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二章 結髮為夫妻、白首不相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零二章 結髮為夫妻、白首不相離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零二章結髮為夫妻、白首不相離

    「你們也是從京城出來的,難到到這鄉下兩年就傻了,若真是出了事你們認為一個小小捕頭和一個七品芝麻官真頂用?就你們那點小計兩,連我都蒙不過,還想去蒙那有些資歷的老仵作!」

    夏錦看著兩人說得一臉不屑好似他們的手段有多拙劣似的,卻忘了是因為了解他們才能第一個就猜到他們要是換了外人只怕也是要好好查訪一翻才行。

    兩人聽了夏錦的話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有恃無恐的,沒想到最後卻給主子招了這麼多的麻煩,兩人俱是十分羞愧,「小姐,以後水煙絕不擅作主張,一切聽小姐吩咐,若有違背願被小姐遣出府去!」

    「郎中亦然!」

    夏錦揮手讓兩人起身,這幾日讓他們反省只怕他們也是夠難受的了,再說因為夏錦昏迷的事所有人都把責任怪在這兩人頭上這兩人也是不好過的,瞧著雲水煙瘦成皮包骨的那樣,再讓夏錦責罰她,夏錦也還真是下不了手。

    便一人罰了半年月銀,這事便算過去這,這下人們都道夏家人良善一般人家向他們這樣的完全可以定下的背主的名聲就算打死也不為過。

    此事到此也算告一段落了,夏錦也不想在此事上費神了,「你們倆人下去吧,既然彼此有意便去寫個庚貼送少夫人那去,改天請個媒人上門合個日子把這喜事給辦了,成了家了就不要東奔西跑了,待你們成親后這郎中便留在夏家做個管家兼家醫吧!」

    雲水煙本想說自己不想成親,但是看著郎中一臉喜氣的看著自己也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口拒絕,想著這人三番兩次為自己所累,卻從未有過怨言,也許嫁給他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最後也是紅著一張俏臉與他一起出去了。

    戰王爺在書房中收到飛鴿傳書,沉吟片刻大筆一揮,寫下幾字,「軍籍已消,好好照顧夏小姐!」

    當夏風收到這幾字時淚流滿面,辛苦訓練十幾年結果王爺一句話自己等人這些年的努力就白費了,不過能留在夏家也是不錯的。

    至少這上到少爺、小姐、下到掃灑僕婦,人人親如一家,讓他們這呆在軍營十幾年的人終於享受到家的溫暖了,再過幾年成家立業也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普通人的生活了。

    夏錦在家休息了幾日也實在是無聊的緊,便想帶著紅袖、添香去鎮上走走,而離衙門給李家的十日之期也將近了,夏錦也想去看看這李家小姐到底嫁出去了沒有。

    夏錦才出了內院便見夏風站在院外沖著裡面東張西望的,也不知是想幹嘛,見得夏錦到是沒有特意躲避而是迎了上來。

    「夏風,鬼鬼祟祟的幹什麼呢?」添香上前一步,雙手插腰,把那些村中婦人吵架的潑婦樣學得十成十,夏錦不禁皺眉這丫頭這麼彪悍以後可怎麼嫁得出去哦。

    夏風也是一愣,顯然是被這丫頭嚇著了,雖后像夏錦行禮,「風見過小姐,小姐上次說的事風已經回過主上了,主上說送給小姐的人隨小姐安排,從此不必再聽主上之令,以前我們五人的任務是每人跟隨夏家的一位主子保護其安全,不知小姐有什麼安排!」

    夏錦這幾日迷迷糊糊的到是把那天在鋪子里與夏風說過的話給忘了,而小木也承認了夏風等人的確出自木家,便答應以後不讓他們為他辦事,夏錦也就忘了這茬,如今聽夏風所言,他們剛好五人原來才是小木特意為他們家安排每人身邊一人護佑她家人安全的,一時間更是感動不已。

    要是她知道這一切是她未來公公婆婆給她安排的,也不知會是什麼樣的想法了。

    「之前怎麼辦的便怎麼辦吧,以後夏家的安全就交給你們幾人了。」夏錦也不嗦小木送的人她還是信得過的,說完便帶著添香出去了,紅袖駕著馬車在大門口等著,等兩人上了馬車便緩緩的身鎮上駛去,至於夏風她相信他自有辦法跟上。

    鋪子的小院之中夏錦悠哉悠哉的躺在她專屬的搖椅上,捧著話本曬著太陽,看著糖坊里的眾人忙碌碌的身影日子過得十分愜意。

    暖暖的太陽曬在人身上讓人不由得昏昏欲睡,夏錦也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多久,醒來時身一蓋著一條薄薄的錦被,而某人就坐在一邊手裡捧著的,正是她睡前的手中的那本話本。

    夏錦躺在搖椅上看著他出神,明明就是很老套的故事他也能看得那麼出神,那人似乎是感覺到來自身後的目光,微笑的轉過頭了。

    在目光對上的那一剎那,夏錦覺得眼前一片火樹銀花,極致絢爛,盡顯剎那芳華!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別開臉,只是覺得到那一剎那自己的臉異常灼熱。

    「好看嗎?」夏錦躺在搖椅之上,目光看向前方悠遠而空茫,似是在看著什麼又似什麼也沒看,這句話突口而出去也沒有多麼期待能得到答案,也許只是為了打破此時的尷尬。

    「不好看,老掉牙的故事。」那人也不矯情,也不為迎合她而說什麼好看。

    夏錦轉過頭來看著他,臉是到是有了幾分好奇,「那你還看?」

    「我就是想知道,你在看什麼啊。」夏錦看了他命書的手一眼,赫然一本書已經接近尾身,虧他也能耐得下性子。

    夏錦沖他伸手示意他把書還給她,那人細心的將話本翻來夏錦睡前看的那一頁遞到她的手上。

    「無聊,打發時間罷了!」在這沒有電視、電腦、手機的年代,唯一能打發時間的也不過就是這個話本而已、聊勝於無!

    夏錦繼續翻看著結尾,無非是書生中了狀元回來迎娶小姐最後皆大歡喜,可是現實用科舉三年一次,一次只有一名狀元,一個無身份無背景,什麼都沒有的窮小子憑什麼一朝中舉。

    就算是中舉一個狀元最多也只能從七品翰林院編修做起一個眷寫文書的職務,或是外放做個縣令,若是沒有後台不會鑽營,一輩子也不會有多大出息,憑什麼娶那官家小姐。

    想那寫書之人只怕也是想借著這話本中的人物實現自己渴望而不可求的美夢,雖說夏錦對故事的內容嗤之以鼻,但是誰又能阻止人心對美好未來的渴望呢。

    夏錦放下手中的話本,兩人就這樣靜靜得享受著午後的陽光,微風吹過兩人的髮絲交纏,剎那間小木想到那句,『結髮為夫妻,白首不相離,』輕輕握住兩人交纏的髮絲鬼使神差的打起結來。

    夏錦沒注意到他的舉動,而是微閉著雙眼閉目養神,而某人正在那裡打結打的開心,一臉賊兮兮的笑容,活像一隻偷腥成功的貓。

    輕淺的腳步聲傳來,小木趕忙解開纏繞在一起的髮絲,到不是因為其它,只是怕影響了她的聲譽,待小木解開最後一撮頭髮,夏錦也緩緩的睜開眼睛,彼此心照不宣。

    陸錦玉捧著賬冊款款而來,見夏錦早已醒來便不再刻意放輕腳步,行至夏錦身前躬身一禮,「小姐,上個月的賬已經對好了,請您過目!」

    「不用了,錦玉辦事我還是放心的,以後這賬上的事就交給你了,要是忙不過來就招兩個賬房過來。」夏錦掀開薄被伸手拽拽被壓皺的裙角,這才站起身來,緩緩背手而行,陸錦玉趕忙跟上夏錦二人向著書房的方向前行。

    小木卻只是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泥土,原本他一直靠著搖椅席地而坐,掀開夏錦留下的薄被躺在夏錦的專屬搖椅之上學著她閉目養神。他知道她們有話說,夏家生意上的事他不想摻乎,他要的只是夏錦這個人而已。

    「錦玉,李家的事怎麼樣了?」夏錦也知道自己是急了點,這才幾天的時間只怕也有什麼大的進展。

    「李家的確是出了問題了,李家的一個姨娘和一長工跑了捲走了李家的房契和地契,而現在這房契和地契都抵壓在當鋪,李老爺之所以找上夏家就是想利用夏家與衙門的關係可以給當鋪施壓低價贖回這些東西!」陸錦玉把這幾日探到的消息一一彙報給夏錦。

    中指輕敲著書案,夏錦的眉頭皺了又皺,願進入大戶人家為妾必定也是愛慕虛榮之人,而她既然能拿到李家的房契、地契必定也是能得這李老爺寵愛的,為何要放著大好的日子不過與一個長工私奔,又何必冒這險呢?

    而且這種事李家不可能那麼輕易讓人知道,陸錦玉的消息又是從哪來的,夏錦實在是想不通這其中關節。

    「消息可靠嗎?」不附合邏輯之事,夏錦不太輕易相信。

    「可靠,這李家姨娘經常來咱們鋪子買梅子糖,上次我路過撫州時便見到過她,當時見她神色匆匆我也沒在意。

    上次添香說了李家的事,我便又去了跑了一趟撫州,找了那裡的掌柜幫忙打聽,才知道這事在當時鬧的挺厲害的,只是撫州離我們這兒還較遠消息沒傳到這兒來。

    當日我在撫州見到李家姨娘第二天這姨娘便被李家的人給抓回來了,聽說當時李老爺有逼問過她什麼東西,但是她不肯說才保住了一條命,不然可能當場就打死了,而且據撫州那邊的消息當時那個姨娘是有身孕在身的!」

    陸錦玉說到這兒時頓了頓,看看夏錦的臉色,必竟小姐雖聰明也不過是個小姑娘讓她聽到這麼血腥的事擔心她會害怕,只是見夏錦神色如常並沒有什麼變化他才接著道。

    「李家的家的宅院和田地被她當了三萬兩銀子,本來以為帶著銀子只要跑出臨江府便沒有事了,哪想到這才剛到撫州那個男人便偷了她的銀子跑了,留下她一個人沒有銀子走不遠才被李家人給找到的。

    至於被帶回來后還有沒有命在就不知道了,我託人多方打聽才知道房契和地契就被當在咱們鎮上的永昌當鋪中。找了衙門裡的師爺驗證過了的確是李家那宅子的房契和地契沒錯,至於李家還有沒有另外的私產還沒查出來。」

    陸錦玉從懷中掏出幾張紙遞給夏錦,「李家姨娘當的是死契,這幾處我已經託人買了下來,待小少爺出世便可過戶,這是契約。」

    夏錦看著手中的東西,原以為還要費上一翻功夫才能做成的事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搞定了還真有點不可思議,現在她對陸錦玉不禁又要刮目相看了。

    這李家的姨娘之所以要與人私奔,看來是懷了別人的孩子了,怕李老爺知道不會放過她才幹脆一不做二不休的。

    衙門裡鑒定過的房契和地契想來也不會錯的,不管怎麼說這房契和地契已經落入自己的手中是不會有錯的了,只是拿了這個就算完嗎?不李家還有鋪子,還有本錢,雖時可以東山再起,而她夏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先別讓人知道李家的房契在我們手中,還有鋪子的事你也要加趕動作,我不想他有任何翻身的機會,至於那個姨娘的事我會讓人來找你,你只要把你所知道的事告訴他就行,他自會去查的。」

    若真是那個姨娘不幸早已隕命這也將是讓李家徹消失在大興鎮的機會,扳到李家就算是給她也報了仇了吧,要是她還活著那她夏錦就做這個順水人情救他一命,就當謝謝她把這李家大半產業奉上,省了她不少力氣。

    「我記得李家是有兩間鋪子是在一起的吧,好像位置還不錯,就在靠一品樓附近,我想開一家火鍋店,你準備準備務必趕在立冬這天開業。」夏錦歪著頭看著陸錦玉,明確給出了她的時間,立冬這前她要李家的鋪子,這是最後的期限。

    冬天才是吃火鍋最好的季節,一年多前就想開了但那裡沒有資金,現在不正是最好的時機嗎?她期待那一天!

    「是,小姐」錦夏錦吩咐的事他從來沒有推託過,這次也不例外!

    夏錦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滿意足的點點頭,「沒什麼事了,你出去忙吧!」只用下命令不用自己做事還真是爽啊!夏錦現在是完全能體會小木那當甩手掌柜的樂趣了。

    這陸錦玉剛拉開書房的門卻差點於外面衝過來的身影撞個正著,「小心!」

    伸手扶著衝上來的人,反而害自己踉踉蹌蹌的連退幾步才能站穩,本來已經踏出書房的身子,又完完全全的退了回來。

    添香也隨後衝進夏錦的書房之中,只是好在自身的功夫底子,當是穩穩噹噹的站在那裡不曾出醜,「陸錦玉,你怎麼搞的?突然從裡面衝出來,差點被我撞著知不知道?」

    添香原本就是潑悍性子,平時與這鋪子中的人一向關係融洽,被她這麼一陣倒打一耙的埋怨陸錦玉本也沒當回事。

    只是夏錦卻是微微皺了皺眉,「添香,道歉!」

    本來不過一件小事,添香的埋怨也不過是一時戲言幾人心中也是有數只是沒想到夏錦會突然開口。

    兩人俱是一愣,添香實在不明白小姐為何要對她如此嚴厲,心中十分的委屈,可憐巴巴的看著夏錦,「小姐,我……」

    陸錦玉也不明白夏錦為何要較真,只是不管夏錦作什麼決定他相信都是有他的道理的。

    本想解釋的人,看著夏錦越來越沉的臉色,硬生生的把到嘴邊的話給吞了下去,轉身沖著陸錦玉一福,「對不起!」

    「無妨!」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小姐較真了而已,陸錦玉順勢虛扶了添香一把讓她起身。

    「錦玉,你先下去吧!」夏錦看著添香那委屈的小樣心裡有所不忍,這丫頭跟在自己身邊兩年,自己可從來沒有這麼對過她只怕現在心中早就淅瀝瀝的下起小雨來了。

    陸錦玉再次沖夏錦抱拳才退了下去,臨走進還細心的關起書院的門不讓人過來打擾,只是添香的一句話卻讓他止住了腳步。

    「小姐,你明知道添香和陸錦玉是開玩笑的,為什麼還要添香道歉?」這丫頭就是直來直去的性子,什麼事都藏不住,也罷!只怕外面那人比她更想知道。

    「錦玉是我夏錦的大掌柜,外面的生意我全權都交給他在負責,若是我夏家的人不都尊重自家的大掌柜,你讓外人以何種眼光來看他,他又如何能獲得別人的尊重呢?

    他在外人眼中的地位,是我們捧出來的,想讓別人不為難他首先自家人要學會尊重他,以後見到他要規規矩矩叫一聲陸管事,可明白了?切不可像今日這樣沒分寸!」

    陸錦玉站在書房門外,裡面夏錦說的每一句話他聽得清清楚楚,原來小姐是在為他鋪路,看似百事不問的小姐,卻將一點一滴的看在眼裡,細微之處幫他掃清障礙,讓他越走越順暢。

    抬起腳步陸錦玉微笑著向樓下走去,既然小姐希望他能扛下這個重任,那他便只有做得更好才能不負小姐的栽培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