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一十九章:初入京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一十九章:初入京城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一十九章:初入京城

    夏錦未盡之言,他們幾人也都清楚,若是真到那一步,此處便是他們最後的容身之所了。

    夏錦深嘆一口氣,當時若不是她一時心軟,應了沈清風讓沈慕之上京或許便不會有這些事,但願慕之之事不會牽累夏家,但是他也不得不給家人安排一條後路,否則他是如何也不能放心上京的。

    「我此次上京會帶風、雨同去,雲、雷和雪留下來保護夏家安全,此處除了你們幾人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就連我哥也暫時別告訴以免他擔心,雲你們方便的時候送點糧食過來以備不時之需!」

    「是,小姐!屬下誓死保護夏家安全!」五人跪在夏錦面前起誓,他們沒想到夏錦竟會如此信任他們,論資歷他們來夏家的時間最短,而且他們也是夏家最特殊的人,因為除了他們夏家所有的人都是簽了死契。

    但是他們沒想到夏錦能將夏家的退路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他們的面前,就算是為了對得起夏錦的這份信任,他們也要誓死保護夏家所有人平安。

    夏錦抬手示意他們起身,簡單的交待一番又帶他們走了兩遍密林,直道確認他們記住了路線不會迷路為止。

    夏錦帶著五人下山已經過午了,夏天問起來,夏錦也只是說讓他們陪自己上山取點當初師父留下來的事物。

    用完飯夏錦去到哥嫂的房間,這上京的事已經確定下來了,宜早不宜遲,夏錦決定第二天一大早便出發。

    夏天聽了夏錦的話本來也是有準備的,但是真到臨走時又是多了一離別的愁緒,看著兄長失落的樣子,夏錦柔聲安慰道。

    「哥,此去京城我最多也就半年時間便迴轉,若是你還不放心,可以托驛站的人給我捎信,而且我每月一定會寫一封信回來,再說長鳴哥也在京城,有他照顧不會有事的!」

    夏天知道此行妹子是非去不可的,自己就算是多說也無益,為了讓妹子能安心,便也扯出一絲笑容,只是這笑容太過苦澀,竟比不笑時讓夏錦更加難受。

    夏天讓人給小木送了信,說是夏錦定下明日便走,接到通知縣衙里一陣忙亂,發動衙門裡所有的人給縣太爺收拾行禮。

    而小木就簡單多了,只要隻身上路便行,這裡的東西只有手下人幫他收好,反正遲早他也是會回來的,沒必要全部帶上京師。

    便讓人回了夏天說是凌大人一切早已備妥,隨時可以起程,待夏天收到小木的回復后才告訴夏錦此事。

    夏錦不禁狐疑事情竟如此湊巧,然仔細想想這官員任期及回京述職之事想必是朝庭頒布的政令,就是小木再有本事應該也無法在此事上做假才是。

    因著時間太緊一時之間凌凡更是手忙腳亂,甚至這衙門上下具是一翻雞飛狗跳,凌凡更是狠狠的白了小木一眼。

    而小木卻是看也懶得看他一眼,只是很隨意的伸出三根手指,凌凡卻是立馬閉了嘴,想想這自己以後的自由還捏在他手中,頓時便沒了底氣。

    夏錦這次出行共帶了兩輛馬車,第一輛由紅袖趕著鋪上厚厚的褥子的棉被供母子兩人休息,而後面一輛則由添香趕著裡面具是一此用的和吃的。

    本來夏錦是準備輕裝簡行的,這一路到京城基本上較大的城鎮便有自家的鋪子,吃住也具是有人照應,自是不用準備太多東西的,但實在是拗不過兄嫂,為了讓他們安心也只好把他們準備的東西全帶上。

    林氏伴著老嬸他們將夏錦送到村口,而夏天卻上了夏錦的馬車將他們送到鎮上交到小木手裡,「小木,錦兒和寶兒我就交給你了,這一路到京城就拜託你多為照顧了!」

    夏天的話道是讓小木十分實用,當然要是沒有後半句就更好了!

    「夏大哥放心,我一定把他們安全護送進京,到了京城有我照顧,夏大哥也不必操心,孫掌柜每月都要派人送信進京,夏大哥若有信要帶給錦兒,便送去一品軒便成,也好早日送過去!」

    小木十分不想聽夏天說讓他把夏錦交給夏長鳴的話,所以在他沒說出來之前,便保證在京城之中也會好好照顧夏錦的。

    「有你照顧我便放心了,錦兒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還要多多仰仗你才成!」這幾年夏天也看出小木對夏錦的真心,讓他照顧夏錦他也是真的放心!

    只是對小木至今還未到夏錦提親之事有點耿耿於懷,想出言提醒一翻,「錦兒此去京城少說也要半年,只希望她能早點回來,明年便都及笄了,若是在京城耽誤太久只怕要誤了自己的親事可就不好了!」

    夏天這話就差點沒說白了,讓他們別在京城呆太久,早點回來提親才是正理!

    聽著像是獨自感嘆,只是有心之人便能聽出他的言外之意了,凌凡站在縣衙的馬車邊聽得夏天的話,不由得泯唇一笑,看來小木這兩年對夏家所下的功夫也沒白費看來這大舅子是認同他這准妹夫了,只怕待夏錦及笄他便能抱得美人歸了!

    小木也是一陣驚喜,夏天這算是認同他了,只是驚喜過後又是一陣擔憂,夏錦的話他還言猶在耳,他記得夏錦說過不喜歡高門大戶的明爭暗鬥。

    他們家雖說也是高門,但一家人到是沒有一般人家的爭鬥,父親也只有一個妻子不會有妻妾爭寵的情況出現,兄弟也很和睦,只是他若是這樣跟夏錦說只怕她也是不願相信的。

    進了京還是找個機會讓她去自己家看看的比較好,相信等見了爹娘和兄嫂,錦兒會對他們家改觀也不一定。

    經過近半個月的顛簸,夏錦一行終於到達京城,看著不遠處氣勢恢宏的城門,夏錦不禁長舒一口氣,終於是到了,這半個月來馬車上的生活,她基本是睡得多醒的少,一路顛簸這人都快散架了。

    沈慕之早接到信說夏錦今日會到達京城,一早便拉著沈清風等在城門外,遠遠的看到幾輛馬車行來,便驅馬上前,發現便不是夏錦的車駕時又失望的退了回去。

    如此這般來來回回了四五次,終於見到紅袖駕著馬車緩緩駛來時,臉上的笑容漸漸的從唇角開始擴散,激動的心情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若是當年隨他出征的那群屬下看見,一定要驚掉一地的下巴,還什麼讓他這戰場上的冷麵殺神如此動容的。

    沈慕之策馬奔到馬車前,一個利索的翻身下馬,單膝點地,雙手抱拳至頭頂,「屬下恭迎小姐駕臨!」

    紅袖早在見在沈慕之那一刻便驅停了馬車,夏錦撩起車簾出來,見到車前雖然跪著卻是一身傲然之氣的人時,不禁皺皺眉,「慕之是不是留開太久了,連我說過的話都忘了,這男兒膝下有黃金,怎可隨意下跪!」

    聽到夏錦似的聲音似是不大高興,沈慕之下意識的抬起頭,見夏錦那緊鎖的眉頭才想起來,小姐不喜歡別人下跪的!

    「屬下知錯!」不待夏錦說什麼,沈慕之一拜到底,緊跟著便站起身來。

    「沈大哥,別來無恙!」夏錦對他的動作也是比較滿意了,看到同來的沈清風笑著招呼道。

    「別來無恙!寶兒的事我聽說了,一會到地方我先給他把把脈!」沈清風的小神醫之名可不是白白得來的,雖說師出自沈老大夫但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聽說他看幼時還曾得過高人指點。

    而夏錦本來此行也是想先讓沈清風替寶兒調養著,無論如何也要等到她尋到師父為止,聽到沈清風自己說要給寶兒診脈,夏錦自然是笑著點頭。

    而小木在一邊看著夏錦和這些人打招呼,又顯得十分熱絡的樣子,心中十分不爽,「天色不早了,還是早點進城吧,要是待會城門關了,我們便要在這城外呆上一宿了!」

    夏錦看看這日已偏西,城門處進出的人也在漸漸減少,而那幾個守門的兵丁也在四處查探,似乎是真的要關城門了,便道,「那便走吧!進城再說!」

    夏錦回到馬車中,車馬火速朝著城門方向駛去,趕在最後一刻進了城。

    沈慕之領著夏錦一行到了自家開的糖鋪之中,這鋪子並不是位於京城最繁華的大街之中,而這街卻因為這鋪子而熱鬧起來。

    沈慕之告訴他,他當時買下這鋪子的價格現在在這待上只能支付一年的租金,夏錦感嘆這京城物價上漲之快的同時,沈慕之卻告訴她,他在之前將這整條靠東面的待近二十多個鋪面全部買了下來。

    夏錦不禁一愣,狐疑的打量著沈慕之,自己從前怎麼沒發現他竟也是這商場中的奇才,竟然能想到這鋪子竟能升值的如此之快。

    「怎麼想到要買這麼多的鋪子?」夏錦實在是很好奇,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手筆。

    「這條街地段本來比較偏,價格也相對偏宜,而且在這邊做生意的商家多數都是在虧損狀態,當時找到這裡時,這裡的鋪子多數是貼上了出租和轉讓的,本來我就看中了這一家。

    只是一聽說有人要買鋪子便都紛紛找上來說讓我買他們的,還競相著壓低價格,最後我以一間鋪子的價格買下了兩間鋪子。

    然後想把鋪子賣給我的人越來越多,我便讓他們自己報價誰便宜我便買誰的,結果便買了十多間。

    後來錦玉提醒我說既然買了那麼多不如把那幾間也買了下來,這樣就算以後想改動也比較方便,不必在意鄰里之間不好調解,我便找了剩下的幾間鋪子的主人,把他們給買了下來。」

    夏錦也算是聽出來了,沈慕之這算是走了狗屎運了,而他自己也是用了點心在裡面,有些事不懂便與陸錦玉私下書信溝通。

    「既然這個地方的店鋪都在虧損幹嘛還要買這樣的店鋪,難道不怕也和他們一樣會虧損嗎?」夏錦不禁好奇了,當時在買這些鋪子時沈慕之是怎麼想的?

    「俗話說這酒香不怕巷子深,小姐這創意糖果坊在京城可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這糖果坊也算是開遍大江南北,獨缺京城這一家了。

    想那些名門望族,總有子弟在外行走了,只怕這糖果坊的大名早已是如雷貫耳了,只要我打出這招牌,這店就算是開在再荒僻的地方,也會客似雲來!」

    沈慕之到是十分自信,不過他也真的做的不錯不過短短三個多月的時間,這糖鋪不僅開起來了,連這條待也帶動的熱鬧起來了,雖不知道以前是什麼樣子的,但是現在這一番熱鬧的景象卻騙不了人。

    沈慕之引著夏錦等人參觀了一下鋪子,鋪子的設計與大興鎮相似,只是不同的時這三屋樓具是鋪面,而書房和夏錦的廂房在後面的一座小院之中,兩層的綉樓十分的雅緻,這院中丫頭、奴僕一應俱全。

    「小姐,這裡的奴才和丫頭具是簽了死契的小姐可以放心用!」夏錦微微點點頭,這京中她還要待很久,身邊的人還是要自己的人才放心。

    待夏錦坐定沈慕之才道,「小姐初到京城想必有很多地方會不適應,慕之也不方便眼隨小姐左右,前些日子便在牙行挑了兩個丫頭和兩個婆子,具是調教好的,該懂的規矩都懂,小姐留在身邊平時也好提點一二。」

    夏錦感念沈慕之想的周到,這京城之中多是達官貴人,若是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人,那也是得不償失,若是惹了不必要的麻煩,到是不方便自己以後在京中的行事,真有個懂規矩識禮節的人跟在身邊也是好的。

    而且這入鄉隨俗,這京中的禮儀她也要儘快的拿起來,不說去學那些名門閨秀,但也不能在人前失了禮儀,這丟得可是自己的臉。

    「還是慕之考慮周全,便讓他們進來見見吧!」

    而小木在一邊抱著寶兒,玩著他的小手指,卻嘟著嘴一臉的不高興,本來他就想好要在家中調兩個嬤嬤給夏錦使得,不是比在牙行買得強。

    沈慕之這麼做卻也是防著他往夏錦身邊再塞人的,當初風、雲幾人是礙著戰王爺的面子,而夏錦他們身邊也的確實需要保護。

    現在他可不想小姐被他掌控在手心裡,小姐便是小姐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覬覦的,擊掌招進來給夏錦配的四個下人,來人進了閣樓,低眉順眼的跪在夏錦身前,「奴婢見過小姐!」

    「起吧!都姓什麼叫什麼自己說說?會做什麼也可以說說」這些人都是剛來到身邊的,夏錦可不會同待夏家人一樣待他們,該守的規矩便讓他們守著,沒得讓他們以為自己這個小姐好拿捏!

    只見一個身穿藍色衣衫的婆子上前一步給夏錦見了個福禮,「老奴夫家姓許,小姐可喚老奴許媽媽,老奴會做吃食,負責給小姐調養身子!」

    說完便躬身退下換上另一位年紀較大的婦人,「老奴夫家姓路,老奴負責指導小姐禮儀和調教小姐身邊丫頭的禮節的!」

    夏錦微微點頭,也就是掌著刑罰的婆子,按她以前看古裝劇的經驗,這個該是個十分有地位的差事。

    待這二人介紹完,便只剩下兩名丫頭了,兩個小丫頭一前一後屈膝行禮,「奴婢墜兒、芽兒,奴婢是負責為小姐梳妝打扮,和準備衣飾鞋襪,是小姐身邊的二等丫頭!」

    說完兩人還描了一眼夏錦身邊的紅袖添香,眼中似乎還含著隱隱的挑釁之意,這是這兩丫頭一個太冷,一個太過隨意,根本就沒把那兩人的挑釁看在眼裡。

    兩個小丫頭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根本用不上力,不由得氣惱不已,夏錦看著心裡也有了個底,這兩人也是個爭強好勝的,左右年紀還小,不過十四、五的年紀,若是調教調教,說不得也是個可用的,先留在身邊看看,若是真不行找個借口打發走了便是。

    「那便有勞兩位媽媽了,從明日起路媽媽便和我說說在這京城之中都要注意哪些才是!」說完便打發他們幾人下去休息了。

    沈慕之親自去安排夏錦的洗塵宴了,沈清風覺得呆在這兒也挺沒意思的便也隨著沈慕之一起去了。

    凌凡自從進了京城便與他們分道揚鑣了,小木只說這凌大人家本也是京城中人,這進了京自是要先回家看看才是。

    只是夏錦想不明白的是,貌似他家也是在京城的,咋就不見他急著回家看看呢,只是天色已晚留他在這裡也多有不便,可是讓她開口趕人多少也有點過河拆橋的意思。

    還好這小木也是識象的,用過晚膳待夏錦打發了丫頭、婆子,便自覺的站起身來,「錦兒,時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若是有事便讓沈慕之去我家尋我便好,這兩日我可能沒時間過來了!」

    他這次回來還有很多事要做,他也想時刻陪在夏錦身邊,但是有些事卻是不得不去做的。

    夏錦起身相送只道,「木大哥,有事去忙便好,初到京城暫時我也不打算出門,只在這裡多與路媽媽學些禮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