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九章 沈清風的算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九章 沈清風的算計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零九章沈清風的算計

    夏錦挑挑眉看向沈清風,「我打算讓慕之暗中護送柱子叔他們進京,順便把在京城開分鋪的事也交給他,留在京城是必然的事,至於以後的事就要看你的了,當初的事我不清楚,但我不相信這麼多年你沒查過!」

    沈清風一愣,他的確調查過,而且也有些眉目了,這事連父親他都沒說過,這丫頭是怎麼知道的,沈清風疑惑的看向夏錦。

    「以你的性子,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入太醫院,若說當初只是為了想將慕之撈出來我便更不相信,從當初皇帝的做法來看,只怕他也不相信慕之會背判他,才會拖上一年,定個秋後問斬,你能把他撈出來只怕他高興還來不及。

    完全不可能以此要挾你,唯一的可能便是你想找一個隨時可以進宮的理由,而當初構陷慕之之人只怕還與內宮有關。」看過太多的宮斗小說和古裝劇讓夏錦不往這方面猜也難。

    這次沈清風更是對夏錦刮目相看了,沒想到她竟猜的那麼准,當初他違背父親的誓言掛職太醫院,可以說是皇帝與他的默契,甚至還有一部分是世子的意思。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既然夏錦心中有溝壑,對於這些事可謂是猜對了七八分,這在瞞著她也沒什麼意思,再說慕之現在必竟是她的人,若是此次京都之行成於不成還在於她的意思。而此次京都之行,若是稍有不甚可能會連累夏家,有些事還是與她說了的好。

    「你說的不錯,這兩年我的確在查這事,而且也有點眉目了,但是幕後之人後台太大,若是不能一次扳倒他們只怕會牽累夏家!」

    「兩年前你將慕之送到我身邊時不就算計好了嗎?」夏錦笑得諷刺,果然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本以為沈清風是感激自己將這種痘之術傳於他,才送自己幾個得用之人,可是自從見到沈慕之開始她便知道沒那麼簡單。

    原以為只是讓他過來避一時之難,沒想到他算計提還不只與此,若是自己不想通這一切,是不是就要被一直欺瞞下去,甚至有一日要與家人一起被送上斷頭台還不明白所謂何事。

    只是一個夏家似乎還用不著沈清風百般算計,「若我不說,你是不是要等我夏家之人全上了斷頭台才會告訴我真相。」

    「不會,他不會放任你不管的!就算夏家會被牽累有他在也不會有事的!」沈清風不免有些激動,說出來的話語氣有點不穩。

    但是夏錦還是知道他說的他是誰,原來他算計的並不是她夏錦與夏家,而是他,「他?我不知道他背後的勢力有多大。但能讓你如此費盡心思,只怕他的勢力也是不容小覷的,只是你本就出自他家本可以真接求助家主,為何還要如此費勁的算計於我。」

    「不、不是的,他的勢力與主家無關,就是家主也無法左右與他,他只在乎你,我也沒辦法了,若是、若是不扳到那人,還不知道有多少忠良被害。」沈清風原本笑意盈人的臉上出現裂痕,夏錦能看到他眼中深深的痛若,才不過二十鋃鐺的少年,哪有那麼多解不開的愁緒。

    「忠良與你何干?難不成你是皇帝的人?他又有何本事扳倒後宮之人?」夏錦雖猜到小木背景不簡單,或許木家也是京城中的某位世家,但從未想過他與宮庭有關,他有何德何能能將手伸進後宮之中。

    「不是,我不是皇帝的人,只是當初構陷堂兄的人,很可能與當年害得我沈家差點滿門抄斬是同一人,若不是那件事,我姐姐、我姐姐也不會……」沈清風雙目通紅似要陷入顛狂之中。

    夏錦輕輕一敲桌面,將他從回憶中拉了出來。沈清風也是過了好久才慢慢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抬頭看著夏錦眼內是滿滿的愧疚和悔恨,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如此算計夏錦的,但是那份恨,那種痛最已是深入骨髓,他現在就好比溺水之人抓住一塊浮木,你讓他放手是不可能的。

    「沈清風,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我夏錦不喜歡被人算計,更不喜歡有人把我的家人置在刀俎之上,兩年前你是如何算定,今天的他還願保我一家平安,若是你如今失算了,是不是要我夏家為你陪葬?」

    夏錦看著他痛苦的神色,不由得皺眉,她不管他有什麼過往,有什麼曾經,都不該把她拖下水。

    「不、不會的,我太了解他了,他認定了的事,是不可能輕易改變的,別說兩年就是二十年也不可能!就算、就算出現你說的情況,我沈清風就算拼得魚死網破也會保你一家平安!」

    沈清風說得鏗鏘有力,只差沒指天發誓了,而且早在兩年前他就想好了退路,若那個人真的不願插手,他也有辦法保夏家全家平安!

    夏錦見他不像是信口胡說也便信了他,他既然有這份心,也算她夏錦沒有看錯人,「看在你曾救過寶兒一命的份上,這事我不與你計較,但以後你們的事,只要不牽扯到夏家安危我不會過問,至於你和他的事也與我無關,我只問你,長鳴哥的事是不是與你有關?」

    他既然兩年前就能算計自己,就算長鳴哥之事也是他刻意為之也不奇怪,必定以長鳴哥對他的敢情,通過入伍為他在京城鋪路也不是不可能。若這事真是他做的,那她以後就得重新評估他這個人了。

    沈清風也不怪夏錦懷疑他,必定是自己先算計她在先的,就算她有所懷疑也是很正常的,她還能這樣直接問出來說明在她心中還是願意相信自己的。

    「不是,我就算能掐會算也不可能算到,連一點功夫都不會的他,能在短短兩年的時間連升數級,還能被調到京城任職,錦兒我向你保證,以後不管這事成敗與否絕不會拉長鳴下水!」沈清風指天立誓,他已經對不起夏錦了,怎麼也不可能再去算計他的好兄弟了。

    「我估且記著你說的,慕之的事我也會安排,但若是有一天因為你,夏家的人受到傷害,我夏錦天涯海角與你不死不休!」

    在她心中沈清風或許值得同情,但她更在乎的是家人的安危,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隻能將危險降到最低,現在夏錦反而更加感激那個人送來的五個護衛,至少家人的安全也算是多了一層保障。

    與夏錦相識這兩年他也知道夏錦對家人有多看中,他不怪夏錦會說出這些話,也相信若是夏家之人真的出了事,她一定會說到做到,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

    那個為了保護他慘死的少女,是他心中永遠的痛,若今生不能為她報仇,他便枉生為人,那個人他一定要讓他不得好死,哪怕最終的代價是賠上自己也在所不惜。

    心魔早已蒙蔽了他的本心,看著他的眼睛又開始慢慢變紅,夏錦的指尖輕點著桌面,輕輕的聲響將他拉回現實之中。

    「抱歉,錦兒,我失態了!」今天已經是他第二次在夏錦面前失態了,他以為他一直掩藏的很好,可是沒想到當有人聽他傾訴時,終究是抵抗不了那個心魔。

    「走吧,天黑了,哥哥還在前面等你!」就在剛剛沈清風陷入沉思時,添香便在迴廊里和夏錦打過招呼了,只是夏錦沒讓她過來而已。

    兩人並肩步入前廳,卻聽到冬兒過來回話,「少爺,少夫人說她有點不舒服就不出來用膳了!」

    「少夫人,怎麼了?」夏錦不免有些擔心,自己下午從老族長家回來還好好的,這會子怎麼就說不舒服了。

    「少夫人說是小少爺鬧得厲害,這會沒什麼味口。」復又沖著沈清風行一福禮才道,「怠慢貴客了!」顯然這句話是對沈清風說的。

    「沈大夫隨我一起去瞧瞧吧,嫂子這舒服只怕我們也吃不安心!」雖說有郎中為嫂子調理身子,只是這兩日喜事將近只怕那兩口子也是忙得夠嗆,以嫂子的性子只怕也不會這時讓人叫郎中為她把脈的。

    若是放著這小神醫在這不用,那她也就不是夏錦了,這人盡其才這話可是被她發揮的淋漓盡致。

    「夏大哥,我們先去給嫂夫人診診脈,這晚膳也不急於一時。」本來是請人家吃飯的最後變成讓人家來給媳婦診脈了,原本夏天聽夏錦說得理所當然的樣子還有點過意不去,這會聽沈清風這麼說再加上他也實在放不下媳婦,就一起去了。

    林氏也不過是因為白日操勞了一些,晚上胎動的頻繁了點到是沒什麼大事,沈清風放開診脈的手起身道,「嫂夫人身子無大礙,只是白日里操勞了點,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剛剛把脈時發現嫂夫人生產只怕就在這幾日了,還是早些找個穩婆妥當!」

    夏錦一愣,早先她替嫂子算過這預產期怕是要在這個月底的,怎麼會提前這麼多,「嫂子是不是有早產的跡象?」

    夏錦怕哥嫂聽到憂心,特意慢下一步等出了嫂子房間,哥哥也先走了好幾步才小聲的問沈清風。

    「沒有,嫂夫人身子很健康,寶寶也很好,嫂夫人這是正常的足月生產,只要找個有經驗的穩婆應該沒事的。」沈清風見夏錦故意走在最後也知道她是有話要對自己說,便也慢下來等她。

    聽沈清風這麼說夏錦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本就找好的穩婆看來明天要派人去接過來先住進家裡,萬一嫂子要生了再去請人只怕來不及。

    送走沈清風,夏錦讓添香把沈慕之叫進書房之中,「慕之,我想讓你三日後暗中護送柱子叔和李嬸進京,需要多少人你可以從夏家的護衛中挑!到了京城便不用急著回來,先在那裡把分鋪開將起來,明年最多立夏我便會過去。」

    夏錦細數著日子,明年夏錦與師父約定的三年之期便滿了,不知道師父找到了想要的東西沒有,不管如何明年的京城之行,是勢在必行的。

    「小姐,慕之不想去京城,小姐可否安排其他人去!」那個地方他現在不想回去,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心,他不想再初那裡的紛紛擾擾所打亂,既然決定了要一生追隨小姐,那便不能放任自己去想不該想的東西。

    「這是命令!」沈清風也說過若想讓他去京城除非是她的命令,不然沈慕之是不可能會去的。

    「是,小姐!」聽到夏錦說是命令,沈慕之便不再多說什麼,他即是小姐的人,那麼小姐的命令他一定執行到底。

    夏錦不禁搖頭,一時之間也不知自己這樣做是否是對的,這樣真的對他好嗎?

    「慕之,兩年了,兩年前你來夏家時背負著通敵判國的罪名,雖因為種痘之事被赦,但仍舊背負著這樣的罪名,若你不洗涮冤屈,平冤昭雪,只怕終有一天夏家會因你而受牽連,我希望此次京城之行,你能有所收穫。若還想留在夏家,這或許是一次不錯的機會。」

    夏錦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若是他連累到夏家,夏錦必定是不會再留他的,沈慕之也知道當初夏錦的收留,和今日讓他回京都是為他好,但是他的心已經向小姐傾斜了想留在小姐身邊,若這是能留下的必要條件,那麼也必定會儘快完成,早日歸來!

    夏錦輕輕的將一個錦盒推到他面前,「這裡面是你的賣身契和銀票,你們的賣身契我從沒去衙門備過案,你也從來就不是奴籍,還給你不是為了要趕你走,而是要等你重新歸來。

    那時不管你是否選擇留在夏家都不需要這樣東西了!銀票你帶著,該用的時候不用給我省,不夠可以找錦玉拿,京城的分鋪儘快給我開起來,明夏我來京城找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沈慕之看著眼前的東西,心不停的顫抖,三日後他便要從這裡離開了,合上錦盒沈慕之顫聲問道,「小姐,若有朝一日慕之沉冤得雪,是否仍舊可以回來追隨小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