喝辣的,而你也許有一天小姐想到你會給你配個下等人也不一定,我瞧也倒夜香的老王與你就瞞般配的嗎?哈……哈哈……」

    想像著自己以後會如何如何,芽兒不禁開心的笑了出來,然她卻沒想到在她說出一切的時候便註定這一切只會是她的一個夢,永遠不可能實現的美夢。

    「你……」墜兒也知道小姐以後多半不會重用她的了,只是沒想到這芽兒落井下石也就罷了,竟還咀咒她嫁給那個年紀足足可以做她爺爺的掏糞工,一時氣的竟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我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嗎?還是你對嫁給老王不滿?要不這樣?以後你都聽我的,我讓你做什麼你便做什麼,把我伺候高興了,我便在小姐面前替你多多美言幾句,說不定能在小姐面前為你求一樁好點的婚事也不一定,至少不會被胡亂配了出去!」

    芽兒瞧著墜兒那氣得煞白的小臉心中一陣得意,這墜兒長的沒自己好看卻勝在肌膚勝雪,每每與她比肩別人總是先注意到她,才會看到自己,這點早讓她嫉恨不已。

    紅袖緊攥著袖中的粉拳,若不是小姐拉著她,她早就衝進去一巴掌呼死那個不要臉的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東西竟然敢打小姐夫婿的主意!

    若是在這的不是自己而是添香,只怕這裡面的人早就被揍的不成人形了,哪還容她如此囂張。紅袖一再想掙開夏錦的手,但又怕動作大了傷了小姐,只好忍耐著。

    紅袖不明白為何小姐不讓她進去教訓教訓那小蹄子,竟能容忍她如此放肆,而夏錦只衝她笑笑,扯扯她的衣袖示意她跟自己走。

    兩人延著來時的路往回走,出了下人居住的小院,查看四下無人,紅袖便忍不住開了口,「小姐,為什麼不讓我教訓教訓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