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八十八章 修祠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八十八章 修祠堂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八十八章修祠堂

    「紅袖怎麼了?想什麼呢?」這丫頭想什麼事想得那麼出神。

    「小姐,可真疼譽兒?」紅袖看著夏錦眼裡十分認真,從沒有聽說過這做主子的會為下人用這麼多的心思,何況譽兒不過是個小不點,並不能為主子做什麼!

    「小姐我不疼你們嗎?紅袖這莫不是吃醋了?」夏錦放下茶盞,讓自己的放鬆身體斜靠在這偌大的椅子中,斜挑著眉看著紅袖。

    那樣子到是像極了調戲侍婢的紈絝子弟,只差沒在手中握上一柄摺扇再挑起紅袖的下巴,那就更像了。

    紅袖臉色微紅的瞪了夏錦一眼,這小姐也真是的竟這樣拿她開起玩笑了來。

    添香看著這兩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也怕是只有小姐敢這樣調戲她家這冷麵的姐姐了。

    夏錦這也算是忙裡偷閒,自得其樂了!

    這賬是看不下去了,夏錦打算去老族長家走走,剛剛和紅袖他們一番調笑到是讓她放鬆心情,心裡到有了一個主意,只是這成不成還得去問問老族長。

    紅袖添香兩丫頭看到夏錦放下賬本往外走,兩人對視一眼,也是摸不著頭腦,但還是果斷的跟了上去。

    「錦兒丫頭來啦,快過來,陪我老頭子做會兒!」老族長坐在院中沖著夏錦招手。

    夏錦笑著走到老族長身邊坐下,「老祖宗近來身子可好?瞧著這氣色還真是不錯,還真是越來越精神了!」

    紅袖將從家中拿過來的兩樣糕在放在老族長面前的桌子上,老人家看著桌上的東西,看著夏錦搖搖頭。

    「丫頭,不用每次來都帶東西,我也知道你忙,只要你能抽空過來看看我這老傢伙,我就很高興了,你說你這一年來送的吃的穿的,我這一把老骨頭哪用得完,這要是知道的說你是懂事,孝敬老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要賄賂我呢!」

    老族長深深嘆了一口氣,自從半年前他把這族長之位交給自家次孫后,並把他們分了出去,自己跟著長孫過日子。

    雖說這幾個兄弟關係好著,但是這一年多,幾乎家家都添了閨女、小子,也不好讓他們都住再一塊。這家中沒這麼大地方不說,就是以後也多有不便,不若趁著現在自己還在便把這家分了。

    本來他是屬意把這族長之位傳給長孫的,只是被他推辭了,只說自己怕性子太憨厚容易被人所左右,實在不適合,他也只好把這擔子交給了二孫子。

    擔子卸了這人也落提一身輕鬆,這是這族長的威嚴還在,一般族裡的事,族老們還是喜歡來找他商量。

    只是他也多數是不管的了,都推給孫子去操心,自己整日閑在家中,晒晒太陽、喝喝茶,自從他不是族長后這錦兒到是來的比以往更勤了。

    只要有空便來看看他老人家,陪著他聊聊天,喝喝茶,這夏家要是得了什麼東西錦兒也總是想著他,總是也給他備下一份,多半是錦兒自己送將過來,順便陪他這把老骨頭聊聊,就是實在沒空也會讓丫頭們送過來。

    只是自己這麼大年紀了哪裡還需要在這吃穿上花許多個銀子,他也是什麼都不想了,只想著能有個人沒事的時候陪自己聊上兩句他就很開心了。

    夏錦感念這老人家一直以來對他們一家的照拂,是以經常在有空的時候便來看看他,陪他喝上一杯茶,聊聊天,也可是藉此放鬆一下自己,只是每次也不好意思空手而來,總是在家中撿一些吃的用的帶過來。

    聽了老族長的話夏錦還有點不好意思,這些也不是她特意準備的,只是她向來腦袋轉得也快,「老祖宗,我這次可就真的是來賄賂你的了,您可千萬要收下啊,不然我哪好意思開口哦!」說完還調皮的眨眨眼。

    老祖宗倪了夏錦一眼,真是個鬼丫頭,這給了根杆子還真是立馬就往上爬啊。

    「說吧,這回找我老人家什麼事?看看我這把老骨頭可能幫得上忙?」

    老祖宗端著他那把紫砂壺就著壺嘴喝了一口,又瞅了夏錦一眼,就連這壺也是這小丫頭送來的,唉……這人情債還真不好還。

    「還不是譽兒的事,前個兒您讓李嬸給我送信說,這事族老們有意見,我這想來想去,這族老們也不過擔心收了譽兒讓祖宗們臉上無光,錦兒到是有個想法,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就過來問問老祖宗了!」

    夏錦乖巧的坐在那兒說得那叫個誠肯,只是臉上那狡黠的笑容卻讓人知道不是那麼回事,這丫頭又有什麼好主意了,老族長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他一眼。

    「有什麼好主意,就說出來吧,老頭子我幫你考量考量。」

    「其實也沒什麼,咱們讓譽兒為祖宗們做一件面上有光的事,那祖宗們應該就能收下他了吧?」夏錦故作詢問的看著老族長。

    「有面子的事,他還這麼小能做什麼有面子的事?」老族長看著夏錦甚是不解。

    「有啊,怎麼會沒有呢,這像是修橋、鋪路、修祠堂,這可都是行善積德的大事,可是會被人人稱頌的,怎麼不會是讓祖宗們備有面子的事呢。」夏錦掰著手指一一數著,數完還笑著向老族長眨眨眼,臉上那笑容叫一個得意。

    老族長沉思了片刻這鬼丫頭這主要到是不錯,古往今來這鋪橋、修路積德行善的大舉,的確會讓人稱道,有得還能被記入縣誌,再者說這夏家這祠堂也的確是風雨飄搖了這多年該修修了,本來也些族老們也和自己提過想讓夏天出點錢。

    沒想到這會錦兒到自己提出來了,雖然清楚這錢最後還是由他家來出,但是夏錦要是把這功德直接算在譽兒頭上,那那些老東西們只怕也不能再說什麼了,這人家都還不是你夏家的人,憑什麼花錢幫你修祠堂。

    就知道這丫頭鬼得緊,本來還以為這事要夠她煩上一陣了,自己也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來幫她,沒想到這才沒兩天她就有了主意。

    「成,這事我讓老二去和那幫老東西們說,不過你打算出多少銀子?」這修祠堂是用不了多少銀子,但是說到修橋鋪路只怕是少不了的。

    「五百兩!」夏錦伸出自己絹繡的手掌在老族長面前搖了搖。

    「五而兩會不會太多了?兩百兩足夠了!」老族長一驚這五百兩可不是個小數目,就是村子里一年總的營收也沒有這個數,為了一個下人的兒子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值嗎?

    「不多,我打算把這路一直修到鎮上,這個五百兩銀子應該差不多的。」夏錦有自己的想法,這修橋鋪路和修祠堂的事本來就是她把算做的,這隻不過是讓譽兒掛個名而已。

    夏錦父母的排位就供奉在這祠堂之中,現在夏家有了錢,怎麼著也得把這祠堂給修一下,這也是兩兄妹就早商量過了。

    再說這路,從夏家一鎮上這段路真心不好走,夏錦現在幾乎天天都往鎮上跑的,每天一來一回的實在是顛的太讓人難受了,虧得紅袖駕車的技術不錯,不然只怕早就被顛的散了架了,這修路即是方便他人,也是方便自己嘛。

    老族長聽了夏錦的話也就不在多說什麼,這錢是他們自己的,樂意出多少也是他們自己的事,何況這仗義疏財本也是好事。

    老族長答應幫她村中的族老們說說,妥了便讓人給她家送信,夏錦帶著兩個丫頭歡歡喜喜的回家去了。

    夏錦回家把這事和哥嫂說了一遍夏天和林氏到沒有什麼不同意的,這銀子本來就是自家準備出的,只是讓譽兒擔個名聲罷了,便不值當什麼,只是林氏還是有點擔心。

    「錦兒,你說邊事真能成嗎?那些個族老們也不是傻子,他們能不知道這銀子是咱家出的?」林氏覺得這事難成,必定大家都不是傻子,譽兒不過是個孩子還是個被親爹賣了的孩子能拿得出銀子才是怪事。

    「知道,知道那又如何?這銀子在我手中,只要我不想給誰又能把我怎麼樣!我現在不過是找個借口把這錢給錯送出去,他們拿了這銀子只會躲起來偷笑,至於是以誰得名義給的他們又怎麼會在乎!五百兩銀子換來的不過是宗譜上的寥寥數筆,他們又何樂而不為!」

    夏錦語帶嘲諷,這些個人本來就是想借著修祠堂的事從她頭上撈一筆,那她又為何不能讓他們付點代價呢!

    她相信在銀子面前他們那些個祖宗的顏面和傳下來的規矩都會變成空談。

    拿了銀子她就不相信他們還會在此事上為難譽兒,這世上什麼都是假的!什麼祖宗的顏面?這人都死了還要面子幹嘛!就算是要她也相信這五百兩足以買下那死人的面子。

    想想自己之前也是個傻的會體諒他們的難處,這隻要花錢能解決的難處那也不算是什麼難處了,只要會變通,銀子使到對的地方一切難題迎刃而解。

    夏天看著夏錦狂傲的表情微微眯了眼,錦兒還是變了變得如此的自信、隱約中有種威嚴不可侵犯氣勢。

    林氏聽了夏錦的話也有點道理點點頭,便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想著這羅氏的嫁妝也要備起來的,可不能讓人家說了閑話才是,這喜被嫁衣什麼的都得緊著點縫,還有什麼其它的東西,她得去找老嬸商量商量才是。

    這次羅氏出嫁過了,以後再輪到錦兒的婚事她也就不用手忙腳亂了,這次也全當是以後為錦兒鑄備婚事練手了。

    要是夏錦知道林氏此時的想法,只怕是把羅氏的婚事交給其他人處理,也是不會讓她嫂子經手的,她也不過才十三歲,嫂子竟然就想到她要嫁人的事了,這嫂子也太著急了吧。

    不出三日果然老族長家便派人送信過來,趕巧著那日夏錦不在家,李嬸便在林氏的的屋子裡坐了會。

    這會子林氏正帶著丫頭們給羅嫂縫喜被,而羅氏便坐在角落裡臉紅著縫她那件嫁衣,李嬸進屋便看見這一炕頭上都是紅紅火火的顏色,可不就是要辦喜事的樣嘛!

    林氏在炕上收拾出一塊地方,拉著李嬸坐下,咐吩巧兒去沏香茶,「李嬸今日咋有空到我家來坐坐?瞧著我這屋裡亂得,您可別笑話啊!」

    「得、得,這有什麼可笑話的,這是喜事應該高興才是,這羅嫂就是個有福氣的!」李嬸接過巧兒送上的香茶放在炕著上,看著角落裡臉紅的羅氏打趣她!

    一眾小丫環在一旁捂著嘴偷笑,這下羅氏更是紅著臉不敢見人了,林氏好笑又好氣的瞪著幾人一眼,「笑、笑,等著哪一天我把你們也一個個給尋了婆家嫁出去!」

    小丫頭們嬌嗔著跺著腳,東家娘子這就向著羅嫂,一點都不疼我們,幾人也都是伶俐通透的性子,知道這李嬸來找林氏是有話要說,便拉著羅嫂藉機出去了。

    「你家這丫頭可個個都好看得人眼饞啊,只怕是不少人家都想來求娶,只怕你是要捨不得的。只可惜我家的長鳴,唉……」李氏看著幾個小丫頭嬌俏的背影甚是羨慕,這兒子要是沒有入伍,這會子怕是早已成親生子了。

    「只可惜我家的長鳴,唉……」

    李氏一聲長嘆,眼裡是濃得化不開的憂愁,林氏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好坐在一邊靜靜的陪著她,並不出聲!

    好歹這李氏也是早已接受了兒子入伍的事實,不過片刻便轉過眼來,「唉我說這個幹嘛,今天來到是有好事告訴你們!」

    李氏收拾好心情,在林氏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手絹摸摸眼角。

    「嬸子是啥事啊?」莫不是關於譽兒的?林氏想著這幾日也就是這事能讓他們再高興一把了。

    「就是譽兒,族老們都同意了,夏健成親次日便開了這祠堂讓他們祭奠祖宗,便正式入這族譜。」李氏喝了一口茶一口氣把這事給說了出來。

    夏錦花了這麼大的代價就是想讓譽兒入夏氏宗譜,這次終於算是塵埃落定,想必他們會是很開心的。

    「真的?譽兒真的可以入夏家宗譜了?」林氏雖然聽夏錦說過萬無一失,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沒想到這會兒竟是李嬸親自來送信,只怕八成是真的了。

    「自然,我說你們家對這羅氏也真可夠好的,事事想得周道,這次竟然花上這麼大的代價可值得?」李氏實在是想不通,這五百可以讓一家人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了,何必又執著這入不入宗譜呢。

    「羅嫂是福妞的奶娘這情份自然是不一樣的,再說這夏健和大伯娘可是救過寶兒命的,就沖著這份人情也不能讓他家的子孫成了黑戶,夏健既然讓譽兒入了他的籍,我們也不過是順水推舟讓譽兒成為名正言順的夏家子孫罷了,再說就是沒有譽兒這事這宗祠也還是要修的,這爹娘也供奉在裡面呢!」

    林氏在李嬸面前也不說假話,只是避重就輕的說了譽兒之前只不過是順手為之並不值當什麼。

    這送走李嬸這小丫頭們又哄著羅氏進屋做針線來了,只是羅氏又免不得被眾人取笑一頓,只是大家都沒惡意林氏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他們去了。

    直到酉時夏錦才從鎮上回來,林氏把這事對她一說,夏錦也不過一幅果然如此,成竹在胸的模樣。

    「嫂子,這事暫時還是別和羅嫂說了吧,免得她有負擔,等到一切都成定數她自是會知道的。」夏錦最怕的便是別人對她那感激涕零的模樣,她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唯心而已。不需要人感激。

    日子在歡歡喜喜的鑄備婚禮中渡過,眼看著三月十八就在眼前,只是有一事搞得夏錦哭笑不得,然而林氏卻是寸步不讓。

    這羅氏沒有娘家,就算有被賣入夏家那一刻也就是該斷了的,那這出嫁自是要從夏天家中出嫁,然家中仆婢成親是不允許走主人家的正門的,別說成親了就是大戶人家的規矩平時進出也得走側門,只是夏家沒那麼多規矩,這才都是與主子同進同出。

    但是這次林氏卻怎麼也不肯讓步,羅氏出嫁一定要走側門,這本也是常理,只是夏錦本也不在乎這個走不走正門的也沒有什麼影響。

    夏錦好說歹說勸了一通林氏也不肯同意,然而家中的人竟全都不同意,夏錦的做法,就是連著老嬸、羅氏、夏健、夏大伯娘都要求讓夏健從側門迎親。

    這自古便有規矩,這夏錦才是家中正經的小姐,若是讓羅氏走了正門,這便是損了夏錦將來的姻緣與福祿,這家中除了正經的公子、小姐不論誰的喜事都只能走側門,就是一些大戶人家寄住在府上的表小姐、堂小姐也是如此不能逾矩,是以林氏怎麼著也不肯點頭。

    作為現代人的夏錦當然是不在乎這些,更何況她現在的年紀也不過十三歲,等到他她還不知要過多少年。

    實在是拗不過她嫂子夏錦只能另想他法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