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五章 方征提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五章 方征提親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零五章方征提親

    本以為這事就算過去了,哪想到李宅的新主人在接手李宅的第二天便在後院的枯井之中發現一具女屍,經過辯認確是李家的姨娘沒錯,仵作經過驗屍知道這李姨娘乃是活生生的被人虐殺而死,死前懷有四個月左右的生孕,硬生生的被人棒殺在腹中。

    本來已經被發往府城的兩人,便在知府衙門進行了重審,知府大人看過從大興鎮提上去的案卷,一頓殺威棒便讓李夫人招了供。

    這人的確是李老爺命她打殺的沒錯,而她終其原因是李姨娘與人私通,還偷盜了李家家產,雖然說這李姨娘也是該死之人,但是殺人償命在乃在法理之中。

    就算李姨娘如何該死,也不是李家可以處置的,她是嫁過去的姨娘不是賣過去的丫頭,生死不由主人家掌控,若是李姨娘違法大可以綁了送到衙門,哪輪得到李家動用私刑,而且手段極其殘忍,雖說李姨娘之事是情有可原,但是法不可違,知府大人仍是判了李家二人秋後問斬。

    這有關夏錦克夫的謠言總算是平息下來了,想與夏家結親之人便又動起了心思,然而全都被夏天婉拒了,只道還想多留妹子幾年,夏錦的親事要等到及笄以後再議,這些個有事就會往別人頭上推,有了好事又上趕著往上湊,哪個也不是他能放心把妹子嫁過去的。

    到是小木這麼多天來,別看他連個面都沒出,但卻將錦兒的事放在了心上,這李夫人想詆毀錦兒的事,還是他給查出來的,也是他帶人找的人。

    現在在夏天心裡這小木就是唯一的准妹夫人選了,只等著人家上門來提親,便可以放心的把妹子嫁過去了。

    只是他還沒等到小木的提親,卻等到了另一人。

    挑了個閑來無事的日子夏錦帶著兩個丫頭打算到莊子上走走順便看看她那洋芋的長勢如何,順便也去散散心,林氏的肚子越來越大了,也實在不方便出行,這次便只有夏錦一人成行,而夏天和林氏夫婦便留在家中。

    而寶兒呢這幾日一直住在小木那裡,聽說是他那裡有一頭母馬要產小馬駒了,小木答應送他一匹,小傢伙這幾日便一直守在那裡等著小馬駒出世,反正他自從認了小木做乾爹,一年也有近一半的日子呆在他那,夏錦現在也習慣了,便也就不去管他了。

    前段日子老潘頭到是叫人送了信來說是按現在這長勢十一月初洋芋便可以收上來了,比夏錦原先預計的要早上大半個月。

    夏錦也是欣喜不已,瞧著這離收成的日子還有半個月便想著過去看看,必定這玩意她以前也沒種過,這些個種植的知識便是得益於兒時的記憶和度娘了,沒想到這第一次試種竟然就成功了,不得不說這便是意外之喜了。

    輕車簡行,夏錦仍是只帶了紅袖和添香,至於風反正他自己有辦法跟上夏錦也不去管他,只要需要他時他能在身邊出現就成了。

    秋風瑟瑟,夏錦裹著大氈躺在車廂里,有一句沒一句和添香聊著,「添香我瞧著這段日子你和風走的挺近的,要不要小姐我做個主把我許配給他得了?」

    橫卧在車頂的某人,屏息、側耳聽著裡面的回答,他也是對那個古靈精怪的丫頭有幾分好感,想知道那丫頭是怎麼想的。

    「小姐哪有你這樣的,添香和他走的近還不是因為幫小姐做事嘛,要是小姐不樂意見到添香了,那添香就去街上找個順眼的乞丐嫁了,也好過配小姐胡亂配了人!」

    添香嘟著嘴沖著夏錦抱怨,小姐幹嘛那麼急著把自己配出去,難道自己有這麼招人煩嗎?小姐這是不樂意見著自己了,怎麼也沒聽說小姐要給姐姐許人家呢,就算要成親也該是姐姐在他前面才是啊。

    夏錦沒想到自己不過一句,意招了這丫頭這麼一大通抱怨,而且這丫頭說的什麼,寧可找的順眼的乞丐也不願意讓她配人,這是嫌她眼光太差,還是嫌棄風啊,也不知道那傢伙現在藏在哪個地方,他要是聽到這話也不知是怎麼想的。

    而某個躺在車頂上的人,更是一臉黑線,想他雖說不算什麼英俊瀟洒,玉樹臨風,但是一張娃娃臉,大家也都誇他可愛來著,好歹也算是一項優點了,為嘛到了丫頭這裡竟然連乞丐都不如了,看來是得好好找個時間與她好好談談了。

    紅袖駕著馬車的手一抖,這丫頭是越來越白痴了,哪有當著別人的面說人家壞話的,難道她不知道風那傢伙一直就跟在小姐身邊的嗎?她憑什麼以為她那麼大的嗓門別人聽不到呢,她怎麼就會有她那麼白痴的妹子。

    夏錦想想還是不要糾結在這個話題上了,她實在是怕再和這丫頭討論下去風要活生生的被氣得吐了血去,至於這兩人的事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吧,真要有朝一日求到自己面情了,到時賞他們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便是了。馬車行了近一個時辰對到離大興鎮壓最近的一處莊子上,因著早先也沒有知會一聲說東家小姐要來,夏錦他們來的時候,莊子上大門緊閉,添香敲了半天門也沒見有人來應。

    「算了,添香,我們去地里走走,說不定都是上工去了。」夏錦對老潘兩口子還是相信的,這個時辰多半是在地里沒錯了。

    三人棄了馬車延著田間小道一路尋了過去,遠遠的便瞧見一座座黑色油氈布的大棚,夏錦瞧著還真像是現代那些個疏菜種植大棚。

    看著就在近前而三人近徒步走了近一刻鐘才到,老潘家的剛從一座大棚里出來,手中的藍裡子還放著幾條絲瓜和茄子,看到夏錦他們就在眼前竟一時之間不敢相信,不由得睜大眼睛。

    夏錦看著這老婦人友好的沖她笑笑,這下更是驚得老潘家的一跳,轉身掀簾又往大棚里跑,「老頭子,老頭子快出來,小姐來了!」

    夏錦看到老潘家的轉身進了大棚還以為是自己嚇著人家了,結果聽到她衝進去大叫才明白過來,這是要給自家男人傳信,但這也太誇張了吧,雖說自己不常到莊子上來,但這老倆口又不是沒見過自己又得著那麼大驚小怪的嗎?

    「噗嗤、哈哈哈……小姐……哈哈……」添香這丫頭到是笑得歡樂,捂著肚子笑得前仰後合,這老潘家的也太逗了,小姐不過到莊子上來看看,用得著像是見了鬼似的嗎?

    就連不常笑的紅袖也微微勾起唇角,看來自己被人當成洪水猛獸讓這兩丫頭很歡樂,夏錦笑著瞪了她倆一眼,這老潘家的也的確是反應過度了。

    「添香,看小姐我的笑話讓你很開心嘛,要不你也讓小姐也開心一回,回去就把和風的親事辦了,讓本小姐也跟著樂上一樂?」這丫頭也太大膽了,當關自己的面就這麼嘲笑自己,不給點顏色看看這丫頭也就忘了天高地厚了。

    而躲在某處拚命憋著笑的某人到是不斷的點頭,還是小姐英明這丫頭的確是欠教訓了,就該交給自己好好收拾一頓。

    添香聽到小姐又舊事重提,嘟著小嘴氣得直跺腳,「小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姐姐明明也笑了,憑什麼只懲罰我?」

    某風一抽,嫁給我又什麼不好的,明明就是小姐的恩德,說什麼懲罰,這丫頭也太不知好歹了。

    「紅袖沒笑!」紅袖神色一凜,臉上哪還有半絲笑意,狠狠的瞪了添香一臉,死丫頭果然是欠教訓了,連親姐姐也敢出賣。

    這丫頭變臉到是快,還真當她沒看到嗎?說起謊來竟連眼都不眨一下的。

    「添香說得也對,要是只把她許配了出去,紅袖怕是要怨我了,必定紅袖還是姐姐嘛,總不好讓妹子先嫁還留著姐姐吧,我瞧著木梓那傢伙不錯,雖說有時有點不靠譜但是對紅袖還算有心,要不把紅袖許給木梓吧,你們兩人的喜事便一起辦了,我想木梓那傢伙一定很高興的?」

    夏錦說這話的時候仔細盯著紅袖的神色,這丫頭終年一張冷臉,讓人很想從她臉上看到一些變化。

    夏錦瞅了半天也沒瞅出來,到是添香湊到夏錦耳邊,「小姐,你仔細瞅瞅我姐姐的眉毛,她要是先挑左再挑右邊就代表了厭煩,要是先挑右邊再挑左邊就是猶豫,左右一起是驚訝,左邊是生氣,右邊是高興!」

    夏錦瞅了又瞅也沒發現什麼變化,不禁也小聲的與添香討論,「我怎麼沒看出來又什麼變化,你是怎麼知道的?」

    「嘿嘿這可是我研究了十幾年才知道的,一般人不太看得出來,因為每次變化都不大,你要看著眉心的位置才能看得出來!」兩個人一邊注視著紅袖的神色一邊激烈的討論著。

    夏錦一把抓著添香的衣袖,「快看快看,這兩邊向中間聚攏是什麼意思?」

    「皺眉頭的好像意思都差不多吧!」

    紅袖遞了添香一眼好像是看白痴的眼神。

    這兩人隨後才反應過來,她們倆好像是挺白痴的,竟然當著人家的面研究起別人的表情來了,還小小聲的以為人家是聽不見咋的。

    夏錦也給了添香一個白眼,都是這白痴傢伙把自己給繞了進去,竟然這樣當著別人的面咬耳朵說人壞說的事也能幹的出來了。

    還好這時老潘頭也被叫了出來,才緩解了夏錦的尷尬。

    「小姐,真的是小姐來了,剛剛老婆子和我說我還不大相信呢!」老潘頭躬身要給夏錦行禮。

    夏錦虛扶了一把,「潘老伯不用客氣了,今日閑來無事便想到莊子上走走,看看這莊稼的長勢!」

    聽夏錦這麼說老潘頭也不客氣了,瞧著這天色也快近午了便把發自家老婆子先回去燒飯,「老婆子,你先回去整幾個菜,我帶小姐在這地里轉轉,一會讓小姐也償償自家莊子上產的菜。」

    夏錦微微一笑對他的安排也是十分滿意,便讓老潘頭前面帶路,先去看了洋芋,因為種子有限夏錦本以為只有四五畝地的洋芋,竟讓老潘頭種出了七八畝地。

    老潘頭隨手撥了一株洋芋,下面竟結了七八顆洋芋,最大的一顆竟有嬰兒拳頭大小,夏錦看得欣喜不已。

    「潘老伯,你瞧這洋芋的長勢今年能收多少?」夏錦之前估摸著能收個四五千斤,現在她也不知道能收多少了,這老潘頭種地果然是一把好手啊。

    「小姐,今年這勢頭少說也能收個八九千斤,多則上萬斤?」老潘道說得也是一臉欣喜,本來小姐把這新鮮玩意交給他時,他是既高興又害怕,高興的是小姐能如此信任他,害怕的是當初小姐也是說過這洋芋的珍貴,他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給糟蹋了,那可就真的對不起小姐的重託了。

    夏錦又隨著老潘頭查看了幾個蔬菜大棚,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這裡找不到的,只要是夏錦尋來的四季果蔬的種子,這幾個大棚里基本上都有。

    「潘老伯,這莊子上的事辛苦你們二老了,待到這洋芋能收了,您著人去夏家村送個信,我便派人過來幫你們收,這洋芋給我留下兩千斤做種。開了春您就給我種上。」老潘頭夫婦兩的小院中,夏錦與他們共坐一桌,席間夏錦舉杯致意。

    「小姐哪的話,我們老倆口一輩子佃人家的地種,也只混個半飽,要不是小姐看得起我們,不僅給我們地種,還給我們指路子掙錢,現在又把這麼大的莊子給我們老倆口管,我老潘頭現在過的日子可是以前不敢想的神仙日子啊。

    不僅吃的飽穿的暖,沒事還能吃得上點小酒,就連這小姐給發的衣料都是上好的棉布,是多少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老潘頭一翻感慨,老倆口都忍不住紅了眼眶直抹淚。

    「潘老伯哪的話,夏錦也是看中了您二老的手藝!」看著這老兩口一副感恩帶德的樣子還讓夏錦有幾分愧疚,他們所說的這些根本就不值當什麼,到是這老兩口為她帶來了巨大的利潤。

    「小姐可別這麼說,像夏家心腸這麼好的東家別說是咱大興鎮了,只怕是整個臨江府也找不出第二家了,能為小姐做事也是我們夫妻二人的福份!」老潘家的也是一臉真誠的看著夏錦。

    夏錦被這夫妻二人誇了個臉紅耳赤,十分不好意思,其實她說的也是實話的確是看上人家這種地的手藝,只是在這封建社會,被剝削慣了的人一旦有人對他們稍微有點尊重,便能讓人家感恩帶德一輩子。

    當然這也是要看人的,像林家人就永遠的不知足。

    從老潘頭那吃過午飯一行人便又打道回家,回到夏家村也不過才未時中。

    而夏家午時剛過便迎來了一位貴客。

    吃過午飯一家人正在小憩便有下人來報,說是府城來了貴客,報得是小姐的名字,夏天一時想不到是何人,但既然人家來求見錦兒的就沒有不見的道理。

    起身著衣,輕拍身邊的媳婦讓帶著福妞歇著,自己出去便成,「請貴客去廳里稍候,我隨後便到!」夏天一邊吩咐著一邊去外間洗漱。

    「不知兄台是府城哪位貴客,我家錦兒有事外出不在家,若是生意上的事還請等等!」夏天從里院出來見著廳里坐著的兩人,沖著那位年輕的公子拱手見禮,仔細打量著這位從府城來的人,到與夏錦提過的方家之人有幾分相似不知是也不是。

    而他身邊的那個婦人怎麼看著都向是媒婆,夏天不自覺的皺起眉頭,莫不是也是來提親的。

    「在下姓方,與夏小姐的糖鋪有生意上的來往!」方征在見到夏天從屋內走出來時便站起了身,此刻也是對著夏天一拱手禮,在夏天打量他時也在悄悄的打量著他,此人便是夏錦那疼她至深的兄長嗎?

    之前到是聽人說過,夏家公子把家中做主之權全權交給夏小姐,甘願退居夏小姐身後,這是多少男子無法做到的,既使妹子再有本事也沒哪個做哥哥的甘願事事讓妹子做主,更不可能支持她拋頭露面的做生意。

    雖說這一切都是夏小姐所創,若是沒有兄嫂在背後的支持,想那夏小姐也是獨木難支的。

    「原來是方氏琉璃廠的方征公子,舍妹到是提過與方家的合作,方公子請坐!」夏天抬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率先在主位上落坐,喚下人重新換過茶水。

    「不知方公子此次來,所謂何事?」夏天心中多少也有點數,但他還是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樣。

    「喲,我說這方老太爺要托我大老遠來說媒呢,原來這方公子與夏家小姐早就是郎情妾意啊,瞧著我來之前還想著這親怎麼提,可是一路上打了一大篇的腹稿呢,原來我老婆子來不過就是走走過場啊。

    我說夏公子這方家在府城可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這又是方老太爺親自托的媒,這方公子親自上門提親,你家姑娘可真真是好福氣,可是大大長了臉了呢!」

    那媒婆笑得臉都成了一朵菊花,好似那謝媒禮早就下了她的腰包,可早就忘了方老太爺臨時的交待,到了夏家一定要謹言慎行,一句話要在心中過了三遍才能說出口的叮囑了。

    這方老太爺可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了一輩子的,看人一向准,但是他卻是看這媒婆看走了眼,他老人家哪能想到,這一輩子在府城見慣了高門大戶的媒婆哪能看得上一個窮鄉僻壤的鄉下人家。

    剛一見這兩進的小院時,這媒婆就開始皺眉怎麼也相不通這在府城都數一數二的方家為何就看上了這麼個鄉下丫頭,瞧著這方家這兩年的發展勢頭別說這個臨江府數一數二,就是整個鳳天,若說這方氏的琉璃若說第二可沒人敢稱第一的。

    就是前幾年還壓方家一頭的顧家,也早就是日薄西山,只怕不出兩年這琉璃這一塊就沒有顧家什麼事了。

    要不說媒婆消息靈呢,這些可不是一般的婆子能知道的,這方家的老太爺請她來說媒,她自然要把方家捧的高高的,媒婆還在那一臉得意。

    卻沒看到那方家公子早已是悄悄變了臉色,而夏天更是臉色難看得緊,「還請這位婆子謹言慎行,方公子也只是說與舍妹不過是生意上的往來,又何來郎情妾意之說,我夏家的小姐還輪不到你一個婆子來非議。」

    夏天『砰』的一拳擊在旁邊的茶桌上,桌上茶碗倒翻、茶水灑了一地,茶碗掉在地上更是摔了個粉碎。

    那媒婆到是沒想到這夏公子會發如此大的火,只是她心裡打的是自己可是代方老太爺來提親的,這夏家就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就是再氣也不能拿自己怎樣,想到這兒本來有些懸著心也就放了下來,眼珠一轉沖著夏天笑著道,

    「夏公子何必生這麼大的氣,這年輕人有個情不自禁也是正常的,做兄長的應該為你家妹子高興才是,這方家可是個厚道人家,這不就上門來提親了嗎?你瞧瞧這方公子可真真是一表人才,配你家妹子可是綽綽有餘的!」

    「住口!」

    「住口!」

    幾乎是同一時間,這夏天和方征一起怒吼出來,夏天是沒想到這婆子膽子竟然這麼大,侮辱人侮辱到家裡來了。

    而方征沒想到的是爺爺找的媒婆竟然如此的沒有眼力,這哪是來結親的,分明就是來結仇的,別說這方家能有今天是多虧了夏錦,單就是這夏家也是不好惹的,就他了解得罪過夏錦的有幾個有好下場的。

    就夏錦那份聰明才智若是她不想扶持方家,而改成別家只怕方家遲早會回到兩年前,甚至連那時也不如,這才是爺爺一定要讓自己上門求親的原因。

    這要是親沒結成,反而反目只怕不用夏家出手,爺爺就要動手收拾了這老虔婆。

    夏天狠狠的瞪著那婆子一眼,才沖著方征道,「方公子,你確定你方家是要向我夏家提親,而不是誠心想毀舍妹的名聲?」

    「夏大哥誤會了,方征確無此意!」方征此時哪還坐得住,站起身向著夏天的方向一抱拳一揖到底。

    而夏天只是抬手制止了方征的舉動,「方公子客氣了,夏某當不起你這一聲大哥,你方家只要不是誠心來侮辱舍妹便好,也不枉小妹對你方家的信任願將方子交於你方家!」

    夏天這也算是點明了,夏錦既然肯將方子交給你那便是信任與你的,不必用這婚事再來綁定這兩家的合作關係,這方征也是聰明之人夏天相信他是能聽懂的。

    只是錦卻不是什麼人都能隨意出言侮辱的,夏天轉向媒婆,媒婆現在也是一時雲里霧裡,但看著方公子對人家的恭敬也知道自己似乎是打錯了算盤,想要先壞了人家小姐的名聲再讓人家不得不嫁她這百施百中的計策今天只怕是要失效了。

    「來人,將這惡意造謠,意圖損毀小姐名聲的婆子給我綁了送到縣衙去,此等隨口便能毀人名節的惡婆子不撥了舌頭不足以平民憤。」

    夏天一聲令下,十來個壯實的家丁出現在廳中,夏家就這麼大,剛剛這媒婆的話他們多多少少也都聽到一點,小姐在他們家是神一般的存在,之前一個媒婆辱罵了少夫人都被胖揍了一頓,這個媒婆,竟然敢在他們家毀少姐的名聲,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夏雨一腳踹在媒婆的膝彎處,媒婆腿一軟便在夏天面前跪了下來,本來仗著方家的勢這媒婆才有如此大膽的,沒想到這方家的少主人還在這,這夏家人也敢如此對她,這下媒婆才是真的慌了。

    看來這不大的夏家必定是真的不能惹的,只怪自己不開眼,沒有早早打聽好這夏家究竟是何背景,本以為這整個臨江府就沒有人家能比得上方家了,這方家上門提親只要不是提得京城官家小姐,這家大業大的臨江府哪一家不是上趕著的,這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

    「夏公子,是小人的錯,小人不該信口胡說,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求您高抬貴手放了小人吧!」這媒婆變得也快,見這方公子沒有要幫自己說情的意思,立馬便沖著夏天『砰砰』磕起頭來。

    見夏天沒有要罷手的意思,以為是自己的誠意還不夠,這『啪啪』自己掌起嘴來,「夏公子,小的嘴臭,小的以後再也不胡說了!」,不過一會兒這一張老臉更是紅腫不堪。

    夏天對任何欺侮夏錦之人向來不客氣,更是不可算放過這人,只是還不等夏天開口,便見夏錦帶著兩個丫頭施施然走了進來。

    夏錦剛在莊子上回來心情也是極好的,本想說傍晚時分去一趟鎮上一是告訴劉掌柜這洋芋種出來的事,二是接寶兒回來,這小子幾天沒見到了也是怪想他的。

    哪想到這一進門就見一群丫頭聚在一起義憤填膺的盯著前廳,好像隨時準備衝進去一樣,這一問才知道是什麼事,夏錦也是十分無耐,自家這斷日子咋還和媒婆較起勁來了,這一樁樁的哪一件不是和媒婆有關,夏錦自己都覺得有點膩味了。

    沖著方征點了點頭,她現在還不想放棄和方家的合作,還是不要得罪死了的好。

    方征也是十分尷尬的回了禮,自己本來是來提親的沒想到這事鬧到最後竟把自己弄到如此難堪的境地,還好夏小姐沒將這賬算到自己頭上。

    「方公子,這婆子也忒沒道理了,那人人這麼上門欺負人的,若是今日我夏家放過了她只怕是以後別人都當我夏家是好欺負的,人人都要欺上我夏家一欺了,夏錦便向方大哥討了這人情,這婆子便由我夏錦處置了,夏錦保證不動私刑便是了!」

    夏錦這剛開始一句方公子,緊接著便成了方大哥,這已經是給足方征的面子了,她的保證也算是給了台階給方征下,若是他帶來的人在夏家手中殘了他方家也算是失了面子的。

    方征哪還能不懂夏錦的意思,這是要他用這婆子換以後的合作啊,若是他不答應只怕夏家也沒那麼輕易放過這侮辱夏錦之人,最後也不過是鬧到撕破臉皮的地步,為了這麼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婆子,實在是划不來,方征很果斷的放便放棄了那個來幫他提親的媒婆,或者說他一開始就放棄她了。

    而自從夏錦出現夏天便沒在說過一句話,他相信夏錦會處理比他要好,對於李家的覆來夏天也不是傻子,雖說多數是李家人自作自受,做錦兒的推波助瀾必定也是少不了的,他不怪夏錦很,只要她還有分寸便行。

    見方征沒有意見,夏錦打了響指,風便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廳里,夏錦也不看他,只是輕言道,「去把言少爺接回來,就說我想他了,把這婆也一起帶去,要怎麼說不用我教你了吧!」

    她是不想動腦子怎麼去懲治這婆子,但她相信有一個人一定樂意代勞,說她和別人郎情妾意,她到是想知道那人吃起醋來會做出什麼?

    風揪起那個跪在地上的人,閃身便不見了人影,方征不禁懷疑自己是眼花了,這人何等本事,竟然能提個人還能行動如此迅速,他也會些拳腳,自認在那人手下只怕一招也走不了。

    而這夏家究竟有何等本事,竟然能將這樣的人收入夏家,而從他那時對夏錦態度完全沒有半點傲氣,完全的恭敬讓方征更是一驚,方家也算是有百年基業,家中也是眷養著一些有本事的門客,哪個不是傲氣衝天,但卻沒有剛剛那人的本事。

    方征也知道剛剛是夏錦向他示威,讓他知道他剛剛的選擇是對的,這夏家可不像他們表面看到了那樣只是個剛剛發跡的富戶,這兄妹倆人更不是什麼無所依靠能讓人隨意欺負之人。

    「這臨江府與大興相距甚遠,這一路行來只怕方大哥還不曾用過午膳吧,紅袖讓人整兩個菜,讓哥哥陪方大哥小酌幾杯,一盡地主之誼,方大哥若是沒什麼事便在大興鎮多留幾日,正好錦玉說最近打算再進一批琉璃,明日讓他帶方大哥在大興鎮好好轉轉,順便與方大哥詳談!」夏錦吩咐好這一切便領著添香進了內院。

    夏錦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夏天也知道妹子是不打算與這方征計較的,便也笑著沖著方征道,「方公子請坐!」

    兩人都不在提這提親的話題,而是閑聊起來,這方征也算是見多識廣,夏天這幾年也是東奔西走的難得這兩人到是相談甚歡。

    然而,那媒婆聽到夏錦說不動私刑到是放下心來,這隻這才放下的心沒過多久便又懸了起來,她不知這揪著自己的人是何人,只知自己被人揪著后領一拖著前行,而且好似故意不走大道,盡走一個荊刺叢生的小道。

    這一路行來她這一身竟是沒有一塊好的地方,到處是被了荊刺和樹枝刮的傷痕,一眼看上去更是慘不忍睹,幾次她欲暈過去都被疼醒了,她現在是真的從心裡認識到,這夏家是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而,只是顯而易見的她這份認知已經是太晚了。

    風拖著著媒婆來到小木常居的聽濤院外,小林子不知從何處閃了出來,見著風也是相視一笑,似是認識好久的人,聽到風說是要見小木到也沒說什麼,便帶著他去了少爺的馬廄之中。

    昨日里少爺那照夜玉獅子剛剛產下一區小馬駒,言少爺可是喜歡的不得了,這一沒事便拉著少爺去馬廄里看小馬駒,少爺可是寵他寵得沒邊了,好不容易沐休兩日就陪著他在這馬廄里過了。

    木梓遠遠的便見到風提著個東西向他們走來,便笑著上前打招呼,聽了風簡單的說明的原由,這傢伙的笑容到是更深了幾分,只是這次變成幸災樂禍了,看著風手中被他折磨的不成人型的老女人,木梓笑著先行一步向著小木稟報去了。

    小木聽完木梓的話,只留下一句,「帶她下去逛逛!」便抱著寶兒消失不見了,心中更是氣恨非常,這個死老太婆和都還沒人說我和錦兒是郎情妾意呢,竟然敢擅自把錦兒和別人說成一對,真是太可惡了!

    更可惡的是那個姓方的男人現在竟然還在錦兒家中,他現在哪還坐得住,不去看著情敵萬一這傢伙用了什麼手段想迷惑我的錦兒怎麼辦?雖然心中相信錦兒不是誰都能迷惑得了的,但是還是要去看著才能安心。

    本來就在馬廄去忘了要牽一匹馬,竟就這樣抱著寶兒一路用輕功飛奔著向夏家村方向而去。

    而木梓和風一聽小木要他們帶這媒婆去那裡逛逛更是興奮不已,至於這那裡是哪裡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

    以一般人的承受能力,去那裡逛一圈無疑與地獄走一圈,木家戰魂衛的刑房一個用來專門對付叛徒和姦細的地方,沒有一定的心裡承受能力若是從那個地方走出來,不是嚇死就是被嚇瘋。

    誰也不會想到,這木家戰魂衛的少主竟不是這王府的世子,而是二公子小木是也!

    夏錦這才剛剛洗去一身塵埃,便見一人以迅雷不見掩耳之勢衝進內院,雲和雷本想出面攔截不讓他靠近夏錦,卻在看清來人和他手中抱著的人時果斷的匿了,人家一家三口相聚自己出去湊什麼熱鬧。

    「不許你見那姓方的,不許你和他說話!」夏錦剛看著出現在近前的人不由的蹙眉雖然算準了這傢伙會來,但沒想到會這麼快,而且一見面就是兩個不許,夏錦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命令自己,然而這人說出這麼幼稚的話,就是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卻讓她生不起氣來。

    「誰讓你又從院子里跳進來的,這大白天的讓人看見了會怎麼說?」夏錦不想和他扯那個話題,反正除了生意上的事,她對方征便不感興趣,而現在生意上的事她已經交給了陸錦玉,怕是以後見面的機會也不會多。

    小木聽到夏錦嘴角勾起弧度是越來越大,他知道錦兒這算是答應自己了了,只是沒想到不過兩日時間他所不許的倆樣夏錦都沒做到。

    「那錦兒的意思是晚上沒人看到的時候便可以進來了嗎?」夏錦沒想到這傢伙的臉皮竟然如此之厚,明明知道她不是這個意思,竟然還這樣曲解。

    夏錦沒好氣的沖他翻了白眼,還沒待再說什麼,到是夏天先輕咳了兩聲示意自己的存在,夏錦看向發聲的地方心裡咯噔一下,還是被哥哥發現了嗎?

    「木捕頭何時來的,是送寶兒回來的嗎?只是這內院乃是小妹的居所,木捕頭出現在這裡只怕不太合適,還請木捕頭自重!」

    夏天實在搞不明的是小木明明對錦兒有意思,而錦兒似乎對他與別人也是有那麼一點不同,也不知這兩人是在搞什麼?

    這錦兒再過一年就十四了,這上次因誤會引來的提親之人可不在少數,現在就連遠在府城的方家也上門提親來了,就是不見小木來上門提親,反而夏家一事是總是他第一個挺身相護。

    不管是對夏家還是夏錦都是真心真意的,夏天實在是搞不明白這兩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他對小木這總是偷偷摸摸進來找錦兒這件事,可是十分不滿意的,還真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啊,這好歹也是他家。

    自從上次提點過錦兒一次這傢伙到是有一斷時間沒偷遛進來過,今天竟然大白天就敢翻牆進來,這膽子確實太大了點。

    「夏大哥,這事是我不對,今兒個不是帶著寶兒練功夫嗎?這小傢伙非不信我能跳過這圍牆,我就示範給他看了嘛!下次一定不會這樣了!」小木見夏天這真是生氣了,這連好久不喚的木捕頭都出來了,這不給大舅子一個看似合理的解釋也是不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