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六章 算計人的代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六章 算計人的代價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零六章算計人的代價

    這傢伙毫不臉紅的便把這事賴在自個兒子頭上,而小傢伙也十分配合的點點頭!好似真是那麼回事似的,這兩人配合的那叫一個默契,還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夏錦都在考慮以後還是少讓寶兒根他接觸的好,這都被教壞了!

    在場的人哪個不知道他這是睜睛說瞎話,本來夏天也不是為了為難他,只是想警告他一下,既然人家都說沒有十次了,自己在較真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寶兒也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夏天,糯糯的叫,「舅舅!」

    夏天嘆了一口氣,「行了,下次不可這麼調皮,乾爹教你功夫是好事,可不能這般跳來蹦去了,要是摔著了娘親會心疼的!」

    夏天這也算是順著台階下來了,實在不想把這小木留在後院,遂開口邀請到,「小木來的正好,我這前面剛好來了客人,聽說你們之前也見過,不如一起過去打個招呼!」

    小木哪能聽不出夏天的意思,只不是不想讓自己和夏錦呆在一塊了,摸摸鼻子只好跟上夏天的腳步。

    正好給那個男人一個警告讓他知道錦兒不是他能覬覦的,與於本來還有幾分憋屈的某人馬上又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跟在自家大舅子的身後。

    夏天到是挺看好小木的,只是讓他呆在後院必竟是對妹子名聲有損,而且這傢伙到現在也沒提過要上門提親的事,讓他見見方征也好,好刺激刺激他。

    各懷心事的倆人並肩一起進了主廳,剛剛夏天去了後院只留下方征一人在那,正在左右無趣之際便見兩人並肩行來。

    方征一時詫異,小木他是見過的,當年在府城見到夏錦時還以為她便是爺爺所說的貴客,後來才知道爺爺說的另有其人,而這位木捕頭也不只是一個小小的縣衙捕頭這麼簡單。

    「木捕頭,久違了!祖父讓在下來大興鎮一定要去木捕頭那拜會一二,沒想到竟能在夏公子家遇到木捕頭!」

    小木對夏錦什麼的心思,從兩年前的花燈會方征就知道了,本以為這兩年小木都未向夏家提親是心思淡了的,才應了祖父的要求來大興鎮提親的,沒想到這才剛來便在這裡遇到了他,看來自己只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想起爺爺說過的話,方征一咬牙,不管怎麼樣自己都不能放棄,只也許是自己唯一的機會了,爺爺向來說話算數,自己若不能娶回夏錦,那……方征不敢想像!

    「方公子,客氣了!」小木也不客氣隨夏天坐在主位之上,一身的主人家氣派,真接壓了方征一頭。

    夏天看著兩人你來我往也不出聲,他對小木這雀占鳩巢的做法不僅不生氣,還一派本該如此的態度,讓方征的心理是涼了幾分,但是他也知道夏天的態度不代表夏錦的態度,或許他還有一分奢望!是奢望而不是希望!

    一頓飯吃的各懷心思,滿滿一桌的菜卻是都沒有動上幾筷子,便被撤了下去,方征也知道今天不是單獨邀請夏錦見面的好時機,便向夏天告辭離開了。

    西廂的書房之中夏錦正在寫著火鍋店的規劃,小木輕輕斜倚在門上,靜靜看著那個在紙上勾勾畫畫又刪刪減減的人。

    待到夏錦忙完手中的活計才抬起頭來沖他一笑,「哥哥,讓你進來了?」

    夏錦似乎記得剛剛也是哥哥把他拉走的吧,這回能主動放他進來。

    「我說有書齋的事要與你商量,夏大哥便沒攔著了!」小木聳聳肩回答了夏錦的疑問

    夏錦嗤笑,哥哥能不知道他什麼心思,只不過是給他留幾分面子唄了,這傢伙就是撒謊也太不用心了,「學放羊的孩子可不好,以後沒人會相信你的話!」

    小木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反正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夏天要一個合理的借口,他便給他一個借口而已,無所謂相信與否,只是,「這放羊的孩子是誰?」

    小木眉頭深鎖,錦兒何時認識這麼個人了,自己怎麼不知道。

    夏錦噗嗤一樂,這傢伙又想哪去了,「放羊的孩子是一個故事裡的人物!」

    看小木一臉好奇的樣也不用他問了夏錦便自發的說了出來,「說是從前有個放羊的孩子整天在山上放羊,覺得無聊了便沖著山下大喊,『狼來了!狼來了!』山下的村民信以為真了,就跑上山幫忙打狼。

    可是到了山上卻聽到那孩子說『真笨,我是騙你們的,根本就沒有狼!』如此反覆了三遍,山下的人被來回騙了三次,發誓再也不相信放羊的孩子了。

    可第四次狼真的來了的時候放羊的孩子再喊『狼來了』的時候再也沒有一個人上山幫他打狼了,因為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是在說謊!」

    小木眼晴一亮,這小丫頭是在暗指他是一個撒謊精啊,膽子到是挺大的啊,小木眉頭一挑,心思一轉道,「本來這書齋的事我是不想錦兒勞心勞力才一力承擔的,既然我對夏大哥說了是要找你商量書齋的事,為了不成為那放羊的孩子,不如我們坐下來好好探討探討,書齋這兩年的運營情況,以及未來的方展方向吧!」

    小木撩袍在書桌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一副打算深談的架式讓夏錦有點后怕,好不容易把糖鋪的事都丟給陸錦玉,自己做個甩手掌柜,才快活兩天要是讓她再去操心書齋的事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不知錦玉願不願在多接手一項工作,想想還是搖搖頭,自己可不是那黑心的老闆,拚命的壓榨員工的勞動力,要是再給錦玉差事,就怕到時逼急了他要是也給自己撂挑子可不得了!

    夏錦一臉諂媚的看著小木,討好的道,「小木哥哥,錦兒只是單純的講故事,沒有其他意思的!真的!」

    夏錦只差沒指天發誓了,她只想當拿錢不想幹活,可一點也不想摻乎書齋的事啊,早知道這傢伙這麼小氣,就不講那個『放羊的小孩』給他聽就好了,夏錦心中那個悔啊!

    小木看到夏錦這難得的嬌態到是十分受用,嘴角弧度越來越大,夏錦也在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是過關了。

    「方公子回去了?」

    對於夏錦瞬間恢復常態,小木在心裡還是有些失望的,不過看她那一本正經的樣就知道她對姓方的一點意思也沒有,這到是讓小木放心不少。

    「走了!」小木還真是後悔引薦方家之人給夏錦認識,現在讓他有一種引狼入室的感覺了,只是想想這哀怨之色便爬滿整臉。

    「風!」夏錦也不看小木,徑自沖著虛空一喚。

    風低頭垂首立於書案前等待夏錦吩咐,小木不在他還能偶爾在夏錦面前賣個乖,討個好啥的,在小木面前他還是規規矩矩的最好。

    「去查查府城方家,一切與方征有關的事都不要放過!」夏錦想想剛剛方征的舉動,她怎麼都覺得違和,想想初見方征之時他便不是這種為利可以出賣自己的人,而這次提親夏錦感覺應該並不是方征的真實心意,總覺得是有什麼事左右了他的本意。

    以他對方征的了解此人是極重親情的,讓人去探探方家或許會有消息,不過不管什麼理由若是方征真的威害到夏家了,那麼就算是自己對他有再多的欣賞,此人也是留不得的,夏錦輕輕的摩挲著茶杯的杯沿,心中仔細猜想著可能性。

    「是!小姐!」聽了夏錦的吩咐躬身退下,本想閃身出去,卻在真氣行至丹田時被叫住。

    「慢著!」這要不是他反應快,迅速散了全身真氣,說不定會被自個憋出內傷。

    哀怨的看了出聲的那人一眼,小木卻聳聳肩一副好似他真的很無辜完全不是故意的一樣,至於真相也只有天知地知,他們兩人知、夏錦是肯定不知的了。

    而讓風想不明白的事他真的不知道他是何時得罪過這祖宗的,他要這樣整自己,不知道運功岔了氣輕則內傷,重則走火入魔全身經脈盡毀嗎?

    而小木卻想的是,錦兒都沒喚過我辰,竟然喚你為風,你就是萬死也不為過的,若是風現在知道小木的想法,肯定想一頭撞死在這裡,小姐不過怎麼順口怎麼叫,竟然連這種醋也吃。

    或者想保住小命還是讓小姐給自己換個名字為妥。

    小木也懶得看這傢伙的臉色,「去查查方征的表妹,就是那個兩年前隨他一起來過大興鎮花燈會的那個!」

    一揮手風早已閃身不見,這次卻是連一個字也沒留下了。

    夏錦聽到這心裡也多少有點明白,當日的情形她雖記得不是很清楚,但那日方征上台與顧清遠比試,卻有一個女孩站在台下,後來方征下台便是與她一起的,那時因為對顧清遠的不齒到是多看了方征兩眼,此時到是有點印象。

    夏錦不由得多看小木兩眼,這傢伙到是心細如髮,這麼久遠的事還能記得,而他給的查探方向可能性的確比自己猜的要大,必定以今日的方家的確是少有人能威脅的到,而且還是如此不露半點風聲。

    小木卻是一副沉思狀,若方征真是為了別人來向錦兒提親,那便是對錦兒的侮辱,雖然他不喜歡別人覬覦他的錦兒,但他更不喜歡別人侮辱她,這個方征也實在是可惡。

    對於方征,夏錦除了覺得他是一個可以合作的生意夥伴,並無其他,而且不管他來夏錦提親的目的是什麼,她也是不可能答應的,讓風去查探只不過是想以柔和的方式打消他的念頭,不想因為這事而失去一個可以賺錢的機會,順便看一下他的動機會不會對夏家造成威脅罷了。

    第二天方征再求見夏錦的時候,夏天便推脫說夏錦一早就出去了,然夏錦一直在等風的消息。

    而風帶回來的消息更讓夏錦對小木的觀察入微十分佩服。

    「小姐,方公子此次之行完全是奉了方老太爺之意,聽說方公子與從小寄居在方府的表妹甘小姐本是青梅竹馬,方老太太有意讓方公子迎娶其為妻,而方老太爺認為甘家門弟太低配不上方家嫡孫。

    要求方公子迎小姐為正妻,並同意若是方少爺能求娶小姐過門,便將甘小姐許他為平妻,否則便將甘小姐送給知府大人為妾。」風一五一十的把打聽到的事說與夏錦聽,好像是一件與其無關的小事,但從他極力攥緊的拳頭來看他此時內心便不若他的語氣來的平靜。

    夏錦在聽到方老太爺的如意算盤后,到是沒什麼表示,只是輕敲著桌面似是若有所思,看來這方老太爺是年紀越大味口也越大了,竟然想打自己的主意,難不成還想讓自己的嫡孫也學學那齊宣王,『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不成。

    人老了難免犯糊塗到是情有可原,若是方征也跟著糊塗了,那與方家的合作再進行下去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夏錦收起手指抬頭看了風一眼,「然後呢?」她總覺得這事不會就這麼簡單以他們這些人的性子,若是不做些什麼只怕是連他們自己也不相信。

    「木梓,將方老太爺搬到離方府二十裡外的一處樹林子里,將他拔的只剩一件遮羞布放在那裡,老太頭凍得瑟瑟發抖,待第二天方家人過去時方老太爺早以凍成了傷寒,不知道怎麼回事,第二天晚上如法炮製只是地方不一樣,第二天晚上把他放勾欄一個寡婦家門口了,連著兩日這樣,方家人都以為是方老太爺自己在夢遊,木梓還留在府城,估計方家的人最遲明天便會有人來送信讓方公子回去了!」

    而風說完這些的時候拳頭攥的更緊,肩膀也是再也端不穩跟著抖起來了,現在夏錦也算是明白了這傢伙哪是在替自己打抱不平,根本就是想到方老太爺那糗像憋笑憋的唄了。

    「木梓怎麼過去了?」夏錦記得那天風離開的時候小木也沒說讓他叫上木梓啊。

    「木梓是追著屬下過去的,說是木公子說了既然方老太爺喜歡做夢,那便讓他做的更徹底一點。」風極力忍著,想起方老太爺光著站在樹林里一臉納悶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時的傻樣就覺得好笑。

    而最搞笑的事,半夜起來起夜的老寡婦看到自家門前躺著的男人時,竟撲通一聲跪在門前感謝神恩,讓她達償心愿。

    而毫不知情的方老太爺就這樣硬是被拖了進去,第二天竟擅著腿走出來,老寡婦竟還含淚十八相送,而方老太爺一臉吃了發霉的餿飯剩菜的樣子更是好笑,只可惜自己要趕回來給小姐送信,不然他還真想看看小木這傢伙今晚又能幹出什麼好事來。

    夏錦讓風下去休息,便獨自去前院找自家兄長了,夏天正在陪著林氏散步,看到夏錦來了,便沖她招手示意她過來扶著林氏。

    「哥、嫂子」夏錦笑著從夏天手中接過林氏,而夏天卻蹲下身去,給林氏撥上繡鞋,原來是林氏把鞋給走掉了,而夏天擔心自己中蹲下去時林氏自己站不穩,看見夏錦來了便招呼她過來扶一下林氏。

    夏錦看著哥嫂這伉儷情深的樣子,也甚是欣慰,他們這一路共過患難,現在一起共富貴,有多少人還能像他們這樣,看著還真是有點羨慕呢。

    夏錦這才反應過來,這院子里只有哥嫂兩人,這平時跟在嫂子身邊的巧兒和水煙都不在,就連冬兒也不在,「哥,怎麼就你和嫂子兩個人,其他人呢?」

    夏錦皺著眉頭,這些人不知道嫂子身邊不能離人嗎?怎麼一個個跑得沒了影子。

    「水煙被我打發去做嫁衣了,都二十多歲了,這嫁人的事得緊著點辦了,待立了冬就讓他們把婚事辦了,老話說的好,『這有錢沒錢娶個媳婦好過年嘛!』怎麼著這成親的事也等趕在年內,冬兒我讓他看著福妞,這丫頭睡到現在還沒醒,叫她起來就發脾氣,巧兒去廚房做吃的去了。」

    林氏也知道夏錦這是在擔心她,索性把這幾個丫頭的去處都給說清楚了。

    聽林氏這麼說夏錦也放下心來了,到是聽到林氏說起雲水煙的親事,夏錦也才想起來前些日子便讓他們把庚貼送到嫂子那了,明義上嫂子是當家主母這些事總得讓她做主,只是她現在挺著個身子本就不方便還讓她操心這些到有點過意不去了。

    「嫂子,水煙和郎中的庚貼可對過日子了,哪一日宜辦喜事?」

    「我讓巧兒拿了他們兩人的庚貼給王媒婆看過了,說是十一月十一便是最好的日子。」這事林氏也不問夏錦的看法了,這日子是根據生辰推算出來的,也不是錦兒說的能算的。

    「十一月十一到的確是個好日子。」前世的光棍節,好多單身的人在這天叫著要脫光,讓他們在這天成親脫離單身到是挺好的。

    「這算下來的確是沒有多少天了,我是打算等他們成親后就把郎中提了做家中的管家的,總得給他們夫妻倆一個像樣的住處才行。」

    夏錦想著這日子也的確是太近了,這家裡一時之間還真是沒有合適的地方做新房,總不能這成了親還和以前一樣,男的住外院,女的住內院吧。

    夏天和林氏對視一眼,顯然兩個也沒想過這事,一家人竟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忽略了。

    「哥,我們去廳里商量吧,嫂子站了挺長時間了,小心累著。」夏錦小心翼翼的扶著林氏往廳里走,夏天也扶著另一邊,只怕夏錦年紀小不夠力氣一個人扶不住。

    「哥,當時咱家蓋這外院的時候特意蓋的大了點的,這就是比起一般人家的三進院落也不小多少,不若咱再在中間加蓋一進好了,你和嫂子就住這二進的院子里。

    這最外面的一進就再蓋上幾個小院子,以後家裡這些丫頭們沒成親的就跟著住進裡面的院子里,要是配了自家人的就在外院里分個小院子,也算是有個家了。」

    夏錦想著之前自家也沒想著會添這麼多人手,後來也是因為林家的事,夏錦對自家的安全實在是不放心讓沈慕之又送進來不少人,可是因為都是單身的,兩個人一間也是夠住了,也就沒想著要加蓋房子。

    這次雲水煙要成親才讓夏錦想起了這事,這些個丫頭、小斯們年紀也大了成家是早晚的事,總得給他們提前備好才是,人家忠心待你,就不能白活了人家,不說給個多麼好的條件,這一家兩間正房一個小院她夏錦還是給得起的。

    夏天聽了也是點點頭,「那成,我去請來柱子叔幫著算算用料,這反正加蓋在裡面也就不用和族裡打招呼了!」

    夏天想想這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工程也不大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大不了多請幾個人便是了。

    談完這建房的事,夏錦想想還是把方征的事也說出來,只是隱藏了讓風去方家查探和木梓惡整方老太爺的事,「哥,若是明天方公子再來便不用攔著了,我琢磨著這事還是早點說清楚的好。」

    本來夏天就對夏錦這兩天的閉而不見覺得奇怪,雖說怕直接回了影響兩家生意,但他也不可能拿夏錦的一生幸福來換生意啊,既然是遲早的事,又何必拖著呢!

    「好,明天方公子來,我便直接回了他就是了!」夏天以為夏錦的意思,是讓他直接回絕了方征,是以才這麼說的。

    「哥,我的意思是這是我來說。我和方公子也算是有點交情,知道這事多半也不是他本意,還是我勸勸他吧!」夏錦本想通過這話來讓夏天同意她單獨與方征談談,沒想到卻是一下子觸了夏天的逆鱗。

    「不是本意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是說他自己並不想娶你,到我夏家來提親還是報著其他什麼目的不成?他方家是當我夏家是什麼?好欺負么?這事若他方征不給我說個清楚明白,以後夏家與他方家也沒有什麼生意可做了!」

    夏錦看著哥哥的反應似乎是大了點,就算方征提親不是本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啊,只前那麼多托媒的又有幾人是真心想娶她夏錦的,還不是看中了她的本事。

    隨著夏錦一天天長大,夏天最擔心的便是以後她所託非人,而自從夏家發跡過後更是擔心上門向夏錦提親的人是為了夏家的錢財而來,不是真心對待夏錦的。

    本來這只是藏在心中的一根隱刺,沒有人碰便不會疼,剛剛夏錦所說的方征提親不是本意恰恰就是觸到了這根刺上,怎麼可能讓夏天不反應過度。

    夏錦也知道哥哥是真心疼她才有這麼大的反應,「哥,方家的事我有分寸,放心吧,你妹子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他既然送上門來了,我們便宰他一頓全當是補償吧!」

    唉,方公子也只能算你倒霉了,誰讓你頂不住家裡的壓力而低了頭呢,本來還以為你是頂天立地之人,最後還不是在自己爺爺面前低了頭,連心愛之人也不能給她一個名正言順的名份。

    甚至想犧牲一個無辜之人的終身幸福而去成全自己自私的愛情,若不是初見你時你還有那半分猶豫,今日只怕我夏錦也不會給你留下這份情面了。

    夏天看到夏錦調皮的沖自己眨眼,極力的想安撫自己的怒氣,夏天實在無耐苦笑,自己這般火大還不是為她,結果這丫頭卻是半分也不在意,是了,又不是自己心上之人,還真沒必要去認真計較。

    「交給你也成,若是他改口不提這事便罷,若他還是想打你主意那便讓人將他打出去,像他這樣不安好心的,就不應該給他留情面!」

    夏錦連連應是,這才好不容易安撫了,夏天的怒意。

    最後還是林氏出聲說坐累了,讓夏天扶她回房,這事才算完了,夏錦感激的看著嫂子,就只差要膜拜了,還是嫂子厲害一句話就把哥哥拉走了。

    夏錦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她也想隨心所欲,可是與方家的合作是她費了力氣才換來的巨大利潤,就是看在銀子的面子上她也不得不在方征這件事上妥善處理,還是祈禱哥哥明天忙起房子的事,就把這事給忘了吧。不過方家老太爺既然想算計她,那接受點懲罰也是應該的吧。

    辰時末,方征果然出現在夏家,夏天此正巧去了老族長家,夏錦便在主廳里見了她。

    「方公子一臉愁容的莫不是嫌我夏家招待不周!」看著方征的臉色,夏錦想也知道只怕是方家的人連夜送信來了,只怕此時他已經是知道方老太爺之事了,只是她很好奇昨夜木梓這傢伙又是把這方家老太爺給弄到哪去了。

    「夏小姐多慮了,適才收到家人送信是家祖身子不適,方某才……」還不待方征把話說完便被夏錦打斷。

    「既然方老太爺身子不適,那便不多留方公子了,來日方公子再來大興鎮,一定讓家兄設宴款待!」夏錦一副端茶送客的態度,方征要是再聽不出來那就真是傻子了,只是不知自己是在何時惹惱了她了,也難怪這幾日避而不見了。

    「前日之事的確是方家之過,夏小姐要如何處置方征認罰便是,當方征前來提親卻是一片真心實意。」左思右想這幾日那沒見到夏錦,想來也只有那日媒婆的信口開河卻是無禮至極才是。

    「方公子誤會,那日之事的確是媒婆之過,既然方公子已經把人交給我了,我自不會再舊事重提!

    到是方公子說到真心實意,卻不知方公子對那甘小姐是否也是一片真心,若是真心又何忍心愛之人屈居妾位,說的好聽叫平妻,說白也也不過是個妾侍而已!」

    夏錦頓了頓方征的臉色不用看她也知道有多難看,本來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如意算盤,沒想的就這麼明晃晃的擺在人家眼前。

    方征也的確是心驚非常,沒想到這兩日夏錦的避而不見並非因為當日之事生氣,而是讓人去查自己此行的目的了,更甚至連爺爺拿小玲威脅自己並打算讓自己求娶夏錦后再娶小玲做平妻的事都查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他本不該報有此僥倖心理的,兩年前那個人對夏錦的佔有慾註定自己此行的失敗,但為了不讓小玲被送走自己才想一試的,沒想到到頭了不過是讓人看了一場笑話。

    夏錦放下手中的茶碗,輕蔑的看了方懲一眼,好似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似的,夏錦這一眼看得方征心驚膽顫,不知夏錦接下去會說什麼,然而夏錦接下去微微笑著吐出的輕言緩語的幾句話才更讓方懲不堪打擊。

    「莫非方公子真當我夏家好欺負,竟將這算盤打到我夏錦頭上來了,方公子可別忘了,我既然能你方家東山再起,便也能再同時再培養出十個方家,回去告訴你家老太爺人老了就該好好的享享清福,別一天到晚做著不可能成真的白日夢比較好!」

    方征似是受不住打擊似的連退數步才停下來,他沒想到的是夏錦竟然動了放棄與方家的合作的想法,想想當日夏錦在琉璃廠的表現以及後來制出來的琉璃鏡,他相信夏錦絕對有再弄出十個方家的能力。

    「夏小姐,此事是方征之過,不該心存妄念,請夏小姐看在方家與夏家一直合作愉快的份上,不要放棄與方家的合作!」

    方征此時算是完全明白自己錯的有多離譜,自己與人家從來就不是站在一個平台上,就像爺爺瞧不起小玲的出身一樣,夏錦與他也是雲泥之別。

    恐怕只有那個讓爺爺也忌憚幾分的人才能配得起夏錦了。

    「的確是合作愉快,我也本以為方公子應是坦蕩蕩的君子,只是沒想到竟也做起了這小人的做派,不懂的如何反抗長輩,便想拉我夏錦做墊被,方公子難道還認為這以後的合作還能愉快的了?」夏錦不否認之前的合作,但是也表明的對方征的失望和對以後合作的沒有信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