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公子有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公子有請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一十四章小公子有請

    「當年師父也考慮過要帶著寶兒一起去尋藥引,只是奇珍異寶多生長在一些極寒或是極熱之地,寶兒年紀還太小,若是帶著他尋葯只怕多有不便。

    若把他交給僕人照顧也不能放心,便把寶兒暫時託付與我,只希望若是這三年他還沒尋到藥引,至少讓寶兒做個有娘親疼愛的孩子。」

    想起當年師父說過的話,夏錦不禁一陣愧疚,這幾年他忙著夏家和生意上的事,反而沒有把寶兒照顧的很好,特別是寶兒認了小木做乾爹后,多數時間是小木在幫自己帶他。

    夏錦抬頭看了小木一眼,眼中滿含感激,「這兩年謝謝你了,是你給了寶兒父愛讓他像一個平常的孩子一樣快樂成長!」

    而小木卻是回了他一個溫柔的笑,「你我之間還需要這些嗎?更何況他也是我的兒子!」

    小木這話說的意味深長,待夏錦回過味來時早已是小臉通紅,不好意思再抬起來了。

    夏錦扒拉著火盆,忽然想起來自己好像是埋了紅薯再裡面烤來著,好不容易扒出來一個發現都糊了大半,夏錦嘟著嘴看著地上烤糊的紅薯不由得一陣失望。

    小木接過夏錦手中的火鉗又從其他幾個火盆里一陣扒拉,終於是把幾個埋下去的紅薯和洋芋扒了出來,雖說大部分都糊得不成形,到是有那麼兩個還成,小木解開腰間的葫蘆一陣酒香傳來,夏錦倪了他一眼只讓他去偷幾個紅薯來烤沒想到這傢伙連酒都給偷來了。

    這是夏錦閑來無事時釀的一點果酒,本來打算留待過年時讓孩子們也要以償償,就好似好小時候過年時父親總會給她準備一瓶葡萄酒,度數不高淺淺飲一點,圖個過年的歡樂氣氛,沒想到竟被他找了出來,裝進了那個酒葫蘆里。

    小木淺飲一口便將葫蘆交給了夏錦,這酒從釀造至今她也是沒償過,也不知這味道如何,聞著這清甜的果香,夏錦也忍不住償了一口,只是這不償則已一償便停不了口。

    本來今晚夏錦的心情就不怎麼好,如今有了澆愁的好東西又怎麼肯放過,小木將撥好的紅薯送到夏錦嘴邊,就著這香糯鮮甜的烤紅薯,夏錦竟不知不覺將這一小葫蘆的果酒喝了個乾淨。

    打了個酒嗝,夏錦晃晃早已空了的酒葫蘆,壺口朝下再也倒不出半點酒水才將它扔到一邊,搖搖晃晃的朝著廂房走去,她的房間本就在這書房的隔壁倒也方便,只是她現在是一步三搖,晃了半天也沒能挪到書房的門口。

    小木上前一把把她打橫抱了起來,一腳踢開隔壁的房門將人抱了進去,還不等夏錦反應過來便將她放在床上,輕輕替她脫了鞋襪蓋好被子,俯身在她耳邊輕聲道,「今晚便允你放縱一次,明日便不要再為不相干的人傷懷,寶兒是我們的孩子我一定不會讓他有事的!」

    說著也不多留轉身出了夏錦的閨房,他怕要是再留下來自己便真的不想走了,打了個響指召喚出一直守在附近的紅袖,「錦兒醉了,你晚上便留在她房中守夜吧,莫讓她夜裡踢了被子著涼了!」

    紅袖屈膝行了個福禮便轉身進了夏錦的房間。

    見紅袖進了屋,小木一個閃身便出了糖坊,腳尖輕點卻未在這白雪之上留下一絲痕迹,若是讓外人看見只怕是要驚嘆他年紀輕輕便能有如此高深的修為。

    夏錦雖醉卻也並不是一無所知,小木對她說過的話她句句聽的明明白白,他知道她為什麼難過,更知道她的擔心。

    雖說他都不知道寶兒身中何毒便說保證不會讓寶兒有事,有點託大了,但是莫明其妙的夏錦就是相信他,相信不管什麼事只要他願意去做就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

    第二天一早小木又準時來到糖鋪來接寶兒他們一起去用早膳,夏錦見到他還覺得十分的不好意思,想想昨日竟在他面前醉得連路都走不穩,最後還是被人抱回房,便臉紅的和番茄似的。

    而小木卻裝著沒事人一樣,邀請夏錦和寶兒一起去一品軒用早膳,寶兒這小傢伙一直就偏愛這一品軒的糕點,見到小木更是樂得只見牙不見眼,「小木爹爹,今天寶兒要吃一品軒的水晶蝦餃和蟹黃包。」

    小木輕輕括了括小傢伙的瓊鼻,「好像哪天沒讓你吃似的,放心吧!孫掌柜肯定會給你留的!」

    這個季節也只有一品軒有這個資本能將這兩樣端上桌了,必竟大興鎮可是標準的內陸城填離海可是相隔十萬八千里,雖說也有條江,但是現下多數水域早就結冰。可沒有這些個好東西。

    這些個東西可都是千里迢迢從別的地方運來的,每日也是限量供應,當然小少爺的那份自然每日都是早已預備下了的。

    小木抱著寶兒來到孫掌柜特意給他們留的雅間,寶兒迫不急待的沖著領他們上來的小二哥喊道,「小二哥,我要水晶蝦餃還要蟹黃包!」卻在偷看夏錦的臉色后才不情不願的嘟著小嘴道,「再來一碗羊奶!」

    每天的早餐本是寶兒最開心的時間,可是那一碗羊奶卻每每讓寶兒皺著一雙小眉頭,寶兒總是自認為自己是男子漢大丈夫了,總是被娘親逼著喝奶很沒面子,而且他討厭奶腥味。

    只是娘親總是說多喝奶多身體有好處,每天的羊奶是必不可少的,就是在村中的時候也總是讓添香姐姐去養羊的人家去收,在鎮上就更不用說了孫掌柜這店裡本身就有,就連小木爹爹也不幫自己說話,有時還親自監督他喝完。

    然後就在寶兒皺著眉頭喝完一碗羊奶,翹首以待他的水晶蝦餃和蟹黃包時,這樓下的爭吵聲吸引了幾人的主意,寶兒更是在聽到蟹黃包里立馬沖了出去。

    「你這小二,我這一大早就過來排隊,你說這蟹黃包沒有了,那你現在手中的又是什麼?」顧清揚不知從哪打聽到寶兒喜歡吃一品軒的蟹黃包,為了哄回兒子的心一大早便從客棧中跑到這兒來排隊。

    只是他一個外地人不了解情況,這隆冬季節若是哪家主子想吃蟹黃包不是讓奴才半夜就過來排隊的,這一品軒的蟹黃包可是每天只有二十籠,也就是說排在前二十的人才能買到。

    他就算起得再早能早過那些半夜過來的,而自從寶兒隨夏錦住到鎮上后,孫掌柜便對外通知了每日蟹黃包只對外供應十九籠,這還有一籠要留給自家小主子。

    這東西本就是人家的,人家想少賣一籠留給自家小主子吃,這是誰也管不了的,這孫掌柜通知出來只不過是出於對老主顧的尊重,免得排在第二十的人白等。

    其他的人也能諒解,只是這顧清揚本來就是從外地過來的,而且又急於去討好他那自出生也沒見過幾面的兒子,便忘了有些人不能惹,有些人是他惹不起得,比如說這一品軒的東家。

    小二哥手中端著寶兒的早點,被人揪著衣袖也不敢太大動作,就怕把小少爺的早餐給砸了,那這一品軒這份工他也就不用做了,只得笑著好言相勸道。

    「這位公子有所不知這一品軒每日供應的十九份蟹黃包的確是早就賣完了,小的手中的是我家掌柜給小少爺留的,公子若是想要,不如明日請早!」

    小二哥的話到是合情合理,但也架不住那些不講理的人,例如這顧清揚,一大早就起來等,結果卻被告知賣完了,現在好不容易發現還有一份,他哪能輕易放手。

    「小二家你這樣就不對了,我們早早的起來排隊就等著你們的蟹黃包,而且這一品軒中不是一向都是每日賣出二十份的嗎?也不能因為你家小少爺要吃,就讓我們這些顧客勻一份出來給他啊,東西是你家做的,再多做一份就是了,何必與顧客爭這一份,莫不是這一品軒店大欺客不成?」

    顧清揚帶著幾分鼓動之意掃視著這一品軒中的食客,聽到他這麼一說倒是有不少人紛紛放下筷子都看向他這邊,等著看一出好戲,顧清揚見到他的煽動起了幾分效果,面上更是露出幾分得意。

    想著這要再煽動煽動給這一品軒扣個店大欺客的名聲,就不怕掌柜的不親自向自己道歉,到時一籠的蟹黃包還不手到擒來。只是他似乎是忽略了看客們眼中的戲謔。

    顧清揚是打定主意今日要從這一品軒小少爺的口中奪食了,這說出來的話也有點咄咄逼人之意,這小二也是個精明之人,知道這公子是不打算善了了,便對著從身邊經過的另一個小二使了個眼色,讓他趕緊去叫掌柜的過來。

    孫掌柜被人從後堂叫了過來,聽說有人到一品軒鬧事也覺得新鮮,雙手攏在袖子中上下左右的打量著顧清揚,想先確認下這人的腦袋沒壞。

    撇了眼那個被顧清揚揪在手中的小二一眼,揮揮手雲淡風輕的道,「愣在這幹嘛,還不快把小少的早膳給送過去,要是涼了小心少東家的責罰!」

    說完看也不看顧清揚一眼便轉身,向後堂方向走去。

    本來這顧清揚見著能當家做主的掌柜來了,自然是放開了這個小二,只等著和這掌柜理論一翻將這蟹黃包要到手,哪曾想人家根本理也不理他。

    小二得了掌柜的令,加上顧清揚又鬆了手,更是馬不停蹄的向二樓奔去,好像要是他慢了一步便又要被那人抓住一樣。

    顧清揚也的確有再抓住他的想法,可以這小二也是個矯捷的,趁顧清揚還沒反應過來三兩步便上了二樓,顧清揚再要抓他也是來不急了。

    只得兩步上前攔住欲走遠的孫掌柜,看著一臉沒事人的孫掌柜更是氣不打一處出,憤憤得道,「一品軒就是這樣待客的嗎?」

    孫掌柜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方才道,「公子誤會了,這待客是小二的事,我是掌柜的!」

    雖說孫掌柜這話有點牽強,但言下之意也很明確,你還不配讓我一個堂堂掌柜來招待。

    孫掌柜這話可是引起在坐之人一片嗤笑之聲,顧清揚也覺得有幾分掛不住面子,想想自己如今是哪哪都不順更是一肚子火,本想著這夏錦現在他得罪不起,一個小小的掌柜他還不放在眼裡,只是他還是沒搞明白,他是站在哪裡,而他眼中的小小掌柜又是誰這家的掌柜。

    「掌柜這是什麼意思,在下可沒聽說過把客人往外趕、把上門的生意往外推的店家,你也不怕你家主人責罰?」

    孫掌柜對他來來回回就那幾句威脅不敢興趣剛剛威脅了店小二這時還想來威脅他,難怪木梓說他不是個好東西,看來還真不錯,還想來和我家少爺搶小少爺更是不知死活。

    孫掌柜也沒那個好心情來應付與他,迅速冷下臉來道,「公子莫不是來找茬的,我一品軒小主子想吃一份早點,難不成還要閣下同意?

    有哪條律法規定我一品軒中的東西每日必需買完,不得留下自家食用的,難道我這一品軒中的東西賣於不賣,還要取決於閣下不成?」

    顧清揚被問得啞口無言,更是一句話也回不上來,而食客們也是首次見到一向笑臉迎人的孫掌柜發飈,個個寒顫若驚,有些膽小的乾脆放下銀兩就跑,孫掌柜也不在意這些,他比較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

    只要這一品軒的糕點好吃,還怕沒有回頭客嗎?

    顧清揚也沒想到孫掌柜敢當場發飈,一時也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想想這蟹黃包還沒買到多少有點不甘心。此時又得罪了掌柜想讓他們再單獨做一籠想也是知道不可能的事了。

    顧清揚一臉挫敗的打算從一品軒離開,既然買不到這蟹黃包他也只能在另想他法了。

    然他剛剛在樓下的一舉一動早有人彙報給夏錦他們知曉,夏錦蹙眉坐在那裡,想著有些事早晚是要解決的,小木看著這丫頭的神色也知道她在想什麼,只對木梓道,「請顧公子上來坐坐!」

    既然錦兒想儘早解決這麻煩,到不如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給解決了,以免得他擔心。

    就在顧清揚要跨過一品軒大門時,木梓站在二樓的樓梯口揚聲,「顧公子請等等,我家小公子有請!」

    顧清揚聞聲轉頭,看見樓梯上之人一臉誠肯的相邀,那剛剛跌進谷底的面子也算是找回來了那麼一點點,只是此人說的小公子又是誰家小公子,他在這大興鎮熟悉之人曲指可數,一時也想不起這小公子是何人。

    「不知是哪家公子?」

    「我家公子便是這一品軒的小主子!」聞言不知顧清揚就連在場的人也都是一驚,這是什麼情況,剛剛這孫掌柜才發了飈這回人家小主子又邀這顧公子做甚。

    木梓見顧清揚似還有幾分顧慮便笑著道,「顧公子大可放心,我家小公子與顧公子本就是舊識才想請公子上去一聚,難不成顧公子還認識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我家小公子還能對顧公子怎麼樣不成?」

    木梓這化也多少帶著那麼點嘲諷之意了,顧清揚一時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終再三思量還是與木梓上了二樓進了一間精緻的雅間之中。

    剛剛木梓的話夏錦和小木在屋中可是聽得一清二楚,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傢伙竟然是用寶兒的名義邀請的顧清揚,要是說這舊識到是也不為過。

    只是讓夏錦想不通的是小木明明是讓這傢伙請人上來坐坐,可從來沒說過以寶兒的名義相邀,這傢伙哪來的理解能力,竟理解成寶兒要邀請的,是這傢伙的理解力有問題,還是她的聽力出了岔子了。

    夏錦這還沒腹腓完便見木梓領著人進來了,顧清揚看見夏錦赫然在坐不禁心中一喜,莫不是這夏小姐發出的邀約,顧清揚簡直欣喜的兩眼放光,直勾勾的盯著夏錦,想像著這以後與夏家合作財源廣進的畫面。

    「啪!」小手攥著筷子狠狠拍在桌子上,連他最喜好的蟹黃包都阻擋不了他的憤怒。

    「大膽,誰允許你這樣看我娘的!」

    小傢伙一手扶著小木的肩膀麻溜的站到凳子上,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顧清揚,那模樣活像一隻大茶壺。

    夏錦被寶兒這下弄得一愣,就是小木也沒反應過來,顧清揚更是愣在那裡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看著小傢伙那樣夏錦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瞧著他那潑婦罵街的架式也不知道和誰學得,但是看到兒子這麼護著自己心裡還是暖陽陽的。

    「寶兒下來,小孩子站那麼高危險!」夏錦向著寶兒展開雙臂,小傢伙也乖巧的摟著他的脖子,讓她抱自己下來。

    顧清揚看著這個年約五歲的幼童,與夏錦三分相似的面貌心中便有了成算,只怕這孩子便是自己的兒子了,顧清揚剛想上前上演上場父慈子孝的認親畫面,卻被木梓先一步攔在前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