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章 夏錦昏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一百章 夏錦昏迷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一百章夏錦昏迷

    不過看錦兒這樣子她似科知道點內幕,可以肯定的是這事一定不是錦兒做的,但做這事的人一定與她有關。

    「要我查嗎?」不管她想不想自己插手,他尊重她的意思。

    「不用,按你原先的意思辦,這事我來處理!」看小木那樣也知道他原本是要拿那貓沖數的,這老虔婆才罵過她嫂子,立馬就被貓咬掉了舌頭,這不難想像這事與她有關。

    小木聽了夏錦這話也點點頭,知道夏錦是家裡有事處理,他也不便跟著,「寶兒,我來帶著,正好檢查一下他這斷日子功夫可有進步了,晚點我給你送回去便是!」

    夏錦點點頭,這與她原本的意思不謀而合。

    紅袖熟練的把車停在夏家門口,夏錦也不用人扶便直接從車上跳了下來,徑直朝著西廂去了,添香緊隨其後,夏家下人見小姐風風火火這架式也知道只怕是出了什麼事,一個個大氣也不敢出,乖乖行禮退讓,完全收斂了之前的嘻笑神色。

    夏錦在西廂坐定,吩咐添香道,「叫郎中過來,還有嫂子身邊的那些個丫頭一個不落全都給我叫過來,一柱香時間我要見到他們,讓紅袖暫時去少夫人那邊照應著,小心點別驚動了少夫人。」

    添香馬不停蹄的向著前院跑去,小姐雖然沒說但從小姐那緊繃的臉色也能猜到肯是出大事了。

    夏家也不大這不到一柱香時間所有丫頭都聚集在西廂書房的門院,只是誰也不敢去敲那扇門,怕門裡人的怒氣是他們所承受不起的。

    「全都給我滾進來!」夏錦現在肝火很旺,這一個個丫頭也實在是無法無天了,別得功夫沒學會,這害人的功夫到是花樣百出了。

    從來小姐都是笑臉迎人的,誰曾見過她發過這麼大火的,一個個小丫頭嗎?你推我我推你的擠了進去。

    夏錦看著排排站的眾人,也不理會他們,而是徑直走到郎中面前,「誰幹的?」

    幾個小丫頭面面相覷不明白夏錦何意,而被問到的郎中是一驚,看來小姐是知道了,那難怪小姐會問他了,這能讓好好的貓發顛咬了人的舌頭,那便是只有一種可能便是下了葯,而這家中能識葯懂配藥的也只有他了,小姐不問他還能問誰。

    郎中低頭不肯回答,他們都是一樣的心思,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傷害小姐再意的人,不管是誰做的他們的想法都是一樣的,他也不會出賣那個讓他配藥的人。

    夏錦左右環顧這幾個丫頭,其實是誰她心中已是有數,但她要讓那人自己站出來,「來人!」

    夏風、夏雲應聲進來,拱手行禮、異口同聲的道,「小姐」

    「拖出去,打到說為止!」她不相信那人會如此心狠還不站出來。

    「小姐,是我!」聽到夏錦要打郎中,雲水煙慌忙跪倒在夏錦身前,坦承一切,只是其他幾人根本不知道夏錦所說的是怎麼回事,連添香都是一頭霧水,冬兒丫頭更是睜著一雙迷濛的大眼睛看著雲水煙,不明白她是犯了何錯惹小姐如此生氣,昨日就算她也犯了錯小姐也不過是輕責了幾句而已。

    夏錦揮手讓夏風、夏雲先行退下,這次她沒有扶雲水煙起身,而是指著雲水煙氣得全身發抖,「你……你……」

    夏錦氣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添香小心的撫著她的後背直到她喘勻了這口氣才鬆了手,而此時紅袖卻來報,李老爺上門來了正在前廳,求少爺收了他家小姐。

    本就怒火中燒得夏錦這下更來氣了,指著雲水煙道,「給我去院中跪著,等你什麼時候想明白了什麼時候再起來!」

    其他想求情的人卻被夏錦一眼瞪了回去,誰也不敢開口了,都想著小姐不會無原無故的責罰下人,想是雲水煙真是犯了錯誤了。

    郎中看著雲水煙那倔強得咬唇隱忍就是不肯認錯的模樣十分心疼,最後還是開了口,「小姐……」

    只是他話還沒說完便被夏錦攔了回去,「你要是看不過去就陪她去跪著,你以為這事沒你她一個人能做成?」

    說完甩袖去了前廳,而身後的一眾小丫環不禁為這李老爺祈禱,趕上小姐發火的時候送上門,這不是閻王桌上偷供果找死嗎?

    夏錦這還沒進前廳呢,便見聽到裡面的談話聲,「夏老闆,不是我老李自吹,我家小女那真是一等一的美人,就咱大興鎮也是難找的,夏老闆要是不嫌棄明天我就讓人把小女抬過來,給夏老闆做個平妻還是要得的嘛!」

    這李老爺嘻皮笑臉的沖著夏天道,無論夏家怎麼拒絕他就是這麼一句,搞的夏天頭都大了,只是這伸手不打笑臉人,他也真不好意思真接攆人。

    夏錦實在是為李老爺那厚臉皮感到汗顏,怎麼就有這麼不要臉的人,這昨個已經明確的拒絕過了,今兒個竟然自己找上門了。

    夏錦在門后平息了一個怒火,換上一副笑意嫣然的面孔這才走進前廳,「哥,我聽說家中來了貴客,不知道是哪一位呢?」

    夏錦笑意盈盈的沖夏天行了禮,看著李老爺禮貌的問道。

    夏天見夏錦來了,著實鬆了一口氣在,指著李老爺道,「鎮上的李老爺!」

    夏錦笑眯眯的看著李老爺也不行禮,這種無恥之人還不配她夏錦見禮,這李老爺雖說是一肚子的不高興,但也是不敢表露出來,必竟這是有求於人,而且他也聽說這夏錦在夏家地位極高,就是這夏天和林氏多數時候也是聽她的,這要是把人得罪了只怕這親事也就別想了。

    李老爺眯著小眼將夏錦一頓好誇,什麼好聽盡撿什麼說,夏錦面上笑眯聽著似是十分受用,而心裡卻將此人鄙視到了極點。

    待這李老爺總算是誇完了,夏錦這才道,「不知李老爺此次找家兄所謂何事?我今兒個從鎮上回來可是聽說了一件大事,還與李老爺有關呢?」

    不等李老爺阻攔,只聽夏錦朗朗的道,「聽說李老爺出八百兩銀子招婿,這鎮上的人都傳遍了,還有人說這李家小姐是容貌奇醜,早就過了及笄之年仍無人敢上門提親,李老爺才出此下策,還有人說這李小姐是得了怪病,李老爺怕傳染給家人才用這種法子想儘快把李小姐嫁出去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既然李老爺在這不知道這李老爺能不能滿足小女這點好奇心呢?」

    李老爺這張臉自從夏錦開口之後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青了又黑,變幻莫測,夏家之人莫不是雙肩抖個不停,想是忍得十分辛苦。

    就連坐在主位上的夏天也不能倖免,想要借著喝茶來掩飾自己的笑意,無耐這手實在是抖的太厲害,這茶盞中的茶水送進口中的沒有,這地上到是灑了大半。

    夏錦白了他這白痴哥哥一眼,這笑成這樣也感喝茶,也不怕嗆死。

    夏天回了他一個無耐的眼神,誰讓你罵人還罵的一臉無辜,純屬好奇的樣子,實在是很好笑嗎?

    夏錦沒再與自家哥哥眉目傳訊,而是佯裝一臉緊張的看著自家哥哥,「來人、少爺的病又犯了,快扶少爺回房請大夫!」

    夏天聽著夏錦的話自是借坡下驢身子更是抖得厲害任由下人將他扶了下去。

    夏天一走,這李老爺還沒回過味來,這人好好的怎麼說犯病就犯病莫不是裝得吧,雖有疑慮去也不好問出口。

    夏錦看他那樣到是也不同他客氣,直接開口道,「家兄身子不適不便招待李老爺,小女只能代兄長送客了,至於李小姐嘛,如此極品的姑娘我家兄長也是消受不起的,願李老爺能早日為李小姐找個好人家,這真要是不行李老爺也不妨大方一些再添個兩百兩湊個整數我想還是有人肯娶李小姐的,也不用李老爺這樣挨家挨戶上門求人了,唉……這可憐天下父母心我還是懂得,李老爺慢走不送!」

    這還迷迷糊糊的李老爺就這麼被夏錦請出門外了,待他回過神來夏家早已是大門緊閉,任他怎麼拍門也沒有人應聲了。

    這大門一閉夏家的前院里便是笑聲一片,這小姐也是太厲害了,這連蒙帶騙,還帶罵的就把人請了出去,只是這還沒樂多久,夏錦便板起臉來。

    「今天這門是誰守的,什麼人也敢放進來?」

    值守的人噗咚一聲跪在地上,「小姐,是小的錯,小的不是想申辯什麼,只是那人說是來和少爺談生意的,小的不敢怠慢!」

    「行了,起來吧,這事不怪你,只是以後多長個心眼,這夏家的生意都是在鎮上談的,還沒有談生意談到家裡來的,來家裡的都是熟人,記清楚了嗎?」看來這小子也是被李老爺給騙了,知道夏家肯定不會輕易讓他進門竟然說是來談生意的,這老東西果然是老奸巨滑。

    還真不知道她這把這老奸巨滑的傢伙給趕出門的又算是什麼呢!

    轟走這臉皮超厚的人,夏錦更是頭疼,這雲水煙還在院子里跪著呢,這事要怎麼處理她更是一陣頭疼,若說錯護主有何錯,若說對傷人如何能說對呢!

    夏錦一路攏著手來的內院,雖說現在還不到冬天她就是覺得全身冰涼,想把自己縮成一團的衝動,這外面的事已經夠讓她煩心的了,沒想到這後院之中也不得安寧,這丫頭們一個個都是膽大包天,越來越敢自作主張了,昨兒個冬兒那一壺的開始,要說她年紀小不懂事就罷了,可是這水煙到夏家也快兩年了怎麼也不能說不懂事吧,這是誰給了她這麼大的膽子。

    夏天剛剛從前廳出來便聽到下人說雲水煙被罰的事,錦兒的主意他自是不會說什麼?但他還是好奇是什麼事讓錦兒如此大動肝火,她可是最不贊同責罰下人的。

    看著夏錦從前廳里出來,獨自一個人攏著袖筒的模樣怎麼看著都有一點可憐兮兮的味道,「錦兒怎麼了?有什麼事和哥說?」

    夏天見夏錦似乎精神不太好,趕忙上前兩步把她扶住,只是沒想到他這才碰到錦兒,這丫頭便順勢倒在他的懷裡,「哥,讓他們起來吧!」只留下這麼一句話便暈了過去,夏天急忙抱住妹子,「來人,快來人!」

    這剛才送寶兒回來的小木聽到夏天的聲音還以為林氏出了什麼事情,抱著寶兒也趕緊幾步跨了進來,在看見夏天懷中抱著的夏錦時,什麼也顧不得了,把寶兒放在地上,上前一步便從夏天懷中把人搶了過來,抱著夏錦就往裡面沖,一腳踹開夏錦的放門還大聲吩咐道,「快叫郎中過來給錦兒看看!」

    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在炕上,見郎中還沒過來,立馬又衝出門想去叫人,只見木梓提溜著一瘸一拐的郎中已到了門口,顧不得其它,一把把人撈進夏錦房中還順便抓了一個圓凳把人給按坐在上邊,就在一邊盯著郎中把脈。

    郎中小心翼翼的執起夏錦的皓腕在,小木如狼的眼光中鎮定自己的思緒,仔細的給夏錦把起脈來,半晌郎中才開口道,「小姐,這是肝火過旺,氣急攻心,再加上氣虛鬱結,一時撐不住才暈了過去。」

    郎中越說,小木這眉頭擰得越緊,伸手揪過剛剛放下夏錦皓腕的郎中,一拳沖著腹部而去,疼得郎中縮成一團,好似還不解恨似的,又是一拳沖著郎中的臉部而來,去在見到夏錦暈迷中仍是緊蹙的眉頭時放下手來,揪著郎中一把把他扔到門外,與剛剛趕來的雲水煙撞成一團。

    小木恨恨的指著二人道,「滾回去好好想想你們到底是怎麼把你家小姐氣成這樣的,要是想不明白,就給我滾,錦兒身邊不需要你們這些背主的奴才!」

    「去叫沈清風過來一趟,我不相信他們能看得好錦兒,不難她氣受就算不錯的了!」很明顯這話是沖著木梓去的,木梓也知道此時他家少他正在盛怒的邊緣,去惹他是很不理智的,二話不說按少爺的吩咐去鎮上請人了。

    剛剛被小木扔在原地的寶兒此時已經跟著舅舅過來了,他還不知道娘親這是怎麼了,小木爹爹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一時也不敢上前,只站在夏天身邊,直到小木吩咐完這才上前扯著小木的衣袖問,「小木爹爹,娘親怎麼了?寶兒可以進去陪她嗎?」

    「可以,娘親累了你進去看看她就出來,可別吵著她了知道嗎?」小木壓下滿腔的怒火,柔聲的哄著寶兒,好似是怕嚇著他似的。

    夏天見著這情況也不好說什麼?夏天也很想問妹子怎麼樣了?

    看著小木那樣,想也是知道錦兒為何會突然暈倒的?而他對錦兒的關心更是有目共睹的,甚至超過在場的所有人,雖然他今天的舉動有點不合禮數,夏天想想還是算了吧,到哪裡再去找一個這麼在乎自家妹子的人呢。

    再說在場的都是自家人只要一會下令不許聲張就是了,雖然這小木對錦兒的心思是十分明朗了,但還不知道錦兒究竟怎麼想的,這些年了也沒看到錦兒給個準話,這事還是交給錦兒自己決定吧,這之前總不能讓別人壞了錦兒的名聲才是。

    木梓去接沈清風卻被告之出了遠門,還好沈老大夫在回春堂坐診,木梓拉著沈老大夫就走,也不給老人家喘息的機會,這下了馬老人家沒好氣的劈頭蓋臉給木梓一陣好打,「叫你拽我老人家,我這把老骨頭就快散在你手裡了!」

    這沈老大夫雖說以前也和木梓一樣是木家的下人,可是人家必竟是老前輩連王爺都敬上幾分的人,他也只能抱頭鼠竄,絲毫不敢還手。

    這門口的喧鬧可是惹火了屋內的人,這急心急肝的等著人來看診,這人來了不進來竟在外面鬧了起來。

    小木現在也是肝火飆升,看著一滿院子跑的一老一小兩人就是一嗓子,「鬧夠了沒有,鬧夠了就給我滾進來!」

    這話音一落二人便分了開來,沈老大夫雖說早已贖了身,但是這心裡對當年救了自家一家人性命的木家仍是感激頗深,見這木家的小主子發了怒也是就只能悻悻的摸摸鼻子隨他進去了。

    其實他一直也沒搞明白這到底是要給誰看診,這木梓一到回春堂聽著清風那小子不在,抓著自己扔上馬背就跑,也沒給自己詢問的機會。

    當他看到躺在炕上,臉色倉白的夏錦時也是一驚,這平時活靈活現的小丫頭,咋臉色這般難看的躺在那兒。

    沈老大夫也不用人吩咐直接坐在炕沿便給夏錦把起脈來,臉把卻是越來越難看,末了放下夏錦的手腕一臉便色的問道,「是誰把這小丫頭氣成這樣的,一氣結郁心,這是想氣死她啊?」

    沈老大夫一直對夏錦印象不錯,一開是還暗自篡綴著自家小子把人給娶回來做兒媳婦,只是後來聽說這丫頭是木家主母看上的人這才打消了這個念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