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八十七章 一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八十七章 一年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八十七章一年

    這一年的時間過得飛快,夏錦的糖果鋪子已經開到了第十家,幾乎是遍了整個臨江府,這生意上的事夏錦已經很少管了,因為她找到了一個能幫她管理生意的人,那就是陸錦玉,自從夏錦與他說過那翻話后,這傢伙沉寂了有近多年多的時間。

    某一日他也終於想通了,拿著夏錦的那一副快被他翻爛的字找了個鋪子裱了起來,就掛在了自己的床頭。

    「小姐,我想通了,你說得對生存才是硬道理,如果一個人沒辦法讓自己活下去,其他的一切風骨、氣節都只不過是空談。」

    正在對著賬目的夏錦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不簡單啊,這才花了半年時間就讓你給想通了真是厲害,我都忍不住要對你起了敬佩之心了。」當然夏錦這話也不過是揶揄他罷了,總歸不是真的佩服,「你要是再不出現,我只怕是以為你以經走了呢!」

    此時的陸錦玉已經不是當初夏錦初見他時的那模樣了,面對夏錦的揶揄也是不疼不癢覺得無關緊要似的。

    夏錦看著他的表現,滿意的點點頭,這人到是謙和多了,完全不似當初初見之時,那個眼高於頂喜歡賣弄學識之輩了。

    夏錦丟開手上的毛筆,她還是用不慣這東西,指著桌上的賬本道,「既然想通了那就幹活吧,把這桌上的賬給我算清楚了,明日再報給我。」

    然後便施施然的抱著寶兒逛街去了,其實陸錦玉要真是走了夏錦恐怕還真有點捨不得,雖說這半年來他總是一聲不吭,默默的做完自己的事便回房思考他的人生。

    但是至少他做事什麼嚴謹,自從被夏錦訓過後,這交到他手中的事便很少出錯,只是因為他若不將他那書生脾氣改了,夏錦也只能讓他在這鋪中做一些記賬的事,可不敢重用他。

    自那日之後夏錦便想著法子沒事找事讓陸錦玉做,他都是有條不紊的一件不差的給做得很好,人也變得圓滑很多,一個月後夏錦便把他派了出去,讓他去這臨江府里轉轉去尋了那適合的鋪子便就給買下來,留著日後做分鋪子使。

    沒想到這傢伙做得還真不錯,夏錦也是托孫掌柜問過這周邊各個城鎮的鋪子大概要多少銀兩,按著孫掌柜介紹的情況算出大概需要的銀兩,沒想到這傢伙憑著讀過幾年書,練就一口的好口才,愣是只用了七成的銀子便把這各個城鎮的鋪子都買了下來。

    臨了還在下訂之前,把為什麼要買這間鋪子的理由以及這鋪子在城裡的什麼位置都詳細的畫了圖,托驛站的人給稍了回來。

    讓夏錦看過信後來決定是否要買,除了開始的兩間夏錦倒翻開信件看看之外,買其他幾間商鋪的信件夏錦連拆都未拆便直接托送信的人稍了口信,讓他看著辦便成,以後也不用再稍信來,他看著成的便買下來。

    這陸錦玉辦事是越來越讓夏錦放心了,這店裡的事她也就很少插手了,有時她若是有個什麼想法便說於他聽,他自會給她辦得妥妥的。

    夏天在這一看里也買下了近兩千畝的良田,只是都分散在各地,也便不那麼惹人眼了,夏錦把道長撥給了他,讓他在這較大幾片地上修了莊子,從鋪子里調了幾個人過去看著,這莊子上的地呢也就不對外佃了,每年到收種的季節便從外面雇了人來種。

    這道長一手看相算命的本事夏錦也沒讓他浪費了,這新鋪子開業總是要人手的,這若是在外面僱人總是免不了擔心會有人把這製糖的方子漏了出去,從自家調人手過去,那遠遠不能滿足這鋪子中的需要。

    夏錦便把這買人的事一便交給了道長,她也只有一個要求,從人伢子那裡買得人最好是無家無累的,要是有家有口的最好是一家子全買過來。

    這沈慕之這一年之中多數日子是幫夏錦守著大本營也就是鎮上的鋪子,從道長那裡送來的人必是要先送到鎮上的鋪子中學上一斷時間,才能送到其他新的鋪子中去領事。

    然夏錦卻交給了他一項重任,那便是最初的麥芽糖便是從他這裡出來的,夏錦把熬糖的法子交給了他,這所有鋪子里要用的原糖都是從他這裡熬好送出去了,從熬制到把糖安全的送到鋪子中都是他要做的事。

    這新開的鋪子中保不準就會有誰家的姦細在裡面,夏錦也不會傻傻的就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新來的人,當然是要先看看再說。

    夏家的生意做得紅紅火火,連帶著這整個夏家村都給富了起來,不少聰明的人家把做不完得活帶到娘家讓娘家也跟著沾沾光。

    本來早有打算修的院子也修了起來,只是在原本的院子外面外面又修起了院子,把本來一進的院子加蓋成兩進的院子,做坊也搬到一前院,後院之中便是一家人起居的地方,不許外人進出。

    這一年裡林母到是帶著林妙兒常來常往,許是想著這小女兒的確是年紀大了,想讓林氏給尋門好的親事,這對林氏的態度也是改了不少,雖說剛開始林氏也是不冷不熱的,林母幾次撫袖而走,但是過不了多久便又會過來。

    每次總得從林氏那裡順點什麼才安心,夏家現在也不卻那點東西,因著有時經常不在家夏錦怕嫂子被他們欺負了,有時他們順點東西夏錦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與他們計較了,要是這點東西能把他們打發了也就算了。

    經不住林母的軟磨硬泡,夏天到是幫林妙兒說過幾門親事,都是在鎮子上的,雖說不是什麼高門大戶,卻也是小康之家,只是林家人都不滿意。

    說是算命得說林妙兒是大富大貴之命,怎麼能嫁到如此小戶人家,就算要嫁這鎮上的大戶也是嫁得的,最後氣得夏錦直接給他哥下了最後通牒以後不準再提林妙兒的親事。

    一大把年紀的老姑娘了,有人要就不錯了還挑三撿四沒完沒了了,還真當自己當根蔥啊。

    這個時代最講究門當戶對的了,要想嫁得好也得看自身什麼條件,要家世沒家世,要人品沒人品,就算長得還有三分顏色那也不過是在鄉下丫頭之中算是撥尖的,這要真是進了城比她好看的姑娘一抓一大把。

    人家憑什麼娶她,還說要做大戶人家的正頭娘子,就她那什麼也不會,再加上又懶又饞的性子,送給人家做個妾只怕人家也不一定要,就算勉強收了那也是抹不開夏天的面子。

    退一萬步說就算讓她真的嫁了好人家她有什麼本事可以掌家,只怕用不了多少日子就要被那些個姨娘、丫頭們連手給整死了。

    還不如找個小康人家嫁了,安安份份的過日子,憑著夏天的臉面人家也不敢欺負到她頭上,夫家少不得要把她捧在手心裡,這一生的日子也能過得安穩順隨。總比在那高門大戶內妻妾爭寵好的多。

    這翻道理夏錦也曾說給林氏聽過,林氏深以為然,也曾暗暗的勸過自家娘親和妹子,只是那林母和林妙兒卻是被財迷了心竅,不但不感激林氏的一翻苦心,還直罵她狼心狗肺就是見不得妹妹好,怕妹妹壓她一頭。

    氣得林氏又偷偷的哭過一場,夏錦有時真想勸林氏不要與這林家人來往了,一次次看她因為娘家的事受委屈,夏錦也十分心疼,但那必竟是她的娘家,是她的根,夏錦是怎麼也開不了口。

    然而沒想到的是,不久之後發生的一件事卻真的讓林氏心碎得徹底,也徹底對娘家死了心。

    又到二月,夏健急得和什麼似的,家中一切基本上都準備好了,房子也重修過了,一進的小院子規規整整,還學著夏錦家修了一條迴廊,眼見著都快二月底了,卻遲遲不見夏錦鬆口,讓他把羅氏給娶回來。他這心裡沒著沒落的十分不是滋味,想要找機會向夏錦提提,夏錦似乎總是在忙,害得他總是說不上話。

    在這一年裡他也算是挺努力的了,夏錦給他提了工頭,把家中的糖坊交給他打理,他自認這一年裡也沒出過什麼差錯,也算是事事盡心。

    只是這錦兒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他這心裡七上八下的總是沒底。

    這好不容易的讓他這天把夏錦給攔了下來,「錦兒,我……」

    夏健雖然是心裡著急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直把一張臉憋得通紅。

    「怎麼了這是?發燒了?」夏錦手中拿著賬冊,這是陸錦玉今個兒讓人送過來的,她還沒來得及看。

    這兩天她的懶病又犯了,明天不打算去鎮上乾脆便都帶回家來看,這會全抱在紅袖、添香的懷中,剛剛在路上隨意抽了一本翻看這下車之時便也就捏在手中。

    「不是……我……我……」夏健這越急越是不知道怎麼開口,磕磕巴巴半天也沒說出來。

    這家中上工的人來來往往,夏錦瞅著兩人站在這路口之上的確是不甚方便,「你跟我去書房說吧。」

    夏錦先行一步向著內院的西廂走去,自從這作坊搬到之外院之後這西廂便被夏天改了給夏錦做書院,只留了一間作庫房,收著這人情往來收下的一些禮品。

    但大多數都是小木送的,什麼年結禮啊,家中的過生辰送的禮啊,還有一些平時送給寶兒的一些精巧玩意,夏錦都幫他造了冊,堆放在這裡暫時替他收著。

    夏錦放下手的賬本,在這寬大的書桌后坐下,「有什麼事?說吧!」

    「錦兒我就想問……想問……」夏健還是沒敢問出口,他怕夏錦惱了他。

    夏錦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男子漢大丈夫,事無不可對人言,你這樣婆婆媽媽的像什麼樣子!」

    「就是你答應的一年之期都到了,你什麼時候……」夏健的臉已經紅的不能再紅了,後面的話就算夏錦豎起耳朵也聽不見,不就他既然提了一年之期,夏錦要是想提不到那可不就是傻了嗎?

    夏錦坐在偌大的太師椅上,手指有節奏的輕敲著扶手,微閉起的雙眼好像正在閉目養神,這下鬧的夏健更是心裡沒底。

    就是夏健以為她睡著了的時候夏錦睜開眼笑笑的看著他到,「急什麼?這不是還沒到日子嘛!」

    「再說了你的那個聘禮什麼的可都準備好了,想從我家把人抬手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夏錦接過紅袖送上的香茶,輕輕吹動上面飄浮的茶葉,眼皮也不抬的問道。

    「早就準備好了,只等著你發話了。」夏健說的有點急促,臉上也滿是興奮,他是多麼的希望夏錦今個兒能把這事給應下來。

    其實夏大伯娘也問過林氏的意思,只是她也沒給過明確的回復,這才急得他過來問夏錦的意思。

    其實夏健這些日子的改變夏錦也看在眼裡,他和羅氏的感情也是一日日的深厚,夏錦也想早點把這喜事給辦了,只是前些日子老族長家的李嬸過來找過她說是讓譽兒入宗譜的事有幾位村老不同意。

    他們認為譽兒是羅氏帶過來的,生父又是犯了事的,更何況還入過奴籍,這真要讓他入了宗譜那也是辱沒了夏家的祖宗,若是換成寶兒想入了夏天的籍想入夏家的宗譜他們都沒有二話,就是這譽兒肯定是不行的。

    村老那裡反對的人太多,老族長也是沒法的完全壓下來,這才讓人知會了夏錦,夏錦也一直在為這事頭疼著,一時也沒想好解決的法子,這才沒提兩人的婚事。

    「三月十八是個好日子,你回去讓大伯娘準備納徵的事吧!」夏錦想到那事就有點頭疼,忍不住用手揉著前額。

    「哎、哎」夏健這歡天喜地的應著,還沒等夏錦說些什麼便開心的跑了出去,他要回家把這事告訴娘親,她一定也會高興的。

    紅袖靜默的立在夏錦身後不言不語,到是添香忍不住問道,「小姐為何不把這村老們不讓譽兒入祖譜的事告訴夏健?

    夏錦回身看了她一眼,」有用嗎?他能有辦法還用我在這糾結,告訴他莫不過是他找那些個村老去鬧,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就他那個脾氣萬一要鬧出什麼事,還不得我去收拾。「

    紅袖、添香這兩丫頭一向得她的心意,所以一些不能說出去的話,她也樂意說給他們聽。

    夏錦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就夏健那光棍的性子,要是讓他知道這不讓譽兒入宗譜的原因是譽兒曾入過奴籍,只怕這是會要鬧翻了天的。

    雖說這村老們這食苦不化,不知變通的性子她是不太喜歡,但是這家族有家族的規矩,他們也沒有錯,這夏家雖沒有出過什麼大人物,但是一直也是耕種持家,從沒有賣身為奴的先例,這也是當初夏大伯娘想賣了夏錦時,老族長會那麼生氣的原由。

    這奴是什麼,奴就是沒有自由的人,是賤籍,最下等的人,甚至有時連一頭牲口都不如。

    這士農工商,這古人一向是等級分明,雖說夏家沒有人出過仕,但是這農也是僅次於士之下一點點的地位而已,是奴所不能比擬的,若是讓人知道夏家收了一個入過奴籍的人入譜那便是夏家的一個永遠也去不掉污點,這族老們當然不願意。

    其實夏錦也知道,族老們針對的不過是這事,便不是人,所以夏錦也並不怎麼生氣,只是感嘆這古森嚴的等級制度,非要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夏錦這些日子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譽兒那小傢伙也是十分討人喜歡的,他們從夏家還不富裕時便來到夏家,與他們一起見證了夏家的成長,這份感情讓夏錦怎麼也捨不得讓這孩子受了委屈。

    只是這孩子還太小,不然到是還可以給他捐個官什麼的,這樣那些族老們也就沒有話好說了,這就算夏錦把賣身契還了他,幫他去衙們去了這奴藉也沒用,這入過就是入過,不會因為現在消了就不存在了。

    就好似那污了墨跡的白紙,你就算怎麼弄也沒法讓還原成當初的那張紙了。

    」小姐也為難自己了,就當是譽兒沒這個福份「添香看到夏錦又蹙起眉頭,知道自己又挑起了小姐的愁絮。不敢看姐姐責怪的睛神,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安慰夏錦。

    」不是譽兒沒福份,是我沒本事,唉……「夏錦長長嘆了一口氣。

    這事解決不了,還有其他的事等著她處理,夏錦又挑起剛剛放回桌上的賬本細細看了起來。

    這是賬本中的每一行字都會變成譽兒殷切的小臉,夏錦無奈的放下賬簿,看到這事不解決她是沒法安心看賬本的了。

    捧起桌上的茶水飲了一口,微涼的茶水中多一抹苦澀,夏錦不動聲色的放下茶碗,不幾不可見的皺了急皺眉。

    本想叫添香續上一杯熱水,卻見紅袖神思丁飄乎,似乎是神遊天外。然而添香明顯的隨了她姐也不在壯態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