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噁心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噁心之人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一十二章噁心之人

    要說他與夏錦從來無冤無仇,這生意還在談她便如此斷然的拒絕,想必其中另有隱情,顧清揚左思右想能讓夏錦對他有所誤會的便只有清娘那件事的。

    本以為以岳父那種性子應該不會對旁人說些什麼,再說那件事他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什麼,這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自己納妾也不過是無奈之舉,再說這男人三妻四妾也實屬平常的事,實在也怪不得他。

    「夏小姐,是不是對顧某有所誤會?顧某自認與夏小姐遠日無怨近日無仇,這合作之事也是為了彼此的利益,夏小姐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顧公子說得沒錯,這做生意就是為了營利,這方氏琉璃現在如日中天,與我夏家合作幾年也算是愉快,再加上方家自初始給我夏家供應琉璃始便也只要了市價的五成,可謂是給了我夏家大大的優惠,顧公子您說我有什麼理由選顧家而棄方氏呢?」

    夏錦笑的不無嘲諷,原以為這顧家的當家能騙到師父的女兒也能算有幾分本事,沒想到竟然如此無知,看來自己真是高估了他,想來與夏家合作竟然也不去探探對手的底細。

    你還真以為現在的顧家還是三年前那個如日中天將方家壓在腳底下的那個顧家嗎?如今的顧家早已是日薄西山的殘陽,誰會傻到棄了方家選顧家!

    「夏小姐,莫要這麼說,若是夏小姐因清娘之事對顧某不所誤會,顧某也是情有可願的,只是夏小姐卻說方家給夏小姐琉璃的價格是市價的一半,甚至更低莫不是真當我顧清揚是傻子不成,還是說他方征有點傻,誰會做這種虧本的生意!」

    雖然不至於像他說的虧本那麼誇張,但是這琉璃必竟是奢侈品,能買的起的必竟不多,若是沒有重利到是與虧本無異。

    只是他哪知道,夏錦這琉璃偏偏就是賣給有錢人的,讓那些有錢買黃金、買玉器的人改玩琉璃而已,而方征本來也是為了打壓顧家,想要一家獨大才,借著夏錦的糖鋪把方家的琉璃銷往全國佔領市場。

    這些目光長遠的人的生意經,哪是他這隻看到眼前利益的井底之蛙所能明白的,所以夏錦還真是懶得和他費話,見他完全是在浪費時間,還不如陪寶兒玩一會的好。

    「顧公子莫要自作多情,我與顧公子不過是初見,哪來的誤會可言,至於顧公子所說的清娘夏錦更是不知是何人,緣何要為她之事對顧公子有所誤會呢?」

    顧清揚見夏錦不肯承認不免有些急燥,若是夏錦承開口質問自己清娘的事,自己還能解釋,而夏錦一口否認不認識清娘,更是一口咬定沒有誤會,讓他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顧清揚急得差點沒抓耳撈塞了,就是他不知所措之際,聽到樓下隱隱傳來小孩子的哭鬧聲,似是哪家的小孩想買糖果大人不同意,正在那裡鬧著不肯走。

    顧清揚眼睛一亮,想著天無絕人之路,難掩心中激動之情,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夏小姐說笑了,夏小姐說不認識清娘,可是我與清娘的兒子不正在夏小姐身邊養著嗎?」

    聽到這裡紅袖、添香也算是明白了點,此人正是寶兒那生身父親,雖不知道為什麼但能從小姐的態度中看得出來小姐十分不喜此人。

    添香毫不掩飾臉上的鄙視之情,這人也當真是卑劣到了極點,竟然連小孩子也能拿來利用,也難怪小姐的師父寧願把寶兒交給小姐,也不願讓他留在此人身邊,若是寶兒真的被教成這副模樣,添香不禁抖抖身上的雞皮疙瘩,唉……真是想想都覺得一陣噁心。

    添香在心裡沖著寶兒道歉,寶兒,添香姐姐不該把你想像成那樣簡直太噁心了。

    夏錦本也不欲看到顧清揚那張嘴臉才將頭轉過來看向自己兩個能養眼的丫頭,結果就看見這丫頭一直不停的變換著臉色,夏錦實在是無耐的緊,這丫頭還能再搞怪一點嗎?

    夏錦如何猜不到顧清揚口中的清娘是誰,師父曾說過他的女兒叫冷清清,而顧清揚所說的清娘定是她無疑的,一個因他而死的女人,就連死後也不得安寧。

    解釋?他還能給出一個什麼樣的解釋?人死了還要解釋做什麼?

    她雖為那個傻傻的為情所困,為愛所苦的女人可惜,但這一切與她無關,她也從沒想過要為她討回公道。

    可是寶兒是她的寶貝,所有傷害過他的人,她都不會放過,不管那個人是誰,本想著明年見過師父后再做打算沒想到顧家到是提前找上門來了。

    「顧公子才是說笑吧!你的兒子又怎麼可能在我夏家?我與顧公子素不相識為何要替你養孩子,顧公子若是想孩子了不妨回家看看,可莫要把別人家的孩子當成自己家的人?」

    笑話,寶兒豈是你顧家想不要就不要的,想要就能要得回去的。

    顧清揚見夏錦拒不承認寶兒便是他的孩子不免有些慌了,「夏小姐,咱們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你師父便是我岳父大人,當年因為清娘在生產時大出血最終難產而亡,岳父對我有所誤會,才將笑兒帶出顧家交給夏小姐撫養的。

    夏小姐切不可聽岳父一面之詞就否認笑兒是我顧氏血脈,笑兒是我顧家嫡長子,以後也會是顧家的當家之人。夏小姐既然如此喜愛笑兒,當要為這孩子的前程考慮考慮才是!」

    夏錦覺得有點好笑,不可聽師父的一面之詞,難道是要我聽你的一面之詞嗎?

    這顧清揚也算是無恥到一定地步了,竟然還妄想拿寶兒來壓夏錦,促成夏家與顧家的合作,他也不看看夏錦是什麼人,能三言兩語被他威脅到嗎?

    別說夏錦看不上這顧家,若是寶兒真想要,也有的是辦法將這顧家弄到手送與他做禮特,何至於如此麻煩要你傳承,在夏錦眼中這顧清揚簡直於白痴無異。

    「那是你顧家的事與我何干,我只說一遍,寶兒是我的兒子,他的前程不勞他人操心!顧公子若是沒其他事,且恕我不奉陪,添香送客!」夏錦逐客之意十分明顯。

    顧清揚還待再說什麼,卻被添香攔住,添香丫頭一臉笑意的擋在顧清揚與夏錦中間,禮數周全的做了個請的手勢,「顧公子,請!」

    顧清揚無耐只好撫袖而去,心中縱有不甘也不敢在此鬧事,自己必定是手無縛雞之力若是真的惱了夏錦,讓人一頓好打吃虧的還是自己,想想也只能暫時退去。

    添香送了顧清揚出了門便沒有立刻回來,而是尾隨在顧清揚身後一路跟到他下榻的客棧之中,打聽清楚了一些情況從打了迴轉。

    「小姐,這顧清揚住在城西的龍陽客棧之中,他這次過來只帶了一個老僕,住的也只是丙字型大小房,看來這顧家的確是沒落了。」添香一回來便來像夏錦回報消息,而此時夏錦仍坐在書房之中等她。

    添香的話一部分也證實了夏錦的猜想,雖說這顧家不足為懼但是就怕他狗急跳牆,夏錦輕敲著桌面,心中盤算著這顧清揚手中的籌碼和設想著他下一步會怎麼做。

    「小姐,這顧家的人也真夠噁心的,這寶兒少爺在小姐身邊兩年多的時間他們不管不問,現在要求小姐了便想來認親,真是不要臉!」添香看夏錦一臉憂思的模樣,本想罵罵這顧清揚替夏錦出氣,卻沒想到這句話卻是真真觸了夏錦的逆鱗。

    夏錦放鬆身子一下靠在椅前上,側頭看著添香有一柱香那麼久,添香不明所以被她看得全身發毛,也不知哪裡錯了。

    一邊的紅袖真想一把掐死她這沒腦子的妹妹,小姐剛剛的話說的那們清楚了,她偏偏還去觸小姐的逆鱗當真是找死。

    紅袖拖過添香一腳踢在她的腿彎處,添香不想姐姐會突然發難,沒反應過來便被紅袖踢跪在地上,添香抬頭不解的看向自家姐姐,還沒等她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便見姐姐也在她身邊跪下。

    「紅袖知錯請小姐責罰!」添香不明所以但見姐姐認錯自己便也跟著有樣學樣。

    恭敬的給夏錦磕頭道,「添香知錯,請小姐責罰!」

    夏錦一向寵這兩人哪捨得讓他們下跪,而此時夏錦卻向是沒聽到一樣獨自沉思,任由這兩人跪在那裡。

    添香是看姐姐跪下才跪的一時也弄不清自己錯在哪了,偷偷看看身邊姐姐,見她垂頭斂眉、神情凝重,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偷偷抬眼想看看夏錦的表情,卻見夏錦嘴角那似有若無的笑意時心中『咯噔』一聲,她只道這次小姐是真的生氣了。

    直到兩人跪了將近兩刻鐘,夏錦才悠悠得開口,「起來吧!若是不知道錯在哪了便去問問你姐姐,若有下次便離開夏家吧!」

    夏錦說完也不看這二人撫手起身出了書房,只是當這兩姐妹相互攙扶著起身時,夏錦的聲音雙從走道上傳來,「別總是連累你姐姐!」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